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頭頭是盜 章之一 懲戒軍(1)
2016/08/06 18:27
瀏覽127
迴響0
推薦5
引用0

說好的故事喔喔喔~(楔子沒有變動,不過如果忘了可以再去看一次)

話說回來,我自己看了人設才知道原來殘月是金髮阿(不是妳自己畫的嗎

------------------------------------------------------------------------

    這是一個春光明媚的早晨。

    在異雲大陸的一角,某座景色秀麗、空氣清新的山上,有一個故事、一趟旅程正在悄悄地展開。

    「咳咳咳..........」一位長相秀氣的十八歲少女,姿勢十分豪邁地蹲坐在一塊大石頭上,抬起小巧可愛的下巴俯視著底下一群年紀相仿的男孩子,嘴角勾勒出一抹完美的微笑:

    「各位,從今天起,大家的武學生涯結束啦!!

    「什麼?」少年們不解的偏頭望了過來,紛紛停下手邊工作,ㄧ個個豎起耳朵,聽她怎麼說。因為自跟了她以後,每天不是練武,就是練武,然後還有練武,突然要他們不練了,一時間挺不能接受。

    見狀少女很是滿意,賣了會關子才繼續:

    「別誤會!!不是我不教了,而是.........你們畢業啦!!所以呢~~是我們做大事業的時候了!!我們的時代來啦!!跟我一起舉起雙手,邁向光明的未來吧!!!

    少女說得十分激動,底下則一片靜默,少年們冷眼看了她一下,然後懶洋洋的「喔」了一聲就算數,扭頭回去做自己的事。

    感覺被潑了冷水的少女不禁爆起青筋,使勁拍著大石頭,語氣高亢地說:

    「喂!!難道你們忘記我們的初衷了嗎?!我們學好武功之後,要懲惡揚善,鋤強扶弱...

    「還有吃喝嫖賭,偷拐搶騙嘛,妳說過幾百次了,怎麼可能忘阿。」一名離她最近的少年興致索然開口,同時白了她一眼。

    「吃......吃你個頭啊!!我只是小時候說錯話了而已!!你們記這麼久幹什麼!!」少女一時語塞,忍不住大吼,這一吼引起了風吹草動,小動物驚嚇得四處逃竄。平常人聽到這聲威風凜凜地大吼,通常都會生出一絲敬畏,但少年只是掏掏耳朵,聳了聳肩:

    「頭兒,妳還是別講話比較好吧。妳說的五句話裡有兩句是廢話,三句是惱羞成怒的氣話,反正我們大概知道妳想講什麼,所以妳還是閉嘴吧。」

    「沒錯~~小月臉皮真的是超薄的~~

    「而且話都要重複很多次。」

    「我們當初真是看走眼了......原來月也就只有戰鬥時才有那種高貴的氣質。」

    少年們你一言我一語的就開始抱怨了起來,少女無言地看著他們。

    這到底是什麼時候,頭兒都不頭兒啦?還記得當初他們都對自己言聽計從的,現在為什麼變成這副沒大沒小的樣子啊?!

    「我說你們幾個啊」少女開口想打斷看樣子一時半刻停不下來的抱怨,不過她的聲音被眾少年的聲音淹沒,沒有人聽到,他們繼續無止盡的說著:

    「你還記得那次嗎? 她竟然忘記自己有沒有洗澡,結果又去洗了一次

    「哈哈哈! 當然記得啊! 我笑超久的~

    「喔! 還有一次她練劍時竟然恍神了,差點被君臨砍死!

    「結果我跟君臨後來去問她為什麼恍神,她竟然說因為她餓了!

    我當時真的很想砍死她。」

    「喂、喂! 夠了沒啦! 越說越超過囉!」少女在一旁聽的臉都綠了。

    還是沒有人理她,少女煩躁的抓了抓頭,嘆了口氣。

    看來........還是只有用「那個方法」才能讓他們安靜下來了!!

    少女靜靜地閉上眼睛、坐直,讓呼吸逐漸均勻,不到十秒,她的氣勢、感覺整個就變了。再次睜眼已是那冷冷淡淡,氣勢龐大的殘月。

    空氣彷彿也因她的改變而流動了起來,風勢變得有些強烈,殘月的長髮隨著風飛揚而起,讓她給人的感覺頓時有種不可高攀的神聖。

    「伸出你們的手。」站起身來,她用微帶命令的語氣說道。

    明明跟剛剛的音量差不了多少,然而這次少年們卻都聽見了,他們互相對視了一眼,沒有再繼續調侃她,紛紛遵照指示伸出右手。

    「我,殘月。」

    「我,天降。」

    「我,謫仙。」

    「我,君臨。」

    「我,帝至。」

    「我,勝天。」

    「吾等今日起將組成懲戒軍,懲惡揚善,鋤強扶弱,以此為誓。」

    「以此為誓!!

    整齊劃一的吆喝在春天的天空漾了開來,宣示著眾人的決心。

    「那,老大,再見啦!

    「不要再見也沒有關係喔!

    「下山不要給別人添亂知道嗎?

    「不然身為妳的徒弟我們會很困擾的!

    少年們認真完又開始不正經的紛紛向殘月告別。

    然後,六人相視而笑,隨即除了殘月靜靜留在原地,其餘五人各自往不同的方向奔去。

    六人雖不在同一個地方,但心念是一致的,願我們的存在,為各地帶來歡笑與和平,以此為誓,絕不改變。

    殘月獨自一人望著他們的背影遠去,微微一笑,像是看著長大的孩子離開家鄉一般的慈祥。突然之間,她猛地擊了一下掌,再一轉身,已換上原先明媚動人的可愛笑容,那冷清的樣子不知哪去了,蹦蹦跳跳地往相反方向離開,只留下一句笑語在風中。

    「好啦!我也要工作囉!!

 

 

    少女蹦蹦跳跳地走在無人的山路上,心情顯得相當愉悅,嘴角止不住的上揚著。

    懲惡揚善? 鋤強扶弱? 幫助弱小?

    這種正義凜然的事情,是一個美麗絕倫的十八歲美少女該做的事嗎?

    當然不是了!

    那麼就算真的要做這種事,一個聰明的美少女會傻到用刀劍直接跟人面對面嗎?

    當然不會了!

    天知道她殘月的老本行可不是個滿腦子正義的劍客,而是──

    ...誰在那裡?」少女突然眼睛一眨,轉頭望向道路一旁、不見一絲風吹草動的樹林問道。

    ...我才要問妳在這裡做什麼?」某棵樹的後方慢悠悠地走出一個人,冷淡的眼神掃了過來,那張俊逸的臉龐,似曾相識。

    「君、君君君君臨?!」少女不禁倒退一步、驚呼出聲,這個人,正是剛才應該已經分道揚鑣的徒弟之一! 同時,也是她最不擅長應付的人。

    「才剛分開多久,妳就已經認不出跟妳相處了九年的同伴了嗎?」君臨的嘴角勾勒出一個嘲諷的弧度,言語一如往常的毫不留情。

    「呃阿...怎麼偏偏是你...」少女搔搔頭,低聲嘀咕著,在注意到君臨懷疑的目光後,連忙抬起頭來:

    「不是這樣的! 你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啊?

    「這條路,」君臨沒有正面回答,轉頭看向這條路的遠處,說道:

    「只會通往兩個地方,一個是軍隊的訓練營,另一個是王城。」

    ......」少女眨眨眼睛,心虛的撇開視線。

    「妳不會是要告訴我,妳打算這麼早就從這些地方下手吧?」君臨瞇起眼經把頭轉回來,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一開始就正面迎敵,沒想到妳那麼有膽識啊?

    ......我、我只是──」少女又退了一步,然而還沒想出什麼藉口,君臨又再度開口:

    「還是說──妳要去王城見什麼人嗎?

    王城的事情,你怎麼會──」少女一愣,隨即不著痕跡的綻開笑容,將語氣一轉:「你怎麼會想到這種事啊! 我只是個平凡無奇,柔弱但聰明的氣質美少女而已啊! 怎麼可能認識王城的人呢?

    聞言君臨倏地皺起眉,審視般的掃了她一眼。

    原本他只是隨口一說,現在看來他家頭兒似乎跟王城真的有什麼關係

    但他也沒有再追究,只針對他覺得刺耳的地方做出回應:

    「柔弱、聰明或氣質什麼的妳是真心那麼覺得嗎?

    「咦?」少女眨眨眼睛,一時反應不過來。

    「如果妳是認真的,那妳還是別下山比較好吧!」君臨一臉認真的說道,少女終於明白她又被君臨罵了,惱羞成怒的插腰、怒視她的「好徒兒」:

    「什什什什麼嘛! 你這是什麼意思! 給我說清楚!

    「意思就是,萬一被人知道妳是我師父,我會覺得很丟臉」君臨一點也不在意少女的怒氣,一邊這麼說著,一邊往前邁出了步伐,然後在少女尚未說出什麼反駁的話之前,迅速扔出了下一句話:

    「就這樣,再見。」

    話題轉折的太過迅速,少女二度傻在原地。

    「咦? ? 再見? 你不是來監視我的嗎?

    「監視? 妳的意思是妳果然要做什麼壞事嗎?」君臨頓住腳步,略偏頭挑起眉,懷疑的問道。

    我什麼都沒說。不過你到底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啊?」沒記錯的話,剛剛君臨好像是從完全相反的方向走掉的耶?

    君臨沉默了一會兒,忽然勾起一抹意義不明的、帥氣迷人的笑容,帥到少女頓時看呆了,確認少女已經完全看呆了以後,君臨拋出了兩個簡單來說就是在敷衍的字:

    路過。」

    「原來如此」還在衝擊當中的少女完全沒發現從反方向最好是有辦法路過到這裡,她無意識的贊同之後,君臨便不再理會她,自顧自地走掉了。

    等到少女回過神來,已經連君臨的一點影子也看不到了。

    「呃所以君臨到底是來做什麼的啊?」少女抓抓頭,困惑的自言自語道。

    「嘛! 算了,我還是先去做『正事』吧! 王城啊王城,相隔九年的噩夢又來囉!

    發出愉悅的清脆笑聲之後,少女也踏上了她的路。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頭頭是盜
下一則: 頭頭是盜 楔子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