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義大利波隆納插畫展~德語詩作 鐵路寓言
2021/03/29 23:23
瀏覽1,473
迴響1
推薦38
引用0

埃里希·凱斯特納—《鐵路寓言》

插畫:亞歷珊德拉·魯格勒/德國

     這組作品是以被譽為西德戰後兒童文學之父、埃里希·凱斯特納所著《埃里希凱斯特納醫生的抒情藥櫃》詩集的卷頭詩《鐵路寓言》為主題。相較於其他慣用冷色調以此為主題的創作(不單指插畫),插畫作者、亞歷珊德拉·魯格勒以黃紅當主色調為之詮釋,很不同於一般,讓人舒緩了些沈重感。

     每個語言都有其獨特的音韻、語感及語意,翻譯成不同語言總是會少那麼一點味兒,只能盡可能表達與理解其意。以這首《鐵路寓言》第一節的音韻為例,第一行Wir、第三行、第四行的Wir和第二行、第五行的Und押頭韻,第一行句尾Zug、第三行句尾genug、第四行句尾Zug則押尾韻。這樣的交叉韻(kreuzreim)似乎是凱斯特納及赫曼·赫塞等德語詩人愛用的詩作模式。

原文詩如下

中譯版

一、

我們搭在同一列車上

日復一日地旅行著

看著已然無感的窗景

車上所有乘客沒人知道

列車最終駛向何方

二、

身邊一個睡著一個怨著

一個囉唆話多

廣播即將到站

列車在匆匆的歲月中穿梭著

永無終點停駐

三、

行李開了又收、收了又開

不知意義何在

明天我們會在哪兒呢?

列車長微笑地探頭進來

四、

他也不知終點何在

只默默離去

刺耳的鳴笛聲響著

列車緩緩停住

亡者下了車

五、

一個小孩下車驚得母親大叫

亡者靜默站在過去的月台上

列車日復一日地繼續前駛

無人知其所以

六、

空空蕩蕩的頭等車廂

僅一位身著紅絨外衣的胖先生

呼吸沉沉、得意地坐著

甚感孤寂

其餘人等皆在二等車廂

七、

所有人搭著同一列車前行

處於駛向未來的現在

看著已然無感的窗景

我們搭在同一列車上

許多人搭錯了車廂

(譯自日語版)

關於《埃里希凱斯特納醫生的抒情藥櫃》這本詩集...

     1936年於瑞士初版發行,收錄凱斯特納在此前後的詩作。作者在前言中詳細描述了詩作預期的用途、並以藥局的方式推薦其用法。讀者可從36種自A到Z的疾病中找到適合自己身體或精神狀態(凱斯特納稱之為藥瓶的標籤,其詩作便是藥)的人生療法。(Ps.日語版譯為《埃里希凱斯特納博士的抒情家庭藥局》)

凱斯特納寫下《鐵路寓言》是在隱喻什麼呢?

     上述詩集中收錄的詩作多是1933年以前所作。1934年已是希特勒獨裁政治的天下,1938年開始強制猶太人進收容所並屠殺。算算時間點再回頭看此詩,很難不令人驚訝凱斯特納當時對政局將造成可能之危險形勢的先見與超高敏銳度。

     埃里希·凱斯特納在1950\60年代常被視為童書作家,早期他是多家日報固定撰稿的時事評論者,之後更是個多產的作家、詩人及劇作家,在各領域獲獎連連。曾被蓋世太保焚書,仍用諸多不同筆名發表創作,是個和平主義者。下圖是位於其出生地德累斯頓(Dresden)的博物館。

    青銅雕像原型來自埃里希·凱斯特納的自傳式童書《當我還是一個小男孩》,主要描寫其家庭和他在德累斯頓的童年故事。

插畫作者 Alexandra Ruegler

後記

     試問、童書是否可以呈現恐懼、失去、死亡、疾病或戰爭這類苦難的主題?埃里希·凱斯特納在自傳式童書《當我還是一個小男孩》序言中曾說「並非兒童所經歷的一切都適合兒童閱讀」,可能也不是意謂因此就得全面封殺這類主題,若能以適合兒童、細膩、觸動人心,而非直白、冷漠、威嚇等方式呈現或許也是可行的。

未完待續...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Sir Norton 有適配嗎?
2021/03/30 12:58
確很德風,鋭金獨逸的不只是顏色和畫法,俱皆挑戰你的叛逆反思。我也激賞您譯作,力量+幻象+童稚+趣味+寫實,不怎麼樣的詩都會「活」了過來。🌿
您這部落有格,我這兩天才發現。任其鏽蕪,可是您的罪行。

很高興您喜歡,翻譯時「辛德勒的名單」幫了很大的忙呢。

三太子心花開

Yiro2021/03/30 22:36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