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台灣蜘蛛人陳世煌跟你說蜘蛛的故事
2010/03/30 17:42
瀏覽17,314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在一般人眼裡,蜘蛛是一種噁心、有毒的生物,看到時不是踩就是躲,還夾雜著女生的尖叫聲,被譽為「台灣蜘蛛人」的師大生命科學系副教授陳世煌說:「大家都冤枉了蜘蛛。」 

陳世煌說:「例如,俗稱剌蚜的白額高腳蛛(下方圖),是室內最大的蜘蛛,民間常誤會接觸到牠的的尿液,皮膚會起水泡、潰爛,其實他只是元兇隱翅蟲的代罪羔羊罷了。」

陳世煌說:「白額高腳蛛不是害蟲,是要幫助我們的」,牠很善良,自知白天怕嚇到人,晚上才出來覓食,而且不會結網;牠也是慈愛的媽媽,會抱著卵囊保護卵,小蜘蛛出生後,還會爬到媽媽身上玩耍。 

最重要的是,白額高腳蛛是天然的「克蟑」,因為牠會吃昆蟲,但蒼蠅、蝴蝶飛不進家裡,蚊子、螞蟻又太小,只好捕食家中的蟑螂。 

從另一個角度思考,白額高腳蛛也是家裡乾不乾淨的指標,若一直會在家裡看到牠,就代表家裡廚餘沒處理乾淨,導致蟑螂滋生,讓白額高腳蛛有豐富食物。

(上圖為赤背寡婦蛛)

陳世煌近一年來撰寫「台灣蜘蛛誌」,共發現了55種以前不曾紀錄的蜘蛛,包含1個台灣新紀錄科、15種新種、40種台灣新紀錄種,其中鷲蛛科成果最好,一共發現了8種新種。 

陳世煌前年12月接受國科會委託,帶領研究生在野外進行調查,第一年完成調查二爪類共13科蜘蛛,並加以分類、列入圖鑑,預計今年及明年陸續調查其他類共32科。 

過去在台灣發現鷲蛛科僅三種,分別是亞洲狂蛛、金比羅鷲蛛和台南秘蛛,因鷲蛛科蜘蛛體型很小,外表黑色又不顯眼,不易被注意,這次共發現8種新種,成果最多。 

有些蜘蛛發現的過程很離奇,例如有次他在山上調查蜘蛛,無意中搬開一塊石頭,一隻蜘蛛跳了出來,體長約0.7公分,背部呈灰黑色,頭胸部顏色較淡,也沒有明顯斑紋,加上生殖構造不同,經他仔細鑑定後,證實是一個尚未被命名的新種。 

他說,目前已知全世界約有4萬種蜘蛛,台灣過去紀錄約為400種,加上去年新發現的40種,台灣蜘蛛的種類目前已超過400種;根據他對研究蜘蛛30多年的了解,台灣有近2/3的蜘蛛是過去未曾被鑑定出來的,估計台灣的蜘蛛種類應有近千種。

(上圖為台灣綠貓蛛)

根據他30多年來調查,台灣已知的蜘蛛種類中,最大的是人面蜘蛛,背甲有金色毛,斑紋看似人的嘴、鼻和雙眼,體長可達5公分以上,以近郊低海拔山區最常見;最小的是類螨微安蛛,為一種體長約1- 1.5 mm的小形紅褐色蜘蛛,主要棲息於全台2500公尺以下森林下層的落葉堆和開闊的長草區;最致命的蜘蛛是赤背寡婦蛛,是黑寡婦蜘蛛的遠親,毒性最強,足以致人於死,在台灣數量稀少,分佈在人煙稀少的淺山地區,有人曾被咬中毒;長相最怪異的是枯葉尖鼻蛛,腹部背面像是一片枯葉,腹部前端延長呈葉柄狀,常在夜間結網捕食,頭部朝下,八腳縮在體側,靜待獵物上門;最可愛的蜘蛛則是中形金蛛,體色鮮豔華麗,會在蛛網上結X形隱帶,好像會寫英文字,也都有標本。 

陳世煌說,「研究台灣蜘蛛,最難的是入門,鑑定比對的工作不容易,因為早期的蜘蛛模式標本,都散落在歐美地區和日本的博物館,國內完全沒有標本可供參考對照,只好從國外大量蒐集蜘蛛的資料。」 

 

陳世煌說,他小時候曾在台北縣樹林鎮待過,喜歡大自然生態,也很調皮,常以抓泥鰍和釣青蛙為樂,考上師大附中後,圖書館內的生物書籍,全被他借光,後來考上師大生物系,修習過所有的生物分類課。 

陳世煌畢業後去當兵,其他人放假都去逛街,但他一有空就往山上跑,採集生物標本及拍照,當時採集許多昆蟲和其他生物,包括了野外常出現的蜘蛛,但是當時沒有人能夠指導研究,國內也缺少相關資料。 

在國外攻讀博士時,陳世煌主要鑽研青蛙染色體,在野外採集青蛙時,蜘蛛也是很常出現的生物,於是在留學國外期間,努力收集許多世界各地介紹蜘蛛的書籍和資料。 

返國回師大任教後,他決定走一條不一樣的路,去研究很少人碰的蜘蛛,一頭栽入至今30多年。 

陳世煌可以說每天與蜘蛛作伴,他開設「蜘蛛學」課程已6年,這堂課不好混,學生不論男女,都得上蟾蜍山採集蜘蛛標本,才能過關,有個女學生就說:「雖然上課常看到蜘蛛,但有時候要用瓶子抓,內心還是會毛毛的。」

在家裡,陳世煌將採集來的蜘蛛帶回家,暫時當成「寵物」,家人也習以為常,連小孩子都不怕了,有時蜘蛛偶而會爬出飼養箱,家人也不以為意,或直接幫忙抓回來。 

在陳世煌的實驗室中,約有5萬隻蜘蛛標本,可說是全國最多,除了野外採集來作為分類的蜘蛛,環顧屋內,「還有4種蜘蛛是不請自來的,」陳世煌細數:牆角沾滿塵埃、看來髒兮兮的蛛網,是名副其實的「埃蜘蛛」所築;同樣喜愛佔據屋角的,還有「幽靈蛛」,夏天,牠們常以上顎咬著球形卵囊,嚴密守護著下一代的安危;至於不結網的「安德遜蠅虎」,靠著一流的彈跳功夫,在屋內四處遊走;喜歡藏身壁縫、書架的「黃昏花皮蛛」,也總是在人沒有防備之中意外現身。

(上圖為鬼面蛛)

越深入蜘蛛的世界,他越感到這個世界的迷人,他說:「蜘蛛真的是非常奇妙的生物。」蜘蛛結網絲絲入扣,即使你是個大外行,只要聽陳世煌描述幾樣蜘蛛的特性,你立刻就能知道他所謂的「奇妙」何在了。 

舉例來說,大家都知道,蜘蛛吐絲結網,但是並不是每一種蜘蛛都結網的,基本上,會結網的蜘蛛比較進化,因為牠得利用特殊的蛛網來等待獵物上門,而不結網的蜘蛛,就得利用原始本能,自己主動出擊抓獵物。 

陳世煌說,蜘蛛的絲功能很多,可以結網、造屋、包裹獵物、保護卵囊、追蹤等,連蜘蛛在走路時,後面都拖著一條絲,為的是牠到處跑或跳下高處時,可以像一根繩子似的有所依恃。 

而在顯微鏡下可以看到,蜘蛛的絲並不是只有一根,而是好幾根絲合成一股的,這些絲有的有黏性,有的不具黏性,各有其功能。陳世煌指出,就拿最常見的圓形蜘蛛網來說,其中呈輻射狀的絲與邊緣的絲都無黏性,而螺旋絲則帶黏性,為的是可以黏住獵物,但卻不會讓蜘蛛被困住。 

談到蜘蛛網,那可就更神奇了,陳世煌說,不同種的蜘蛛織出的網各不相同,有圓形、袋形、漏斗形、垂吊式、片狀……真可說蔚為奇觀,有的蜘蛛網黏性驚人,還可拿來當魚網捕魚,有的蜘蛛網極其複雜,可以讓蜘蛛隱藏其中,同時還可以反光來吸引獵物;不過說起來,最神奇的一種蜘蛛網,要算是水蜘蛛的網了,這種在水裡生活的水蜘蛛,網自然也結在水裡的水草間,其網密不透水,像一個罩子似的水蜘蛛浮到水面上把氣泡帶下來,使得網內充滿空氣,水蜘蛛就待在其中活動,捕捉獵物。

(上圖為跑蛛)

蜘蛛有一個眾所周知的習性,就是交配之後,母蜘蛛會把公蜘蛛給吃了,也因此,許多公蜘蛛就各自發展出一套奇特的防禦法,來避免在交配後成了「風流鬼」。陳世煌舉例,有的公蜘蛛會用絲先把母蜘蛛的手腳給纏住,再進行交配,之後趁母蜘蛛尚未清醒,立刻逃之夭夭;有的公蜘蛛則會用上顎把母蜘蛛的毒牙先給卡住,再行交配,讓母蜘蛛無機可乘;還有的公蜘蛛在求偶之前,會去抓小昆蟲來「賄賂」母蜘蛛,然後趁著母蜘蛛分心大嚼之際,趕快行周公大禮。

(上圖為中形金蛛)

陳世煌沈浸在蜘蛛世界,一點都不覺蜘蛛的「可怕」,像「鬼面蜘蛛」,就有非常「可愛」特殊的捕食習性,牠會先在兩腳上結一張網,然後對準獵物撲去蓋上,就像漁夫撒網捉魚一樣,非常機動。 

民眾登山健行,常可看到林間高掛的大蜘蛛網,以及趴在網上頭部酷似人臉的「人面蜘蛛」,有的民眾會面露恐慌與厭惡的表情,還有人會故意拿起樹枝破壞蜘蛛網,甚至打死牠。 

陳世煌說:「其實,人面蜘蛛更怕人類,個性很溫馴,沒有牠外表那樣邪惡。人面蜘蛛和大多數蜘蛛一樣,口器內雖有毒腺,毒性卻很低,只能麻醉昆蟲或其他小動物,不會傷害人類。即使不小心碰觸到牠,牠會奮力逃脫。」

人面蜘蛛號稱台灣地區最大型的蜘蛛,在林間吐絲結網捕捉蚊蟲、飛蛾,陳世煌指出,蜘蛛絲有消毒防腐的功用,古人包紮傷口時,已懂得放入一小片段蜘蛛絲,用來加速傷口的癒合。這種外表讓人害怕的小生物,其實對人類很友善的。 

(上圖為人面蜘蛛)

隨著生物學界對蜘蛛的認識愈多,近年來,許多科學家投入利用蜘蛛絲製作防彈衣、外科手術材料的應用研究工作,除了泰國致力於將蛛絲研發成防彈衣,德國也掌握蜘蛛毒素的化學研究,分離出一種可能治療心臟病的蛋白物質。

(下圖為二角跑蛛)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