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孫立人其人其事( 逝世22周年紀念)
2012/11/18 19:00
瀏覽11,664
迴響7
推薦92
引用0

   “文寫葉公超,武寫孫立人。” 臺灣文壇有此一說。

  不只因為他倆是“難兄難弟”,而是值得一寫。其實葉公超孫立人要走運得多,他雖遭蔣介石罷黜,但人是自由的;而孫立人則被軟禁33年之久,固有人稱之為“第二個張學良”。   
   水落石出。隨著蔣介石父子一手遮天的時代一去不返,歷史的天空終還孫立人月白風清的本色。   

    “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遠”

   孫立人(1900—1990),字撫民,號仲能,安徽舒城人。出生于書香世家,父親孫煥庭是舉人,曾任山東登州知府;伯父孫泓澤是進士,曾任臺灣滬尾海關監督。孫氏門庭注重文化教育。孫立人六歲上私塾,後隨父移居青島,就讀於一德文學校。孫立人自幼喜打抱不平。某天,他與小朋友們在海邊玩耍,忽然沖來幾個德國小孩圍攻一個中國小男孩,孫立人立刻斥責那群德國小孩。這時,一個大一點的德國男孩突然打了孫立人一記耳光。孫立人沒有哭,但在他幼小的心靈中,卻烙下了恥辱的印記。他決心長大後習武,保衛國家,不受外國人欺負。

   1914年,清華學堂在安徽招5名學生,千余人應試,孫立人名列第一。父親孫煥庭孫立人一方硯臺,上銘孔子的話:“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遠。”孫立人畢生將此當做座右銘,警策自己。
  清華首任校長周貽春,對學生管理甚嚴。孫煥庭親自將孫立人送到周校長面前,說:“請你把我這個孩子就當做你的小孩子,有什麼不對就打,打死了我都不心痛。”孫立人在清華生活了9年(其中一年因運動受傷,休學),與聞一多梁實秋吳文藻吳國楨梁思成等同窗。清華的嚴格管理和體育盛風,培養了孫立人的軍人素質。在清華,孫立人對體育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是足球、籃球健將。1920年任校籃球隊長,率隊出征,獲華北大學聯賽冠軍。次年,入盟中華籃球代表隊,參加第三屆遠東運動會,戰勝日本隊、菲律賓隊,奪得遠東運動會籃球冠軍。同學們稱他是“站人”——一個站立的五尺男兒。


圖片說明:前排右一高跪姿蹲立者為清華時期中國籃球代表隊的孫立人。

  1919年“五四運動”爆發,孫立人的同學聞一多連夜抄寫岳飛《滿江紅》,貼在飯廳門口,表示收復失地的決心。孫立人想起兒時在青島所受的恥辱悲憤填胸,與同學們在體育館門前舉行“國恥紀念會”,當場宣誓:“口血未乾,丹誠難泯,言猶在耳,忠豈忘心。中華民國八年五月九日,清華學校學生,從今以後,願犧牲生命以保護中華民國人民、土地、主張。此誓。”

   這年的6月,孫立人在清華《癸亥級刊》上發表《守財奴》,短短二三百字,活畫出江南江北兩個富翁對窮人的不同態度,彰顯了他對真善美的追求,對財富鄙視的情操。

   1923年,孫立人從清華畢業,並考取公費留美。他本想學軍事,後屈從父願到普渡大學學土木工程。在普渡大學獲學士學位後,孫立人總覺壯志未酬,毅然棄文習武,赴佛吉尼亞軍校(V.M.I)學習軍事(註:插班就讀)。

   佛吉尼亞軍校是美國著名的軍校,與西點軍校比肩,是馬歇爾巴頓將軍的母校。學校的生活完全是斯巴達式的,室內無自來水、暖氣,沒有洗澡間,老式廁所。伙食差得不堪想像,麵包硬得像鞋底。學生自己管理自己,輪流值日。該校還有一大“特色”,老生喜歡打“老鼠”(新生)。一名新生由一位四年級的老生當監護人,即令新生沒有觸犯校規,教官和高班生也喜濫施懲罰。

  當年馬歇爾剛入校,被老生打成重傷,卻堅持不說出那個打他的老生的名字,被傳為美談。起床後,老生站滿樓道,孫立人等新生跑出去集合,要經每個老生沒頭沒臉打一拳。一次孫立人被打昏倒地,醒後爬起來再跑,跑慢了還要挨打。老生常罰他洗衣洗襪,把煙頭按在他的頰下,皮肉燒得滋滋響。他在學校食堂吃了一年的飯,從來不敢抬頭,老生放下刀叉,他也必須立即起身走人。連食堂天花板是什麼顏色都不知道。這一年的 “老鼠”生活,勞其筋骨,苦其心志,磨煉其堅忍剛毅的軍人風格。他由一個白面書生被訓練成為一名真正的軍人。

   1927年6月,孫立人從佛吉尼亞軍校畢業後,到英、法、德等國考察軍事,次年回國,正式開始他的職業軍人生涯。

     “愛兵如子”

   孫立人幼承庭訓,秉承中華孝悌忠信的傳統,以尊人倫、崇道義、言忠信、行篤敬為生命本色。他又受西方教育的薰陶,融合中西,形成了自己的一套帶兵方法。他的舊部交口稱讚他的嚴教與慈懷:“愛兵如子”。

   1934年孫立人任稅警四團團長,駐防浙江。某天,他見操場上一隻大狗在狂追一隻小狗。小狗夾著尾巴逃命,大狗也追累了,停下不想再追。可有人仍指揮大狗去追。孫立人一眼認出那人是九連排長李廣才,將其呼了過來,責問他為什麼要如此。李排長很尷尬,說不出理由。孫立人說:“你們連長保你升中尉的公函已到團部,現在好啦,罰你三個月不准晉級!”孫立人晚上訓話時,批評李排長助大狗追小狗是以強淩弱,不道德,說應該幫小狗才是。同時對李廣才表示悔改的態度予以肯定。

   淞滬抗戰時連長徐永受傷,右腿被鋸掉。數年後,孫立人在貴州都勻駐防,想起了這位老部下。他問屬下袁子琳徐連長現在何處。袁告訴他,徐連長裝了義腿,現寄住昆明一親戚家。孫立人即將徐永招來,派他到政訓室當幹事,並親自關照政訓室主任要照顧他一點。
  對於自己的過失,孫立人有聞過則喜的雅量,且從善如流。
  稅警團的日子,孫立人一直堅持生活在基層。一雙皮靴穿了十多年,馬褲也打了補丁,從不開小灶。到連隊與士兵一樣坐在地下吃飯,盛飯也自己動手,邊吃邊與士兵聊天。某天到臨時軍訓隊公幹,中午在隊部吃飯,伙夫送上飯菜時,孫立人見菜裏有一隻小蟲,立即把伙夫叫來,罰他跪下。在側的司書袁子琳見狀,也放下筷子呆呆地坐在那裏。孫立人問他怎麼不吃,袁說吃不下。孫立人馬上意識到了什麼,讓那伙夫站起來了。

  飯後,孫立人袁子琳說他絕對沒有軍閥習氣,只不過一時氣急,又說:“你以後凡是發覺我有任何處置不當的事,不要怕,儘管說好了,我會改的。”

    孫立人治軍之嚴是有名的。驕上謙下,不損同儕。

  “經濟公開,用人公開,訓練嚴格,管理嚴格”是他提出的口號。在用人上,他從不任用半個私人。在編練稅警時,軍需方面的官佐都是由鹽務局指派。上級或同僚推薦的,他要自己考察後再決定取捨。老部下晉升也不佔便宜。他公開表示“老部下,新部下,都是我的部下。”唯才是舉。後來到臺灣,他曾向“國防部”提出要“參謀大學”的前三名畢業生,上面不批。後來,“國防部”塞來一些無真才實學的“關係戶”,也不買賬。

  抗戰時,部隊的家屬都留守在西南邊陲某縣城。某次,由於戰局變化,組織緊急大撤退,而他本人卻在前線。他給留守處處長下了一道死命令:“排長的眷屬沒撤完之前,連長的眷屬不准上車;連長的眷屬沒有撤完之前,營長的眷屬不許上車。以此類推。”同時另立一條:留守處長及眷屬和他自己的太太(孫夫人)必須坐最後一班車撤退。

  孫立人在稅警團時,對全團所有的士兵都能直呼其名。他在全團大會上自豪地說:“全團班長下士以上的,白天在一百公尺裏,夜間只要有點點月光,三十公尺之內,人向前走,我在後面一看,都可以直接喊出他的名字來!”

  他的察人之術也挺有趣,注重“點名注記”。觀其儀錶做記錄,分A+、AB+、B若干等。凡在B以下的人,其他條件再好,一般不用。此舉看似有點“唯心”,但據知情者說,曾任“行政院長”的郝柏村當年的點名注記就是A+,全軍唯一。另一位夥伴,點名注記是B-,申報受訓、提升多次被打回票。後同事們出於同情為他改為B+,受訓了,提升了。不過後來發現此人果然品行不端,做了不少出格的事。

  1943年,孫立人麾下的學生大隊發生一起轟動一時的“劉裏悅自殺事件”,鬧得沸沸揚揚,軍心混亂。劉是淪陷區逃亡青年,為報國雪恥,棄筆從戎。可當他見到政府偏安後方貪污腐敗的現象後,憤而自殺。孫立人當時作為新三十八師的師長,召見了死者的一位朋友,那人天性耿直,當孫的面沖口而出:“我們認為師長騙了我們!”弄得孫立人很難堪。但孫立人沒有訓斥他,第二天親自為200多名知識青年兵上課,講述自己從軍的目的及經過,以及在軍校的磨煉……慢慢地穩定了部隊的情緒。

   孫立人表面威嚴,但其實頗仁慈。他喜歡與下級開玩笑。1944年,在緬甸前線,他與史迪威鄭洞國於一個中午到部隊視察。他頭戴鋼盔,肩扛步槍,見到九連連長王學義坐在地上吃飯,幽默地喊“報告連長!”連長一見三位將軍,頓時緊張。孫立人便說,“你是連長,我是一等兵。”一句話,把全連人都逗笑了。當時有個17歲的戰士曾文斌,十分調皮,對孫立人說:“你說你是一等兵,我是上等兵,比你還高一級!”“是,報告上等兵!”孫立人風趣地對曾文斌持槍敬了個禮。第二年在戰場上,孫立人又遇到已當上班長的曾文斌,竟一口叫出了他的名字!

  1947年,孫立人發現社會上(註:應為1949以後遷來台灣的部隊)有許多15以下的少年,為使他們免遭流浪,荒廢前程,孫立人便將這些少年組織起來受訓,以年齡編隊,將其命名為“幼年兵”,多達1300人。這些孩子稱孫立人為“幼年兵之父”。那時,他自己還沒有子女,就認了6個烈士遺孤和無家可歸的流浪兒為義子。加拿大滑鐵盧大學教授揭鈞及著名天文學家李嚴即是其義子。

  1953年,“幼年兵”解散,孫立人送每人一張自己的簽名照。孫案發生後,這些照片都被收繳,有的人還被株連。孫立人組建的女青年大隊隊員黃玨(後為大學教授)等因孫案被判10年刑。有個幼年兵,太不懂事,罪當死,但孫立人憐其無知,不忍行刑,在檔案上錄下“記死一次”,冀以自新。

  孫立人視察部隊,往往揀蹩腳處,查伙房,看廁所,關心士兵健康。他發現有不少戰士患夜盲症,就給部隊增發魚肝油;軍中出現腳氣病,他請清華大學的老同學想法從糖廠廢料中提取酵母,製成酵母片來治療(註:台糖首任總經理沈鎮南,後被以匪諜罪槍決)。
  他還指令軍法處改善囚犯生活,指示“囚有訴,必以聽,有疾者,必以問”,並訓示執法者要“三慎”:“須慎拘留,慎決獄,慎刑罰。”

   孫立人特別念舊。面對他獲得的英國皇家勳章,他對當年《中央日報》的隨軍記者說:“這個勳章,是我弟兄們的鮮血換來的喲,我一個人賞受榮譽,我心實在難安呀!”   仁安羌戰役,為解救英軍,營長張琦壯烈犧牲。孫立人下令步兵團搶回張琦的遺骸,為張親選墓地,自繪葬圖,令工兵連夜造棺、安葬。他對搶遺骸的步兵團長(劉放吾)說:“如果不搶回張營長的遺骸,我對不起他的父母。”

  1988年,他忽然想起張琦,心中不安,想方設法向“國防部”為張琦申請撫恤金,並將美國追贈張琦的銀星勳章托人帶回大陸,於1989年轉交給張的獨生女兒張錦蘭
  與他有總角之交的烈士齊學啟副師長,與他在清華同學9年,在“一、二八”、 “八•一三”戰役中屢建奇功,後於緬戰中壯烈殉國。孫立人一直緬懷於心。他派舊部回大陸專門去齊的墓上代為祭掃,卻發現墓已不存,於是出資6000美元,托舊部劉立忠彭克立與湖南省有關部門聯繫,於1990年初終將齊學啟遺骸移葬于嶽麓山,並親撰墓誌銘。此事辦妥後,孫立人長籲口氣:“故人安眠地下,吾願償矣。”

  在孫立人被囚禁的歲月裏,每逢上元節,他都會買許多銀寶紙錢,裝入一個個袋子,寫上他手下為國作戰陣亡將士的名字,焚燒祭拜。

    “血肉磨坊”• “中國萬歲”

  孫立人訓練的部隊富有戰鬥力,武器也精良。1932年,國民黨軍隊在“南昌行營”舉行射擊比賽,有30多個師、120個團參加。比賽結果,孫立人的團獲團體第一,而且在個人成績的前10名中,有7人是稅警四團的神槍手。

  孫立人能征慣戰,是享有國際聲譽的將軍。他除獲有國民政府頒發的十數枚各類勳章外,還榮獲美國司令豐功勳章、美國豐功勳章、美國銀星勳章、美國自由勳章以及英國豐功勳章、英帝國司令勳章等。

  他的戰功主要寫在淞滬抗戰和仁安羌大捷的史冊上。

  日本人稱上海“八一三”淞滬之戰是“血肉磨坊”,足見戰況之慘烈。

    將有必死之心,兵無生還之念。

  1937年9月下旬,孫立人奉命率稅警四團開赴上海,堅守蘇州河,在蘊藻浜、大場與日軍正面廝殺,拉鋸戰相持兩周。日軍雖擁有精良的武器,但七次強攻四團的防地,均被擊退,雙方損失慘重。有則新聞說:孫立人到某營指揮所詢問戰況,營長報告說全營傷亡殆盡,已無兵可派。孫立人問:“你仍在?”該營長即赴前線。不久,孫立人接報告:營長已陣亡……

  稅警總團六個團參戰,孫立人部戰績最佳,孫立人因此被提升為第二支隊少將,轄管三個團。

  10月27日,日軍乘漲潮和晨霧,用橡皮舟搭浮橋,有40余人偷渡成功,隱藏在岸下儲煤洞裏。孫立人以土克洋。先指揮用手榴彈炸毀浮橋,切斷敵後路,後點燃浸透汽油的棉花包,塞入岸下儲煤洞燒死日軍。兩個小時解決戰鬥。

  11月3日,敵人捲土重來,強行渡河。五團迎戰,傷亡過半,團長又陣亡。孫立人率部支援,組織“敢死隊”與日軍逐室逐屋進行爭奪戰,終把被日軍佔領的陣地奪了回來,打破了以“常勝軍”自譽的“久留米團”師的神話。上海淪陷後,日軍在此立一碑,碑文是“遭遇華軍最激烈的抵抗於此”。

  本已受命準備換防休整的孫立人,想拔掉日軍佔領的“小紅樓”這顆釘子後,再將其移交友軍。為炸“小紅樓”,他向軍部申請了20顆地雷。淩晨四時地雷送到,孫立人走出掩蔽所去接受地雷時,被飛來的一顆榴炮彈擊中,所幸頭戴鋼盔,無大礙,但背部、臂部和肺部被擊中13處,血流不止。他一邊接受包紮,一邊下令二營長張在平當代理團長並去炸“小紅樓”。在聽到炸掉“小紅樓”的消息後,孫立人才上了宋子文派來的救護車。在醫院手術時,急需用血,一學生模樣的青年捋起袖子捐了 500毫升,連姓名也沒留下。孫立人一輩子都記著他的血管裏流著袍澤的血。

  1942年春,日軍進攻緬甸,妄圖截斷我唯一對外交通線——滇緬公路。應英軍之邀,我入緬支援。孫立人時任由稅警總團改編的新三十八師師長,奉命為入緬遠征先鋒隊。   
  仁安羌油田是緬甸最大的油田,日本垂涎已久。為戰略需要,4月15日英軍總司令斯利姆Slim, William (Joseph)將軍下令炸毀油田。油田遂成一片火海。日軍一面撲火,一面搶佔賓河渡口,將英軍十七師堵在拼牆河南岸。日軍又搶佔仁安羌北的拼牆河大橋,切斷7000英軍的後路。英軍被圍了兩天兩夜,彈盡糧絕。處在四面楚歌中的英軍司令斯利姆將軍向孫立人求救。
  孫立人接報後,根據戰況,要求英軍再堅持一日,“中國軍隊一定負責于明天下午六點前將貴軍解救出圍。”對方問“有無把握”,孫立人斬釘截鐵地回答:“中國軍隊,連我在內,縱使戰到最後一個人,也一定要把貴軍解救出險!”

  一一三團連夜馳奔。次日晨,兩個營強渡拼牆河,迂回到仁安羌北側,完成反包圍。激戰一晝夜,經反復肉搏,三失三得。三營長張琦壯烈殉國。日軍終於潰敗不支,我軍於18日攻克仁安羌,救出了被圍的英軍。全過程僅用 13個半小時,殲敵1200人,一一三團也傷亡過半。死裏逃生的英軍見到我軍戰士,激動地高呼:“中國萬歲!”

  此後,孫立人又受命殿后,掩護史迪威將軍及英軍撤退。此時的英軍如驚弓之鳥,想經緬甸清德溫江逃命。為了自己安全逃脫,英軍計畫等自己的部隊全部過橋之後便炸橋。孫立人獲悉後,大為震怒,會見英軍司令,責以大義:“我們救你們於生死之中,你們現在怎能棄我們的安危於不顧?”英方自覺理虧,同意等新三十八師過境後再炸橋。

  新三十八師進入印度後,駐印英軍總司令魏非爾上將要依國際慣例解除中國武裝。所幸孫立人早有準備,為了自衛,部隊一進駐印度便佔據要衝,構築工事,枕戈待旦。並嚴正警告英軍勿輕舉妄動。英軍懾於新三十八師之威,之義,態度轉變為歡迎。新三十八師旋即乘勝進軍藍姆加,在美軍協助下,成立中華民國駐印軍。歷盡千辛萬苦,終於打通了滇緬公路。
  1945年2月1日,盟軍在畹町舉行通車典禮,徹底粉碎了日軍對我的軍事封鎖。

  1943年元旦,英皇喬治六世為孫立人授勳。接著美國總統羅斯福也向孫立人授勳,同時頒頌詞,稱孫立人將軍“其智勇兼備超人之處,實足為盟軍楷模”。

  1945年3月,艾森豪電邀孫立人赴歐考察。蔣介石迫於美國人的壓力,勉強同意。孫立人又在BadToIz拜訪了巴頓將軍。他們兩人是佛吉尼亞軍校校友,相見甚歡。巴頓將軍與孫立人共進午餐,並親自為其開車,禮遇極隆。

      又接受英國參謀部邀請,接受英國授予的“英帝國司令勳章”……
這些榮譽是福,也是禍,燃起了蔣介石和黃埔系高官們的妒火拼埋下怨種。

    “斯人也,而斯疾也”

  大凡歷史上被稱為“人物”者,大都有這樣那樣的“毛病”,孫立人也不例外。他是一名職業軍人,一個站著的人。他向以岳武穆“精忠報國”標榜,並認此訓示屬下。他追求“軍隊國家化,政治民主化,教育現代化”。在他被軟禁期間,義子揭鈞問他當初為什麼要追隨蔣介石。孫立人說:“當初我覺得他還有一點國家民族的思想,我是對政治沒有興趣的人,只想替國家練出一支強大的軍隊,使外國人不敢再欺辱我們。”被囚後他常說“偽君子不如小人”,顯然指的是蔣介石

  民國要人張佛千戲說孫立人是“政治白癡”。孫氏生性剛正弘毅,不苟且,不徇私;但個性張揚,喜怒於色,有點“恃才傲物”,加之他素不按“官場術”出牌,得罪了不少同儕和達官貴人。

  孫立人自美學成歸國後,便投入了蔣介石門下。1947年蔣介石派他到台訓練“新軍”,顯然是排擠他;但他對蔣介石仍忠誠不貳。
  1949年蔣介石以在野之身赴台,不得不倚重孫立人。孫立人當時重權在握,為蔣介石鞍前馬後忙得不可開交。蔣從基隆港一上臺灣島便問:“我來有沒有人說話?安不安全?”孫立人答: “誰敢說話?至於安全,有我在,沒有問題。”因孫立人保駕有功,蔣介石即在一張紙上寫下“新臺幣二十萬 蔣中正”。孫立人將這筆錢充了軍費。

  1950年3月1日,蔣介石“複任”“總統”的當天,即任命孫立人為臺灣陸軍“總司令”,足見蔣介石對他的重視。其時,蔣介石不斷叫囂“反攻大陸”。孫立人則不以為然。他主張面對現實,先將臺灣的事搞好再說。孫的觀點,恰又得到美軍顧問團團長蔡斯的支持。
  蔣介石認為孫立人是“挾洋自重”,與當局唱反調,遂起戒心。 至1954年“美台共同防禦條約”一簽,孫立人這座美、台之間的“橋”便已完成使命,蔣介石開始考慮過河拆橋了。

  當蔡斯提議讓孫立人任“中美聯合作戰中心”台方指揮官時,遭蔣拒絕。蔣對孫的戒備心理越來越重,以致胡適蔣廷黻回台,以及葉公超間或去孫公館聊天,蔣介石獲悉後,都會申斥孫立人:“你少跟那些政客來往!”“我要孤立你呀!”等等。

  國民黨的高級將領,多是出自黃埔的“天子門生”,他們視孫立人這個“麵包幫”為“圈外人”、“雜牌軍”。孫立人是以他的實力單槍匹馬進入臺灣高層的。他“傲慢清高”,看不慣國民黨內的腐敗劣行。緬甸的仁安羌之役,使他成為唯一享有國際聲譽的將軍,“木秀于林”,自然飽受同僚的嫉妒與傾軋。
  他與“參謀總長”周至柔、“空軍司令”王叔銘、“海軍司令”桂永清的關係都十分緊張。開會時,孫立人的提案總是以一比三被否決。 一次在討論海、陸、空三軍提薪問題時,三人結夥壓低陸軍(註:當時海空軍的薪水分別是陸軍的2倍與3倍)。孫立人急了,當著蔣介石的面指著同僚的鼻子說:“你們背後給人家下絆子能算什麼英雄好漢?!有能耐咱們比試比試,你說是文,是武,是稍息,是立正,是X+Y,是ABC,比哪項,隨你們挑……” 同僚們則譏諷他“太小孩氣,有什麼了不起呢,不就是在美國鍍了兩年金嘛!”

  “參謀總長”周至柔是他在南京中山陵的拜把兄弟,兩人私交本來不錯,因周至柔涉嫌一軍火貪污案,孫立人覺得事出有因,不肯出面幫周說話而結怨。那時蔣介石每週要開軍事彙報會,孫立人從未準時出席過,理由非常可笑:遲到了他便不需向當時的“參謀總長”周至柔行禮,只需對蔣介石補敬一個禮即可。

  “為政不得罪於巨室”,這歷來是當官者的護身符。孫立人僧面、佛面都不看,竟不屑于蔣經國。在一次宴席上,蔣經國說黃笑話,眾人大笑。但說著說著忽然中止。大家請他繼續,蔣經國卻說:“有人不高興,不好意思講了呀。”原來只有孫立人一人正襟危坐,表情嚴肅,一臉的不快。爾後,孫夫人說丈夫太不給蔣經國面子,讓人下不了臺。孫立人卻說:“我們在座的都是‘國家’領導階層,應該為民表率,怎麼和市井粗人一樣,何況還有女眷在!”

  蔣介石把兵權視為命根子。蔣經國任“國防部”政治部主任時,大力推廣《“國軍”政治工作綱領》,要求人人宣誓,誓死效忠“總統”,指使政工人員在部隊搞特務活動,監控軍隊。孫立人看不慣,1950年底在部隊展開“良心會”活動,讓高級長官聽取士兵的良心話。孫立人在會上致詞說:“現在社會黑暗,人心不古,不但做事騙人,說話也騙人,所以社會動盪不安,就是彼此不能開誠相見,埋沒了良心之故。”
  蔣經國獲悉後,針鋒相對,組織“慶生會”抗衡,(註:應是榮譽團結會)在部隊密佈特務組織,以抓“匪諜”為名,以在軍內外達到鎮壓威懾產效果。

  孫立人有句口頭禪:“做人做事,總要光明磊落,不要鬼鬼祟祟,因為老天有眼!”他的辦公室裏懸掛著兩個大字:“誠拙”!

  蔡斯是美總統在台的代理人,他十分欣賞孫立人,極力反對國民黨軍隊的“政工制度”。美報刊稱孫是“最西方式的軍事領袖”、“臺灣陸軍中親美派的首腦”和“美國軍事學說的說明人和美國自由主義的代言人”。

  早在1949年4月,麥克亞瑟親自邀請孫立人訪問日本,並表示美國希望他代替蔣介石,被孫拒絕。孫立人回來後將訪日會見麥克亞瑟的情況,如實向陳誠彙報,並請轉告蔣介石以示“誠拙”。孰料,這卻使蔣介石如芒在背,下定了日後要剪除孫立人的決心。

   孫立人在外國人面前不卑不亢,講禮遇但不失國格,不唯命是從。史迪威將軍當年是中國戰區的參謀長,兼駐印軍總司令,孫立人是他的部下,但有時兩人意見相左,他也堅持。因此史迪威常抱怨孫“不聽話”。孫立人蔡斯為公事也常爭吵,為軍醫編制兩人甚至拍桌子打板凳。

  1942年,在印度伊母法爾,有一英國少將未按陸軍禮節,直入孫的辦公室,孫立人當即斥責,逼他照禮儀重來一次方罷。
  孫立人疾惡如仇。他的兩個堂叔在機關做事,有貪污行為。他知道後大光其火,說:“我抓到他們,一定要關起來從重處罰!”

    “歷史到底是史家寫的,不是皇帝寫的”

  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孫立人蔣介石眼中成了一枚蓋了戳的郵票。
  1955年8月20日,蔣介石毅然將其扔進了廢紙簍——他將孫立人與郭廷亮“匪諜”案捆綁起來,卸去孫的“總統府”參軍長職務,將其軟禁,遂使孫立人成為“歷史上第二個張學良”。   

  郭廷亮所謂“匪諜”案,說起來撲朔迷離,其實很簡單。蔣介石父子“作案”,交特務頭子毛人鳳操辦。毛對郭廷亮威逼利誘,把郭“做”成“匪諜”,染黑以後,再把這塊膏藥貼到孫立人的背上,迫使孫立人背上黑鍋。
  郭廷亮被關了27年後,終於將真相公佈於天下,他在《陳情書》中細說原委:   “……為了使這次案情不要擴大而圓滿解決,只有委屈你了,所以我要毛主任勸告你,站在党國的立場和我們合作,這不但是為了當前党國的利益,也是處理參軍長上將的唯一辦法……本案是以你自首來辦理,所以既不公開,也不起訴,僅在政府內部辦個手續,然後我將真實情況向領袖提出報告,以政治方式解決……我保證你的軍職和事業前途,絕不會因本案而受到任何影響。等到案情結束後,我就給你調更好的軍職……”(臺灣《自立晚報》1988年3月20日)

  郭廷亮在回憶了毛人鳳對他的這番訓話後,嚴正聲明:  
“後來所有的自首書和口供筆錄,都是以當時案情發展的需要,由毛主任等所杜撰編造。”

  郭廷亮本是孫立人的舊屬,自然與孫有所過從。孫立人無法扯下這個膠在背上的黑鍋。
  案發後,以陳誠為首的九人調查委員會,於1955年8月26日向孫立人調查。委員之一許世英故做反面文章,以長輩身份大罵孫立人“為什麼這樣胡來?”孫立人怒髮衝冠,慷慨陳辭:
“我孫立人,生平只曉得國家民族,忠於領袖,從不胡來,如果我要胡來,三十七八年,大陸兵荒馬亂,政府自顧不暇,我在臺灣,可以胡來;我當陸軍總司令,六十萬部隊,我一手訓練的,兼臺灣防衛總司令,有指揮作戰權,如果我胡來,那時可以胡來;現在我一兵一卒都沒有,還想胡來,三歲小孩都不會這樣蠢……”又說:“只要有事實和根據,槍斃我就是!(註:其實自從孫就任總司令後,含營長及以上官職均無任免權,須呈報國防部核定,待其卸任後一切恢復正常。) ”
  許世英聽罷對陳誠說:“辭修,孫立人沒有錯呀,不該殺,你如果殺了他,我和你拼老命。” “司法院長”王寵惠流淚說:“我站在法的立場說,凡事要講事實,人證物證,這件事,大家只說是上面交下來的,可是沒有事實及人證物證;而孫將軍說的都是事實,有人證物證,這事我們怎麼好辦。”
  王雲五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說:“這事既是上面交給我們處理,我們不能不向上面有個交代,本案孫將軍本人雖然沒有罪過,可是他的部下是匪諜,他管教不嚴,有失察之過,也應受點處分。”

  “總統府”第一局局長黃伯度在拿到郭廷亮的“自首書”後,要孫立人引咎辭職,寫辭呈。孫迫于無奈寫了,但因不合上面的要求,被迫“修改”了6次。定稿的辭呈嚴重違背事實,孫立人拒絕簽字。黃伯度威逼說如果他不簽,將要危及他 300位部下的生命。這擊中了孫立人的要害:“不能連累他人”。孫立人只有犧牲自己了。

  “作案”要圓。蔣氏父子為掩人耳目,又製造所謂“屏東機場閱兵誤時”、“利用演習進行兵諫”和“南部陰謀事件”等煙幕呼應,用謊言行騙中外,置孫立人于死地。   眾評家分析原因。有的說美國人太看重孫立人,功高蓋主,主受不了;也有的說蔣介石揮淚斬馬謖,平衡黃埔系心理;還有人說“臥榻之側豈容他人安睡”,是老蔣為小蔣掃除絆腳石,好繼“皇位”……

  孫案與張案不同的是:張案坑的是張少帥一個,而孫案害的是一群人!被判死刑、20年等不同刑期者35人,被處分、降職、監視者200餘人,累及家屬成千上萬。
  當年一一三團團長劉放吾在緬甸仁安羌戰役中立了大功,被孫案株連後落魄到只能在鳳山推車賣煤球。
  孫立人的清華同學魏振武,本在陸軍子弟學校當體育教師,卻被判了死刑。
  孫的舊部、少將軍法處處長周芝雨被以莫須有的罪名槍斃,喪盡天良的是還令他10歲的兒子去刑場收屍,而且連判決書都沒有!

  孫立人一夜間從人間蒸發。新一軍戰史不准寫,與孫立人相關的書不准出,孫立人送鄭成功紀念館的對聯被摘,連臺北圓山太原五百完人紀念碑上孫立人的題字也被剜去。叱吒風雲的孫立人從此幽居沉潛,閉門卻掃。

  孫立人先後有三位夫人。1919年與龔夕濤結婚。龔早逝。1930年與張晶英女士結為伉儷。晶英女士因不生育而愧疚,遂於1950年為孫立人物色了家庭護士張美英為妻。後自己皈依佛門,遠離世垢。

  美英女士,臺灣高雄人,知書達理,善理家務。育二男二女,兒女成人後事業上均有建樹。
  失去戰馬、脫下戰袍的將軍,瞬間變成了一介布衣。孫立人無不良嗜好,不煙不酒。昔日,有人說“官久必富”,孫立人聽了說:“為官哪有工夫去發財咧,只有官久必窮。” 孫立人用有限的積蓄買了塊山地,幽禁在家的歲月裏,他薅花弄草,栽培果樹,種植玫瑰,由夫人張美英踏著三輪上街賣給水果攤、小花店,補貼家用。
  不久,臺灣興起養雞業,孫立人飼雞,夫人賣蛋。家中葷食,以蛋為主。雞蛋、皮蛋、鹹蛋,人稱“三蛋司令”。後因飼料價格暴漲,改養金絲鳥。(註:為了改善金絲雀的育成率,他在刊物中看到退輔會農場職員王發槐的相關文章,在「報備核准」前去拜訪時,這位古寧頭戰役的戰鬥英雄,打過八二三戰役退伍的老兵,自然地向孫立人敬禮並問候「總司令好」,就這麼一個動作,孫離開後王發槐先是遭到警告,後來乾脆逼他離職。)
  夫婦二人為生計忙碌,過著地道的平民生活。但孫立人不改軍人本色。一次有客來訪,他記錯了時間,聞客到後,他跑步到門口迎接、致歉。

    一日清華人,一世清華情。

  孫立人有濃厚的清華情結。當年在緬甸仁安羌之戰奪得的日本軍刀,回國後即送給清華母校作紀念。四個兒女全部畢業于清華(臺北)。晚年生活拮据,仍將所撰《孫立人回憶錄》所得200萬新臺幣稿費悉數捐給清華(臺北和北京)作獎學金。囚禁中,他有一個小心願,想把自己培植的兩株茉莉移到母校清華大學,但未能獲准。直到他恢復自由後,才得以償願……他給兒女們起的名字也很能見他的愛國情懷:中平、安平、天平、太平。意為“中國安定,天下太平”。他還令兒女們不得入美籍,不嫁、娶洋人。

  他素來律己寬人,對於個別傷害過他的部屬,他不計前嫌,始終認為“他們是不得已的”。臨終前,竟然還囑兒孫們不要因他的事,鬧得 “政府”太難堪……

  蔣經國任“總統”後,出於某種目的,曾派“總統府”秘書長馬紀壯拜訪孫立人,問他願不願意出來做事。孫以“老了”為由推辭,並表示“現在天塌下來我也不管了”。蔣經國表示要送他一幢小樓,也遭拒絕。因孫所居的房子太破舊,只接受了當局對廚房和浴室的改造。

    路不平,有人踩。

  為孫立人伸張正義者,大有人在。後來成立的“監察院”五人調查小組認為:“不使一人含冤,萬世興歎,務須依證據認定事實。”“深恐主其事者,認防微之有術,喜揚厲以為功,倒因為果,以人廢言。”“監委”陶百川說:“白謗止冤,孫立人案是天下第一冤案。” “監委”曹啟文上萬言書給蔣介石,蔣把他的萬言書擲在地下,還用腳踩了幾下,並下令禁止曹啟文出境。

   當年孫家的水電工鄭錦玉於1982年移居美國,致力於“孫案”相關材料的收集,1985年攜《陳情書》回台,想呈蔣經國,懇請了斷“孫案”。可回台時剛入中正機場,東西即被查沒,被審訊24小時,責令不得洩露“孫案”內容一個字,還禁止其日後回台……
  一手是遮不了天的,即令能遮,只能一時,豈能一世?

  蔣介石死了,蔣經國死了,宣告了國民黨一個時代的結束。 1988年3月15日,孫立人義子揭鈞教授上書當時的“行政院長”俞國華與“國防部長”鄭為元,要求恢復孫立人的自由。5天后,鄭為元攜水果拜訪孫立人,告知“今後你可以到任何想去的地方,見任何你想見的人”。

    猶抱琵琶半遮面,如此而已。   

  1988年3月20日,“監察院”在社會各界輿論的強大壓力下,複檢舊檔,公佈當年五人小組的調查報告,強調“沒有發現違法情事”。被囚33年的孫立人始獲自由。   是年11月25日,孫立人以自由之身迎來他的九十華誕。“總統”李登輝頒贈壽屏,“行政院長”俞國華等贈壽聯、花籃致意。官樣文章之外的是舊日袍澤、老部下3000余人從海內外紛至遝來,為孫立人祝壽。當孫立人在壽堂出現時,舊屬們群呼:“司令官萬歲!”
  甚而連當年緬甸戰場的一些落籍緬甸的日俘,也在一本名為《旭》的雜誌(二戰退伍軍所辦刊物)上為文表示誠摯的祝賀。壽聯琳琅,陶百川的一副堪稱代表,聯曰:“忠義可風,公道自在。”孫立人激動得熱淚盈眶。他說:“作為一個職業軍人,最重要的是榮譽。”並呼籲:“政府應正式行文給我,對國內外公佈我是無辜的,然後還給我應得的榮譽。”可是,臺灣當局始終沒有行文昭雪,理由是當初“沒有判決書”。因此有人說“這遲來的正義根本不算正義”。對孫立人只是形式上的平反,卻沒有在政治上平反。

  在生命的最後歲月,孫立人常說:“我現在除了牽掛一些受害的袍澤之外,還有就是能回到故鄉,為祖上掃墓。另一件心願:能回到佛吉尼亞母校去看看!”

  孫立人的心願未能實現。1990年11月19日,他合上了他的人生冊頁。
  喪禮備極哀榮。

  孫立人逝世當日,臺北大小報紙進行了鋪天蓋地的報導。“總統”、“院長”前來致哀,宋美齡也送了花圈……最令人感懷的當屬孫立人的舊部和“O一四”案受害人的集體跪拜,以及原女青年大隊隊員的披麻戴孝。

  孫立人的遺體上覆蓋著清華大學校旗和美國佛吉尼亞軍校校旗。唯獨沒有國民黨黨旗。孫立人從沒有入過國民黨!更耐人尋味的是,佛吉尼亞軍校校旗的正反面都有字,是拉丁文,譯成中文是,“舉世唯一人”,“暴君必亡”。

   老兵不死!

 

(本文照片由在下自各網站搜尋下載加貼,文章轉貼自大陸文章,原作者可能是張昌華,如有確認者歡迎留言告知出處)

有誰推薦more
迴響(7) :
7樓. 懶得取
2014/04/06 02:28

卅八師是張自忠的師,新卅八師事孫立人的師,番號相繼,忠心相承

6樓. 摸 象 或 (不?) 著 木目
2012/12/06 15:44
趙振英 .....

發現少校 ( 駐印遠征軍紀錄片,不看真會後悔 )

瞎摸象: 紀錄片尾,趙振英少校 自稱,南京 日軍 受降,出於 『氣憤』,下令 槍斃 一無辜 日兵,事後 至今 未後悔。

小老朽 實不記得那兒讀到 ? 說是 某緬战場 孫部屬問孫,如何處理日俘? 孫答曰,你問問,凡到過 中國作战者,死。

以 趙振英少校 所述,再加上 佛教 『凡事皆有因』 之說,..... 『凡到過 中國作战者,死。』甚有可能 ? ! 

三條線哦不什麼


懇請不吝賜教?

您提到的那些作者群在下略有接觸,幾年前曾偶爾書信交流,非常佩服他們的壯舉、義行!

大凡在戰場上,部下私下報復情況難免發生,但若要硬套在孫之身上則須嚴格考證,傳聞我亦看過,但凡在我筆下出去者,皆須經再三比對方可,否則一經網路散播,那真是一盆覆水,這是個人原則。

倒是在某次戰後,(得有空才能再翻出來)發現林中有服裝整齊日軍,集體餓死,當然只好把他們一起埋了,或許幾經流傳後,變成了孫將軍「活埋」了幾百個鬼子‧‧。一說了!

孫立人的粉絲2012/12/07 16:37回覆
5樓. 摸 象 或 (不?) 著 木目
2012/12/05 11:55
My two cents worth ?!

1.  http://blog.udn.com/mbr8879576/1433521

2. 下場比 林彪, 刘少奇 好 (蔣 vs. 毛)

3. 天堂 跌落 地獄,原因 ? 表面 是 功高震主,持才傲物;但 小老朽 懷疑 乃 『殺降卒不祥』, 瞎摸象 不怪他 (殺降卒), 但 .....

4. 視時務者為俊傑 ? ! 若他沒把握 政變, 他該 见風向不对,學 『吳國楨』,36 計 走為上。

5. 中國 有 56 民族, 岳飛 被定性為 愚忠愚孝 ? !
 

懇請不吝賜教?

   流傳於網路上的一個說法是孫立人將軍下令活埋投降日軍,且有幾百人知多,這種說法或傳聞非常不正確,也不合常理。

一.  遍查所有正式文獻,孫立人將軍從未下令殺俘,且因日本軍人極看不起「支那」,更不可能自願向「低等」的敵人投降,所以也幾乎無俘可殺。

二. 二戰於印緬戰區的日軍作戰方式與硫磺島守軍相似,均是死守,寧可最後自殺或餓死,絕不投降,逼得美軍只好發明火焰噴射器,專燒碉堡、地洞,中華民國新一軍是第一批分配到這種武器的部隊,直到打通中印公路,新一軍陣中的日俘也不過百把人罷了!

   到了廣州受降時,孫將軍才集資在白雲山下買地,命令日俘為新一軍陣亡將士修建公墓。

孫立人的粉絲2012/12/06 13:35回覆
4樓. 烈日春風
2012/11/26 19:51
忘了吃晚飯,堅持看完。漠然不知所惑!!!!!!!!!!!!

看得我淚灑鍵盤是雙重的:

1、悲從心生

2、文章太長,眼睛吃不消,但放不下,擦乾再看,再看再流淚

忘了吃晚飯,堅持看完。漠然不知所惑!!!!!!!!!!!!老二姜

3樓. 張鳳哈佛 哈佛問學錄 得首獎
2012/11/26 08:23
新格文鏈接貴格文字了﹗天理昭昭,史實不可能長久蒙蔽的!

2樓. 江湖外傳
2012/11/22 13:05
傳統就是國魂,從而影響軍魂

孫立人頂天立地的人格經過您不斷的陳述,越來越清析.個人最有感之處,就是他受到傳統家訓的影響.一生行事莫不歷歷在目,經的起絕對的推敲,加上資質優異,堪為領袖楷模.

1950 年代中共的口號和目標是"我們心向莫斯科".可是這是政治目標.反觀台灣這數十年來的驗證,部分上上下下,可謂全心全意傾向美利堅.最直白諷刺的例子是李慶安,她幾乎沒犯什麼錯.可是由於身份,卻敗在她心靈上對美國的眷戀.以軍政人務要求的標準,比起孫立人的身心修養真是天差地遠.

傳統就是國魂,從而影響軍魂.孫立人的例子今天似乎引人更消沉和欷歔.

1樓. 筆記阿本~ 手機失竊記
2012/11/21 15:23
忠義昭著 公道伸張

孫將軍當年插班維吉尼亞軍校,成績非常優異, 一年半即准予畢業. 這一年半對他的影響很大,包括日後練兵的標準, 即出於V.M.I 的方式.所以鳳山練成的新兵,日後再派往大陸打仗,軍紀就特別突出.

"忠義可風 公道自在" ,據揭教授記載,此壽聯出於許世英之手.這位許先生自始自終都是位有良知的人物.

陶百川在孫將軍九十壽終輓聯則是上書: "忠義昭著  公道伸張"

V.M.I 雙面校旗當年乃是託校友葉晨暉為孫將軍靈柩覆蓋, 這是外籍學生第一人.

感謝粉絲兄分享 !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