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東風與西風
2020/10/31 18:18
瀏覽5,030
迴響0
推薦21
引用0

油畫(局部)70x60.5cm,2020

完畫前,有段莎士比亞《馬克白》的名言不斷浮現,索性寫上。觀畫乃自由心證,文字可視為畫面的一部分,不具任何意義;亦可以之開啟心靈層層意識,連結文化多重象徵。

Life‘s but a walking shadow, a poor player

That struts and frets his hour upon the stage,

And then is heard no more. It is a tale

Told by an idiot, full of sound and fury,

Signifying nothing.

(生命不過是個行走的影子,一名彆腳的演員上了舞台,

在他的時段,裝模作樣,坐立難安,然後消聲匿跡。

那是個白癡講的故事,充滿聲音與憤怒,義涵全無。

環繞腦海的還有幾段話,出自我的小說,有些聲音與憤怒,講述的是另個傻子的故事......

『我是西班牙人,我們不知道害怕爲何物』(畢卡索語),陸瑜找不到哪個中國畫家敢如此霸氣地宣誓『我是中國人,我們不知道害怕為何物!』

西班牙的拉丁熱血同時間開啟了西方殖民的血腥.數百年來,地球上的財富匯集歐洲,打造了前所未見,無與倫比的燦爛文化.

西方文明是一名衣著絢麗,意氣風發,自信十足的西班牙鬥牛士,手上舞動的那方紅巾是眼前這一切的富麗堂皇與貴氣。陸瑜頓時明白他不過是頭被激起血氣的眾牛之一,投身一場贏不了的遊戲。

他不具拉丁的熱情,沒有日耳曼的紀律,缺乏高盧的浪漫,少了薩克遜的精算,及最終匯集這一切的強烈企圖心—貪婪。

陸瑜既愛這一切的精美典雅,同時卻也自慚形穢,甚至心生畏懼,及因抗拒那種混雜情緒卻不得解,繼而漫起的憤怒。陸瑜愈來愈能瞭解二哥陸綱對中國所懷抱的感情。身居國外見識到西方文明的先進,享受其物質文明,卻同時也對這個將他人推入貧窮與痛苦深淵的「文明」深惡痛絕。財富被掠事小,民族節操被奪,文化自信被毀,則攸關國族人種之存續。中國有遇西方則反者,卻也有更多信仰西方,照單全收,棄自身文化為敝屣的盲目青年。陸綱選擇加入團體的革命,要革去中國種種的落後,要中國頂天立地,陸瑜則選擇遠離。

陸瑜只思及一個人的「革命」,他只想按自己的意思過活。他離開中國,卻也不準備擁抱西方,兩個母親他都不想要。只想做一個純純粹粹的孤兒,一個赤裸裸的人,漫遊天地,浸潤藝術之美,享受無害他人的生之愉悅。巴黎的蒙帕納斯給了他這一點點的自由遐想空間。然而,一踏出這個「舒適圈」,面對眼前的現實,他又茫然了。一種格格不入的彆扭,一種無以名之的錯置荒謬。

「可以嗎?可能嗎?」不是東風壓了西風,就是西風壓了東風,一時似是豁然開朗,一會兒卻又烏雲罩頂。東風西風仍糾纏不清地吹著。

(《天才的印記—常玉外傳》,第88頁,爾雅出版社,20204月發行)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繪圖
自訂分類:
下一則: To Everything There is a Season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