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艾未未其人其藝
2011/09/01 01:30
瀏覽3,427
迴響24
推薦58
引用0

2010年10月11日,一億顆手工燒製的陶瓷葵花籽,鋪滿了倫敦泰德現代美術館(Tate Modern)展廳,佔地一千平方米,深達十厘米。這個裝置藝術用了江西景德鎮1600多名工匠,費時兩年半才大功告成。幾可亂真的葵花籽,每顆都是一絲不苟,全依傳統高溫製瓷程序。此展據館方保守估計約可吸引兩百萬觀賞人數。

展覽後期因發現瓷塵過大與釉料含鉛有害人體,於是不再容許觀眾踏入把玩,只能遠觀。雖然失去了與人互動的原創本意,在閉幕後,一堆含毒重達220磅共計100,000顆的瓷籽,於2月2011年,仍在蘇富比(Sotheby‘s)定板拍得了56萬美元的佳績。約合每顆售價5.6美元,這只是第一堆葵花籽的成交價。

這個號稱近期英國最大當代藝術計劃的創作者,就是中國維權人士艾未未。看了BBC電台於1月1日2011年所發布(拍賣前一個月)的記錄片( Ai Weiwei, Without Fear or Favor ), 再次對西方藝術界的整體行銷配套的稹密流程嘆為觀止。片中的受訪者多是西方人,有歷史學家、藝史家、藝評家、政治觀察家…全方位介紹艾未未的成長背景與藝術心路歷程,肯定讚美外,亦企圖深化其原本乏善可陳的創作理念。一位東方藝術界巨星,於焉誕生。

或許,正是這背後,不管是強大的政治或市場推力,才會讓一個藝術家敢做出這麼「大而無當」(艾語)的狂野藝術品吧? 一億顆人造葵花籽可真創下了“mass production/ reproduction”所謂「大量生產/複製」的普普藝術記錄,讓教父安迪.沃荷(Andy Warhol)的罐頭絹印版畫顯得小家氣。或許藝術家不再親手製造,只動腦和口,這樣才會有多餘的精力成了維權份子,才有時間介入高爭議的政治話題,不停挑戰一個掌控13億人口的政權吧? 其製造國際曝光率之本事,相信連其偶像,那曾言「每個人都可成名15分鐘」的沃荷也瞠目其後。

片中追溯了艾未未在紐約藝術館邂逅其第一偶像杜象(Marcel Duchamp)時的驚艷,也就是那個把小便池簽上名字,名之為《噴泉》(Fountain,1917),讓「現成物」(readymades)成了藝術品的法國人。自此艾就亦步亦趨,拾起了這兩名西方最惡名昭彰,最引人爭議的藝術「大師」腳印,將之帶回了中國,並予以改造放大。

90年代,他在中國出版了三本地下攝影刊物,內容多是在歐美藝術界早已司空見慣的話題與畫面。西方藝術家攻擊舊成規,挑戰宗教禁忌及布爾喬亞階級假正經之「傳統」,可溯自一戰前,而由在蘇黎世發生的無厘頭《達達主義》正式揭開現代主義的序幕。已近百年的西方現代主義,歷經60年代普普的興起,進一步狠狠地斫殺了人類藝術創作的生機。西方有識之藝史家莫不慨嘆若是那個宣稱「藝術已死」的杜象敲下了棺材的第一顆釘,那麼沃荷的出現,便更進一步斷了人類原創藝術的可能性與生機了。當所有的東西皆可名之為藝術時,也就是藝術死亡之日。

然而,這個在西方已然步入絕境的流派,卻因西方強勢文化與錯綜複雜的商業利益糾葛的導引,而在東方孕育了一批批前撲後繼的前衛藝術家如艾未未者流,繼續拜神,繼續以殘害自身傳統文化為職志的盲目崇拜者。艾未未的攝影記錄中最血腥暴力慘不忍睹的,莫過於一女子食死嬰的真實畫面了。以前人類易子而食,是出於飢餓無奈,而為了藝術而食嬰的這類「行動藝術家」,玩弄的不過是種高度視覺化的惡夢,以破壞人類社會的道德公約為樂。艾未未將此種連西方藝評家也覺驚駭噁心的藝術推到中國,深化的不過是中國人更殘蠻的印象吧?所幸的是,艾未未仍未「數典忘祖」,逕以洋文命其書為“Fuck Off”。

西方藝評界倒也樂見這麼個具備戰鬥破壞力的藝術家出現,對他的注目,部分原因應是出自對經濟崛起後中國的好奇與嫉妒吧,他攻擊其母國的異常動力,燃起了原已近槁木死灰之西方藝壇的熱情,雖然他的藝術型態不過是種西方的舊瓶新裝,處處得見杜象與沃荷的概念。


BBC的記錄片中一幕,艾未未漫步在高過其身的眾多瓷瓶間,以故作對作品挑剔的態度推倒一個美麗的瓶子,然後檢驗碎片說道「不夠好」,接著再繼續推。艾未未對著鏡頭以滿不在乎的語調說道「這就像自我懲罰,這樣才能真的行使某種標準(perform some sort of standard),整個過程多少會是沮喪的…。」當瓶子被推倒時,鏡頭中另名男子,顯然是其聘僱的藝匠,蒙住耳朵,表情有些痛苦。

瓷瓶不言而喻代表的正是中國,正如那一億顆瓷葵花籽,代表的是如向日葵的毛主席與其無數一式複製的種籽。艾未未之父艾青以詩文賈禍,文革時遭整肅,艾未未長於動亂時期,目睹毛澤東所掀起的血腥大破壞,反諷地竟成了其藝術最強大之動力來源。某種程度上,他的狂傲頗類似毛澤東,他的破壞來自破四舊的理念,當他說他的破壞與重構藝術「必須是基於對這個文化的了解」時,當他在批鬥中共的腐敗時,很不幸地,他選擇了類同文革的訴求--破壞是為了更好的建設。他痛批中國政權,看似叛逆,同時卻也必須極度仰賴這個政權的不完美,方有著力點。他的藝術其實是吸吮母文化的血水才得以成形。然而他以西方的標準與觀點審察中國政權與及其傳承的數千年文化,一如劉曉波,以致這個母文化處處不入他眼。故爾,他可以輕率推倒砸碎他人苦心製成的美麗瓷瓶,美其名是要它更好。

他批評最烈且因之招禍的汶川地震,或可也視為是其行動藝術吧?包括在當地立起的那堵上寫「她在這個世上快樂地活了七年」的馬賽克拼貼牆,和他在博客上播放念出數千罹難學童名單的舉動,皆著力於將此天災與人禍相連,以煽動觀者的情緒為要旨。汶川地震發生於2008奧運開幕前的三個月,為提升國際形象已戮力準備數年的中國,看到奧運大工程《鳥巢》的設計師竟然到處告洋狀,存心搞破壞,想必是怒火中燒。 汶川豆腐渣工程,中共政權的確需負責,但是艾未未當時的舉措,非但無助災情,不免有落井下石之嫌。

記錄片中有位洋學者一語中的道破艾未未的人格特質,他以非批評,而是讚許的語氣說道:「艾未未只極至地(ultimately)忠於他自己和他的方案」。現代藝術的特點之一就是「為藝術而藝術」,強調的正是藝術是沒有所謂的是非與對錯,不涉入道德良知判斷,從其“Fuck Off”系列可知艾未未對此藝術理念向來身體力行。汶川的揭弊,結果會造成多少破壞,他似乎並不在意,他念茲在茲的應是這個方案的過程吧?他知此作品必招來爭議,因為死難者多為孩童,所有人道者必為之一掬同情淚,必同仇敵愾一個間接造成死亡的政權。看中國灰頭土臉,向來是國際間愛看的戲碼,這就是過程之樂。

這個藝術方案另個可能的主要任務,即是為他與他曾服膺之政權進行有效切割。奧運鳥巢已然成型,他已留名,這是件看得到的永久性建築藝術。而汶川藝術型態不在於“what  is art”, 而是“when is art”,地震發生在中國最在意的奧運之前,時機決定了這件「作品」的永恆性與重要性,也可再度確保恢復他身為前衛藝術家挑戰當權的形像。這將使其繼續活躍在國際的舞台上,在藝術界續享盛名與尊重,且將會為他再贏得更多大型藝術方案的創作機會。那個英國的瓷葵花籽展已證明了他的策略奏效。至此,他可謂是兩面雙贏。吃了大悶虧,兩面不是人的八戒,反而是一直容忍,甚至捧他的中共當局。

艾未未過激的言行,不斷的挑釁,秋後被清算,應是意料中事。他於2011年4月被禁押,失踪近三個月,引起各方關注,不僅登上西方主流媒體,且獲多位首領聲援。6月當他獲釋後,據說是以禁口換來的自由。中共的手對這位西方媒體的寵兒似乎只能一再重重舉起,輕輕放下。日前他又再度活躍,重炮轟擊北京,8月27日並在新聞週刊網站發表評論,謂中國首都是「暴力之城」。這個時點與措詞不免讓人聯想到甫發生之英倫暴動。

30日中文報節錄了他文章所言「他在遭警方羈押期間所受到的磨難,讓他體悟到,他只是這個匿名制度中的一個號碼而已。」他並稱北京是「夢魘」。一名藉藉無名的藝術家自美返中,短短十餘年成了中外知名的大藝術家,名利雙收,仍猶出此言,真教那些一生潦倒的窮藝術家情何以堪?

艾未未出國留美前對其父言,我要去的紐約才是我的家。記錄片中提及當他回國後,其父臨終前諄諄勸告他要把中國當成家,要懂得尊重與禮貌。艾未未說當時「我對中國全然無感(absolute no feeling)」。顯然,多年後的今天,他非但無感,且更憎厭仇視中國了。那麼中國能做的似乎就只有讓這個「逆子」回到他所認同的家了。

(文作於8/30/2011)

延伸閱讀兄弟篇: 《談劉曉波的「英雄主義」》http://blog.udn.com/ctiao/4506230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人物
自訂分類:
上一則: 歐美馬肉情結
下一則: 也談法隆寺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24) :
24樓. 襄樊散人
2013/02/19 13:15
西方国家扩张利益的一个手段是培养原生外国走狗

西方最喜欢的走狗是道德低下、小聪明层出不穷、奸狡的人。

西方对这些走狗授予名利,希望吸引更多的走狗。

走狗之间展开"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的竞赛,争着向西方主子表忠。

通过这些走狗,西方败坏外国的文化、道德,对外国进行洗脑宣传,以便西方更容易操弄外国社会,甚至颠覆外国政府。

其實西方培植的 "人才",多是學有所長的"菁英”,就是薩伊德所說的那種" native informant“。

他/她們以西方準則,"文明地"進行文化殖民,推行其"主國”的任務,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刁卿蕙2013/02/21 23:38回覆
在此與習慣深入思考的格友分享薩伊德(Edward w. Said),在其書" Culture and Imperialism" 裏的一段話--

”西方透過文明使命(civilizing mission)的解放和救贖之理念,由理念專家( 傳教士,教師,顧問,學者)和現代工業和傳播專家聯合起來支持,對落後地區加以西化的帝國理念達成泛世界的持久地位--被累積,被支配的統治疆域之敍述和觀察的藝術綜合体,被統治的居民注定成爲歐洲意志的產物".

而宗主國如何來行使其意志?現在用的就是軟實力,找到培養native informant 來宣導對其有利的文化。 而這類學有所長的“菁英",常積極地結合當地的激進女權與少數民族的弱勢,來達成其"任務". 刁卿蕙2013/03/18 21:52回覆
23樓. 刁卿蕙
2013/02/09 11:37
補充

最近艾未未在華盛頓辦展,給全世界的文宣上,宣稱其早年旅美時與安迪沃荷等"大師"過從甚密,儼然平起平坐。

凡了解沃荷者,都會質疑,這個靠趨炎附勢與積極和名人攀関係,才打入"上流社會"的"大師", 可能連正眼也沒瞧過他吧? 一個來自彼時貧窮的中國無名小卒, “何德何能"? (換成今日的多金新富中國,或有可能).

沃荷待不如他者,尤其員工之苛,人盡皆知。幫艾未未造神者,真的要擡高他的身價,也別胡亂攀援,這只會凸顯其投機人格。

22樓.
2012/06/20 21:33
罪過,罪過....

把這篇找出。本來不明白為甚麽在6/14/2012,有人在激進網站開始攻擊ms.刁為"台灣出口美國狗奴才刁卿蕙潑糞艾未未劉曉波".

今天看新聞這才恍然。原來艾先生出版了自傳《艾神》,敍述他的"傳奇人生,,吹捧他的人,開始造神運動,當然得揪出不識政治正確的"異議份子"了。

而ms.刁正好又連續發表兩篇文章批評那位"民主自由鬥士"龍應台女士--他們的女神,難怪會人神共憤了。

21樓. 刁卿蕙
2011/12/03 12:04
record
 

"沒有發聲管道的艾未未“ (某格友留言)

-------------

因為炒作與外國勢力的扶持,艾的發聲管道不是太少,而是太太..太多了,遠超出他本身的能耐與深度,應受的注意與高度。

20樓. 刁卿蕙
2011/12/02 09:49
基本人權
雖然對艾未未其人其藝不以為然。但吾人仍認同人道之普世價值。在此呼籲中共當局,切勿小題大作,必須展現泱泱大國度,容許創作自由。

其藝術作品優劣自有好事者(如區區)會做公評。切勿以其他名義如苛法為手段,整肅鎮壓異議份子,予國際口實,扼殺民主生機,令對祖國懷抱理想者失望,前功盡棄,得不償失。

19樓. 刁卿蕙
2011/12/02 09:04
感想

(讀"艾未未是大寫公民"有感)

1.維權是一回事,也得跟一般百姓一樣守法,不能因其為知名異議份子,就享有特權。
光是那個"一億顆瓷葵花籽裝置藝術“就用了江西景德鎮1600多名工匠,費時兩年半才大功告成,這樣的財力,的確遠非一般普通藝術家所有。跟隨其口調,指責政府藉查稅打壓其人權,不也是種"未審先判"嗎?

眾目睽睽下,相信再蠢再專制的政府,也會小心翼翼維持國際形象的,會小心查證,還其清白。

2.反伊戰與禮待年輕人,不必然就等同於"深沉人道".此二者是做人的基本正義與個人教養。本人在伊戰前,在美國華文媒體發表一系列文章與漫畫,公然發聲反戰(可能是第一人),當時遭受不少愛國華人謾罵與扣帽子。艾未未在戰後一陣子了才加入民氣,"跟著美國藝術家上街反戰”,實不用過譽其勇氣與先見。

3.汶川地震豆腐渣工程,中共難辭其咎。問題是他在創口灑鹽的時機與力道,均無助當時難民境遇與政府救災。想知道他實質付出了多少,在國際間募得了多少善款?

4.中共人權待改進,維權有必要,監督政府更是公民權力。但動輒訴諸國際視聽與以西方標準仲裁,某種程度激化對立,這對改善中國民主現況並非良性正面之道。

  • 2011-12-02 01:31
  • 旺報
  • 【為艾發炎】

     閱讀《旺報》范疇的大作《艾未未應洗脫大國意識》,不覺大吃一驚。日昨艾未未的夫人路青被大陸公安以犯罪嫌疑人身分帶走,隨即艾未未的律師所在公司被查帳,辯護律師突然失蹤。在風聲鶴唳中,閱讀范文,心裡五味雜陳。

     艾未未在接受採訪中,說出了一句:「台北的政界表現得很曖昧,作為一個小島政治完全屈服於強權,我覺得挺有意思的。」作者揣摩:艾未未的潛意識中,還有「小島政治」與「大國政治」之分!作者希望艾未未洗脫「大國意識」。

     我不知道范先生對艾未未了解多少。汶川地震後,艾未未深入現場,發現倒塌的房屋大多是校舍,而政府大樓巍然屹立。艾未未深感恥辱,發起公民調查志願者活動,對汶川地震遇難學生的學校、姓名等進行調查找到5212名遇難者。

     此外,艾未未還拍攝滯留日本機場92天的馮正虎爭取回大陸的紀錄片,並參與上海1115受難者善後處理協商。

     艾未未認為個體批評權力,是公民不可讓渡的自由。除了北京天安門,艾未未也對白宮比過中指。美國進攻伊拉克時,艾未未與美國藝術家上街頭示威。艾未未對青年說:「你有權抗爭,有權記錄,有權傳播。」不屈服於強權,敢抗爭,在充斥逆來順受臣民的大陸,是難能可貴的公民精神。

     范先生說,「艾未未今天的成就,恐怕也得感謝他生在大陸這個意外,也得歸功於他有這麼大的強權作為他揮灑的畫布。但是,已經走到這一步的艾未未,應該停下腳步,等待一下他的潛意識。艾未未接下來的作品,如果能夠洗脫他的『大意識』,包括大國意識、大民族意識、大強權意識、大人意識。」

     對這段話,前半部分,我看不懂。後半部分,我不能認同,艾未未沒有大國意識,也沒有大民族意識或者強權意識,但他是大寫的公民,不能根據隻字片語判斷他的價值觀。艾未未曾說過,「如果一定要有個祖國,我的祖國就是互聯網,其他都讓他們拿走好了。」

     艾未未是深沉的人道主義者,他說餘生最大的使命就是希望服侍下一代,所以他對年輕人語多褒獎、疼惜。筆者接觸過艾未未,親眼目睹艾未未面對青少年時充滿平等、謙虛、友善,沒有驕傲和自誇。這與李敖斥責韓寒未讀過《史記》形成鮮明對照。如果說艾未未有傲慢的一面,那他是對強權傲慢。

     目前艾未未的公司被指控逃稅,被責令罰款1500萬元人民幣(相當於中國鐵道部去年一年的利潤)。但是公司財務經理和出納一直被軟禁。艾未未向大眾借款,有3萬網友支持,籌集近900萬元人民幣,這是多麼令人感動的數字啊!

     (作者為大陸自由撰稿人)

刁卿蕙2011/12/02 09:08回覆
18樓. 刁卿蕙
2011/11/29 07:29
Record
某格友將其5則留言連帶我的回覆都給刪了,很可惜。好加在,我保留了些我的寶貴意見。就再貼上吧。
刁卿蕙Chinghuey_Tiao
|
November 25, 2011
一直到今天(11/25/2011)我才意外得知,此文(作於8/30/2011)被艾的友人貝嶺收錄其書。雖然此文提出異於一般認可其作的觀點,但對貝先生不告而取,成了證明其"有容"的宣傳。甚感無奈。


刁卿蕙Chinghuey_Tiao
|
November 27, 2011
(轉貼)“印象派熬了很久才能進入官方美展變成主流...”

--------------

杜象也熬了很久,因結識了一對在美國藝壇有影響力的富人,系統收購其作,這才讓杜象在藝史留名。

我想可以用同樣的問題來回應:"究竟是誰製造了這位亞洲藝術家巨星?”他為何可在如此短時間崛起? 憑的是何種標準? 粗糙標語式的政治訴求可否與藝術成就畫上等號?他的品味是投了誰的胃口?

藝術圈的運作,很難脫離"利"字。中國裝置/觀念藝術家被西方捧成巨星的,我只同意徐冰名實相符。



刁卿蕙2011/11/29 07:31回覆
刁卿蕙Chinghuey_Tiao
|
November 23, 2011
以下是我對某格友的回覆。他看了台北美術館的艾未未展,感到"震撼“。

----------

1.他現在的素材已不是 readymade 了,而是件件花大錢,看看那個壯觀的單車裝置,看看一億顆瓷葵花籽!任誰都可無限複製誇大某件物品,再如何蠢的裝置,觀者無不感到震撼,因為"數大即美”。

張藝謀的取巧風格,與近法西斯的美學,亦是異曲同工,無關藝術造詣。

艾未未有無違法,我不予置評。只對其藝其人發表我的看法。

2.節錄一段我文"三分鐘A片"裡的一段話參考:

在《普普主義:60年代世界》(Popism: the World 60s, by Andy Warhol and Pat Hackett)一書裡,很詳細地敘述了沃荷「工廠」的情況: 這裡的每個房間連傢俱都貼滿了銀箔,椅子桌子上,都撒了鏡子碎片和銀色的碎玻璃,天花板上有巨燈閃耀, 令人目眩。為什麼用銀色?「銀色就像吸毒後迷迷 糊糊的感覺,銀色是過去—-銀色是自戀。」沃荷寫道。「工廠」裡,每個人都磕藥,「所以會一直唱歌到噎住,一直跳舞到倒下,一直梳頭到手扭傷」(p.64-65)

這就是普普教父的夢工廠實景。一個吸引人,讓人跌進去就出不來的銀色世界。掛在天花板上的那盞巨燈象徵了人們被光照亮的渴望;然而,聚光映出的卻是一片片破碎扭曲變形的影子。在藥物的刺激下,低等的原始慾望,經由「銀」色(沃荷應會十分驚喜他鍾愛的顏色,與中文的「淫」字同發音),將「人性」暴裂成碎片。銀色是過去,是死亡的顏色。

----------------------

你看過蔡國強在NY MOMA的裝置藝術"我要相信"嗎? 他在會場吊起的是多部汽車!觀者莫不震憾。有人吊汽車,艾未未就吊腳踏車。還用了1200輛!

如果艾未未今天吊的是呼拉圈,也會早成暈眩感,銀色的圈圈特有的特殊視覺效果。

唯一文化深度,就是那個"永久牌"了。這也是我艾文中所說的,他需靠文化的母血方有著力點,否則豪無深度。



刁卿蕙2011/11/29 07:32回覆
刁卿蕙Chinghuey_Tiao
|
November 24, 2011
在文中我追溯其早中期作品所受到的影響,在此不重覆。他近期的作品"很不杜象",是必然的。因為艾的"企圖",已令其作品有了可預期的"使命感",他的重覆與複製,企圖佔據觀者的視網膜,這就讓他的創作流於視覺式的"文宣"。一種令我難耐的教條式宣言,類似洗腦式的催眠,這的確與杜象靈光一閃式的幽默大相逕庭。

看杜象的單車,會啟動思考。看艾的作品,是關閉思想。他本身已落入所企欲推翻的制式軌道。當然,所有擁護他的人,會將之解為這是他的特殊手法--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我將其使用的"銀色"連想到沃荷的夢工廠與"淫",可能連他自也未曾意識到(也未讀過任何專業/商業藝評家提出這樣的看法)。於此,你我的回應,某種程度就賦予了他貧瘠作品較深的意念。

至於他如何以其作品為手段來獲利或遭報復,說實在的,實不能與藝術成就和天份相提並論。就像我們不只因某作家受過迫害,就誦揚其作有高度。

(訂正:蔡國強的展是在古根漢。艾未未的單車有一說為1001輛。我沒數過。)


刁卿蕙2011/11/29 07:33回覆
17樓. 刁卿蕙
2011/11/26 04:02
權術非藝術
艾未未在個展開幕後,曾透過台灣媒體專訪時指出,台北市政府及北美館「未積極」邀請他來台;對台灣政界高層未親自觀展、反應冷淡頗有微詞。

全文網址: 馬總統看艾未未「人權接近 兩岸距離更近」 | 政治 | 國內要聞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1/6742854.shtml#ixzz1ekUC3fi6 
-------------------------
對於我文被不告而取,收錄在"瞧,艾未未"一書中,感到相當氣悶!已然被迫為其"容許異議"的宣傳背書。
今讀此新聞,看到上述之言,更坐實文中對其人之觀察。

難道台灣政界高層必須親臨觀展,才是"容許異議",才是講民主人權,才是反專制?

這位國際名人所掌握的媒體話語權之大,實令人吃驚。

刁卿蕙2011/11/26 04:13回覆

"既然他名利雙收,為什麼不像張藝謀一樣做個乖乖牌?為什麼要跟那些維權者混?他並沒有做什麼違法的事!“(錄自"自由揍家"留言)

---------------

請再仔細想想這句話的邏輯。再看看我文的分析。

他的"名利雙收"如何而來? 與張藝謀的電影工作不同,他要是成了"乖乖牌",他的"前衛藝術"西方就不會捧了。他的作品,國內更沒人會看(沒娛樂價值),更賺不了錢。

"維權藝術家"的招牌耍不開,這還有戲唱嗎? 還有傻子美術館會花錢給他辦展嗎? 一國元首還會必須觀其臉色應卯,以表明自己也挺自由民主的普世價值嗎

刁卿蕙2011/11/26 04:42回覆
16樓. 刁卿蕙
2011/11/22 10:35
轉貼我留言

你這文有原創,是自己的感覺,我未身歷其境,但可以想像。

他這回的單車裝置藝術,又是杜象加沃荷的舊瓶新裝。

節錄一段我文"三分鐘A片"裡的一段話參考:

在《普普主義:60年代世界》(Popism: the World  60s, by Andy Warhol and Pat Hackett)一書裡,很詳細地敘述了沃荷「工廠」的情況: 這裡的每個房間連傢俱都貼滿了銀箔,椅子桌子上,都撒了鏡子碎片和銀色的碎玻璃,天花板上有巨燈閃耀, 令人目眩。為什麼用銀色?「銀色就像吸毒後迷迷 糊糊的感覺,銀色是過去—-銀色是自戀。」沃荷寫道。「工廠」裡,每個人都磕藥,「所以會一直唱歌到噎住,一直跳舞到倒下,一直梳頭到手扭傷」(p.64-65)

這就是普普教父的夢工廠實景。一個吸引人,讓人跌進去就出不來的銀色世界。掛在天花板上的那盞巨燈象徵了人們被光照亮的渴望;然而,聚光映出的卻是一片片破碎扭曲變形的影子。在藥物的刺激下,低等的原始慾望,經由「銀」色(沃荷應會十分驚喜他鍾愛的顏色,與中文的「淫」字同發音),將「人性」暴裂成碎片。銀色是過去,是死亡的顏色。

----------------------

你看過蔡國強在NY MOMA的裝置藝術"我要相信"嗎? 他在會場吊起的是多部汽車!觀者莫不震憾。有人吊汽車,艾未未就吊腳踏車。還用了1200輛!

如果艾未未今天吊的是胡拉圈,也會早成暈眩感,銀色的圈圈特有的特殊視覺效果。

唯一文化深度,就是那個"永久牌"了。這也是我艾文中所說的,他需靠文化的母血方有著力點,否則豪無深度。



出處: 艾未未的單車建築:一則新共和的寓言 - World Watch - udn部落格 http://blog.udn.com/quantumbee/5860497#ixzz1eOiXNXsW

我文所附影片裡也看到他要工匠,做了一堆各種材質(包括石雕)的同式監視器,連一年級小孩子都知道這位中國維權藝術家想表達的是什麼。

如此直接了當,平鋪直敘...

刁卿蕙2011/11/22 10:42回覆
15樓. 雲霞
2011/09/04 12:51
才女
上了妳的網站﹐從頭看到尾﹐令我瞠目結舌﹑嘆為觀止﹐老天﹗油畫﹑國畫(花鳥﹑山水﹑人物﹑動物‥‥)﹑雕刻(木雕﹑石雕﹑陶瓷)﹑蕙草集(詩書畫印)﹑政論漫畫‥‥﹐中英文俱佳﹐妳真是個名符其實的才女﹗

那幅自畫像上的妳﹐看來十分英明睿智﹔泰山上的側面照﹐十分清麗﹔龍門石窟前的身影雖小﹐姿態卻十分灑脫大器。另外老鷹在頭頂的自畫像﹐臉部輪廓清晰﹐那嘴唇線條之美﹐無人能及﹐難怪有”刁美女“之稱。

我最愛的還是那個嬌俏可愛的”皮小二“﹐一見難忘。

用先生買的那三組精美的咖啡杯﹐喝的雖不是酒﹐他的心意﹐相信妳已是未飲先醉﹗


臨睡前來此轉轉,跟自己道晚安,赫然驚見雲霞的熱氣球,一看留言,噙著淚水,微笑地看了三遍(但,只點閱一次,咱們從來不灌水)。雲霞才真叫有慧眼,這種眼界與肚量的女人(雖無葫蘆腰,也極缺悶騷),才是天底下第一等可愛的女人!我想妳家趙子定對妳死心踏地。

妳說對了,我與妳同感! 不瞞妳說,我常假裝自己是個路人甲乙丙,然後不小心點閱到我的blog,會用種全新陌生的眼光打量自己的作品,就會對這個多才多藝的女子深感嘆服,屢試不爽,至今仍興味盎然。我的自我欣賞既是遊戲,也是自我進步的主要動力。訓練自己不依賴外界的肯定,因為只有自己才會是永遠忠實的粉絲。

其實,還可以更多產的。只是我很閒散,也提醒自己別創作太多,免得以後走人了,很難處理。我從沒試過銷售(我想大概也不會有人有興趣),我不夠有名,沒得過任何獎,風格也非主流,也懶得攀關係。我想我就這樣沉溺在自己的小把戲裡,自得其樂過一生了。

可別再叫我啥美女了,歲月不饒人。雖然我先生說我50歲以後會為我立一筆美容基金,可無限拉皮。(可是我想我是不敢做的,看到有朋友美容後,就是怪怪的..)我想咱們還是信奉自然,優雅地老去吧。.

夜深了,可愛的雲霞,祝妳好夢!

刁卿蕙2011/09/04 14:38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