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李登輝與三島由紀夫
2012/01/11 07:45
瀏覽4,091
迴響21
推薦63
引用1

(前言) 批判李登輝起始於20年前。無論其在位或去職,每次一到“關鍵”時刻,他就出來曚閉民智,挑動仇恨。當今又是一個變亂時刻,百毒不僵之蟲,眾皇民們,以及李遠哲又回魂了。不得不再提醒一下。

此文刊於2002年。曾以掃描剪報形式po上udn,有格友表示讀得很吃力。

剛發現此文曾在10年前,被轉載到某"反共"的簡體報。之後,就常有人將李登輝與三島由紀夫並提。現將其轉成繁體版。在李登輝為蔡英文站台時,容或再深刻檢視其人。

李登輝與三島由紀夫

  ●刁卿蕙

台灣前總統李登輝先生在10月份中文版的讀者文摘中「深情對話」暢
談自我與生死,剖析台灣文化,解說停寫日記的因由,受訪者刻意自我營
造了愛智的形象。然而文摘的片斷,卻無意地透露了這位「人道主義」者
的潛意識,讓人想到了三島由紀夫。

1970年,三度獲諾貝爾文學獎提名的三島,在數百士兵前高呼「當個真
男人和真武士」後,入室內切腹自殺。武士道中最高級的死亡儀式,在他
的頭被砍下後,畫下完美的句點。

這位以「假面的告白」等作品揚名國際的45歲作家,在頻失桂冠的刺激
下,以自己的生命來呼籲日本重回理想的舊世界;他拒絕令社會沉淪的商
業物質主義;他主張復興好戰的武士精神。他崇拜第二次大戰「終戰」前
日本神風特攻隊對美軍的自殺攻擊,他認為那是武士精神與死亡的絕美結
合。

亦曾獲諾貝爾和平獎提名的李登輝,在文摘中表示:「日本過去長期處
於鎖國狀態,家庭和制度都相當保守、嚴密。中國就不一樣……」言談中
對日本舊世界秩序的嚮往,不下於三島。出生於地位極低的農民階級,生
長於威權父系社會的三島由紀夫,卻在其「假面的告白」中,自曝其對男
色的強烈愛欲。心理學上的補償作用,解釋了這位深受性別倒錯折磨的可
憐男子,何以會如此狂熱地擁抱軍國黷武主義,因這是他擺脫自慚、自責
的情緒,向自己證明自己的陽剛。他選擇切腹去首如此肅栗的死法,是他
企圖向世人證明他是個「真武士」。潛意識他渴望獲得在真實人生中,永
遠也得不到的認可。其情可憫,其哀也真。然而,李登輝如此孺慕武士道
精神主導的鎖國舊世界,為的又是那般?莫非在現世他亦有某種渴慕卻缺
乏認可?

這位已然承受了幾已蓋棺論定之千古罵名的老人,以「雖千萬人,吾仍
往矣」的烈士姿態,報復性地認同日本,貶抑中國,其異常的動力從何而
來?文摘中,他說:「以前我有寫日記的習慣,認為這樣可以檢討自己的
過失。但後​​來我發覺這是自己騙自己,就不寫了。 『不去追求過去』的態
度,是我的特質。 」這位「重自省」的虔誠基督徒,愈是倔強地說:「主
觀上,我從未受過挫折」時,越是欲蓋彌彰地讓人好奇究竟是何種「客觀
上」的挫折,使他不願去面對?

當他被指罵數典忘祖時,或可從另個角度來剖析他對中國人憎厭的由來
:有沒有可能,他是因自認未曾被中國人真正接受過或怕被接受,而轉而
恨中國,並報復地認同中國的死敵日本?

從政以來,在威權統治下,這個操著不甚流轉國語的台籍菁英,勉力適
應中國爾詐我​​虞、修飾繁褥的官場文化,他是真心誠惶誠恐地想打進這個
權勢的圈子。他始終扮演著「受提拔」、「受賞識」的角色。彼時,相信
他絕無台獨的預謀,有的只是較一般政客對權勢、金錢更強的企圖心罷了
,因之他忍受著涎著臉「屁股坐半椅」的卑微;因之他能昧著良知出賣了
曾為共黨同志的友人。未料,他因緣際會地當上了總統。宣誓時,猶手腳
顫抖的小人物,一旦得勢後,對其曾近乎猥瑣的「人下人」姿態與泯滅人
格的出賣同志的過去,自是不願面對。他給自己戴上了「假面」,只有套
上台獨此大理念,才能「正名」其過去的忍辱其實是為了負重,而因為「
負重」,他才能平順其反覆的謊言。他揮別過去的告白,就是徹底斬絕與
中國的瓜葛,只有如此,他才毋需為曾經的醜,再費心塗脂抹粉。

不奇怪他主政以來,「望族」與「菁英」這兩支在日據時代的既得利益
階級重現了光彩,與政黨互動頻頻,財富累積迅速。這群曾倚皇軍而生的
「望族」,與少數受特定專業教育的「菁英」,曾是一般民眾仰之彌高的
「上流人」,亦有其矯柔造作的貴族文化。國民黨撤台時,的確來了批無
品無德的中國人,但很「遺憾」地,也同時來了一堆在各行各業出類拔萃
的知識分子與多金階級。這群挾才帶富的中國人,讓原先的台灣「高級人
」相形失色,地位光環盡失。今天在金美齡這類「菁英」的言行中,不難
體會何以未受「二二八之難」的望族,卻猶仍對中國人的仇厭如此之深。

李氏嚮往鎖國時代的舊秩序,曝露了其台獨的真正本意。他稱道了台灣
人「老實」的農民特質。稍諳日本史者,應相當了解「老實」的農民在日
本17世紀中至19世紀末的鎖國時期的處境。當時位於社會階級最底層的農
民,始終是被奴役的一群。他們低賤得不配擁有自己的姓氏,其生命的意
義只在於供輸武士、領主階級之所需。而在上兩者發生利益衝突時,他們
又被煽動成暴民,為其主而戰。德川幕府曾有名言:「農民如芝麻子,愈
榨愈出油。 」這一大群被長久殖入效忠天皇、武士、領主的「老實」芝麻
子,正是形成日本軍國主義的主力。日本統治階級雖也採用儒學的制約框
架,卻是力斥孟子的兩項主張:一是禪讓;再是討伐、放逐君主。故認同
日本文化者亦就是接受當芝麻子的命運,自動納入此等級有別的「嚴密」
系統。李登輝與曾享特權的日據時代的「上流人」,在此「保守」的舊世
界秩序裡,就被保證了他們在中國人世界裡所缺乏、不被認可的「貴族血
統」。

於是在既得利益的台灣大老力主去中國化、行日本化的現在,所謂的台
灣民主,事實上已成為與專制政體不相上下的假性民主。台灣人在日據50
年的皇民統治下,其「老實」的農民特質,曾被特別強化。雖經時代歷史
變遷、新思潮衝擊,卻仍記憶猶存。如今這些芝麻子的特質,重又被執政
黨提煉了出來。平民百姓在各式媒體的教育下,默然順從地再被殖入了「
等級概念」。大多數台灣人對李氏王朝的台獨「理念」渾然不覺有異。

於是大家喜孜孜地傳播了陳水扁金孫延續了總統的命格,刻意剖腹而生
的吉辰,儼如國慶。李氏可以公然地出賣釣魚台的主權;坊間各大書局架
上原有的中國文史大堆頭書被推到一旁,擺上了日台新史。鍾肇政等台灣
作家此起彼落地嘶喊「為什麼日本要遺棄曾同是日本皇民的我們?」連一
向以報導人性光明面為方針的讀者文摘,也配合地推展李氏信念…。據說
,台灣的各式媒體尤其是平面媒體,已籠罩在比「白色恐怖」更難堪的「
灰色恐怖」中,執政黨挾其權勢,以暗中掐斷廣告命脈為手段,來懲戒持
異議的媒體。大家有口難言,因不能證明此灰濛蒙的事實。

李氏的仇華心理曲折難究、藥石罔效。而陳水扁抱著初生嬰孩所拍攝的
「讓我們的孩子,聽台灣歌長大」的「公益」宣傳廣告,笑臉下的居心更
令人悚然。這些孩子都將成為台灣國未來生力軍。而祖爺爺的理想藍圖卻
是依日本鎖國時期、效忠天皇的武士道精神而繪製。自甘被榨出油的芝麻
人的確不配擁有更高尚的民主,而無辜的下一代呢?

 (原載:2002/10/16世界日報)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21) :
21樓. 刁卿蕙
2013/04/08 16:42
news?
監院報告 李登輝生父是日本人 2013-04-08 01:40 中國時報 【楊毅/台北報導】
20樓. 麥芽糖
2012/02/08 13:26
幼而不遜弟 長而不述焉
這傢伙, 借古人的言論批評他!

應該學三島結束自己的方式, 早點離開. 免得"污染"寶島!


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19樓. 天問
2012/01/14 02:03
李登輝確是一個大奸且投機的人,國共及中國人都應詛咒他。

李登輝確是一個大奸且投機的人,
他加入共產黨,介紹他人入黨,
負責學運,涉及<新民主同志會案>及<台大法學院支部葉城松案>,新案林如堉、李蒼降、蔡瑞欽等被槍斃,
徐懋德、陳炳基、劉沼光等三人逃亡大陸與香港,
另台案葉城松、張璧坤、胡滄霖、吳玉成、賴正亮等五人槍斃,蔡耀景等七人分別判無期與十年,黃頂、黃青松
、吳長流分別判七、五、二年;
在那個年代,中共席捲大陸,大陸黨政軍及外圍團體,
不下幾十個單位對台滲透,有混同公教、文化、國營
事業等,隨國民黨軍滲透來台,有台灣優秀青年赴日留學
,在日本加入中國共產黨與國際共產黨
,及台灣優秀青年不滿中國國民黨貪腐落敗,
自發性傾共,當時有一句話<三十歲前,不加入
共產黨的,是沒有良心血性,三十歲後還相信共產黨烏
托邦的,是没有智慧。>

國民黨並未錯殺,當時確實共黨派大量外省地下黨
隨政府撤退來台,發展組織,台灣優秀青年嚮往
共產黨比比皆是,若不清剿,台灣會失守,
每案都有犯罪事證,在李敖出版社的
兩本<歷年辦理匪案彙編>有一百六十二案,每案皆有詳細案情、偵破經過及檢討研析,都是原始資料,很值得參考,感受一下當時的氛圍。

以司法角度來看,李登輝入黨、介紹黨員,發展組織、
負責學運等等,在當時司法標準,他可以槍斃三至四次,
以情報角度來看,他為何没被槍斃也没事,
偵查中他一定是全面交代,出賣其他十餘位以上同志,
才保住他苟活性命,無庸置疑。

荒謬的是,台灣早期優秀青年、知識份子,幾乎
是傾共、共產黨員、社會主義烏托邦或大中國思想,
但彼等子孫因恨國民黨而結合民進黨搞台獨,
真是詭譎,這些反國民黨的第一代與第二代,
與台獨勢力結合,竟忘了他們的父祖輩掉腦袋
,是為了大中國思想與共產主義,一堆不肖子孫。
又像台灣客家族群,尤其南部客家,
一面倒支持民進黨,客家是敬天法祖,
以捍衛中華文化儒家思想為己任而自豪,
卻支持反中華文化、仇恨中國思想、不承認是中國人
的民進黨,客家大老們頭殼壞得嚴重。

台灣一個小島子,偏安海隅,
藍綠鬥的可帶勁,每個人都是政治動物,
政治思考,非我政營非我族類,其心必誅,
人活著,時間有限,國共鬥了九十年,
現在國共不鬥了,民進黨接著鬥,
累是不累?悲哀,最悲哀的悲哀,是不知道自己悲哀。

台灣獨立不了,都是茶壼裏的風暴,大陸也不會打台灣,
中共還是有血濃於水的觀念,台灣或國民黨歷史,
在中國歷史長河裏,這頁己翻過去了,
鄭成功走了,鄭經、鄭克塽還能玩出什麼鳥?
台灣人是<畏威而不感恩>的島民移民心態,
對他好,他撒潑耍狠,没完没了,日本人高壓淫掠,
他們媚日崇日,韓國對日本人深惡痛絕,
但日本怕韓國卻睥視台灣,台灣人就是二百五。

18樓. 刁卿蕙
2012/01/13 00:17
台灣,愛與害?

樓下的,你的格調顯然不合,省點力氣,到別處叫陣吧。

再無禮/理,留言必刪。

17樓. 張爺
2012/01/12 14:17
李登輝原本不仇華的

但刁女士這種仇台反民主人士  他一定不以為然


"李登輝原本不仇華的”...害他仇華,是我不好。

反他就是反民主,我了。

刁卿蕙2012/01/13 00:25回覆
16樓. 張爺
2012/01/12 14:14
基本資料都沒掌握 侈言皓首窮經?

有關出賣共產黨同志傳言,李登輝曾口述嚴正反駁,連這份文件都不知道,還魂飛到日本談三島由紀夫咧!!


他不也曾嚴正講了無數次“不台獨"嗎?

刁卿蕙2012/01/13 00:19回覆
15樓. 反對菜英文
2012/01/12 12:56
TROUBLE MAKER
這個日本共產黨"李燈灰" 是台灣亂源 

f_5852776_1

閣下可不可以換張照片?

刁卿蕙2012/01/13 00:22回覆

14樓. 張爺
2012/01/12 11:50
坦白說 以三島由紀夫比喻李登輝有點不倫不類

海明威裝硬漢是文學史的著名公案

拿他跟三島由紀夫相比才有意義吧


你可以選擇窮經皓首去揭秘,也寫篇長篇論文,但我想你不可能會更明白其中底細,或許要等下輩子吧!

刁卿蕙2012/01/12 12:33回覆

海明威和三島,其人盡皆知的性別倒錯,是禿子頭上的蝨子,明擺著。你倒可試試寫寫。

刁卿蕙2012/01/13 02:15回覆

13樓. 張爺
2012/01/12 11:46
不能說明還強說明?!

其奸佞失德,善變騎牆,若能以任何邏輯來說明,就不會有今天的他了。


若然,那您眼前大作是怎回事?比附三島由紀夫不就是您的說明麼?

再者,所謂奸佞失德,善變騎牆也是先入為主的論法,蔣經國曾加入共產黨,還寫公開信痛詆老子,被召回國卻主義領袖信仰須臾不離身,這樣有違孝道算不奸佞失德,這樣從親共到堅決反共,算不算騎牆善變?


回兩句吧,免得其他讀者被烏賊了。

1. "比喻”與"說明",分得清吧?

2.人非聖賢,因環境影響與人格成熟度,會有階段性改變。蔣經國與李登輝最大不同:

小蔣明著來,即使有機心,但胸懷大我,其理念改變,昭然無隱。其所行,著重國族集體幸福利益。

李暗著幹,變形狡詐,動機隱晦,所冠之"理念",不過為圖一己之私。故其言可鄙,其行髒污。

刁卿蕙2012/01/13 02:09回覆
12樓. 刁卿蕙
2012/01/12 00:42
人格邏輯??

李登輝出賣同志說,有種種說辭。同他人格一樣,重重黑幕。

有沒有聽過奸佞失德之人,善變騎牆失心唯己??

以下是網上流傳的一種說法。10餘年來,不見其本尊釋疑,僅有一些非直接"人證"為其開脫,益使真相扭曲。

-------------------

(轉貼)

    李登輝被捕以後,因出賣了黨內的其他同志立了大功,從而獲得擔保釋放。1991年7月21日台灣《求是報》在“中外縱橫”欄目中刊載了謝聰敏“明察暗訪查出李登輝默認自己曾出賣共產黨同志”的文章。指出,由於李登輝的出賣使得臺共臺大法學院支部書記葉城松等5人被捕,並被判處死刑,于1955年槍決。另據香港某刊物在“共產黨李登輝出賣同志的官方證據”一文中披露的台灣“國家安全局”機密文件“歷年辦理匪案彙編第二輯”第186頁至190頁有關“匪台灣省工委會臺大法學院支部葉城松等叛亂案”中明確的記載著:“葉城松於民國36年(1947年)10月間,由姦匪李登輝介紹參加匪幫,受楊匪廷椅領導,擔任臺大法學院支部書記。”由李登輝介紹參加共產黨的葉城松被捕後很快被槍決,而李登輝卻能擔保釋放,並能在1951年獲得中美基金會的獎學金,被批准前往美國愛荷華州立大學研究農業經濟。他出國留學能獲得批准,在當時的台灣政治環境下,可以說是罕見的例外。有人認為,牽扯“匪諜”案的人能出國留學,唯一的可能性是以“戴罪立功”作為交換條件,其任務是替有關方面蒐集情報。可見說李登輝叛變共產黨出賣同志是有根據的。
   
    第三、李登輝屬於“坦白自新”而獲釋的。谷正文說:李登輝被抓以後,“他說他是‘自首’的。所謂‘自首’是還沒有抓到,你自己跑來才叫‘自首’。而經過通輯後,就只能算投案了。象李登輝在抓到以後表示悔過,應該是‘自新’”。“老實說,我在台灣辦案,所有的人都讓他們能‘自新’,在臺大有4個學生,都是他(李登輝)的同學,統統准許‘自新’。因為他們在‘自新’以後,能信任你才會給你資料。所以,李登輝算是‘自新’的。至於他的資料,可以從兩個方面拿到,一種是原來保密局的口供,現在可能在安全局;另一種就是調查局的口供。李登輝在調查局被抓,是一定要寫‘自白書’的。”
   
    谷正文在接受《獨家報導》週刊記者採訪時,還回憶說:“依我後來約談的印象,我認為李登輝對共產主義的認識並不深刻,也無特殊熱情,他加入共產黨,大抵只是看到國民黨當時在大陸的頹敗,加上週遭知識分子的拉攏而已。而他背叛共產黨,其實也不是對他產生甚麼深仇大恨,而是缺乏實際的參予熱情,日漸疏離的必然結果。”
   
    臺港報刊報露的上述資料,足以證明李登輝背叛了共產黨,背棄了馬克思主義,可見他是一個政治投機分子。當他看到共產黨在大陸不斷壯大並取得節節勝利時,他感到投靠共產黨有利可圖,便加入了共產黨。但當他被國民黨逮捕後,在生死關頭,權衡利弊,為保住他眼前的名祿和將來的仕途,又改變自己的信仰,背叛了共產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