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快篩小白貓〉下
2021/06/22 06:22
瀏覽467
迴響0
推薦28
引用0

〈快篩小白貓〉

〈快篩小白貓〉上

 

電子顯微鏡底下,冠狀病毒表面的棘狀突出蛋白全數折斷,沒了棘狀突出蛋白,病毒等於少了鑰匙,根本難以侵入人體細胞,就無法複製病毒再擴大感染。

張教授只扶了扶自己眼鏡,思索半晌亦無法回答,難道……


另有一位女研究生負責解讀病毒基因,五名確診樣本的分析結果顯示,冠狀病毒內部基因序列在某個特定鏈結處被截斷,如此一來,病患體內受感染的細胞再也複製不出完整的病毒了。
張教授又扶了扶自己眼鏡,思索半晌後,粗略推斷,確診病患身上數億計的病毒全部遭到物理性的破壞,破壞掉每個病毒外部的每個棘狀突出、破壞掉每個病毒內部基因的某個特定鏈結之處,學理上可用什麼方式?如何能做到這般精準?

張教授越想越奇,越想越怕,想著想著,不禁冷汗直冒,拿下眼鏡,更不覺自言自語:「最可怕的……是那隻白貓……只用了約略三秒鐘張嘴威嚇的時間,而且還隔著約兩三公尺距離的空間,即完成這般精準的傷害。不!或者該說,是精準的治療,這背後原因太值得研究了!」

 

快篩站開張不知第幾天了,白雲悠悠,輕風柔柔,陽光有點曬人。跑來快篩的人排得更長,快篩陽性者陸續走到出口,綠眼白貓也還窩在樹上,有時跳到樹下,有時甩甩尾巴,有時舔舔貓爪,有時張嘴兇人,有時悠閒打個哈欠……
一隻貓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張教授又來到這處,遠遠望著,掐指暗自計算之後,回過頭來說著:「我們這項研究工作可能要快一點,白貓張嘴兇人的頻率似乎降低了,不知還能量測多久,或者也可能是,今日偽陽性的人變多了,我認為那隻小白貓並非胡亂兇人,牠的快篩能力,並消滅病毒的方式幾乎快得嚇人……」此時,張教授千般不願說出口的事實:「我腦中所學……根本無法理解我現在到底在胡扯什麼!」

兩位研究生推來幾樣量測儀器,趕緊架設在大樹旁,一一朝向綠眼白貓,希望能探測到進一步的科學發現。
依據現場觀察及五位確診病患身上的樣本分析結果,綠眼白貓確實待在這兒做了什麼事,能快篩出帶病毒的人並快速消滅病毒,而且這隻白貓也不笨,待在快篩陽性者被送去隔離的出口這邊最省事了,不必胡亂去聞誰身上是否有病毒。

然而,張教授心底可明白,這樣的觀察結果沒辦法公諸於世。
「難道要跟全世界說,發現有一隻喵喵可以殺死病患身上所有病毒嗎?呵呵!」張教授自言自語,最後不禁笑出,一位醫學權威公然說出這樣沒腦子的事,恐怕招致身敗名裂。

 

嚴格說來,目前只曉得觀察結果,下一步必需找出背後的科學原理,甚至複製出相同的醫療機制,如此偉大的發現將會……張教授腦海中諸多揣想、推測、盤算根本不敢說出口,眼前,兩位研究生手忙腳亂,不斷調整量測儀器,不過究竟要尋找什麼,實在毫無頭緒,日正當中,根本沒空理會午餐的事。

午後,張教授從醫師袍的口袋中取出一個小小貓食圓罐,打開之後,伸長了手,放到樹幹上平整之處。綠眼白貓仰頭嗅了嗅,隨即躡腳走來,大快朵頤一番,但吃到最後幾口,白貓在快篩陽性者與貓罐之間猶疑,舔了舔幾口,趕緊抬起頭,對著走過出口的幾人張嘴哈氣,隨即又回過頭舔食貓罐。

說實話,張教授此舉也在確認,眼前所見,確實是一隻食人間煙火的貓。

張教授卻沒料到,此舉害得綠眼白貓放過了幾位快篩之後真陽性的人。
傍晚夕陽斜照,這一日快篩站終於篩出九位確診者。隔日得知這結果,工作人員慶幸著,大家終於不是日日做白工,而且所使用的快篩試劑真的沒壞。

傍晚夕陽斜照,這一日的量測工作也結束,無從得知白貓如何篩出確診者,是否貓鼻子能嗅出確診者?也無從得知。兩位研究生只知道,白貓張嘴哈氣的瞬間,測得一種生物微波。隔日,這兩位研究生搬來更多的微波量測儀器,再外掛增幅裝置、微動分析示波器……等等成堆器材,此後天天守在快篩站這處的樹下。

 

所測得的生物微波會是教授所謂「精準治療」的真正原因嗎?
微波爐所用的微波波段可以促使水分子內部高頻振盪,震動氫原子與氧原子之間鍵結,分子內部摩擦產生熱能就可加熱食物。而綠眼白貓所發出的特殊生物微波是否形成了類似的作用?可以震斷病毒表面的棘狀突出蛋白?也可以扭斷病毒內部基因某處的特定鏈結?是什麼樣的特異頻譜或波動型態?
一隻喵喵真有如此神秘的力量?

在歸納出結果之前,只能放任那隻綠眼白貓在快篩站救治篩檢後的陽性患者。

綠眼白貓天天來快篩站報到,待在快篩陽性的出口處旁的樹蔭,依牠的方式消滅眼前走過這些人身上的毒物,如此默默貢獻,不為世人所知,更不曾埋怨喊苦,叫也沒叫過,常在傍晚累到睡在樹上,張教授開了貓食圓罐犒賞也吵牠不醒。
這一隻不知何來天賜神物,抑或是何方神秘妖物?張教授心懷敬畏,研究工作只在樹下進行,保持不打擾的距離,綠眼白貓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某晚,張教授在床上翻來覆去,似睡非睡,於是穿起醫師白袍,走到快篩站看一看,不知為何?他發現自己看得出哪個人身上帶有病毒,身染病毒的人走來,渾身散著不潔的陰闇氣息,齷齪不堪,令人實在難忍。
他想喝斥他們別再走來,卻出不了聲,想揮手示意,不料發現自己揮出了貓爪,低頭一瞧,竟矇矓看到一身白袍化成了白色貓毛,自己的原形其實是一隻白貓。幻境之中,腦子還能思考,混混沌沌,不知想了多久,最後還是接受了這怪異的現實,畢竟可用肉眼看出病毒是一位醫者夢寐以求的能力。

可惜這一切都在夢裡,醒來只隱約記得自己揮出貓爪的片段,大部分都忘了。

 

一日又一日,白雲悠悠飄過,說真的,快篩站找出確診者的功能實在是太低了,合理推斷,此區應該沒有大規模感染之風險。說真的,前進指揮所的指揮官也搞不清楚,這裡這樣的狀況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總之仍是好的結果,大家鬆一口氣!只能說天佑園區,如此下去,可以準備撤收快篩站了。

兩位研究生還沒放棄,借來更高級、更敏感的量測儀器,只能努力到最後一日。根據現有匯集所得之數據,大概收不到能夠滿足科學驗證的結果。
快篩站也算圓滿達成任務,張教授無奈輕嘆,端端正正望向樹上,輕輕抬起手,算是對一位「醫者」的敬意。
綠眼白貓似乎察覺自己被人瞧出了底細,瞪大貓眼,慢慢轉開視線,低下頭來,假意舔了舔自己的毛,試圖裝成沒事。


這一幕不巧被某位眼尖的記者拍到,又不知從哪追出些許端倪,回頭找了攝影組一起來採訪張教授,試圖向教授求證,有關快篩站一些難以解釋的怪事情。

張教授扶了扶眼鏡:「我想過去一直說過,快篩陽性並不等於確診,因為有一定比率的偽陽性,呃……不過,也是有偽陰性的可能……」哇啦哇啦又慢條斯理,全是官腔制式的回答。

這位記者不肯死心,就想挖出事實真相,劈里啪啦連問:「快篩站抓出陽性的人在核酸檢測驗證之後,幾乎全是偽陽性,讓大家直呼好險,然而這樣失衡的機率有可能嗎?難道所用的快篩試劑壞了?況且快篩站一直撈不出確診者,在機率上是否可以判讀出,莫非……難道……此地另有隱情?跟快篩站小白貓有什麼神秘關聯嗎?」
記者不斷地追問,張教授打死也不承認,畢竟園區疫情最後得靠一隻喵喵來救,這種事情有可能嗎?有可能也不能說出口啊!說出來豈不讓人笑死?

在鏡頭之前,張教授不曾說過假話,扶了扶眼鏡後,臉上很正經,卻支支吾吾,語帶含糊:「畢竟……這裡的疫情最後……真的就是得靠疫……苗苗啦!」記者聽完點頭卻又疑惑,現場就只兩位研究生聽出了弦外之音,噗哧笑倒在地。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黑白談
上一則: 〈鼻屎五四三〉
下一則: 〈快篩小白貓〉上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