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我第一次領薪水
2018/10/12 18:04
瀏覽456
迴響2
推薦21
引用0

我第一次領薪水

我第一次領薪水去金城小吃店買福州炸紅糟鰻、糖醋排骨、烤豆腐,我騎腳踏車到家。見貞含淚站門外等我?

「媽怎麼啦?」我忙問,貞直忙擦拭眼淚搖頭,我東西擱下,沒看到爸。我又問「爸怎麼啦…?」貞又搖頭,「到底怎麼啦?」我急得說。貞遞給我一張入伍令。6月10日晨入伍,只有十天,1956。

我們這一餐,只有八歲銘弟,六歲光弟,嘻嘻哈哈地吃。「當兵」!爸邊喝米酒邊罵:「妳們這樣哭哭啼啼,叫廷錦怎麼安心當兵?」爸一杯一杯喝,再沒說話。

十號晨,媽點一把香,給我、貞各三柱,媽含淚告訴祖先:「廷錦做兵,請依公(福州話:阿公)、依嬤保佑廷錦平安。」六歲跟八歲的弟弟跑來跑去玩,不知道哥哥要去當兵,玩他的。

天未亮,貞挺著八月大的肚子,拉扶媽的手臂送我。走到羅斯福路古亭區公所,黑壓壓一片人影晃蕩,有父母叮嚀聲、夫妻哭泣聲,我捏捏貞肩膀,叫她不要哭,兩年就回家,貞替我擦拭眼淚。區長替我肩膀披紅彩帶,有人帶我上運豬貨車…「媽、貞不要哭泣,我會平安回來。」我心裡在喊。震撼鼓聲咚咚響起,車子慢慢前進,我看不清楚媽、貞,只向媽的方向猛揮手,再見,媽保重!貞妳要堅強……。

(1956年代兩岸緊張,金門、馬祖經常砲彈轟來轟去,我到馬祖島,中東以、埃戰爭正熾烈……。)

要有志氣─媽要靠你了

「肚子餓啊~要吃飯啊~」是我小時候常常哭叫聲音,我用手壓抑肚皮,減緩一點餓鬼挖洞,刺辣辣的痛。媽含淚安慰我:「等太平了,去台灣找爸爸,就有飯吃了。」這也是我小時候常聽到的,最好聽的話。

民國三十六年三月九日(228事變後幾天),到台北市找到赤峰街41巷9號。38歲的媽顯得很蒼老,穿黑長褲、寬鬆不整黑衫。媽問一個很福態女子,她眼神上下瞄一眼,微笑、點頭。她聽不懂福州話,指著椅條,請我們坐,端茶給我們喝。

我寫字條給很福態女子看,她也寫字條給我看:「你爸爸去工地,還沒回家。」她停一下寫:「我是你的阿嬸。」

阿嬸?是什麼人啊她?我問媽媽。「是爸爸的台灣太太。」媽媽以福州話告訴我:「以後,你要堅強……卡有志氣的!」那口氣是媽要靠你了。

一個男人進來,用訝異眼神看我們一眼,媽偷偷以手觸觸我手肘說:「叫爸~」爸?爸一年前回福州時見過,不大像爸啊!「有叫阿嬸麼?」爸問我。又對椅子站起來的媽指著富態女子說:「她叫寶香,就是我告訴妳的……。」「知道!」媽說,語氣是不要再說了。阿嬸推一把,一個比我小的妹妹,近身來,叫我「阿兄」轉身進房間了。

爸一年前(1946年),曾經匆匆回福州兩三天,媽借錢買船票,送爸上船回台灣。那一次看見爸,我好高興,因為媽說,找到爸就有飯吃了,但飯曇花一現沒了。第一天夜裡,我曾聽到閣樓上媽媽的哭泣聲。天亮後媽媽就偷偷告訴我:「以後要乖一點,知道嗎?」不知道,怎麼啦?盼望戰爭勝利,太平後去台灣就有飯吃,一夜間,爸與媽怎麼啦?媽哭什麼?

阿嬸很豐腴,比媽年輕、上貌,也識漢字。

我告訴爸爸:「爸,我們在海上漂流十幾天……」爸走神沒反應,好像擔心,多兩人吃飯的壓力顯露在茫然的臉龐上。

壁邊有三輛腳踏車,爸的專用車,請人定期來家洗車上油。後來由我洗車上油。新車應酬用,一輛晴天去工作用的,一輛雨天用的。

一天,我在戳酒瓶裡的糙米,麗卿閒著在玩,我叫她幫忙戳糙米。「我們以前都吃白米飯,不用吃糙米飯,你們來了以後……」我來了害她吃糙米飯,聽了生氣,我站起來去打她,她打我……。阿嬸高高舉著竹條跑來,媽媽看到,由房間衝出來護我,罵福州話:「妳敢打我的孩子?我給妳拼了……。」把阿嬸的手捉住。阿嬸掙扎掉,扒!打下來,打在麗卿身上,連著幾下。麗卿縮身躲我背後。

大大誤會,阿嬸是打自己養女。

媽不懂台語,阿嬸不懂福州話。兩人無法吵架,三角恩愛情仇,都在無「言」中過去。

爸回家後,臉上臭臭,媽臉上就這樣告訴我:「阿嬸又說我們壞話…」。

我注意到,阿嬸不用說壞話,只要面無表情,冷待爸爸,爸就猜測是媽拿氣給她受。我趕緊學台語,巴掌上寫漢字,問人台語怎麼唸?怎麼說?阿嬸、爸、路上小學生……都是我的台語老師,年輕記性好,學的快。

「阿嬸,妳是好人,但是,如果我阿母與妳吵架…」我用台語告訴阿嬸,我不管媽對錯,我都會拼死的護衛阿母伊。阿嬸沒說話,摸摸我的頭,點點頭,那是知道了的意思。

麗卿離家出走,阿嬸不找,她很叛逆,幾次了,都自己回來。這次很久,沒回來。阿嬸也常常離家出走,養母家只有哥哥嫂嫂在世,嫂嫂很疼阿嬸。

阿嬸告訴爸:「阿嫂一個人,我多回去陪伴她…。」沒有阿嬸的家,很陰沉,爸常坐著不語。

我找到貴陽街木器行,告訴老闆我學過一年了,工錢隨便給。老闆拿鋸子給我,鋸木板給他看,拿刨刀給我刨木頭給他看。看後,摸摸我的頭說:「好,算半師。」

我第一次拿到二十塊錢,跑回去給媽,喘噓噓說:「媽,不要怕,台灣真好賺錢,只要肯做……。」媽掉下淚,嚇到我了,我驚恐問:「媽,怎麼啦?」

「爸到處找你,你也不給爸講一聲。」我心想講了爸怎麼肯讓我去啊?

回到店裡,老闆不要我了,對我說:「你原來是冠雄仙(先生)的孩子啊?你爸在找你,回去吧。」爸怎麼知道我在這裡?老闆說:「阿弟啊,你爸真出名人,長沙街所有木器行,都認識你爸。」

我回到家,垂頭喪氣。「人家不要你啦……」爸什麼時候站我後面,說話。

媽民國卅七年、卅九年,媽生下二弟、三弟。正像后宮暗潮洶湧中,突然風平浪靜,阿嬸只有養女,我在西螺讀書,阿嬸聰明,透過爸,媽同意,認二弟做兒子。家住幾天,就回她阿嫂家一天。後來,住家裡一天,回嫂子家幾天,幾月,都保持來往。

我西螺放暑假回家,媽與我商量:「爸意思要麗卿嫁給你,你看……」媽等我拒絕,媽臉上這樣驚濤駭浪等我話,怕我寵了麗卿,成阿嬸一國。

我堅決的口氣說:「不要!素貞很好……」停一下,「媽啊,我那一天帶素貞上來給媽看。」媽高興的掉淚,給我一枚戒指,「先掛戒指」媽說。

今天(2016/11/22日)病貞歪啊歪來我電腦邊,看我眼睛說:「你目揪安怎?」

我含淚水,沒滴下來。我眼睛沒怎樣,在回憶往事,寫往事。

母親和我的往事,很淚……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2) :
2樓. 旭日初昇
2018/10/13 11:51

一夫兩妻--是該時代很普遍的悲劇,

不過,兩岸相隔最後又能團聚,也算圓滿了,

令堂所受的委屈辛酸,自不在話下--

還好有你這個兒子可依賴指望。

相信上一代的婚姻讓您了解到母親的苦,因而讓您對嫂夫人更加情堅意濃,一輩子守著她珍惜她。

瑞祥兄啊生在亂世,先父在台,先母與我在閩,
失連十幾年直到1947年,38歲母親帶16歲我,
來台找38歲父親。所以先父與阿嬸同居,照顧
先父,也是合情理。都空了,往事時時想起,空又
不異有。是啊如果沒有我,先母在家鄉早就不想活囉。
有子有盼望:我不負先母尚覺欣慰。
謝謝吾兄關切!
更生: 細漢阿嬤2018/10/13 16:59回覆
1樓. 張鳳哈佛 哈佛問學錄 得首獎
2018/10/13 00:44
好事不免多磨!
張大學者妹子好,
是啊也磨出另一片天堪稱告慰。
快八八老哥祝福妳,健健康康! 更生: 細漢阿嬤2018/10/13 17:04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