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天作之合」
2018/10/08 10:53
瀏覽440
迴響1
推薦15
引用0

「天作之合」

 
已經八點多了,喜宴還是不知「開席何時」,賀客們肚子都餓得有點痛了,一個個抽長脖子,焦急得巴望著新郎新娘的車子趕快在大門口出現。

新郎官黃克明不惑之年當新郎,揚言他辦的是千元一桌佳餚,特聘以前某大飯店首廚客串操鍋。按往例,同仁間喜事紅包皆以六十元為準,經他這麼一嚷嚷,就增「寫」一百元,準備嚐嚐這位曾為外賓所稱讚的大廚名餚。

新郎官有一雙明察秋毫的眼睛,與雞蛋裡挑骨頭的「專短」,中華日報報社同仁的太太們,無論「環肥燕瘦」都被他評得「體無完膚」。被「嫌東嫌西」的太太們「同仇敵愾」,以牙還牙禍延新娘,她們也要挑新娘子的雞蛋裡的骨頭。

大家正在等待「好戲登台」的時候,新郎官正在家裡與媒人婆爭得臉紅脖子粗,而新娘子卻很閒靜的坐床沿,那種安然溫柔的模樣,看起來是一位不平凡的賢妻良母德行。

「這是詐欺!偷天換日!」新郎官憤怒地指著媒婆咆哮:「我給妳講得清清楚楚,要買那一位小姐,妳怎麼帶這醜八怪來?」回身指著新娘子說。

「唉啊!紅顏薄命知道麼?」媒婆低聲下氣說:「那一位要八千塊,你卻殺了一半價,一分錢一分貨,那價碼連寡婦,都不願賣給你。這位姑娘賢淑溫靜,屁股大大好啊,沒聽說屁股大的女人,才會給你多子多孫。你的歲數也不小了,別計較那麼多,哪個女人不都一樣嗎?…」‧

「我才四十幾啊!七十人生都還沒開始呢!」新郎官比啊比手,「妳~妳~」。
「她可是『在室女』喔,不是二手貨…」媒婆不理他:「人家父母養了十九冬,四千元買七八十斤姑娘,比豬肉還便宜,胖好啊知道嗎?像彈簧床,…」‧說著比彈簧床,上下彈性跳手勢。
「胖得像汽油桶也罷了,還這麼矮!」新郎官背過身,罵說。
「不矮啊!」媒婆溫婉的說:「還是太高了一點,如果再矮上半尺啊,才不只賣四千塊呢,你看圓山兒童樂園那位矮冬瓜藝人,有名有錢呢,賺錢多多,你還嫌…」‧
「妳滾吧!」新郎官氣得七竅冒煙,媒婆走幾步回頭說:「用用看,不合適的話,再換一個給你。」扭著身歪啊歪啊走了。

新郎官也難得理她,走近床前,對新娘子說:「妳也滾吧!」

新娘子卻不同他一般見識,微笑的向他欠了欠身,低頭不語。
新郎倒有一點歉疚,想不到她挨罵受辱,臉不改色和和氣氣坐著,自己倒有點歉意。

禮堂門口的長串爆竹終於響了,新娘子跟在後面,步入禮堂。然而來賓當她是伴童,以為新娘子還在門外,先睹盧山真面目為快,潮水似的湧向大門。此時禮堂裡司儀卻唱道:「結婚典禮開始!」大家又湧進禮堂,太太們互相交眼咬耳,突然報以非常滿意卻不懷好意的熱烈掌聲。

第一道菜是八味拼盤,取個吉利故名「八仙過海」。此菜一出震驚四座,果然是一流的名廚傑作,一盤滿滿的,筷子一翻,全是蘿蔔墊底,動作慢的,連皮蛋都挾不到。第二道菜是一大缽燉雞,熱氣騰騰擺在中央。 主任以筷子在缽裡一攪拌,這次撈到一塊大大的雞肉。其他的客人撈半天也撈不到肉,大家瞪著眼問主任,你怎麼把一隻雞全撈走?
「我只挾一隻腿啊!」李主任不相信,仔細瞧了瞧自己的筷子,突然大笑:「不錯,手腳俱全,是一隻鳥A。」

出一道菜大家吵一陣。客人正在猜測第七道菜是什麼菜的時候,驅客鞭炮卻乒乒乓乓的響了。

同仁們回報社找會計主任:「那一本禮金簿呢?這種菜頂多每人二十塊錢,我們要重寫禮金。」(註:報社婚喪喜慶送禮,不是送現金,都是先寫在會計簿本上,等發薪水時扣繳)。
「還重寫什麼?」有人把禮金簿撕碎:「就當老黃請我們吃飯好啦!」

好戲還在後頭,受過老黃「口誅筆伐」的二十多位太太們組織了一個鬧洞房的秋後算帳團,這些都受過老黃洞房虧的「苦主 」們,今天千奇百怪連本帶利都要鬧回來…。
最後要新人接個吻,這在別人吻起來沒什麼看頭,但新娘只有老黃一半身高,他要半跪半蹲「不恥下吻」,這就好看,大家就喜歡這個調調,以消心頭舊恨綿綿嘛。

打發走鬧房紅粉兵團,已經凌晨兩點多鐘。
老黃把洞房門猛一關,「碰」一聲,這叫先聲奪人的「下馬威」,據說新娘子經過這麼一嚇啊,一輩子都怕丈夫。可是這位新娘子沒有半點驚愕,泰然自若,與孔明先生空城退敵有異曲同工之妙。殆謂人不口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此女的確不同凡響。於是老黃也稍感佩服,另眼相待,緩下臉換了腔:「睡覺吧。」
「啊!啊!…」
「原來妳還是啞巴啊!?」老黃氣得發抖,癱臥床上,看見牆壁那一塊紅綢金字「天作之合」四字,像四把刀,向他刺來。

(註:所謂光陰如劍日月如梭,世事難料,一晃二十多年後,三男兩女都成家立業,邁近古稀門檻的老黃啊,常帶矮胖閒妻遊山玩水,逢友必稱讚閒妻一番,常掛著以妻為榮的臉,口裡常掛著:「媒人婆是我大恩人,沒她就沒有這個好牽手,不然老來這幾年啊毛病多,可憐喔,難為好牽手照顧得無微不至...」‧
「你老婆又聾又啞,怎麼叫她『做』孩子啊?」
「洞房花燭夜說起來見笑,人家黃花閨女可沒做過那種事...」‧老黃抽根煙,回憶往事,說‧
「什麼事啊?」好友老林逗趣他。
「要知道是嗎?附耳過來...」咬完耳朵兩人呵呵大笑起來。其他人更想知道個中隱私,老林說:「有洞房沒開花,幾夜後老黃他色膽包天,老黃拔褲子,黃太太護褲子,打成一團...」‧
「喔!像貓發情一樣咬來咬去,老黃是強姦犯,以後呢?」
「頭過身就過啦,以後就沒事啦,不然怎麼會生那麼多孩子?傻瓜!」)

哈~哈~哈~~~

(摘自1979拙作「子不語新編」散文集===登載:自立晚報副刊)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另類創作
自訂分類:男男女女
下一則: 兩個丈夫──無丈夫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