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女人何苦為難女人?做個真人!
2020/07/28 16:18
瀏覽1,616
迴響15
推薦18
引用0

奧地利出土的舊石器時代雕像,俗稱維倫多爾芙的維納斯(Venus of Willendorf)和中國紅山文化時期的女神像,這兩位中西藝術史的名模,考古學的珍品,都有一對超大的胸脯。

乳房,這個女性器官,被看作「社交工具」,是很後來的事。和陽具崇拜一樣,初民的女神偶像,也誇大其性徵,代表生命的源頭,強大的生殖力。從史前到21世紀,「大而美」的審美觀並未隨著人類的腦力開發與文明進步而改變。

當李眉蓁的婆婆為媳婦站台,口吐「我若說假話胸部會變小這是我最怕的事」,當時台下哄堂大笑不符合現代政治正確的表述,果不其然,被敵營拿來大加撻伐有位向來白目的女性政客,以女性主義者的口調,立馬蹭入討伐行列,說道:「還配合男性凝視來物化女性,陷入乳房迷思,簡直是『女性的豬隊友』。」

這類對女性主義一知半解的發言,除了曝露其見識不足,更凸顯其政治投機性格,她不惜踩踏其他女性,來抬高自己的能見度。

首先,釐清「凝視」(Gaze)的含義。觀者被權力賦予看的特權,通過「看」確立自己的主體位置,被觀者在成為被看的對象的同時,感受到來自觀者所帶來的權威壓力,因此內化觀者的價值判斷,進行自我物化。

物化,是自體的異化,經由別人的眼光來看自己,服從他者加諸的權威,限制了自己的自由和原本無限的可能性。女性主義者爭取的就是平等回視的權力,把自己從他人的支配中解放出來。

婦解全方位進行,從避孕,墮胎, 教育,投票….。女權運動長路漫漫,然而,發展至今,愈趨矯枉過正,基進人士甚至認可雜交,人獸交。最近,臺灣女公然曝露下體,些理論家竟以 「我的身體我的選擇」(My Body My Choice!)為之開解。這走了偏鋒的婦解,是對人類文明規範演進的一竿子推翻。

女伶爆乳意在物化;人們卻不敢批評公開露點哺乳的母親,是在自我物化。前者性器的使用,只關性刺激;後者,卻因嬰兒的加入,凝視者自動賦予其「生殖」的正當性。同樣是被「凝視」,何以有了差別待遇?

人類胚胎發育順序為,聼覺,嗅覺,味覺和觸覺,最後才是視覺。根據佛洛依德的理論,視覺的發展促生人類文明。其學說企圖合理化人類的演進過程:隨著人類站起來,視覺感官獲得最崇高的地位,因為雙眼位於頭部的正前方。原本隱蔽的性器官於是變得顯目,進而發展性刺激。視覺中心主義的發展模式,是如何逐漸成為一種霸權的運用,不在本文的討論範圍

回頭分析李眉蓁婆婆蔡女士的發言。

蔡女士何以會為認為「胸部變小」是對說假話最可怕的詛咒?孀居女人敢在人前發此坦蕩論述,顯然並不以胸部為性欲的表徵,目的不在性刺激;那麽,蔡女士對乳房的指涉,應只關乎生育了。

已逾更年期的婦女,為何還會在意生?之前她提到了她心愛的媳婦曾因跑市政流產。請問寡母最害怕的事是甚麽?人盡皆知,莫過無後。

這位被缺乏同理心女性大加嘲諷為「女性豬隊友」的長者,所說的不但無關物化女性,或僅在表達胸大好看的個人審美觀;是,藏不住潛意識的她,道出古今中外女性最嚴重的恐懼!

進一步分析,她愛護自己的媳婦,愛到拿自己的身體去詛咒,曝露了更深層的潛意識:一種無我的替代犧牲意願。若說的是假話,就請老天爺懲罰她自己的身體,放過她的媳婦保全她傳宗接代的能力。何以她會產生如此強大的焦躁與恐懼,以致在人前口不言?

李眉蓁因論文抄襲事件受到了全臺灣的指責和嘲弄,不僅綠營欲全面毀滅其人格,黨內「同志」亦不乏落井下石者。其個人政治生命面臨終結,亦攸關其所屬政黨的未來,在此钜大壓力下,莫怪乎,李曾說她體會到了許崑源議長臨死前的心情。投身這場選戰,其家人好友,莫不感受到那股鋪天蓋地而來的毀滅性的暴力。

蔡女士臺,原以為故作輕鬆的玩笑話訴諸群眾,可淡化恐懼;不料,卻反被惡意地轉化成傷害自己媳婦的利刃。此時的心情可想而知。

李眉蓁的反應,頗值得讚許。她非但沒與婆婆切割,附會他人,跟著指責及道歉。她,再一次勇敢回瞪:「我婆婆很幽默,我愛這樣的婆婆我覺得婆婆就是表現自然的自己、做自己,接地氣,不假仙!

李眉蓁報答了婆婆同樣強烈的愛護,這種婆媳之情,相當少見。此一事件,再次展露了李小姐的善良,可愛與直率的個性。兩個女人互相扶持,直眼「瞪視」了被女性主義威權言語洗腦控制,卻自以為先進的小腦袋瓜,及嵌在臉上那一雙雙懵懂的白目。

「表現自然的自己,做自己!」真正的女性主義開明人士,不會去盯著別人要妳去看的胸部,自己在裡比大小與意淫,還義正詞嚴地反栽贓他人在自我物化是的,女人何苦為難女人?做個真人!        (7/28/2020)

---------------------------------------------------------------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
下一則: 看音樂劇《漢彌爾頓》談轉型正義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5) :
15樓. 刁卿蕙
2020/08/12 14:30
刁卿蕙 發表於 2020-08-12 14:29:29
# 2樓

這四位自封君子的人士,逢韓必反已近偏執,訴諸人身(Ad hominem)的攻擊,已毫無理性可言。
貼一個人標簽“草包”,連帶將其學有專精的整個團隊都黑成結構性草包,已涉譭謗。
我們可以說某人涉貪腐,其團隊黨派是“結構性貪腐”,因為判定某人是否涉貪腐,需有客觀的證據。
然而,叫一個人“草包或草包2.0”, 則純爲主觀的認知,這已是辱罵性的人身攻擊了。
“草包”的政見是“瞧不起高雄人"??
會被這種粗劣的情緒語言所掌控的人,是否該反思自己的自尊何以這麼廉價!

https://udn.com/news/story/120934/4775193?from=udn_ch2cate6638sub120934_pulldownmenu_v2


影/質疑韓團隊借體還魂 We care:當高雄市紙紮的


刁卿蕙2020/08/12 14:32回覆
14樓. 刁卿蕙
2020/08/10 11:45
刁卿蕙 發表於 2020-08-10 11:43:19
# 2樓

政客慣用假兩難推理 (False dilemma)訴求,可以這則新聞爲例。
此邏輯謬誤,又稱非黑即白、偽二分法、偽二擇一法,雙刀法 。是提出少數選項要人從中擇一,但這些選擇並未涵蓋所有的可能性。
將香港的民主現況強行掛鉤高雄地方選舉,不選他就是對不起香港人;民進黨不勝,就是民主的失敗。
在民主自由大旗下,高雄市政就顯得微不足道了,高雄人此刻必須直視自己切身的問題,不可再次被轉移焦點。

https://udn.com/news/story/120934/4769455?from=udn-relatednews_ch2

聲援黎智英!陳其邁:譴責侵害民主和人權 2020-08-10 11:10 聯合報 / 記者蔡孟妤/高雄即時報導

刁卿蕙2020/08/10 11:47回覆
13樓. 刁卿蕙
2020/08/10 11:01
刁卿蕙 發表於 2020-08-10 10:59:58
# 7樓

何其性急的民主!
“就業機會不足、低薪、空氣汙染嚴重...”冰凍三尺,豈是一日之寒?
新科市長才上任就跟著“潮流”,惡狠狠地將他拉下馬,不問前因,不顧後果。
這些年輕人是在綠營完全執政下成長的一代,造成今天自己困境的該歸咎誰?請捫心自問。

https://udn.com/news/story/120934/4768653?from=udn_ch2cate6638sub120934_pulldownmenu_v2

高雄補選 學生團體籲返鄉投票

2020-08-10 00:00 


刁卿蕙2020/08/10 11:03回覆
12樓. 刁卿蕙
2020/08/10 10:48

(留言记錄)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

生化科技日新月異,海水淡化技術愈見進步精良(以中東為例)。高雄飲水長期受工業和養豬汙染,李小姐的農畜產業轉型與改善水源需雙管齊下,短期當然無法一蹴可及。需分階段進行。 批評者既無法提出更高明的見解,又看衰所有提案的可能性,這豈是“基進團體”該有的態度?

高雄蚊子館工程華而不實,打腫臉晉升“世界級大都會”,東施效顰,毫無特色,浪費民脂民膏。怎不見檢討? 高雄“又老又窮”形容的不僅是市容,更是種固步自封的心態。孰令致之

https://udn.com/news/story/6839/4769286
李眉蓁提海水沖馬桶! 她酸根本「錢衛建設」評估需花4千億
2020-08-10 09:53 聯合新聞網 / 今周刊


------------- 刁卿蕙2020/08/10 10:48回覆
11樓. 刁卿蕙
2020/08/09 18:01
【重磅快評】「鬼才相信」的陳其邁怎能受不了李眉蓁?
2020-08-09 16:22 聯合報 / 主筆室
-----------
刁卿蕙 發表於 2020-08-09 17:51:55
# 1樓

這文邏輯強,敍理分明。給優秀認真的媒體人拍拍手…clap…clap…

10樓. 刁卿蕙
2020/08/09 15:17

我以真名在udn新聞網下留言,会集中在此。

點联结,可看到。

民進黨六位執政縣市長力挺陳其邁 新影片出爐
2020-08-08 12:06 聯合報 / 記者林敬殷/台北即時報導


----------------------
刁卿蕙 發表於 2020-08-09 15:11:30
# 6樓
就美學觀點而言,在高腳冷鋼椅上,七名黑西裝男士,表情嚴肅,坐姿一式,融入鐵灰背景;這幀合照本欲表現現代專業菁英形象,卻反而突顯了一種肅戾的法西斯精神,與民主進步的印象大相逕庭。

(法西斯美學)

蘇珊·桑塔格著 趙炳權 譯
“……法西斯美學……從對情境的控製,對服從行為和狂熱效應的迷戀中得到發揮(並找到正當理由):這種美學頌揚的是極端利己主義和苦役這兩種表面對立的現象。主宰和奴役採取了一種特別虛飾的形式:成群集結的人;人向物的轉換;物的增多以及人與物,均圍繞一個無所不能的,有催眠術的領導人或領導力量集結。法西斯舞台藝術的中心是強大的力量和它的傀儡之間的狂熱交替。法西斯的舞蹈設計是無窮盡的動作和凝結的,靜止的和“有男性氣概的”架勢之間的交替。法西斯的藝術誇耀屈服,歌頌愚昧無知,美化死亡。
刁卿蕙2020/08/09 15:28回覆
9樓. 刁卿蕙
2020/08/09 13:54
台灣號稱“養豬世界第一”(別誤會是反諷)。當初是誰做此錯誤決策,把鮮豚肉給日本,汙然留給台灣?賺點蠅頭小利,卻賠上了子子孫孫的健康。

口口聲聲愛台灣的民進黨菁英,您們喝的可是同樣的下港水?

陳其邁的政見有一條,要增加公共建築物的設計費(以前多是日人得標),高雄人還缺華而不實的建築嗎?都是民脂民膏啊!

還給高雄人普羅旺斯,突斯卡尼的田園風情,支持李眉蓁願景!
以十字軍來謂國民黨,以高雄類比耶路撒冷,大謬不然。西方的那場不義之戰與聖地無關。
國民黨高層罪在私心太重,現在全力輔選李眉蓁者,才會贏得尊重,這是基本道義。

(留言出處)
刁卿蕙2020/08/09 14:42回覆
8樓. 刁卿蕙
2020/08/09 13:05
態度決定高度。


我認為李眉蓁小姐夠強悍,一般人經過這麼多的磨難,早就棄甲而逃了。

她的政見相當優秀可行,高雄人該以這樣的女兒為傲!

7樓. 刁卿蕙
2020/08/09 12:04
file:///C:/Users/artti_000/Downloads/Tang.pdf

 The dual water supply system in Hong Kong have been successfully run for over 40 years. Undoubtedly, the use of seawater for toilet flushing (and fire fighting etc.) can help reduce a considerable amount of fresh water demand. Provided that fundamental precautions regarding the choice of materials are taken, a seawater supply system is technically no more difficult to construct, operate and maintain than any other reticulation systems. The consequence of dual water supply is mixed (fresh/salt) sewage. Mixed sewage, however, at least in the Hong Kong situation, is treatable and causes no adverse effect and extra treatment expenses. Experience shows that the treatment method (e.g. conventional activated sludge process without any modification) used in Hong Kong is adequate for mixed sewage. A profound study on biological treatment of mixed sewage, as mentioned earlier, is currently being undertaken by the Drainage Services Department of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 It is hoped that the results of the study will reveal further knowledge on the issue of saline wastewater treatment. 


 DFID (Department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1997). Water – Saline sewerage and sewage treatment in coastal areas. Issue 4, May 1997, p.5. KESSICK, M.A. and MANCHEN, K.L. (1976). Salt water domestic waste treatment. J. WPCF, Vol.48, No.9, pp.2131-2136. LEUNG, T.P., et. al. (1999). Privatisation of water supply industry in Hong Kong. Consultancy report written for the Hong Kong Electric Company Limited by the Hong Kong Polytechnic University, May 1999. LI, A. and GU, Guowei. (1993). The treatment of saline wastewater using a two-stage contact oxidation method. Water Science & Technology, Vol.28, No.7, pp.31-37. SMITH, M.D., STEAR, R.M. and PARR, J. (1996). Seawater for non-potable uses. Proceedings of the 22nd WEDC Conference, New Delhi, India, September, 1996, pp.241-243.
(谷歌翻译)香港的雙重供水系統已經成功運行了40多年。毫無疑問,使用海水沖洗廁所(和滅火等)可以幫助減少大量的淡水需求。只要採取有關材料選擇的基本預防措施,從技術上講,海水供應系統的構造,操作和維護都不會比其他任何網狀系統都困難。雙重供水的結果是混合(新鮮/鹽)污水。但是,至少在香港情況下,混合污水是可以治療的,不會造成不利影響和額外的處理費用。經驗顯示,香港使用的處理方法(例如,未經任何改動的常規活性污泥法)足以處理混合污水。如前所述,香港政府渠務署現正就混合污水的生物處理進行深入研究。希望該研究結果能夠揭示有關鹽水處理問題的更多知識。
刁卿蕙2020/08/09 12:13回覆
多长點知識没壞處,别逢中必反,這套系统已運行40多年,应是英國人设计的吧?洋人先進,可供民進黨同志参考。 刁卿蕙2020/08/09 12:34回覆
6樓. 刁卿蕙
2020/08/09 11:46
只要英打“用海水冲馬桶 seawater for flushing,就会有一大堆全球先進國家的做法资料。


怎麽李阵营没教台灣鄉民怎麽google??




Seawater for Flushing

Nowadays, many places in the world are still using fresh water for toilet flushing. On the other hand, the WSD has been supplying seawater for flushing in government and government-aided high density development schemes since the late 1950's. Up till now, Hong Kong is one of the few places extensively applying seawater for flushing. The use of such a sustainable resource continues to play an important role in Hong Kong’s water management. About 280 million cubic metres per annum of seawater is supplied, conserving an equivalent amount of fresh water which is about 20% of total water supply. We will continue to extend the use of seawater for flushing to reduce fresh water demand.


Further Extension of Seawater Supply Network

In 2015, the WSD successfully expanded Hong Kong’s seawater supply coverage to 85% of the population. At present, seawater is available to buildings in Northwest New Territories (including Tuen Mun East, Hung Shui Kiu, Tin Shui Wai and Yuen Long Town Centre) and Pok Fu Lam for flushing. We will further extend the seawater supply network to Tung Chung.
這篇是google页面第一笔资料,恰好是香港的做法。引用者,可又会被戴小红帽?

台湾鄉民真的没药救了。
刁卿蕙2020/08/09 11:53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