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捷運小故事 - 佛手之座
2020/01/05 20:20
瀏覽631
迴響0
推薦34
引用0

  

捷運小故事 - 佛手之座

 

其實那是一件安置在捷運月台上的裝置藝術,也是供旅客候車的座椅,造型是金銅色的兩巨大手掌,手心向上,兩手四指相疊,指平掌曲,兩拇指微觸形成椅背,巧妙包攏出一個空間平台,剛好容納得下三、四個人的屁股。但是在小蓮的過往記憶中,那是真實存在過的佛祖雙手。

「佛手之座」只是小蓮憑著幼時印象而自行定名,非該藝術創作者所命名,畢竟當時的她僅僅五歲,根本不清楚是否有告示牌的文字說明,也認不得究竟是位於哪個捷運站的月台。
那時因為生病發燒,病況不似一般感冒,外婆便揹著小蓮到城裡大醫院看醫生,醫病的過程昏昏沉沉,沒留下太多記憶,但在回程路上,等候捷運時,小蓮發現這一雙金銅色大手,兩眼為之一亮,好奇問了:「外婆,這是誰的手啊?怎麼會這麼大?顏色好亮啊!又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呢?我可以坐嗎?」

外婆應是隨口說的:「這個啊……這個是佛祖的手,所以才這麼大,又這麼亮,佛祖知道小蓮生病了,所以出現在這裡,妳可以上去坐一下,佛祖祂會照顧妳,讓妳的病趕快好起來。」
小蓮大驚,第一次見到佛祖現身,雖然只看到佛祖的手而已,不過佛祖的手已然這麼大,顯然佛祖的臉和身體也塞不下這捷運月台,自然就看不到了。小小五歲身軀勉力爬上金色佛指所形成的平台椅上,體內熱燥痛苦竟逐漸消散,小蓮覺得十分舒服,比起剛剛醫生聽診、挖舌頭、打針等等胡弄半天都有效,讓天真小孩不得不信,真是天見可憐而顯靈的「佛手之座」,得以解苦驅病。
其實那不過是金屬表面導熱性較佳的原理。

 

記得外婆還說:「妳要坐好、坐正,然後妳的小手也要跟這個佛祖的大手一樣,擺出一樣的手勢,放在大腿上,對,就是這樣。」
小蓮盤坐在佛手之座,也照著外婆所言做了,說也奇怪,兩手聚攏之處與小腹間漸漸透出一股暖意,讓心境漸沉,呼吸漸緩,進入了一種似睡非睡的狀態。
不知過了多久,小蓮雙眼一睜,突覺神清氣爽,病幾乎好了一大半,外婆則默默站在身旁,細心幫她擦掉額頭上汗水,這期間不知過了幾班捷運列車?
外婆似乎也看出了一些神奇,領著小蓮在「佛手之座」前感恩一拜,轉身跨進了捷運車廂,踏上歸途。小蓮還記得捷運開著開著,從黑暗隧道上升到光明高架,沿路與外婆一起觀賞窗外之景,遠處青山藍天,近處人車擁擠,高處還掠過一架飛機,是一段幼時美好回憶,外婆眉開眼笑,少掉了來程就醫時臉上的憂心。

不到一年,外婆卻因故去世,小蓮一直記得外婆在捷運上望著窗外的笑臉,之後身有微恙,也總會想起月台上外婆所言,便照著五歲時的懵懂記憶,盤坐床邊,雙手聚攏腹間調息,是外婆保佑或佛祖慈悲,這招總能讓身子好過些。
有些人在生病、受傷或某種情境之下,能自行感應體內的真氣內息對療傷有益,進而以意念保持此內息,加速驅病離傷。

 

 

 

許多年過去了……
近日,因為天氣冷熱異常,加上連日熬夜,準備生平第一次的大學期末考,小蓮似覺染上風寒,便在床上盤腿調息,不料室友們進門見到,大吃一驚,小蓮只好將事情緣由慢慢說了,大家聽完都感到神奇有趣。
但室友阿花仔細推敲後卻表示,那「佛手之座」應是某個藝術創作者費心製出的雕塑實體,或許至今仍在某個捷運月台上靜靜地擺著。其他人也紛紛點頭,畢竟常人要遇上佛祖大手顯靈之機率,實在是太低太低了。
小蓮卻像夢中初醒,恍恍回憶,五歲的小手摸在那金銅色巨大手掌的觸感,確實相當真實,而非神靈虛幻之情,再由如今十八歲的心智洗滌過那一景一幕,便就懂了,想起當時外婆胡謅騙小孩的經過,不由放聲一笑。

期末考總算結束,小蓮拿了悠遊卡去搭捷運,像無頭蒼蠅似的在各個月台上找尋「佛手之座」,說是找尋「佛手之座」,其實小蓮找尋的是對外婆的思念,然而她心裡混淆了,自己也不曉得。就這麼找了將近一週,仍是無頭蒼蠅,小蓮的心底開始懷疑,佛祖大手要顯靈有那麼容易嗎?

捷運是大城市裡的交通網絡,我們無法知曉,將有什麼人會經過、將有什麼事會發生、將有什麼物會堆放在某個月台的一角,而這人事物的出現,或將影響誰的一生。歷經了這麼多年的建設,捷運路網交錯,月台層層疊疊,人群熙來攘往,佛手依舊在某個捷運月台上靜靜地擺著嗎?如何能尋得這過往故事中的痕跡?

 

室友阿花給了一個建議,由於當年外婆是帶小蓮去某大醫院看病,所以應該先從附近有醫院的捷運站月台找起。
果然,在一個捷運月台走至右側最底的角落,小蓮終於瞧見了「佛手之座」再次顯靈,十八歲的手觸摸在冰涼金銅的金屬表面,竟讓五歲那時的情景如泉湧出,小蓮得蹲低下來,讓眼前重現舊時所記,那佛手指掌間刻痕的細部,一指一節,一彎一凹,真是開心極了!
不過歡喜未久,不禁悲從中來,小蓮眼眶熱起,蹲在巨大佛手旁,獨自啜泣。

 

「這位大姊姊,妳怎麼哭了?妳有不舒服嗎?」一個約莫五歲的小妹妹探頭問。
小蓮急忙站起,一邊搖頭,一邊衣袖拭淚,硬擠笑臉。

「大姊姊,妳如果不舒服……」這小妹妹伸手拉動小蓮裙襬,天真地說:「這個剛好就是佛祖的手,可以治好妳的不舒服哦,妳要先過來坐上去。」

「佛祖的手?」小蓮心想,這又是誰教她的?如此欺騙小女孩?

小妹妹很是熱心:「大姊姊,妳要坐好啊!然後妳的手要跟這個佛祖的手一樣,放在妳的大腿上面,對,就是這樣,然後要等一下下。」好熟悉的這一言一語,小蓮自然照著做了。
小妹妹憋沒幾秒,探頭又問:「大姊姊,妳有沒有感覺舒服一點?對吧!我沒有騙妳,對不對?」小蓮點頭說對,也確實被這小女孩如此一鬧,心頭輕鬆許多,伸手摸了摸小妹妹的柔嫩臉頰,同時左右張望,看小妹妹的家長究竟在哪?

「外婆妳快來看,這大姊姊說佛祖的手真讓她變好了,不哭了。」小妹妹大喊。
一位婆婆從月台柱子後悄然現身,眉開眼笑的樣貌與小蓮外婆神似,緩緩走來,不疾不徐,點頭示意:「呵呵,我是她外婆。」在小蓮淚眼猶濕的目光中所見,婆婆身泛光芒,仙氣飄逸,或許也是自己另一平行時空的外婆有緣降臨,才會在剛剛啜泣感傷之時,放任那位小妹妹來逗弄自己開心。

「外婆,妳也一起來坐嘛!」小妹妹活力滿分,牽過她外婆,按到佛手之座上,自己卻在外婆的大腿邊來回蹭著。
小蓮有感而發,輕輕聊起:「妳們這樣要好,讓我想起了我的外婆,我小時候,外婆她也這麼說過,不過,這真的是佛祖的手嗎?可惜外婆她已走了……」

婆婆笑容和藹,溫柔撫了撫小蓮的肩頭:「當然了,這個是佛祖的手,所以才會這麼大,又這麼亮。」
佛祖的手所聚攏的空間真有神力,能讓人清涼舒暢,卻暖了心。

「外婆,外婆……」小妹妹不知又問了外婆什麼奇怪的問題?小蓮沒注意聽,這婆婆答了幾句,溫暖手心仍留在小蓮的肩頭上自然撫著,是忘記縮回了嗎?

「不好意思……」小蓮望著這婆婆,強忍淚珠才放膽問了:「我可不可以,也叫妳外婆?」這位好心的婆婆點點頭,毫無猶疑便將全身微顫的小蓮攬在懷裡。

 

「外婆……我真的真的好想妳!」

小妹妹卻抱上來鬧著:「妳也叫她外婆,那妳真變成我的姊姊了?」
祖孫三人相擁坐在「佛手之座」,溫馨氛圍凝滯了月台這兒的空氣,一時之間,似乎連捷運列車也忘了該駛進月台。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黑白談
上一則: 捷運小故事 - 恐懼之毒
下一則: 捷運小故事 - 笨鴿之死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