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快篩小白貓〉上
2021/06/16 06:16
瀏覽501
迴響0
推薦29
引用0

〈快篩小白貓〉

 

確診者不斷冒出,不知何來,病毒攻陷園區已是事實,難道……
疫情危及科技產業,讓人不禁毛骨悚然,也不免眉頭深皺,難道……難道……
難道什麼?有人不敢多想,有人直接開罵:「難道政府不會做點什麼事嗎?難道我們公司就快……」話未完,他突然背脊發涼,一陣毛骨悚然的感覺竄至臀部,這人忍不住衝向廁所,急奔如電。

病毒急攻如火,政府趕快做點什麼事吧!
指揮中心很快成立了前進指揮所,連夜搭起大帳棚,弄起園區快篩站,快篩就是希望盡快揪出確診者,然後匡列、隔離,之後再篩檢、再匡列、再隔離……
究竟想著,要快篩出越多人越好,還是快篩出越少人越好?大家心裡實在矛盾。


快篩站開張的第一天,手忙腳亂,人心惶惶,排隊等在快篩站入口的幾個人居然還能閒聊:「我覺得我們公司就快完蛋了!」
「說真的,有很多很多人覺得自己喉嚨癢癢的,我覺得他們全都確診了。」
「說真的,每個人都來快篩,我覺得賣快篩試劑的一定賺死了。」
「災難雖是危機,危機亦是轉機,我們一定一定可以……」可以怎樣?這人沒能說個清楚。

快篩站出口這處的人就不一樣了,快篩陰性的人溜也似的回去自我健康管理,而快篩陽性必須繼續排隊,等著坐上隔離巴士,他們會被送去防疫旅館,等待核酸檢測的結果。
得知自己快篩陽性的人來到快篩站出口,全是一臉茫然,有人急著通知家人幫忙帶換洗衣物過來,有人免不了愁眉苦臉,有人走著走著,難得欣喜叫出:「咦?這兒有一隻喵喵?」

出口一旁,樹蔭底下,看似一隻小黑貓,走出這樹下陰影,其實是一隻全身白的綠眼老貓,可愛的腮幫子讓人想伸手去摸一摸。
不過看似可愛的這隻白貓突然張嘴哈氣,露出尖牙,不讓這些人接近,走過一個快篩陽性的人,白貓就兇一次,有時還會揮舞貓爪,有時卻只懶懶地看經過那人一眼,沒多加理會,快篩站就這麼過了一日。

 

快篩站開張的第二天,前來接受篩檢的人更多了,管制也更加確實,快篩站入口不准閒聊,快篩站出口更禁止出聲,即使看到可愛的白貓也不准歡喜叫出,他們都已經快篩陽性了,全是散播病毒的潛在風險者,看到貓有什麼好叫的!

綠眼白貓則不管,這日牠跳到樹上,窩在一處更涼爽的橫生枝幹,依舊對著看向牠的這些人張嘴哈氣,擺起兇臉,偶爾揮舞貓爪,可能覺得他們都髒髒的吧!

白貓的這種行為幾乎構成了歧視,快篩陽性的人已是愁眉苦臉,還得面對小動物這樣不友善的對待,情何以堪?綠眼白貓沒在管,快篩站的管制再確實也管不到一隻貓,快篩站又這麼過了一日。
傍晚夕陽照得人影長長,快篩站的醫護人員忙著收拾篩檢工具,消息傳來,昨日快篩陽性者的病毒核酸檢測結果出爐了,全數都是陰性,大家不禁振奮歡呼,先鬆了一口氣,過了一會兒,有人道出心聲:「快篩陽性都沒半個人確診,那我們在這裡忙什麼呢?」這話引出了更多你一言,我一語。
「說真的,快篩陽性也不等於確診,因為有一定比率的偽陽性。」
「但也要小心,有偽陽性也有偽陰性,這也表示,我們沒有篩檢出確診者。」
「明天再來,繼續加油吧!園區要靠我們好好守護……」
「說得好,大家都辛苦了!」

快篩站的醫護人員一一散去,火紅夕陽照得影子長長的,是一隻貓的慵懶身影,原來綠眼白貓從樹上走了下來,在快篩站的大帳棚四處亂走,有時聞了聞,有時甩甩尾巴,像在巡視一般,有位女護士忍不住伸長手,摸了摸這隻白貓。

一整天下來,綠眼白貓似乎有些累了,瞇起雙眼,任由這女護士亂摸,也沒張嘴哈氣,也沒擺兇臉,與白天不親人的樣子迥然不同。
天要黑了,女護士揮手道別,白貓竟然對她點點頭,不知何意。

 

快篩站開張的第三天,開始有人注意到這隻綠眼白貓的怪異行為,因為牠也不去別處,看到快篩陽性出口這處有幾人走出來,牠就貓步到樹下,開始對著這些人張嘴哈氣,也不知牠到底在不爽什麼?

前來快篩站檢視是否有異常的張教授聽說有這件事,特別來到樹邊觀察,想不到一看就是一下午。張教授明明是醫界權威,卻在快篩站放著正經事不幹,只躲在這兒看著一隻貓,還一直看到傍晚!

有工作人員看不下去,也有醫生略略知道教授他在觀察什麼,有人大膽去問。
張教授解釋著:「這個問題在專家會議也討論過,確實有些小動物聞得出確診者身上帶有病毒,有些國家還曾經訓練偵查犬,看看能不能聞出人體身上是否帶有新冠病毒,不過……不過……聞得出來似乎也沒什麼用,因為偵查犬每個人都去聞的話,也可能被其中一位確診者汙染了,結果也成為傳播鏈……」這時消息又傳來,前一日快篩陽性者的病毒核酸檢測結果全數又是陰性!
「啊!我們的快篩站整整做了兩天白工?」
「哈哈!怎麼有這種事?這樣是該哭還是該笑?」
「明天再來,繼續加油!大家都辛苦了!」

快篩站的醫護人員一一散去,天還沒黑,但綠眼白貓似乎真的累了,自個兒蜷縮在樹幹上睡著了。

整整做了兩天白工,快篩站沒找出半個確診者,這機率也未免太低了。
「該不會……藏在快篩陽性者身上的微小病毒鼠輩全嚇死了?呵呵!」樹底下,張教授一番自言自語,最後不禁笑出,樹上白貓沒空理他,正睡得香甜。


快篩站開張的第四天,滿天烏雲卻沒落下半點雨滴。前來接受快篩的人更多了,大家忙得不可開交。
不知哪人冒險弄來五台救護車,還載著五名確診者來到這處,竟然還要求確診者下車,在車門口站個五秒鐘再載回去。這事沒有幾個人注意到,這裡是快篩站,快篩陽性的人集中後被載走,駛來幾台救護車也沒什麼。
但很明顯地,綠眼白貓十分不爽,豎起背毛,在樹上張嘴哈氣,不斷揮舞貓爪,只差沒跳到樹下揍人。


快篩站的日常情景幾乎每天都一樣,人進人出,漸漸看出管制越來越好,運行也越來越順,傍晚夕陽照落帳篷時收工,白貓躲在樹上睡著了。

從五位確診者身上抽檢出的樣本直送研究室,不知哪人偷偷找了兩位研究生進行分析,一位男研究生跟電子顯微鏡窩在一起,幾乎忙了一夜一日,甚至忘了天昏地暗,二十四小時內收齊顯微鏡底下發現到的驚奇影像,急急忙忙如天塌一般,跑去問張教授。

電子顯微鏡底下,冠狀病毒表面的棘狀突出蛋白全數折斷,沒了棘狀突出蛋白,病毒等於少了鑰匙,根本難以侵入人體細胞,就無法複製病毒再擴大感染。
男研究生為此咋舌連問:「怎……怎麼會這樣?這……這些樣本究竟從哪來的?我……我們有如此神……神奇的治療方式?難道……」難道什麼?男研究生張大了嘴,一時說不出來。

張教授只扶了扶自己眼鏡,思索半晌亦無法回答,難道……

 

(待續……)

            〈快篩小白貓〉下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黑白談
上一則: 〈快篩小白貓〉下
下一則: 〈確診五四三〉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