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兒子換肝七年__想起來心驚膽跳
2017/06/03 19:06
瀏覽348
迴響0
推薦10
引用0

兒子換肝七年__想起來心驚膽跳

2010/6/3日,7年前的今天(六月三日),我眼看大兒子(捐肝),仨兒子(受肝者),躺在擔架上,推進肝臟移植開刀房‧我在開刀房外愁眉苦臉的走‧走到刀房門,瞧一瞧密封的門縫,走開‧繞一圈又走到刀房門縫瞧一瞧,再走開‧我不知道我走什麼,我與家人是熱鍋上的螞蟻,就知道轉圈圈‧

我是五個"小家庭"的,大家長__我必須冷靜的掌舵這"家庭船",不能慌亂,不能給"船"上的人們驚慌,那樣會亂成一片,會"翻船"的啊‧

還好,在老查居士禮佛迴向下。
林秋玲師道親姐,於開刀前兩天,到林口長庚醫院加護病房,對患猛爆型肝炎半昏迷的仨兒,與捐肝的老大,祈求上天"老母"與濟公老師保。‧medov醫生兩次電告印度法會中的活佛們,告訴他們老大、老三姓名...請他們代為祈福,還有許多我的格友們誠心誠意的加持,真情感動天神,終於鬼門關搶回兒子,我深深感恩在心底‧

開刀前特為我們舉行風險說明會。醫師告訴我們,捐肝的老大手術有百分之三的死亡率風險,最怕手術中大量出血不止,所以先在老大的頸部埋一個臨急時候輸血管插頭,準備必要時,快速灌血進去救危‧。我們聽的心驚膽跳,還有其他種種併發症,聽在大媳婦心裡,百分之"3"死亡風險,哪是三百三千的大險啊。

醫生的一句話都像一把刀,刀刀刺大媳婦她的心啊,她怎麼不驚嚇?我輕輕拍大媳婦肩膀,安撫她免驚__我的心怦怦跳,我也怕啊,怕失去兩個好孩子啊,但我告訴自己,要穩住"船"的舵,不能慌亂。七年來,孩子倆兄弟都穩定中恢復正常生活‧,真感謝朋友們,醫療小組醫師,護理師們。謝謝你們!

進開刀房,他這大哥躺在擔架上輕揮著"爸__不要擔心"的手,安慰我與大媳婦‧。大哥懷著"捨我其誰"的壯士一去不復返的決心,我心想,54歲的健康人,切一部份肝救弟弟,現在身上,留下大大的疤痕,"偉大的大哥"__義薄雲天啊‧。

我們跟著擔架變快步追,因為護士小姐推的很快,一步一步跟,雙腳好重,抓擔架桿子的手,是被拉著緊跟她快步走。像赴刑場的心,想拖延時間慢點走;救兒命的心卻想快一點走。恍惚忘我中,手一鬆,我們眼看著"陰陽門"(移植肝臟門)往兩側開,擔架一進門,兩側的自動門,往中間一直窄一直窄,關了‧。眼睛緊扣著抓最後剩下一線的門縫,看不見了,身難返轉啊,身轉頭不轉,盯著鋁合金的門,是那麼冷颼颼,我身手不自禁的哆嗦顫抖,我們好像把兒子送去刑場,是這麼灰心,是這麼寄望,不得不做的無奈選擇。

醫師說捐肝的老大約下午三點鐘會先推出來,叫我們聽醫院的廣播,大媳婦陪台南來的妹妹去地下室餐廳吃午餐,正在吃飯的時候,聽到廣播在叫:"張守安的家屬,到開刀房..."。

大媳婦一聲害啊(離三點還早__一定開刀出狀況),姊妹倆嚇得盤碗一推,不管湯盤碎飛,等電梯太慢,她們衝上樓層,直奔開刀房,護士小姐在等媳婦。媳婦一聲"安怎?"上氣接不上下氣趕到,護士小姐說:"你們捐肝和受肝者的名字填錯囉,妳改一下..."。
廣播中要先說明啊,驚弓之鳥的家屬被嚇得腳都軟嘍,還得急如星火的趕到‧。雖然都過眼雲煙,但餘悸猶存啊‧。

老大昨天回來,我愧疚的與他聊天,每一次見老大都感到愧疚,感謝"他"救我的"兒子",老是覺得我欠他一個"人情"。可是他也是我的兒子啊。哪時我是挖東牆補西牆,我心牆上缺一個大洞,很可怕的洞洞啊,好在都過去了。

"現在感覺怎麼樣?",這成了我哪一年來與兒子見面"口頭禪",回答的也是千篇一律:"還好~~"‧還好就好。
"爸~~你都有去打網球?"他瞪著我結結實實的腿部肌肉說。
"有~~運動很好啊~~"。我沒說出來的話是,老爸我都八十歲(六年前)快死的人,好做什麼?你們好才好啊‧,我要捐肝,醫生說我老肝"沒有用",不要我的肝。活到肝都沒有用了,真的很無奈啊‧。

"七周年啦~~爸一無所求,只求你與弟弟健康...身體顧好~~什麼都是身外之物~~"‧。
聊到近22點鐘,趕老大他回家,"身體顧好啊~~"‧。
這"經"我唸了幾十年,還會唸一段日子吧?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上一則: 生日「思想起」
下一則: 父親~父親~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