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一天的假期,真讀了書
2005/09/21 01:46
瀏覽666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總算睡了個好覺,其實和晚夜早早上床有關。說早倒也沒早到那裏去,還是將近兩點半了,身體早需要休息,可精神狀況卻好得很,硬是寫完日記讀了幾頁《遍地梟雄》才睡去。一夜無夢,只在清晨依稀聽到幾陣咆哮,又是妻和兩個孩子在奮戰。沒想要搭理,風暴總是會過去的,真搞不懂怎麼妻老是沒能掌握孩子們起床的節奏,硬是希望他們能很有自制力的起床打理自己的東西然後上學,可孩子們其實都小,還是不時會有點任性的鬧起脾氣,不能一派正經的催趕,否則會吃力不討好。一直睡到千千來叫起床,才慢慢起身打理孩子上學的事。孩子已經吃完早餐等在客廳裏了。  今天休一天假,沒必要趕著出門,陪孩子上學後,拿了報紙慢慢踱到早餐店,加了份漢堡蛋及冰紅茶,坐在河堤路邊享受一早的悠閒。大概是已經過了上班的尖鋒時刻,早餐店裏的人稀稀落落的,連我也不過才三桌四個客人,料理早餐的老板娘一派輕鬆自在的準備著,還不時能到座位旁和客人聊天。自顧自的翻讀報紙,倒沒讓報上的新聞影響了自己的心情,那無趣的認親案顯然是場騙局,可口口聲聲說想天上的爸爸的女子還主張要開棺驗屍,這種認祖歸宗的方式也未免太讓人耳目一新了。清晨的河堤路上來往的車輛少了許多,不復以往的絡驛不絕,旁邊一桌該是對情侶已經吃完早餐,男的叼了根煙斜倚在長椅上,一襲俐落襯衫長褲的長髮女子陪坐在一旁,時而翻看手上的資料,坐在一起的兩個人卻是兩種不同的心情。  結完帳慢慢踱回家,才剛過九點,先打了通電話回辦公室把原本答應要出席的下午的會議推掉,和承辦人談了下個月公司寫生比賽所負責交管工作的籌劃事宜,一切比照去年的模式,只是人力的問題有侍協調,那倒也不是什麼難事。閒看了會電視,看來看去除了間雜立法院的SNG連線外,泰半還是昨天夜裏的新聞,都成了回憶了。關了電視回到書房上網收信及回應了部落格裏的意見,不覺竟也近午,趕緊整理要讀的書然後出門。休假一天可還是該要好好讀書,補補近來落後的進度。帶了《公共知識份子》、《遍地梟雄》及八月號的《萬象》出門,料想多少總能讀上一點,只要精神狀況能夠維持,應該不是件難事。  壞就壞在心中不時湧現的貪念。經過城市書店時,實在禁不起誘惑,停下車來進去順手拿了《寫給你的故事》及《月印萬川》就到櫃檯結帳,櫃檯小姐細心的幫我將書疊好,還順暢的幫我完成刷卡並將會員卡及信用卡交還給我,而我只注意到有些輕度腦性麻痺的她似乎早已經習慣這櫃檯該要的動作,絲毫沒有任何遲疑。拿著書走出書店,安安靜靜的明哲路上竟隱隱透過些許的浪漫,似乎正等待著什麼,也許什麼也沒有。
20 034
  騎著機車到大統新世紀,停好車不經意抬頭看了看天空,太陽正要躲在厚厚的雲層後頭,是有些陰陰的,但就是感受不到雨會下來。走上二樓誠品書店,先是在書店裏遊逛片刻,難以克制的買了香港中華書局出的《中國文學講堂.卷一遠古至南北朝》,明顯是為了補償因自己淺薄的國學知識而起的愧咎。走到「綠.茶館」,最常坐的那個位置被個上網的女生佔了,只得坐到裏邊最靠近吸煙隔間旁的位置,點了咖哩飯及招牌的烏龍奶茶,把書一本本攤放在桌上,邊讀邊吃起來。實在是餓了,沒多久飯吃完了,精神開始有些不繼,還是設法讀著《公共知識份子》,只是迷迷濛濛的,對周遭時而出現高聲笑鬧的聲音充耳不聞。書沒讀幾頁,盹倒是真打了。
20 033
  後來還是打起精神讀書,也能漸入佳境。讀《公共知識份子》其實有些危險,Posner引經據典的談起他以為的那些老以偏蓋全,以偏執的想像批判他人的理論大師的行徑,往往是我這讀書量有限的人所未能覺察的,是否有足夠的能力判斷波斯納所言到底真義如何,那又是極為苛刻的工程了。於是我只能讀著波斯納說薩依德對著以色列邊境的士兵丟擲石塊是「惺惺作態」,以及那大段落批判喬姆斯基(杭士基)指控美國長篇論述是「把政治及個人理念混淆不清」,波斯納尤其不齒那學者連署企圖影輿論的行徑「簡直是胡鬧!」這書得要好好看看,好好想想。  讀了百來頁《公共知識份子》,實在有些倦了,隨意翻讀起劉大任的《月印萬川》,僅僅讀了序言,為那所引朱熹的〈讀書有感詩〉而低吟片刻,那詩是這麼說的:「半畝方塘一鑑開,天光雲影共徘徊;問渠那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問卷有益,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  離開大統新世紀想到另一家誠品逛逛,看看陳昇的新專輯到底出了沒?順道去買角頭的新品。沿著民族路轉到中正路,車停在和平一路的人行道上,吸了一路的廢氣,頭有些暈。中正路上的捷運工地又開挖新的位置,出動了大批的警力維持這路口交通的流暢。到誠品音樂館逛了半圈,毫無所獲。不自覺的踱到誠品書店裏,好久沒到這店裏來,雜誌區店裏的資深員工似乎正在幫新進的員工介紹雜誌區裏的陳設,算是導覽吧!沒看到想要的書,真吸引自己目光的倒是那裝封起來的《毛澤東語錄》,粉紅色的封面倒是少了點殺氣,楊照的導讀只讀了一半,還沒覺得這書真值得細讀,改天吧!
PPAPER 第10期
  五點多回到家裏倒也沒事,帶著果子離的《一座孤讀的島嶼》到對面幼稚園接千千。操場裏早有成群的孩子在玩耍,家長就坐在一旁等著孩子們發洩精力。千千也在其中,在溜滑梯旁找了個位置讀書,先是翻看了剛收到的《ppaper》,這期的主題設計師是日本的三宅一生目前的掌門人瀧澤直已。對於時尚是不熟的,只是想在生活中有點設計的氛圍,多少能給生活帶來些創意。翻讀《一座孤讀的島嶼》倒是一篇接一篇,泰半是果子離在網路上發表時就讀過了的,如今重溫舊文,倒也覺得意猶未盡。直到天色暗了,才領著混身濕透了的千千回家。  等妻回來一起到裕誠路用餐,等著待會八點半翔翔圍棋課結束接他下課,順道和安親班老師談十月份翔翔心算班轉班的事,心算老師倒覺得沒什麼關係,只是翔翔這個星期天就要考六級,實在擔心銜接的問題。
抄經
  九點多倒完垃圾,刻意讓自己靜下來,回到書房拿起才剛從文具行買回來的自來墨筆抄寫《高王觀世音真經》。以往都是用硬筆寫,今天刻意找了毛筆,就是刻意要讓自己一筆一劃寫清楚,只是太久沒拿毛筆,寫出來的字是夠工整,但就是一付軟骨頭,只有字形,沒有勁力,還是得練。早有抄經的念頭,很功利的想讓自己靜下來,別老是生活在忙碌與煩瑣碎中。  一天的假期,倒還覺得過得充實。浪費的少了,也就寬心了。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雜記
自訂分類:瑣事情結
上一則: 最後一堂鋼琴課
下一則: 單獨陪孩子過一天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