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作夢誌】夢與怨靈鬥法受傷,醒來起疹
2017/12/03 13:59
瀏覽723
迴響4
推薦53
引用0

 

【作夢誌】夢與怨靈鬥法受傷,醒來起疹

 

 

今日早晨六點多醒來 ( 2017 / 10 / 2 ),一醒來就想起作了惡夢,歷歷在目,好真實。


平日很少作夢,尤其是作惡夢,好多年沒作惡夢了,而且是夢見與邪靈鬥法,竟輸了,中招受傷,還夢見作家林清玄。


話說夢中於深夜路過一條街道,街上靜悄悄,兩側屋舍老舊,樓高二層。


我獨自走路,留意到好幾間屋舍有鬼影幢幢。好像是日據時代遺留人間至今的冤魂,死後未能平息,數量還不少。我費了一番功夫將其中許多鬼魂超度送離,但夢中沒仔細播放我是怎麼超度的,好像只運用意念連結神靈,請神靈來助,總之畫面草草帶過,只知我成功超度了許多冤魂,也不確定是否全都超度。


在此同時,看見其中一間房子的大門口,站著作家林清玄 ( 我從沒夢見過他,最近幾年也都沒想起這位作家 ),他正在和隔壁屋舍內的幾個鄰居打招呼,表示自己準備要修行閉關,切勿打擾,那幾個鄰居也都點頭致意。


事情已畢,我正要離開那條街道,忽見一人手提公事包走來,是中年男子,看起來有些怪,表情頗有事,似乎是正要前往剛才那些有鬼魅的房子中。與之對話數句,我說前路危險,他仍執意要去,竟起了爭執。原本身上沒有筆,此時卻夢見自己手持一支有蓋的筆壓制其咽喉。爭執中,他開始無理取鬧,我一時激動,過度用力,失手將其殺死。他沒有流血,但就像洩氣的氣球,頸部的人皮塌陷了。原本看到的他真的是活人嗎?難道是妖物所變,人形只是假相?抑或是我所不知道的另一種生命存在?旁邊有幾個人圍過來,看見了這一幕,他的人皮彷彿是用強化尼龍布製造而成的,死得像消風凹陷的氣球。


才過幾分鐘,便見他已化成厲鬼,手上還抱一尊臉部無五官但有皺褶的白臉白衣洋娃娃,與他同高。奇怪的是,他的身高,短少了一半,像小孩子的身高。


他抱著白娃娃飄過我左側的街道,一臉陰沉,看表情是要鬧事了。我看事情不解決不行,遂向前阻攔其路。我伸左手抓按他魂體的右肩,手臂竟穿越了白娃娃,這時白娃娃竟融化了,毒素滲入我身體,我中招了,中了陰氣,感覺身體不對勁,可能已一臉慘綠。


我立刻轉身離開,帶著傷就近走到林清玄的住屋門下,先打開隔壁房子的大門,告知裡面的鄰居,尋求協助,他們看見了我渾身不對勁的模樣,紛紛從屋內走出來。我接著轉身打開林清玄的住屋大門,爬樓梯直奔二樓,抬頭看見他已站在樓梯上端,那兒有一條寫著咒語的黃布條,就像警察用一條黃布條圍住命案現場那樣橫著,他主動撤下咒條,讓我進入二樓。


上了二樓,走到裡面,看見一個小法壇,我就坐到裡面,這時我看見法壇上有三張修行人的照片,全都不是華人,全都留髮,綁著好幾條辮子,膚色黝黑,五官看起來像尼泊爾或印度那邊的人種。我告訴林清玄,以前和邪靈鬥法從沒失手輸過,沒想到這次竟中招了,他點頭表示了解。接著,我試圖療癒自己,同時間,他也開始幫我療癒。過程中,我感覺到他真的有在修,真的會療癒,他的雙手碰觸到的身體部位,都是我覺得不舒服,有毒素滲入之處,大多集中在胸腔。


費了好大一番功夫,感覺好很多,但他意識到,以他的修為,也無法完全清除我身上的陰氣。於是畫面一變,他帶我到某處街頭,這時有一位道行更高深的老尊者在眾人簇擁下前來助我,費了些時間,又清除了一些。我閉上眼想要休息,但我連續閉上眼兩次,就看見邪靈來擾,把我嚇了一跳,顯示我還在驚恐之中。


也不知是否完全清除,這時老尊者退開。林清玄湊近對我說:回去多喝青草茶 ( 意指多多運用自然療法幫助身體解毒和退火)。


折騰了大半夜,這時天色漸明朗,剛剛由深黑轉昏藍,估計再過不久,天就亮了。然後,我醒了。


醒來之後,因夢境太真實有感,我一度懷疑是否確有其事?也許是發生在靈界或平行宇宙另一個我的事,也許是夢到前世,訊息以這樣的劇情和畫面讓我知曉。


幾經確認,應是單純作夢一場,研判只是潛意識的重組和變化。然而這代表潛意識中有驚恐的種籽,必須刨除。


起床後,生起一個靈感,乃搜尋播放楞嚴咒,讓楞嚴咒清除心魔。之後,再放般若波羅蜜多心經,將心來安。是為記。




有誰推薦more
迴響(4) :
4樓. 山居的隱士
2017/12/09 12:35
流浪漢與菩薩
請見回應欄
http://blog.udn.com/Mindfreedom/20023315
3樓. 山居的隱士
2017/12/09 12:30
夢中能作佛事,和其他事。
靈格能到靈界,也是功課之一,無時間區別。
金剛經三心不可得,其理在此。 
靈明覺知,萬物靜觀皆自得,反之,
我們是佛法的流浪漢。共勉
隱士合十頂禮 
2樓. 白絨
2017/12/04 23:12
聽起來也有點像賽斯說的「來自角門的真實夢」哦?!懷疑

這篇文章,本來是隱藏起來的。日前看到你特地為你的夢境,設了一個部落格去做記錄,我才決定將這篇作夢誌公開。

很久以前,我也發表過一篇作夢誌,夢見天人和仙女,和這篇完全不同。

前不久,11月期間,也曾作了一個夢,最有意義的是,我解讀出那場夢中出現的象徵,完全來自現實生活,其實是大腦進行了經驗重組,覺得很有意思,打算寫下來,卻一直沒空動筆。

賽斯書,我很早就看過,在二十多年前。但也只買過「個人實相的本質」,反覆看了很多次。賽斯其他的書就沒看過了。

上網查了一下甚麼是「來自角門的真實夢」(True Dream from the Gate of Hom, TD/GH),還是不太理解。

你提到這個,角門,是甚麼意思呢?

說到真實,我倒是常作預知夢,經常夢到了未來發生的事,或者現實中第一次見到的人,事先在夢中見過了。尤其是小時候,高達七成都會實現,而且醒來會記得。最近幾年,還是會作預知夢,大部分是夢見自己去電影院看到的螢幕片段畫面,但醒來大多忘了,直到看完電影散場後,當下或隔天才想起來曾經夢過。

穆仙弦 - 隨筆塗鴉之墨線世界2017/12/05 00:23回覆
1樓. 寧靜姐
2017/12/04 10:37
夢竟然記得這麼清楚!

能記得清楚,才寫得出來。

換言之,能寫下來的,都是記得很清楚的。

穆仙弦 - 隨筆塗鴉之墨線世界2017/12/04 23:48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