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聖本篤精神
2019/01/18 11:45
瀏覽1,573
迴響0
推薦17
引用0
這天寒雨微茫,視力退化的老師搭著我的肩,亦步亦趨登上聖本篤修道院近百的石階,兩側濃綠的清新,迎面汪上臉。一棵兒臂粗的小樹從坡上歪倒,攔住步道。我收起那把「500萬的大傘」,跟老師報告路況:「請跟著我這樣做。」我屈膝彎腰,鑽了過去。高齡80,個頭高我2公分的老師,才回答「沒問題!」,就俐索地通過障礙。「好了,現在試試凌波舞…」我忍不住促狹,她真的很不可思議。

沒打傘的宇心修女快步迎來,嬌小的她一如既往,精神抖擻,笑容可掬。她領著我們到小會議廳,修女們的音樂課才剛結束,宇心修女正要送那位亦是80歲的老師回台北。我曾碰巧上過她半堂課,邊彈琴,邊講解五線譜,聲如洪鐘,深入淺出,十餘名修女,不分老少,聚精會神,連我都聽得津津有味,又是一朵銀髪奇葩。

口條清晰的慕慈修女簡介聖本篤精神,老師坐著,雙手貼著大腿,腰桿挺直,目不斜視,專心聽講,我跟著抬頭聆聽,好像回到兒時小教室,而那位嚴師現在是我的同學。慕慈修女講到類似悉達多王子出世到森林苦修的聖本篤生平時,我插嘴:「聽說他很喜愛動物,尤其是鳥,還會鳥語呢…」。吞回去的那句話是「難怪,我會這麼喜歡他,我也會跟我的鳥兒JL說話呢!」我想我是會被勤奮老同學割席的那種伴讀。

隨後,慕慈修女領我們到教堂跟著修女們午禱,一天三回的儀軌,簡單肅穆。清音頌讀,敬天謝神,為眾生祈福。這個看似與世隔絕的靈修教派,修女們過著自食其力,樸實的生活,不藏不斂,身無長物,一切分享。這個教規嚴謹的教派,是荒荒濁世的暮鼓晨鐘:人啊,你真的需要的不多,一點自然,一些敬意,你就會恢復天真。

每每走訪此靈氣氤氳之地,被俗世干擾的精神,會像即要潰散的水銀,重又凝結。生活中不甚具體的意念,會頓如3D般的明確。這是所有善美正教的共通特質。沒有seafood裝神,沒有複迭教義弄鬼,你面對的是宇宙的清朗,沛然的正氣。簡單,就是真理。

慕慈修女剪梅枝相送,生於寒冬的老師鄭梅合特愛梅,師生兩人喜孜孜地各執一枝,點點花苞,是新年紅包。「到新年會全放呢!」慕慈修女保證。在聖母雕像下,老師問我該有甚麼儀軌?我裝懂地說:「就鞠個躬,說聖母您好,就可以了!」學佛的老同學,雙手合十夾著梅枝,虔敬地向雕像三鞠躬,然後抬起頭說:「聖母您好!」。

回到畫室—刁記包子鋪,把梅枝插進水晶花瓶,飯廳更顯高雅。從冰庫取出燉好的8寶15榖粥,放進電鍋,再放上素包子,加熱蒸熟。這是那位總怕我餓死,會在冰庫堆滿食物的勤快台傭—外子的德政。老師來了兩次我就這麼招待,師生倆邊吃邊聊邊賞花,自在開心。她真的跟我一樣很好養。

然後,登高到我那面臨樹海的書房喝喝茶。「真享受啊!」老師讚嘆。聽古典樂,品香茗,我可以整日宅在這個法式小沙龍裡。這畫室有太多小確幸,每個角落都被我DIY拾掇得「舒適不堪」。一種老文青的美感沉溺,至於寫啥畫啥,就不重要了。

老師的前個畫展才閉幕,馬上又有畫廊邀展,這回在慈濟會所。學畫十餘年的老師再三問我她的畫如何,有點沒信心。我啜口茶,以專業藝評的口吻,對她說三道四:「就這樣,本著妳的熱情初衷揮灑,不要管別人怎麼看,不要刻意技法,妳的渾然天成,就是那麼動人!」老師又呵呵地笑了:「謝謝妳給我信心!」。

蹲下來給亦師亦母的老藝術家繫好鞋帶時,想到攔路的那棵樹,他們都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教會我做人要謙卑,謙卑,再謙卑。

人生苦海,然而處處有喜樂礁島,在乾涸赤躁的炎世裡,且就泊好小舟,伸個軟腰,懶在樹下,喝喝椰汁。享受不在花錢多,一點宗教甘露,一點藝術,一個可愛伴侶,人生幸福大抵就完全了。

(1/18/2019)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靈
自訂分類:
上一則: 我的聖經密鑰
下一則: 精彩人生下半場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