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葡萄牙》Fado遠颺的里斯本之夜
2010/03/23 06:08
瀏覽2,630
迴響0
推薦26
引用0

"人們往往在愛情之題上問得太多,有朝一日你真正知道答案的時候,愛情卻正在悄悄流逝“。---【里斯本之夜】

1962年,一位年近古稀的老人,將他在二次世界大戰飽受德國納粹迫害的經歷加上纏綿悱惻的愛情寫成了一本小說,成就了一本經典名著,【里斯本之夜】。故事的講述者,一個難民,某夜在里斯本遇到一個神祕人物舒華滋,此時正是德軍進佔前夕,大家都想弄到一張船票離開。舒華滋願意將價值連城的船票送給他,代價卻是要難民陪他一夜,聽他的故事 --- 一對在顛沛流離的大時代裡不得不分開的相愛夫妻,丈夫冒死潛回希特勒統治下的德國,只為了再見妻子一面。重逢後卻展開驚險卻甜蜜的逃亡生活,到了最後只剩下一個人和一張票....

這本書的作者是愛胥禮.雷馬克,一個出生在德國卻被自己祖國迫害一生的人,故事裡多半有他此生的影子。念大學的時候,我相當愛他的作品。一般人都是從【西線無戰事】或【凱旋門】開始認識他的。當年的我卻墮入【里斯本之夜】裡那關於愛情,關於絕境的哀愁鬱悶的詩意中。於是此夜,懷著一種莫名的心情,我們來到了葡萄牙首都里斯本。



初見里斯本,竟有一種隱約的熟悉。狹窄的街道,糾結在頭頂上方的電車線,路邊廣場內矗立的人像和啄食的成群灰鴿子...好像幾天前我才剛剛到過這個城市。踅到路的盡頭,眺目望遠,才被海灣邊依山勢建立的房舍群猛然勾起了記憶 - 這不就是舊金山嗎?連海灣邊上還建有一座連結陸地兩側的大紅橋,樣子跟舊金山的金門大橋簡直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據說造橋的還是同一家營造公司。這真真是絕了!少年的我就對這城市懷有一種莫名的想像,成年的我定居在舊金山,怎麼也想不到這兩個城市竟如此神似。
里斯本是腓尼基人Ulysses發現並建立的。所以舊名為"Ulissipo"或是“Olissopo"(腓尼基語)。也有稱作“Allis Ubbo"的,意思是"神奇的港口“。據領隊說,里斯本跟舊金山一樣上上下下的一共有七座山丘,所以也有個別名"Hilly City"。最高的山丘叫做"St. George"。在西元8-12世紀的時候分別被阿拉伯人和摩爾人佔據。後來被葡萄牙皇帝阿方索給奪回,並在西元1255年的時候成為葡萄牙的首都。西元1755年時,一個超級大地震和隨之而來的大海嘯摧毀了2/3的城市 (跟舊金山命運差不多啊)。後來慢慢地重建成今天的樣子。上面所說的大紅橋是里斯本的第一座連結兩岸的大橋。 也是在後來都市重建計畫的一部份。葡萄牙政府據說相當不穩定,內閣幾乎每六個月重組一次,貪污的官員不少,也從而影響今日葡萄牙的經濟。據說葡萄牙是歐盟中排名倒數第二名的國家。

驅車進入里斯本時已是傍晚。只得匆匆看了幾眼,拍了幾張夕陽向晚照射在山坡房舍上的相片,就跟著大家伙參加我們今晚的節目去了。今晚的節目有點意思,要帶我們去聽葡萄牙的傳統音樂 - Fado。來之前聽朋友說,聽完之後喜歡的很喜歡,不喜歡的可能會坐立難安。

Fado的歷史起源可以回遡到西元1820年,但大多數人相信真正的源頭要比這個還要早。一般人相信Fado是當年非洲奴隸的哀歌節奏融入葡萄牙水手之歌的悲慟哀怨之樂,其中也受到點阿拉伯音樂的影響。歌詞通常在描述海上的苦難和人生的悲慘。也有人說Fado的音樂通常離不開葡萄牙語所謂的"Saudade" - 一種發自內心的哀思和懷念 (Sentiment),歌詠人的命運以及宿命(Destiny or Fate)。

Fado一般來說依風格分為兩派:Lisbon和Coimbra。Lisbon的風格比較受歡迎,而Coimbra的風格比較細緻。據說去聆聽這兩派的Fado之時還有不同的欣賞表達方式。聽Lisbon Fado時要拍手,聽Coimbra Fado時要大聲咳嗽好像在清喉嚨一樣。Coimbra Fado通常都是男歌手演唱(女歌手不能唱)加上古典或是葡萄牙吉他伴奏。而表演的男子們都要穿上所謂學院派的傳統服裝,葡萄牙語稱為"Traja acad'emico"。

我們聽Fado的時候還順便吃晚餐。說實在東西不怎麼好吃,好像是專門給觀光客吃的東西。水煮魚或烤雞任選,配上水煮蔬菜。真正的葡萄牙菜比這個好吃上一百倍。不過我們今晚主要不是來吃東西的。所以就忍耐一下吧。令人驚喜的是佐餐的葡萄牙當地自產的紅白酒和餐前的雪莉酒還真是不錯喝。捆工跟我兩個人大概就隨著歌聲分掉一瓶半的份量。

這樣我接下來要說的對Fado的感言就不知道有沒有公信力了。雖然歌詞我們根本有聽沒有懂,但隨著音樂看演奏者和演唱者的表情,知道他們自己是非常陶醉其中的。我個人很喜歡吉他的聲音,所以Fado的音樂我很欣賞。然而演唱的部份就真的要靠點門道了。低吟的歌曲我可以感受到那分懷遠和思念的痛苦,突然轉折拔高的部份有時歌者是用一種很雄厚的腔音發出,讓我有點受不了而起雞皮疙瘩。有的時候歌者可說是用滿腔熱血來表達出心中的苦痛,但聽在我耳裡,卻跟音樂和前面悠揚的曲調有點不怎麼協調。後來發現其中一位吉他手非常帥,完全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加上三杯混酒下肚,也就不怎麼在意那個不協調的部份啦。這位吉他手還很酷,如果周遭的觀眾太喧鬧(大概跟我一樣真的都不怎麼聽得懂),他會停止演奏,拿他熊熊的眼睛看著周遭,直到大家安靜下來才重新開始。後來他自己獨奏獨唱了一首歌,從這首歌中我才真的能領略到Fado的美麗。也難怪他可以這麼跩啦!

這個節目大約有三個小時。地點在“Rossy Square"附近的小巷中。我們看到還有許多其他的餐廳或場所也有表演。只是這家可能願意招待觀光客。建議自助旅行的朋友們可以打聽一下哪家比較好,也找個晚上去嘗試一下葡萄牙民歌的味道。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