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換個看護 全家面目全非 陳長文促延外籍看護工作期限
2011/01/04 11:40
瀏覽2,379
迴響7
推薦26
引用0

陳長文:28年了 每天是挑戰

2011/01/03 聯合報╱記者錢震宇/專訪】                             

紅十字總會長陳長文疾呼修法,希望延長外籍看護在台居留期限,甚至取消設限,協助更多像他們一樣的家庭迎接挑戰。

「日復一日,對我來說,每天都是挑戰。」紅十字總會長陳長文的兒子文文,因先天腦部發育不完全,致肢體、神經,視覺都受影響,生活無法自理,必須靠旁人協助,「媽媽與外籍看護成了文文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談起領有極重度殘障手冊的兒子文文,陳長文語氣中充滿疼愛,卻又有些許惆悵,「文文從出生第一天就會抽搐,廿八年過去了,至今仍會不定時抽搐,得要靠三餐吃藥過日子」,必須有人天天陪文文、照顧文文。

今年六十七歲的陳長文說,孩子的媽太偉大,照顧文文廿八年從無怨言,文文的日常生活作息,全是媽媽一手包辦。

此外,對文文來說,更不可或缺的,就是照顧他九年的菲律賓籍看護普丁。

陳長文說,「普丁」與文文除了睡覺之外,幾乎廿四小時都在一起,對文文一舉一動都非常了解,什麼時候要做什麼,普丁都知道,照顧文文無微不至。

「普丁應該比我這做爸爸的還要重要吧」,陳長文苦笑著說,「我這做爸的大概只有賺錢的分」。

陳長文說,一個無時無刻都在身邊的人,突然離開,且一去不復返,這對一般人都不容易接受,何況是極重度的身障孩子?

陳長文舉例,去年六月,文文的家庭教師因罹癌必須請假開刀,當時文文無法理解,為老師要開刀?為何要消失?「就像電腦當機一樣,文文的腦袋無法反應,就卡住,從此作息全亂」。

他回憶,文文因為老師沒來,大鬧脾氣,每天不上廁所、不吃藥、也不睡覺,「連續三周不出門,全家亂成一團」,擔心文文抽搐發作,最後全家人抓住文文強迫塞藥,那場景讓他畢生難忘。

到了醫院,醫師叮囑如果文文再不吃藥,可能導致痙攣,嚴重可能致命;陳長文聽了心中一片空白,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辦,一度要綁住文文灌藥,好在文文慢慢恢復正常。

談起這段經過,陳長文盡是不捨,「這樣的心境及困境,我們已經過了廿八年,一般人是很難體會的」。

「只是一個家庭教師短暫離開,文文就有這麼大起伏,很難想像跟他這麼親密的外傭,今年五月要永遠消失,文文有什麼反應」,陳長文說。

聽到醫師說「像文文這種孩子能長這麼大很不容易」,陳長文沉思許久,一度說不出話來。他說,文文給了他很多啟發,很多挑戰,但他毫無怨言,只有用滿滿的愛與關懷,繼續照顧文文。

 為重障兒請命 陳長文促延外籍看護工作期限

2011/01/03 聯合報╱記者錢震宇/台北報導】

紅十字總會長陳長文最近勤跑立法院,他希望以一個「極重度殘障兒子的爸爸」身分,親自向立委請命,盡快修法放寬外籍看護居留年限,因為照顧兒子文文的外籍看護工作期滿九年,依法即將離台,而以文文的狀況,幾乎一刻也離不開外籍看護。

「只要利大於弊,政府就該思考立法,做對人民有利的事。」擔心文文承受不了外籍看護被迫離去的陳長文說「這是一個父親的卑微要求」。

今年廿八歲的文文幾近全盲,無法站立、也難以言語,出入都靠輪椅,菲律賓籍外籍看護普丁幾乎廿四小時貼身照顧,無微不至,陳長文形容普丁「比家人還親」,「假如文文可以表達意思,我想在他心中,普丁應該比我這作爸爸的還重要吧」。

擔心普丁離開對文文產生的衝擊,陳長文放下身段,一一致電立委,多次造訪立院,不少立委聽了陳長文一番話,都被陳長文「父親卑微的小願望」深深感動。

國民黨立委鄭麗文已提案修正就業服務法第五十二條,放寬外勞在台工作期限從現行九年到十二年,但委員會審查時,有立委認為延長外勞在台工作會影響本國勞工權益,最後決議本周二交付政黨協商。

國民黨立委蔣孝嚴出力甚深,不僅以國民黨副主席身分希望黨內同志連署,也遊說民進黨立委、社福及環衛委員會委員,希望以「人道角度」思考,共同支持此案。

陳長文說,對有這樣孩子的家庭來說真的是種挑戰,「每天都是過不了的關卡」,好不容易有適合的外籍看護,相處也很融洽,卻因年限到了被迫離開,對家長、孩子都是另一種折磨。

他表示,重病臥床、年老失智、久病纏身都會遇到相同的問題;「今天我拜託立委修法,不是因為我是陳長文,而是因為我是極重度殘障患者的家長,在我背後,有更多更多同樣需求的家庭」。

立委質疑修法會壓縮本國勞工權益,陳長文說,這問題要先問本國勞工有沒有這樣的服務?「外籍看護可以在家裡待到凌晨一、兩點,有誰可以待這麼晚?」

陳長文談到遊說過程頗多感慨。他說,有些立委很幫忙,也有些立委擺明不讓過,卻連理由也不說。「法令不外人情。」陳長文語重心長地說,這是廣大無助的家庭難上加難的關卡,他的家庭只是一個楔子,希望政府、立委聽到人民的聲音。  

換個看護 全家面目全非

2011.01.04聯合報╱黃俐雅/人本教育基金會南部辦公室副主任】  

我有個極重度智能障礙的兒子,今年二十歲。有人曾對我說:你們生下這樣的孩子是增加社會的成本!  

我仔細算了算:每年我先生交給國家稅金十數萬,可是我兒子無法到校享有一般生的上課福利,國中小階段每周有巡迴老師來我家兩次各兩小時,來者有快退休的一般教師、有聰類的特教師,只有一位才是我兒子需要的智類教師,以特教法而言這是合法的,這樣換算下來比較像是我們提供更多人工作機會吧!  

之前我專心帶他時,真有所損失的是我當高中教師的月俸,後來在他無生命危險後,我請外籍看護工;我用過本籍者,但無法配合我們的需求,因為小孩狀況須二十四小時有人顧,除非聘兩三位輪班,那不是我付得起的。  

因聘雇期限,我家已輪過五位看護,每次換人時我須留職停薪至少三四個月,因為讓兒子由天平的舊看護那端,逐漸把重心轉移來我這邊,再由我這頭讓他把依賴度移轉到新看護那端,那種全家總動員,生活起居面目全非的艱難,非身歷其境者無法體會。  

重殘者無法表達其需求,當我們回想學鐵馬無法掌握把手的無助時,也許較能想像他們的驚恐,因為他們是連自己的手腳都無法控制。他們的靈魂禁錮於不聽使喚的軀殼裡;照護者是他們飲水、大小便、甚至調整呼吸的左右手。  

施政者也許擔心外勞排擠本勞工作機會,但站在人道立場來看,看護與其他工作是不同的,不僅申請條件嚴苛,而且若不是看護表現佳,雇主怎會展延他們的工作年限?在國家還沒較優質照護條件前,我們可以忍受政策上的種種不便與折騰,但心疼的是孩子有口難言的焦慮與不懂事。  

多點人道 讓看護無縫交接

2011.01.04聯合報╱石滋宜/全球華人競爭力基金會董事長】

個人兩年多前下半身突然失去知覺,失去行動能力,因而開始需要看護的日子。從經歷過台灣數位看護到申請外籍看護的過程,我明顯感受到台灣缺乏專業看護,主要是看護是很個人化的工作,針對每個不同受照顧的對象,是非常需要愛心且專業。 

最近因為外籍看護合約到期,加上其家庭因素必須離開,更換新的外籍看護,才知道依規定舊雇用的外籍看護離開台灣之後,新雇用的外籍看護才能入境台灣。新舊外勞完全沒有重疊或緩衝時間交接。為瞭解政府訂此政策的原因,去電一九五五外勞諮詢專線,該單位表示是為了管控人數與管理上的需要,尤其某些國家的外勞入境台灣之後,經常發生潛逃情事,故才有此規範。 

原本立意良善的政策,為何到最後執行卻激發民怨?就因為政府的政策考量,總是為了防範少數惡意鑽漏洞的人事,並為了方便管理與避免負責,而忽略民眾真實的需要與感受。 

一九五五的督導建議這段時間,可以先雇用台灣看護幫忙進行新舊的交接,我們只好這樣做。但雇用台灣看護與外籍看護就先有語言溝通障礙,還另外需要負擔一筆台灣看護的費用,然後重複進行多此一舉的交接工作,這對多數雇用外籍看護的家庭來說,絕對是徒增困擾與壓力。 

最近正逢民國一百年,並驕傲為自由民主的國家,但如果沒有從基本人道關懷出發,做好照顧弱勢,這樣會有驕傲的理由嗎? 

蘋論:支持外籍看護延長居留

2011 0105 蘋果日報 

陳長文向立委陳情,希望修改《就業服務法》第52條,延長外籍看護在台居留期限,從9年延到12年,引起部分綠委及勞工團體的反對。

家屬難長年顧病患

綠委陳節如表示,她的兒子是重殘者,白天靠臨托、日間照護體系,晚間自行照顧,不需要聘僱外勞。殘障聯盟祕書長王幼玲也說,延長聘僱外勞就像吸食鴉片、嗎啡,延長3年又如何?政府別再花錢放煙火,應建立長照制度。台灣勞工陣線祕書長孫友聯指出,許多外籍看護來台,領低薪又要24小時工作,很不人道,推動長照才是正本清源之道。 

綜合而言,反對延長外籍看護在台時間的理由是:1.自己家人可以照顧。2.會搶走台灣勞工的飯碗。3.外勞低薪工作時間太長,違反人道、人權。4.延展3年又如何,到時還是要聘僱新的外傭。5.應壓迫政府推動長照。 

家人可以照顧嗎?坦白說,能夠長期做到的不多。先不提家人必須上班工作,即使辭職在家或沒工作,長期照顧都會心力交瘁,可能發生上月83歲老翁殺79歲病妻的悲劇。會搶走台灣人的工作機會嗎?就是因為台灣人已經不做這麼辛苦的工作了,才有引進外勞看護的政策,怎麼倒果為因說外勞搶走工作機會呢?台灣人大多不願長期照顧病障者,即使願意做,工資也很高,長期下來一般殷實家庭都受不了,何況中低收入戶。 

外勞低薪但工作時間太長,有違人道與人權。這話很對,但是可以從修法改善外勞的待遇,包括休假、鐘點費、保險等做起;而且勞動市場也是自由市場,會按經濟規律調整,不必擔憂。何況剝削是相對意義的概念,台灣覺得少的工資在外勞的國家可能算是很高的收入。至於延展3年又如何?因為目前無法一步跳到終身或長年聘僱,只好先延長3年再說。因為照顧病障者熟悉之後,換人將是很大的麻煩,病障家庭又要陷入憂慮。所以,理想的狀態是能夠長年照顧,不必換人。 

長照不知何年上路

至於壓迫政府建立長照制度固然正確,但緩不濟急。官僚體系拖死狗的經驗人人都有,不知道要等到哪個猴年馬月。知道為什麼「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嗎?就因為是政府發包的。因為憐惜身體病障者之苦,也同情家人的身心重擔,所以我們支持外勞看護延長居留,最好是能無限期或長年居留。 

只延期限? 推動個人助理服務

2011.01.04聯合報╱劉哲彰/重度身心障礙者、台北市新活力自立生活協會理事】 

紅十字總會長陳長文為重障者請命,推動立法放寬外籍看護工作期限延長為十二年。陳長文先生論點有些不周延之處,需要進一步共議對策。  

對很多重障者,個人或家庭是沒有經濟能力請外籍看護,而政府的居家照顧時數僅有幾小時,又漠視夜間照顧的需求,使得重障者只有進入機構或過生活品質差甚至不人道的家居生活,隔離在社會之外,家庭也承受極大的照顧重擔。這些是不能透過放寬外籍看護工作期限得到協助的。  

對放寬工作期限會影響本國勞工權益的質疑,陳長文先生回應「要先問本國勞工有沒有這樣的服務?」「外籍看護可以在家裡待到凌晨一、兩點,有誰可以待這麼晚?」是的,目前政府提供的居家照顧是沒有這樣的服務,也常說沒有人願意擔任夜間服務的工作。這不是實情,真正的事實應該是沒有人想當廉價的勞工。

 

以目前提供的照顧時數,多是一到三小時,居服員要達一定收入,必需承接多個服務對象,要在不同地點間奔波(交通成本要自己負擔),有時連吃飯時間都不夠,更別說空檔休息一下;而工作內容從洗澡到如廁,洗衣、清潔環境到備餐,還有協助復健、外出散步或就醫,是很大的勞動付出,但實質所得只有時薪一百八十元,如此低廉工資,還要減少與家人相聚時間,不想當夜間服務員,完全可以理解。  

其實,另一種在國外行之有年的服務,協助身障者自立生活的個人助理制度,已在台灣出現,是提供全天廿四小時服務,但目前僅由民間團體募款支援個人助理服務,服務對象有限,很多重度身障者,正親自現身推動這個服務成為法定的制度,讓國家負起責任,滿足身障者的生活支持需求。希望陳長文先生發揮影響力,一起為身障者人權努力!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7) :
7樓.
2011/03/09 12:24
同樣地渴望延長外籍看護工作期限的家屬

陳會長, 您好~~

我母親失智症多年,幸好有越南籍幫助者協助照顧,起初千交待萬交待,母親仍走丟,到如今她成為家中不可缺少的左右手,有舒緩我們許多壓力,現在彼此形同家人般共同生活者,只是今年八月工作期限九年將到期,我的仲介(華碩公司)告知您的申訴已當特例被批准通過了,若屬實,請告知我如何照辦.但我今天也去電勞委會查問確認屬實否?答覆是此案仍在立委院,不知今年會再提案立法通過否? 您是否可呼籲我們一般百姓家屬也連署陳情? 仲介公司我已去電慎重地告知勞委會的否認, 麻煩您也做個澄清  我將樂意再告知仲介公司不要傳播未經確認不實的消息否則就是造謠我將不再在使用此仲介,麻煩請回覆, 謝謝您~~


6樓. Rosa
2011/02/18 15:45
換個看護,無法想像緊張慌亂的未來日子

全力支持連署陳情,因為不同意的那些立委是無法感受什麼叫心力焦瘁的,

苦民所苦,騙人的嗎?

5樓. 李彥霖
2011/01/06 17:22
會長:成立後援會簽署,促成人道照護觀護案。

我曾是病人家屬。

4樓. jennifer
2011/01/06 09:29
加油

聽聞昨日法案在立院沒通過

非常令人遺憾

我也是一名需要延長菲傭年限的身障人

也知道很多人有這樣的需求

若您發動聯署上街頭或一人一信打電話給那些反對的立委

我們絕對支持您

3樓. 張鳳哈佛 哈佛問學錄 得首獎
2011/01/06 06:52
將心
比心﹗非常必要﹗
2樓. 雅三
2011/01/05 13:53
祈禱
祈禱  希望成功
1樓. chiefay
2011/01/04 16:03
很難過,很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