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天堂不撤守-百萬人請命 期待權力者的心更柔軟些
2011/06/20 10:05
瀏覽1,793
迴響3
推薦19
引用0

中國時報  2011.06.20

陳長文 (極重度身心障礙兒的父親/中華民國紅十字會總會會長)

上周,立院審議立委鄭麗文、蔣孝嚴等支持的延長外籍看護工年限(從九年延長至十二年)的就業服務法修正案,筆者與眾多有類似處境家庭,本以為會有好的結果,但這法案最後還是在民進黨的杯葛、國民黨政府尚待形成政策情況下,未在本會期進行表決(也就是沒有通過)。

協助家人照顧我的孩子文文(有多重障礙),被文文當成比父親還親的外籍看護普丁,在一個月前因為九年屆滿已經返回菲國了。就我們家來說,已經在面對普丁離開後、接替人選尚無眉目的空窗期困境,更遑論徵求、培訓接替普丁人選要面對不確定的挑戰。雖然不捨文文,要花上別人無法想像的痛苦與心力去適應新的外籍看護,但再多的不捨,都還是得面對。對於類似筆者這樣,需要外籍看護照顧親人的近廿萬家庭而言,每一個家庭以五人計,就有百萬人要承擔法案延宕的痛苦。

外籍看護的工作年限,要不要從九年延長為十二年(甚至應該在長期照顧制度完備前撤銷年限的要求),對於立委諸公可能只是手上眾多法案中待通過的一案;但多給一點點的緩衝,已是近廿萬有長照需求家庭,最卑微的希望。但現今,這卑微的希望破滅了,許多類似普丁的外籍看護,因為九年期限即將屆滿,必須離開他們工作的台灣家庭。有一位朋友告訴我,他們兄妹因為有印尼看護蘿菈,細心的照顧他們九十多歲的母親,使得他們可以放心去工作,工作之餘還可以盡孝。而蘿菈亦面臨九年期限將屆滿而需終止照顧他們年邁的母親,他們兄妹最大的盼望是政府能讓蘿菈繼續照顧母親,「讓她老人家得享天年」,這位朋友語重心長的訴說。看來他們兄妹們這份卑微的盼望需要上天(還是政府?)額外的眷顧了。

基於上述,我懇切呼籲,在下一個會期,馬政府負責社福衛生的首長們以及全體立法委員們能夠用柔軟的心,苦民所苦,為近廿萬聘用外籍看護的家庭設想,優先通過這個法案,以免除近廿萬家庭、百萬人的焦慮不安,更不用說他們受照護的親人需要適應新聘看護工的沉重負荷。

最後,對於是否延長外籍看護的工作年限,反對意見主要是認為,外勞不能取代本國的長照制度,所以反對延長外籍看護工作年限,以免政府「懈怠」於長期照護制度的建立。但這樣的邏輯並不正確。

要理解,台灣在勞力結構轉型後,廿四小時看護服務的「供給端」已發生本質性改變,願辛苦負擔三班長照工作的勞務供給端已供給不足。換言之,一個外籍看護不是排擠了一位本國勞工的工作,而是讓一個本國的家庭多得到外籍看護工的協助以及讓本國家庭成員有餘力去工作。

從「需求端」來看,大家勿以為近廿萬聘僱外籍看護的家庭是「少數」,台灣社會高齡化的速度,遠遠超過大家的想像。台灣六十五歲以上老人已超過二五萬人,占人口的一一%,且未來五年內,台灣人口會快速老化,老年人口將攀升至一四%,到民國一一四年,老人將達四八萬人。包括筆者在內,沒有人能逃過年歲之神的考驗,每一個人都會漸漸的衰老,漸漸的愈來愈依賴家人與社會的協助。對於家有長照需求的年輕人,照顧老人是盡孝的心意;但對於執政者,則是必須承擔提供長照供應的責任。

除弊更要興利,是公共政策正向思考本題,只有打破地域觀點,透過國內與國外資源、勞力的互補運用,提供品質更好、價格更合理的長照選項,去嘉惠有需要的家庭與弱勢者。讓外籍看護成為長照政策的一環,與本國服務相輔相成。這才是長照體系要落實建立的「治本之道」。

「政治是最困難的藝術,也是最高貴的職業。」一個「體恤人民」的政策,就算不能完全消除千千萬萬被長照壓得喘不過氣家庭的負擔,但至少可以分卸這些家庭成員一些肩上的重量。 

薛承泰:長照建置 把握未來5

2011/03/21 聯合晚報記者嚴文廷/台北報導】 

 「推動長照面臨的困境與挑戰」台大公共論壇上午登場,陳長文()強調,家屬期盼的是執行,太多的討論都只是「天邊的雲彩」。記者嚴文廷/攝影

「未來五年,台灣老年人將成長至14%,現在不做長期照護,將錯失最佳良機。」行政院政務委員薛承泰今天表示,未來五年如果無法建置長照體系,老年人口將快速成長,屆時要推動長期照護難度倍增,政府要花的錢也會大增。

台大今天召開公共論壇討論「推動長期照護的困境與挑戰」,薛承泰指出,台灣65歲以上老人佔人口的11%,遠比日本的20%還低,但是未來五年內,台灣的老年人口將攀升至14%,薛承泰並以數據表示,114年,台灣的老人將達到480萬人,比97年的240萬人倍增,一旦通過這個時間點,長期照護推動更加嚴峻。 

中華民國紅十字會總會長陳長文則表示,他自己的家人就亟需長期照護,家屬期盼的是執行,太多的討論都只是「天邊的雲彩」,家長乞求「長期照護、不能長期規劃」,對於家屬來說,每一秒都要繼續過下去,只希望政府能協助並減輕家屬的負擔,並把長照制度列入優先的施政目標。 

薛承泰也透露,根據行政院的長期照護服務法草案,將不會取消「外籍看護」。他坦言,短期內要完全取代外籍看護有困難,將會採取漸進式取代,並從目前17萬外籍看護家庭,提供評估與訓練。 

至於將來如何以長照制度逐步取代外籍看護,薛承泰表示,目前有17萬家庭使用外籍看護,但大家都心知肚明,很多人申請外籍看護不只做看護工作;長照服務法上路後,將針對外籍看護訓練,提升品質,並嚴格篩選新申請外籍看護的家庭,避免外籍看護做非看護的工作,減少外籍看護的濫用,但不衝擊目前舊有的外籍看護。 

薛承泰表示,目前長照服務法草案已經審議完成,3月底前行政院會會通過,並立刻送立法院審議,行政、立法也有共識將長照服務法列為優先法案,希望今年可以完成立法,盡快趕在老年人口快速成長前推動。 

陳長文:長照快執行 別淪長期規劃

2011/03/22 聯合報記者錢震宇、陳惠惠/台北報導】

家有重殘兒、需看護長期照顧的中華民國紅十字會會長陳長文,談到長照制度時頗有感觸。他表示,長期照護是台灣二千三百萬人早晚都會遇到的問題,政府早該做的事,拖到現在還沒解決,呼籲官員將心比心,把長照制度「當成自己的事」。 

陳長文說:「家屬盼的是執行,不是長期規劃。」因長期照顧兒子文文的外傭,工作期滿九年,五月即將離台,他希望立委修法,放寬外傭在台居留年限從九年延長到十二年,但遭民進黨立委反對。 

談到自家的狀況,陳長文低調表示,「與其他跟我有一樣需求的十八萬個家庭來說,這根本不算什麼。」他說,就算修法通過,「可能也來不及了」,他更憂心的是更多情形類似的家庭。 

陳長文表示,政府談長照制度就像「天邊的雲彩」,光說不做,市場需求遠大於供應,現實問題一直無法解決。 

他舉例,政府預計十年拿八百億元發展長照計畫,對照過去拿七百五十億元買卅架阿帕契直升機,預算配置顯然有問題。 

陳長文說,他的兒子文文是身心障礙的孩子,十歲以前照顧起來還算容易,長大後難度更高。廿八、九歲的文文,已有六十公斤重,連他照顧起來都顯得吃力,「但一直到老,都需要廿四小時照顧」。 

然而,政府現今推動的十年長照計畫,在身分資格上設了限。陳長文說,「年齡上一切為二,切出了問題」,他希望政府不要在年齡上設限。 

陳長文說,國內長期照護不管是人或經費,供給不只不成比例,還遠遠落後。長期以來,台灣需要長期照護的聲音始終不是那麼大,「是因為沒心情、沒時間,也沒機會。」陳長文說,這群人都快喘不過氣來了,那來時間講話。 

把家人交給外籍看護、機構,沒能親身照顧,有人甚至心生罪惡。陳長文自認較幸運,經濟相對充分,大多數有長期照護需要的家庭,美其名是「雇主」,經濟卻未必寬裕,「他們不只要養活自己、家人,還要養照顧家人的外籍看護」,立法者能否設身處地為他們多想想? 

陳長文說,美國總統尼克森時期的司法部長理察遜說過「政治如果秉持良知而奉行,那是最困難的藝術,也是最尊貴的職業」。期盼政府、行政官員及立委秉持良知,真正解決人民的困難,而不是讓大家擔心親人、小孩失去照顧。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3) :
3樓. voni-瑜亮
2011/06/22 16:38
不解?

有需求(家庭)卻不給

有意願(外勞)卻不准

六年=符合人道???

九年=不人道???

不同意見的論述卻是政治用詞

不解~不解~


~塵歸塵....土歸土~
2樓. 同情心同理心
2011/06/21 10:10
一個父親卑微的請命

http://mypaper.pchome.com.tw/tjuku0502/post/1321803460

今天看到一則新聞
紅十字總會長陳長文最近勤跑立法院
他希望以一個「極重度殘障兒子的爸爸」身分
親自向立委請命
盡快修法放寬外籍看護居留年限
其實這則請命也是所有身障家庭的心聲

目前國內外勞期限是九年
期滿九年就必需依法離開台灣
我們家的tina也在今年的八月滿期
她已經三次來台灣工作
每三年必需出境回印尼一次
她的後兩次《共六年》就是在我家照顧芊芊
就照護者來說她是我們家最佳的助手
少了她的助力
我跟芊芊爸比可能因為心力交瘁而先後倒了
這是身障家庭長期照護的悲哀
是真實 不需偽裝的說法

紅十字總會長陳長文有一個極重度殘障的兒子
他的心聲 也是我們的心聲
不同的是 他是一個社經地位比較高的官員
以他的知名度和聲望
肯定比我們這些庶民小卒的發聲
曝光率比較高及醒目吧

但相同的是
我們都有一個極重度身障的孩子
我們都是這些身障天使的父母親
我們的需求都是一樣的
幫助修改立法
就可以造福這些每日身陷挑戰的家庭啊

1樓.
2011/06/20 11:16
民眾的心聲當權者應該用心聆聽
立法院諸公應該用心為受苦的民眾發聲
而行政部門 也應該更積極的有所作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