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請一天假,讀半天書
2005/08/31 02:04
瀏覽710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請一天假,藉口是翔翔今天開學,不知道學校裏有沒有什麼特別的事等著處理。新學期開始,一切仍顯得新鮮,載著翔翔走天祥路直接到學校,想起一年前陪著這小一新生上學,腦海裏全是當初國語課本第一課的課文:「好學生,早早起,背著書包上學去。」短短三行字,可是學了一個星期,包括背誦及圈詞寫生字。一年就這麼過去了,國小門口又是滿滿的人潮,又有好些第一次有小孩上小學的家長陪著穿著便服的孩子走在往校門的人行道上,一邊走一邊和或許有些緊張的孩子聊天,順道也安撫一下自己。今天這趟上學之路也是新鮮的,聽翔翔說教室換了,搬到了比較舊的大樓,要比以往多走幾步路。送孩子到教室,和老師打了招呼,看孩子就定位後,放心的離開學校。停在自由路口等紅綠燈,竟就因此而感到絲絲的滿足。

  找了家早餐店點吃招牌蛋餅,翻讀報紙,悠閒的享有這難得的早晨,連廉價的紅茶喝起來都覺得美味。慢慢踱回家,上網看信,隨手寫了篇讀報感想,做了幾道數獨,妻打電話來問晚上能不能回娘家吃飯?想想也沒事,也就答應了。看看時間將近十一點,也該出門辦事了。

  先到銀行繳翔翔學費,順道匯了筆錢給朋友。櫃檯前遇到也來繳學費的同事,聊了開學的事。嫌了一下銀行的辦事效率,小小的大廳裏兩排長龍全是待繳學費的家長,其他櫃檯就算空著,也不會有人招呼代收,真是了不起的堅持。繳完費直奔大統新世紀,在誠品書店裏隨意逛逛,還是到綠茶館找了個能看到書店的位置,點了乾麵及冰咖啡。在洋味十足的店裏吃乾麵本來就是件怪事,尤其吃的又是簡單到不行的乾麵,紅蔥酥調了醬油辣椒的油麵,真是夠了。勉強吃完,趕忙把碗推到一旁,下次還是吃咖哩飯好了。喝了幾口咖啡,拿出《草根媒體》來讀。讀了一個多星期了,也該有個結束,打算整個下午把它讀完。Dan Gillmor倒是費了不少氣力將網路世界這些年來的發展,透過對網誌這媒體的掌握,廣泛的討論了可能觸及的問題。雖然偶而仍是精神有些不濟的打個小盹,在我後頭一個該是老師卻怎麼看都不像是個從事教育工作的傢伙一個人佔用了四個人的位置還不時高聲講著手機著實讓人有些心煩的老是把我從睡夢中驚醒。不過也多虧了他才不至真浪費了這寶貴的午后時光。

  書店裏的人們來來去去,各個不同目的的人來到書店,都有不同的晃逛的姿態。坐在這能看到書店中央的位置上,看著來來往往的人們,總會想著他們各自所代表的故事。那是讀張大春《尋人啟事》之後常有的想像,每個擦身而過的人們正在經歷他們生命經歷中的某段波折,而我們卻有幸和他們匆匆掠過,雖然不見得真能在他生命中留有什麼特殊的印記,但光是想像就會覺得那種奇妙的機緣,永遠有延伸故事的可能。

  近黃昏時把《草根媒體》讀完,對這標題還是頗有意見。既然運用了網際網路,用上如此質樸的名詞實在有些不搭,尤其書名那字體實在難看。不過內容實在頗為紮實,對新興媒體本質上的討論尤其全面,還涉及法律及科技等諸多面向的問題,實在應該好好寫寫心得。稍事歇息,拿出《春燈公子》接續著讀。寫達六合一段鉅鹿翁笑解七律嘆為觀止,總讓人想到《城邦暴力團》裏解畫梅一段。

  五點多離開書店,去接千千下課。早上出門時曾答應他會提早來接,讓他有時間在學校操場玩。接到千千和他約定六點鐘以前離開,找了個位置繼續讀《春燈公子》。聽說將有颱風來襲,不時刮起的強風似乎預示了即將變天。風中讀朱祖謀,剛正不可,風再大也無所謂。

  接回翔翔,一起回丈母娘家吃飯,開著車卻不時感到頭昏,想不出原因。到了丈母娘家仍覺得不舒服。孩子們看卡通,坐在一旁設法讓自己靜下來。止不住頭暈,難過極了。不知覺打起盹來。

  吃完晚餐仍不舒服,說不上到底怎麼回事。讀了點書,情況仍沒好轉。稍晚回到家裏,陪妻看電視,稍微舒服一些。想看片子,腦海裏卻出現昨夜看三段式電影《愛神》時間雜閃動的畫面。王家衛導的一段仍是其中最特別的,只是鞏俐的表演實在太冷太硬,少了舞小姐應有的煙花氣質。手的意象極好,最後的那段纏綿尤其動人,如果張震不吻上鞏俐會更好。索德柏的一段頗有興味的小品,像段散文詩。安東尼奧尼的部份仍不習慣他慣有的電影語法,最後的一段裸女之舞更是看得一頭霧水,恐怕兩個女演員也搞不清楚導演的意圖吧!

  答應妻要早睡,待會聽完英語新聞後,該要上床歇息了。至於颱風,來襲該是天亮以後的事了。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雜記
自訂分類:瑣事情結
上一則: 中秋節前的烤肉活動
下一則: 先讀《春燈公子》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