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吾妻吾兒
2017/12/08 01:05
瀏覽449
迴響0
推薦15
引用0

吾妻吾兒       (民國45年10月去馬祖:桃園中繼營)

(移防馬祖中)早點名後,大夥兒趕去福利社會親。貞抱著滿月多十來天的嬰兒(現在60歲的長子),正在東張西望地找我,地方不大,人又太多,好不容易擠入人潮,脫群而出,看到貞,我叫喊:「素貞!在這裡!」

貞很驚訝的眼光看我,大概她發現我比入伍前強壯。「你看你孩子,會笑呢…」貞說‧

女為母則強果然不錯,貞好像有子萬事足,蠻專心的逗孩子笑給我看,喃喃自語:「笑呀!笑個給爸爸看啊!」這寶貝孩子不給面子,睡熟了。

「爸爸抱抱!」貞說著就要把孩子遞給我:「眼睛、嘴唇、鼻子、都像你呀!」
「等一下抱!」把貞帶到小山坡上大福利社,找靠窗戶座位,叫飲料點心。告訴貞:「軍人不能抱孩子,被糾察隊看到要受罰的,不過為我們的孩子,受罰就受罰吧。」抱在手裡覺得軟綿綿地,端詳一會兒:「這小嘴倒像妳,黑黝黝頭髮這可是我們張家老牌號,好!」

貞說媽好想來看你這「可憐的孩子」,可是媽會暈車,爸爸沒空,方冬生偷跑回家,所以方伯伯家人就沒來。

「媽媽身體好嗎?我叫媽媽不要叫我『可憐的孩子』,人家會笑話地。」貞說家人都好,二弟小學一年級了,三弟也六歲了,很健康活潑,你放心當兵,不掛慮我們。

「張班長!張班長!」林葛手提半打汽水,氣急敗壞的找我:「你福州仔張發鴻在追打我,拜託你,這汽水給你,替我排解排解…」‧

我想問清楚什麼事,他慌張的跑掉了。把張發鴻找來。原來兩人小事口角,「說著說著突然一拳打過來。」老張眼睛被打紅腫了,以張發鴻的壯碩身體,林葛絕打不過他,林葛一定「打帶跑」偷襲他。

「好了,」我安慰他:「林葛送你這汽水,已賠了不是,冤家宜解不宜結…」
「難道就這樣便宜他?」
「不便宜,以道上弟兄立場,很丟面子了。」我看老張怒氣未消,說:「待會兒我叫他當面向你賠不是,先找醫官看看眼睛去吧。」

貞看他走了,對我說:「小心一點,別惹流氓。」
「妳放心,我很有『人緣』。」

貞帶來半隻雞、滷蛋、豬腳…看到雞,想起西螺讀書時的「雞瘟」,想起岳母,想起與貞追「健雞」,…
「你怎麼啦?不好吃啊?」貞問我‧
「喔!沒有沒有!」原來我一直沉思、回憶過去西螺那段甜美日子。雞、蛋、豬腳,大口大口很快吃完了,吃得貞傷心起來,幾時看過我餓鬼似地狼吞虎嚥?「早知道你胃口變這麼好,帶一隻雞,多帶一些吃的來。」貞說‧

雙十國慶只有四五天了,飛虎隊特技表演,不斷的在天空呼嘯而過,增添佳節氣氛。有幾個弟兄偷溜回家,幾個不怎麼合法的回家,如郭孔正,入伍前是裁縫師,長官把軍毯叫他回家改成風衣,土木師,叫他到長官家修修傢俱什麼的,「靠山吃山、靠海吃海、當官的吃一點『兵』,大家過日子嘛。」
「會到前線去嗎?」貞問‧
「難說,」我安慰貞:「剩一年八個月,很快。」度月如年啊!難忍也得忍。有兩個弟兄就是忍不住,逃兵、坐牢、出獄再入伍再逃,結果七八年了還在當兵。

再抱一次寶貝兒子,端詳紅潤的臉龐,真的好可愛。摸摸小耳朵、臉頰、下巴,只睜一點眼縫,就讓貞高興得叫起來:「睜眼睛看爸爸囉!還對你笑呀!」孩子不給面子,「哇」一聲大哭起來,貞不好意思似的說:「大概肚子餓了!」當眾解胸衣掏乳房,自自然然地餵奶,很多人都這樣,乳房不過是嬰兒的「奶瓶」,吸奶瓶裡的奶水,天經地義。這「奶瓶」有什麼見不得人?四十多年後的今天,「乳房」羞怯怯的不見天日。孩子吃牛奶、穿牛仔褲,動不動就發牛脾氣?是耶?非耶?我「莫名其妙」耶!

偷溜的幾個弟兄,玩兩天,也關兩天。這裡沒「禁閉室」,關在廢置的豬、兔、雞…牲畜草寮內,鄰居方冬生的媽媽懇求過我,她這孩子不識字,又憨呆,請我照顧他,下輩子作牛作馬報答我。裡面蚊子多,我摸黑送蚊帳給方冬生,被排長逮到:「同情壞人,就是壞人」,看他口氣不像要處罰我,敬個禮後我就回床睡覺。

阿不吉說他們四個,包一輛計程車溜回家,車到台北大橋,看到幾個憲兵,四人伏下半身,怕被看到,叫司機開快一點。司機老兄卻故意靠近巡邏憲兵,慢慢的開,趁機敲竹槓:「再加二十塊錢!」
「二十塊就二十塊!開快一點!」

司機先生運氣不好,有眼無珠,載這四個都是「火燒島兄弟」,不但一塊錢沒拿到,到了目的地還挨了揍。

(45年赴馬祖前線_____摘自2002出版「戲說人生」)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貞姑娘文章
下一則: 我不在你無伴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