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百年復甦(三):姚淳耀終於進了戲劇的黃金屋
2011/08/29 17:44
瀏覽2,080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在「百年復甦」中,最搶眼的莫過於姚淳耀演的獵熊人狼嘉,很「man」的胳腮鬍、很「跳」的肢體動作,以及很有氣魄的豪語:「獵物被我碰上了,我都不挑剔,不管是老鷹、野狼或女人。」

在劇裡,他真的去誘惑人妻(藝術家的太太),真的製造了一場四角戀愛。

有討喜的長相,分配到一個討喜的角色,以「一頁台北」引起注意的姚淳耀,這回演「百年復甦」很開心,而且,「賺很大」。

「百年復甦」實施集中營式的排練方式,吃飯在一起、睡覺在一起、排戲在一起,整天在一起,那種感覺很特別,「賺的不是金錢。」姚淳耀說:「我學到了很多東西,表演的、舞蹈的、身體的、還有生活的。」

這是他在戲劇這條路上的全新體驗,所以無論何時(起床、吃飯、排練、閒聊)何地(反正都在苗栗)他都很亢奮,學東學西,這兩個月讓他大變身。

如果說演「百年復甦」讓姚淳耀真的進入了另一個層次的戲劇世界,應該不誇張。

在這之前,姚淳耀是一個外型勝於演技的演員,一些深沉的戲他演起來很吃力,例如,他自已就承認,演不來哭戲。

「一頁台北」給他的是機會及知名度,但姚淳耀深深知道自己的不足,雖然有電視台要他拍單元劇,雖然有其他工作機會,但他選擇了錢最少的「百年復甦」,因為他知道,在這裡他能把不足的電一次充完,就像武俠小說裡練了少林寺的「易筋經」而把任督二脈打通一樣。

回顧這兩個月的苗栗鄉居生活,姚淳耀說:「我真的學到了很多很多。」不只是表演,還有態度。

做劇場的人,「態度」很重要,姚淳耀這次跟著印度籍導演江譚佳彥學習,才真的了解什麼是「態度」,「那是一種為了戲劇,可以犧牲很多物質享受的態度。」

這種態度姚淳耀高中時想加入戲劇社時絕對沒想過,他後來並未加入戲劇社,而是被老師攔截到詩社,因為他小學時是朗誦及演講好手,而詩社那一年要參加比賽,需要好手加入。

問他為什麼當時想加入戲劇社?沒什麼神聖理由,「把妹啊。」姚淳耀說:「也想看看戲劇社在做什麼。」

詩社是什麼?姚淳耀以為是要去寫詩的,結果不是,第一天走進詩社,他發現他們要他朗誦現代詩,「真是一場誤會了。」

但姚淳耀還是留了下來,因為他發現大家一起來努力做好一首詩的呈現,是很好玩的事
,詩歌朗誦除了唸功外,也需要加入一些表演元素,雖然不像戲劇那麼誇張,但還是要演,他發現,表演好像滿好玩的,姚淳耀沒有進戲劇社,卻依然在詩社裡發現了自己對戲劇的喜愛,後來會走上戲劇這條路,是必然的。

面臨升大學的選擇時,姚淳耀只想唸兩種科系:大眾傳播或戲劇。他想了想,大傳的東西戲劇都可以接觸到,戲劇的東西大傳不見得有機會碰到,另一個附帶好處是:戲劇院校都是單獨招生,5月考完就可以放暑假了。

他決定報考北藝大,這所學校並不好考,學科及術科都要有一定水準才進得去,他父母應該也是這的想法,覺得他應該考不上,才會說:「好啊!考中了就代表你有這方面天分了。」話講得大方,但放榜那天,當母親如平常一樣送便當到學校給他,他告訴媽媽:「我上了北藝大。」媽媽的反應很激烈,站在校門口就哭了起來,那可不是喜極而泣,而是失望的淚水。

其實,姚淳耀進北藝大時,對戲劇這條路還是懞懞懂懂的,「我學得很開心,但也聽到很多人說戲劇這條路難走。」他說:「但沒有實際體驗,還是想像不出是怎麼辛苦。」直到他退伍,兩三個月沒工作,等著「一頁台北」開拍,卻又不時傳來資金還未確定,不知道會不會拍的消息,讓他陷入等也不是,不等也不是的徬徨,「那段時間常常躺在床上睡不著覺,焦慮。」他說:「那時腦袋裡常浮現的一個疑問:『為什麼做自己想做的事這麼難?』」

那段期間他住家裡,對他的游手好閒父母沒有碎碎唸,姚淳耀說:「不唸比唸壓力還大。」「一頁台北」的開拍解救了他,「一頁台北」的得獎也讓他知名度提高不少,至少履歷上寫「一頁台北」的男主角,可以唬一唬人。

但是,對於「為什麼做自己想做的事這麼難?」這個疑問,他還是不懂,在苗栗待了兩個月後,他開始懂了,這應該就是他演「百年復甦」最大的收穫。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