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JL
2019/09/08 11:54
瀏覽2,060
迴響1
推薦20
引用0

JL盧山真面目(10/1/2019)

美國有民調指出1/4的狗主認為自家的狗要比別家的狗聰明;英國某學術單位發表一份令人髪指的報告顯示「養貓的要比養狗的IQ來得高」,這回比的可不是阿貓阿狗,而是欺負到本尊們頭上來了。

 

狗主們,您有我最深的同情,我深信您的智商絕不可能被您家那位改不了吃屎的來富所拖累,那份人神共憤的報告,鐵定是貓迷們所捏造的!

 

正在心中竊喜的貓迷們,請注意,無需任何調查研究數據來佐證,吾人僅代表100%的鸚鵡迷,在此就可宣佈一個鋼鐵事實:

 

您家的喵星人比起我家的啾星人,差別何止兩個地球!

 

貓兒總虎視耽耽鳥兒,其實不是為了那一小口香餑餑,貓抓老鼠是飢餓遊戲,抓鳥,說穿了,單純就是嫉妒!

 

動物界公認紅毛猩猩的智商是最高的,但牠還比不上我家的吉利咕嚕(Jilly Gulu簡寫JL),舉證?世上沒有一隻類人猿會叫:「媽媽,乖乖」,然而這卻是我家的JL被關在籠裡想出來玩時,賣萌的常用語,我可沒教牠這麼說,有一天牠忽然就把這兩詞兒兜一塊了。

 

養鳥人士常是隱居幕後的一群,吞聲忍氣地把社群網站的頭照肖像權讓給阿貓阿狗。鳥兒在寵物社交界暱跡的原因很複雜,像非洲灰鸚鵡其實是列管保育類,飼主怕被舉報,不敢張揚自家的鳥小孩有多可愛,有多神奇;更有官方發佈的禽流感追殺令,只要穿羽絨衣的,一律不准上公車,捷運,高鐵,客運,寒蟬效應,鳥人們連FBBlog都不敢上了。

 

然而,最大的威脅其實是來自於「人道論」,明槍暗箭直指鳥主的人格可議:「怎麼忍心把鳥關進籠裡?鳥是屬於天空的」(鏡頭推遠,藍天白雲,一根象徵自由的羽毛,緩緩飄下

 

迫使吾等獨樂樂而不願將寶貝示眾的還有那些閒言閒語,像「林子大了啥鳥都有」、「什麼人養什麼鳥」、same feather flocks together(物與類聚)這都是對愛鳥人士的烏名化。

 

「人道論」之謬,不下於「養狗的比養貓的IQ低」之說,(絕非挑撥,拉次要敵人對抗主要敵人)。狼者,狗之祖也;貓者,野貓之後也。何不責狗主,咎貓迷,千年來,耍盡不堪手段,把好好一隻奔跑在矌野,出沒在森林的老祖宗,交配成各式雜種?一隻狼,一隻野貓,繁衍成近萬近親,從西藏獒犬到北京叭兒狗,從聖伯納到杯子貴賓…..這不是物競天擇,而是人為的扭曲。君或未曾見動物園裡的灰狼,野貓,屎完尿畢,以後爪猛耙水泥地的辛酸模樣,當對自宅裡的喵汪人,敷衍了事的反射動作不陌生。爾等對土地的嚮往之情,絕不會因貪戀躺在名牌四輪推車裡的舒適而去化,汝又何忍終日圈養其於室內?有何顏面批評籠鳥「不人道」?

 

營養均衡,環境清潔,定時放風,與之遊戲,是維護寵物身心健康的四大要素。若無法提供這最基本需求者,則不配養寵物。須知,棄養虐待動物,罪孽不下於殺嬰。放生,實為放棄生命,是謂冷血謀殺。

 

將鳥鎮日困於籠裡,置籠於地,或剪去飛羽,都非仁者所為,對智商超群的鸚鵡猶然。

 

吾人領養的JL,個性乖僻剛烈,吃軟不吃硬,挨了罵,就記恨跟你擰,直到你低聲下氣甘言討好賠不是。初時不關籠,任其飛翔於陽台,週旋於客廳,彼常效神風特攻隊,面貌猙獰。在被咬得體無完膚,流血流滴後,始遍尋開解之方,有謂,此「家暴習慣」之形成,肇因放養與過度自由,令野性益增。不得已,以籠圈之,適時放風,遂變得慈眉善目,溫馴可人。這是鳥與貓狗最大不同之處。

 

蓋貓狗只有單一先祖,而鳥類自遠古即有萬種姿態,無法定一宗。鳥被人馴化,歷史不過數百年,猶未經染指與刻意雜配,是以隻隻血統精純,個性鮮明,野性十足。與鳥共處常能喚起吾人對遠古之懷想,對異質世界之遐思。最貼近神祇的生靈,不是人類,而是身著彩翼,飛翔在穹蒼的鳥。蘇菲派詩人魯米寫道:「當吾聽到汝擊鼓….吾之羽翼即當復返」,他認為人的精神是以鸚鵡、夜歌鴝和白色隼的形象交替出現在朝聖真主之旅途中。鳥自古即魅惑人類,幾已無鳥不成神話,每個宗教裡的天使都會飛!牠是神諭信使,上達天聽,下詔人界。創世紀裡洪水過後,挪亞最先放出方舟的兩種動物烏鴉和鴿—都是鳥,牠們比無人飛機還要靈。您或許不支持演化論者提出的始祖鳥證據,卻不得不同意其拉丁文學名實在詩意盎然「遠古之翼,書於石裡」(Archaeopteryx lithographica)。 當一隻漂亮的綠鸚鵡,往肩上棲時,侏羅紀與21世紀重疊,那是見證生物學奇跡的一刻,常會令吾人詩興大發。

 

愛之亦受其回報,當牠在耳鬢廝磨,當牠怡然自嗨於心愛玩具時各式瓶蓋和湯匙,其可掬憨態每每牽動吾人沛然之母愛。最令「媽媽」感心的是,育兒費甚微: 毋需接送幼兒園,受保姆欺凌打腳板;不用上美語班學說Hello;只要小心剪牠指爪,不必費心其指考;保持牠的純潔,則可遠離張羅聘金與嫁妝之煩憂….

 

最可愛時,是觀其入浴,看牠跳進水裡,振翅灑潑,珠花四濺,知道牠享受;最最可愛時,是洗罷棲在擺動的枝椏上,以口哨聲呼你來欣賞;最最最可愛時,是自己洗後把羽毛理得一團膨鬆,瞇著眼回妳的親吻,帶著陽光與奶香。放眼其它種類的毛孩子,有誰會自動跳進澡盆洗澎澎而不滿臉哀怨?

 

好了,該坎到大便了。觀其份,知其糞。任誰都有一腳踩到狗屎,罵聲「Shit!」的人生必要體驗;沒看過貓屎,也聞過貓砂臭;自人行道抓拾起愛犬的黃金,隔著塑膠袋或衛生紙觸到其狀與熱氣時,不皺眉者幾希?難怪,滿街都是狗屎。相較下,一根腸子通到底的鳥兒,隨時拉屎減輕體重以利飛行,其糞之袖珍,令人無感,其養份之高,凡植物莫不動容。鳥食多種穀類種子,沒牠滿天飛,哪來的森林好果子?是以,凡愛鳥者,都不會介意偶爾誤食,沉進咖啡杯裡,當它是奶精。

 

或有酸語,比較寵物就像拿芭樂比蕃茄,既主觀又無聊。的確是,人專幹蠢事,你我都不例外,人生在世爭的就是一口氣。比工作比學校比丈夫比老婆比孩子比房子比地段比坪數比名牌比車比長相比腿長比…..連文學都可以拿來比較,咋地毛孩子就不能比了?不比,何以看出我比你優越?就寵物而言,鳥無疑無與倫比。

 

讀不下去了?一言堂著實惹議。那麼掉掉書袋吧,耙梳中國詩詞裡,被提到最多的動物如之何?阿貓阿狗的主子們別逃,養馬的,嗯,可以留下。嗨,就繞過唐詩,從宋詞開始:

 

憑寄離恨重重,者雙燕何曾,會人言語?--- 趙佶

數聲鶗鴂,又報芳菲歇。---張先

雙鴛池沼水溶溶,南北小橈通。---張先 (鴛鴦當然是鳥)

沙上並禽池上暝,雲破月來畫弄影。---張先 (把頭並進沙的肯定是駝鳥)

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晏殊

鴻雁在雲魚在水,惆悵此情難寄。---晏殊 (鴻雁是古時候的郵差)

燕鴻過後鶯歸去,細算浮生千萬緒。--晏殊 (有3隻喔)

翠葉藏鶯,朱簾隔燕。---晏殊

斷雁無憑,冉冉飛下汀州。--柳永 (不是落翅,是望斷大雁)

片帆高舉,泛畫鷁,翩翩過南浦。---柳永 (畫鷁就是船,因鷁鳥善飛抗風)

極目霽靄霏微,暝鴉零亂。---柳永

星河鷺起,畫圖難足。---王安石

一棹碧濤春水路,過盡小英啼處。--晏幾道 (咳咳,是曉鶯啦)

正銷凝,黃鸝又啼數聲。---秦觀

人靜烏鳶自樂--- 周邦彥

曉光催角,聽宿鳥未驚,鄰雞先覺。---劉一止 (雞也是鳥)

杜宇聲聲不忍聞。---李重元

疏煙淡月,子規聲斷。--陳亮 (子規即杜宇即杜鵑即布穀鳥)

綠樹聽鵜鴂,更那堪,鷓鴣聲住,杜鵑聲切。---辛棄疾

休說臚魚堪燴,盡西風季鷹歸未? ---辛棄疾

苔枝綴玉,有翠禽小小,枝上同宿。---姜夔

古柳重攀,輕鷗聚別。--吳文英

 

詞何止三百,信手拈來,即已繁不及備載。宋詞多詠物,常是仕人窮途自況。旖旎處鶯燕亂飛,哀婉時杜鵑泣血,失志則斷雁寄殘醉。出現在宋詞最多的一種鳥,就是燕子了。沒錯,就是您在逛大街時,在商鋪騎樓下,抬頭望見一窩閉眼張大口的小鬼,逼著媽媽疲於奔命的那種鳥。每回經過那家機車行,都會慨嘆比麻雀還不注重居家品質的燕子,咋地就這麼受中國詩人青睞?行文至此忽有所悟,就是因為它在尋常中不同它會南飛北歸,而麻雀不會,蹦來蹦去,跳不出個在地格局。故爾,燕子雖身處不堪,不過暫時,當牠再度歸來,或會飛入總統府官邸,這多少給落難的佳公子,窮詩人,失意政客一絲慰藉。

 

中國詩人多是上述那三型,這解釋了本人戴老花眼挑燈苦讀至目前為止,除了地名「鸚鵡洲」外,還沒碰到過到一隻鸚鵡。這多少表現詩人傲骨,不屑以學舌之物入詩;也有可能,他們太窮了,連自己都養不起,遑論珍禽,寫自然裡的野鳥,無拘無束,經濟又實惠。出現的很重要,沒出現的更重要,還真沒見過詠犬頌貓的詩詞哩,這更佐證了吾人的論述。

 

林語堂曾道「我愛鳥而討厭狗。這一點我並不算特別;我只是一個中國人而已。」中國詩詞裡,鳥兒是個要角兒,這是文化深潤的影響。誰不愛那穠纖合度,羽翼炫麗,會飛會唱的一朵花?他說:「我討厭狗便正因為牠們很有人性但我卻討厭一切自以為是你的朋友,一直來纏住你,用爪子來搔撲你的動物。我喜歡知道自己的地位,守住自己地位的動物」。誠哉斯言,過於「忠實」是種依賴,愛,成了負擔。每隻忠犬的故事都令人鼻酸,近乎沒心沒肺的貓是另個極端。而鳥,則介於中間。

 

吾家鸚鵡只認一個主子,1/3熱情洋溢似狗,1/3冷漠像貓,1/3就是全然野獸。前一秒還親親,下一秒犯到牠地盤,碰到牠的玩具,就是一嘴好咬。而迷人的就在於那善變。牠的臉譜變化多端,喜怒哀樂形於色。那對小眼珠,可做出驚嚇,驚喜,天真,純潔,算計與邪惡的表情,再配合硬喙的開合角度,活脫脫就是個心思縝密的小人兒。

 

自從牠到吾家,我隨牠作息,早睡早起。為免擾鄰,特闢暗室安置,牠可以從晚上6點一覺到早上78點不吭聲,我忙完小花園的活兒,才去把牠叫醒。打開籠門第一件事,就是餵牠最愛吃的蘋果,然後在牠的耐心用完前,火速清理其內務。自種的小辣椒沒農藥,獸醫說有益健康,牠只吃籽,我吃牠吐掉的皮。鳥無辣覺,有時牠才吃過辣椒,就飛來親,不得不接受的熱情。

 

睡眠充足,營養均衡,看牠健壯活潑,我一臉驕傲。可我不敢帶牠出去炫耀鄉里,鳥是膽小鬼,一但嚇飛,就回不了頭。也是怕牠咬人或著了陰險貓的道。為了牠,我不願旅行,連託鳥旅館都不放心。想到牠被關在籠裡不見天日,甚至所託非人,陷入火坑,淪為交配工具,就鳥驚心!養鳥方知父母恩哪。

 

真的,沒那個閒工夫就休想養寵物,而鳥,就頂適合我這種人。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
上一則: 聽鄧泰山
下一則: 我的聖經密鑰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刁卿蕙
2019/10/01 15:55

怕JL孤單,請來了"大乖"。兩個小傢伙卻嚴重不和,只得分開養;然後擔心大乖寂寞,又請來了二乖。
三隻鳥個性迥異,肩上的大乖天真善良活潑親和,二乖很內向,至於JL....
三個都喜歡親親。我平時不化粧,加州乾燥需要搽面霜,回到台灣全然不用了,只以清水洗臉,沒化學品,牠們親起來很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