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釣魚島上釣魚忙
2013/01/30 22:29
瀏覽1,297
迴響3
推薦49
引用0

題記:

原本是想躲懶的。只是因為前一两天有朋友問到這個事情,於是索性找個時間寫寫自己的思路。值得說明的是,本文的唯一價值就是拿來扯談,國際政治與各國的政治運作不是我等小民可以腦補說“掌握”的。但是,口水政治卻是網友們的老傳統啦,也算是無聊網絡生活裏自娛娛人的一個不錯的遊戲。千萬不要認為事實就是這樣哦,每個口水政治戲劇的開始都會說的臺詞是:如有雷同,不勝榮幸。

首先,個人認為“釣魚島爭端”之爆發是日本有意策劃,精細組織與充滿了戰術意識的典型的日本式戰略。我們可以注意到,釣魚島爭端的發展與升級是一直為日本所主導或者主動的。這個特點是非常明顯而需要被強調的。

一、

我們知道如下事實是不言而喻的:

1.雖然北京一直主張釣魚島的主權屬於中國,但是過去的幾十年,釣魚島的實際控制一直為日本所掌握。

2.在過去的20年,雖然兩岸或者華人世界的保釣浪潮一波又一波,但是北京政府對於日本實際控制釣魚島的事實,或者對於民間保釣的支持,都是較為策略性的克制。

3.北京在鄧小平時代,事實上就釣魚島問題做過政治性的原則概括——“後代比我們有智慧,一定可以解決這個問題”。本質上北京推行的是一個綏靖政策,對於釣魚島並未積極主張行動。

4.在鄧小平時代以及以後,北京和日本其實是就釣魚島問題有默契的。雙方在釣魚島問題上都達成了一些彼此克制的部分。總的來說是,北京不謀求積極改變釣魚島為日本實際控制的現狀,日本不拒絕中國漁民在釣魚島海域的活動。

5.北京一直在釣魚島問題上保持了克制,這個部分就釣魚島危機爆發之前來看,沒有證據顯示北京有積極改變這個綏靖政策的意圖或者動作。我們不難發現,事實上北京沒有積極的試圖在未來或者某個明確時點改變釣魚島被日本所控制的現實,更何況是徹底解決釣魚島問題了。

二、

以下事實也不應該被忘記:

1.中國漁民在釣魚島捕魚遠不是第一天了。之前的日本最多只是驅逐而非逮捕,或者試圖審判。在釣魚島危機發展到今天之前,日本已經在對待中國漁民問題上,采取了破環默契與“改變現狀”的舉動——日本非法逮捕了中國船長,並且試圖審判。這在當時是一個重大外交爭議。

2.如果說,船長問題還可以用民主黨政府不熟悉慣例或者在外交上生疏作為一個解釋的話。那麼,後面日本迅速升級釣魚島危機就非常的值得玩味了。購島鬧劇首先是東京都的石原在鼓吹的,並且號召的是民間捐款。當時就已經引發了北京方面強烈的反對信號。此後,日本東京有聲音表示,不能讓石原購島,應該是東京來國有化這個島。值得提醒的是,胡錦濤在東盟會議上,直接對當時的日本首相野田表示,購島之舉萬不可行。日本首相是非常清楚北京的外交底線與態度的。如果日本東京有意在某個程度上避免重大地緣危機,這個時候完全可以采取緩一緩的態度。但是,事實上,與胡碰面後回國的第二天,日本政府悍然宣布國有化釣魚島。這是對於胡的重大羞辱。

3.釣魚島問題自漁民船長被抓開始,我們知道兩岸都發生了很多民間自發的保釣運動。這個保釣運動相當長時間裏是以香港為活動中心。香港保釣人士數次試圖去釣魚島抗議,並且策劃登島。在釣魚島被所謂國有化後,大陸的群眾性保釣運動更加火爆。雖然我們清楚其中大多數是基於樸素的愛國熱情。但是,自船長被抓開始,很多保釣運動背後的資金來源與組成人員帶有非常奇異的“日本血統”。也就是說,保釣組織的活動有日本資金的支持,一些參與保釣的人,同時也是積極參與所謂“民主運動”的人馬。

4.我們注意到,釣魚島危機的爆發始終是在日本主動誘導與升級下逐步尖銳化的。

三、

我們同時還注意到下面一些雙邊關系的背景:

1,中日之間的貿易與經濟關系在過去20年是非常緊密的。大陸不但是日本重要的產業布局的一環,同時也日益是日本重要的海外市場。大陸在相當時間裏,也得益於與日本的這種經濟關系——日本的資金,技術與管理經驗依然是大陸長期以來學習與需要的對象。兩大經濟體的聯系已經是剪不斷,理還亂。事實上,盡管兩國間關系隨著時勢的變遷而時有緊張,但是都未特別的影響到雙方的經濟關系,雙方在經濟上還是互相保持了克制。“政冷經熱”是很常見的描述。

2.中日關系是存在過相當友好的一個黃金時期的,並且兩國政治家基於長遠的考慮,都在過去相當時間裏積極推行兩國民間與政府間的友好。我們不應該忘記整個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以來,日本整體對華友好與民間交往的活躍這一事實(包括經濟上的援助)。日本在相當時間裏,也是試圖構建一個基於長久利益與和平的兩國關系。

3.北京一直試圖整合東北亞,希望形成東北亞一體化的經濟自由貿易體。這個戰略也是北京非常努力推行的,並且一直與韓國,日本,俄國,甚至包括朝鮮在積極的溝通。北京在對日本的問題上,並沒有采取曆史本位主義的情緒性政策。應該來說在相當的時間裏,北京同樣是期待建立中日間比較和諧與面向未來的關系。

4.08年經濟危機後,日本經濟陷入了困境。在福岛大地震後,日本經濟出現了連續的負增長,並且外貿出現了多年來的逆差。日本經濟陷入結構性衰退的陷阱已經20年了。但是同期中國的發展被認為是人類曆史上最快,最大規模的工業化與城市化運動。

一言以蔽之:在中日經濟如此緊密聯系的時候,在日本經濟困難,需要中國大陸市場的時候,在北京沒有重大戰略變革威脅日本安全的時候,在北京當面明確表達希望日本克制的時候,日本不管不顧的強硬升級了釣魚島爭端,全然不顧及日本在華的經濟利益與長期積累的政治資源,直接挑釁北京在釣魚島問題上的底線與十餘年來的雙邊默契,迫使北京直接強硬的采取行動來改變日本對於釣魚島的實際控制——這完全違反了“當家不鬧事”的邏輯。這種奇異的決策與邏輯,到底是為什麼?這需要我們去猜測與解答。

四、

日本在想什麼?它到底要什麼?

要回答上面的問題,答案其實說穿了很簡單。不過整個支撐這個答案背後的邏輯卻很複雜。這恰恰是政治,或者國家博弈最為令人著迷的地方。

日本為什麼要在釣魚島問題上采取這麼激烈的方式,顯然必須放在日本國家利益與長遠角度去思考才合乎情理。

一般來說,在國內挑動極端的民族主義情緒,並且試圖用外部危機來鞏固政權或者贏得選舉,這是現代國家,或者采取代議制民主選舉制度的國家經常有的一個行為邏輯與政治心理。釣魚島問題不能排除這種可能性。但是,如果單純是這樣,為什麼是釣魚島?為什麼這麼激烈?為什麼是這個時間?簡單化將局勢解釋為日本政客的自私與愚蠢,完全沒有考慮到北京反制的激烈與對於日本經濟,地緣安全的重大傷害,這顯然是太過於小看日本了。我完全不相信日本單純的只是基於國內政治的短期需要而這樣做。

如果選舉需求只是一個附帶的短期利益的話,釣魚島爭端對於日本有長遠的利益與重大的戰略企圖需要被利用嗎?我認為是有的,並且是日本刻意試圖營造與在將來逐步推行的。釣魚島只是這其中的一環,並且是會長期存在的一個地緣政治潰瘍。日本會不斷在釣魚島問題上保持強硬與制造問題。

日本是在利用釣魚島來釣魚的!即使釣魚島問題階段性的平靜或者幹脆沒有發生,我相信在本文的邏輯下,中日遲早在其他方面同樣會出現被刻意鼓勵的”沖突”,並且同樣會持續。

這個問題要說清楚,千頭萬緒。但是簡單的削繁就簡的話,可以大概做下面幾個方面的論述:

1.釣魚島問題的爆發與發展,以及日本戰略邏輯的展開,是充滿了日本式的民族風格與文化的。換言之,面對同樣的情況,其他民族非常可能不選擇日本這樣的反應。但是日本的文化心理與民族性,使得日本易於做出這樣的戰略冒險。我必須說明下,日本的政治界或者日本的國家曆史,特別是近代曆史,完全是一個賭博的曆史。日本是非常有賭性的民族,賭國運是日本崛起為現代強國很重要的一個傳統思維,也是日本戰略思維上非常突出的特點。日本戰略思維有極端化的偏好。日本的島國特點與不友善的自然環境與資源,使得日本這個民族有強烈的危機意識與求變突圍的心理慣性。日本戰略界的潛意識是善於冒險也敢於冒險的。過去,日本的甲午戰爭,日俄戰爭都是日本在看上去劣勢或者絕對不能輸的情況下,全力壓上而贏得了日本國家現代化的基礎。這是日本無法忘卻的國家底色。

2.日本近代以來的主要勝利基本都是針對中國的勝利(或者以事實上犧牲中國利益作為對價)。即使在二戰中戰敗,日本在大陸戰場上的失敗也更多體現在政治而非軍事上。日本在對華作戰的正面戰場上,一直到1944年還保持著戰役進攻的一定自由度。日本戰後的經濟起飛形成的對於大陸在產業鏈上的高端與壓制,也給予了日本比較從容面對大陸的心理。也就是說,日本對華友好或者日本內心的自我國家定位上(包括對於中國的定位),日本是居於心理優勢的上端的。日本內心對於中國的優越感是很強的。這是一個不能忽視的心理因素。

3.自2010年,中國大陸的GDP超過日本而成為世界第二。這是一個對於日本社會與民眾心理形成強烈震動的標志性事件。由這個事件引發的日本國民整體性的右傾與心理失衡(這個心理轉換帶出來的中產階級的保守性與民粹性是很有意思的話題,將來有時間可以專門來談談),非常典型的影響了日本的政治。在這個事件之前,日本經濟的長期低迷與沒有方向,已經使得整個日本充滿了挫折感與危機感,大陸的經濟規模超過日本是對於日本民族心理潛意識的重大刺激。

4.大陸經濟的發展,不但是規模的擴大,同樣是經濟質量的迅速提升。大陸整體不斷的在產業鏈上攀升。從低端到高端,大陸相對日本是一個有著全面工業體系的國家,同時也是一個擁有巨大國內市場的新興經濟體。大陸還處於高速城市化的發展過程中,大陸經濟中高速發展所帶來的效益,使得大陸在未來的經濟發展完全不是日本可以去比擬的。更可怕的是,大陸每一個產業發展攀升,都是以日本在世界範圍裏喪失其產業比較優勢作為對價的。大陸產業鏈每攀升一點,都使得日本在全球產業分工裏的可替代性被加強一點。白色家電的日系品牌在大陸的全面潰敗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中低端被大陸本土同業打敗,高端被韓國品牌擠壓——日本人必須嚴肅的思考下面一個問題:在大陸不斷的成長的擠壓下,國內市場飽和而高度依賴國際貿易的日本經濟未來的前途在哪裏?日本面對一個具備全工業體系,具備經濟自循環潛力,並且日益邁向高端的中國,日本將來怎麼生活下去?日本整體上在經濟與產業角度的焦慮感是很強的。總得來說,日本在中國市場上的終端消費品與品牌的大潰敗,使得日本在經濟上對於大陸的布局損失了很大一個未來的想象空間。大陸如果只是做日本制造的中間環節,日本獲得的東西還是缺乏成長性的。而美國依然是最大的全球市場,日本很多的在華貿易最終都是轉出口美國或者日本本土。既然如此,隨著中國國內經濟環境與結構的變動,日本產業鏈的全球布局可能會轉向重視東南亞,南亞或者布局美國都是可能的。

5.過去10年,大陸軍事實力的高速成長應該說是非常耀眼的一個現象。這表明中國大陸的工業實力與研發水平,整體進入了井噴期。大陸研發了殲10,殲10B,殲11,開始替換龐大的二代機機群。同時,大陸研發了殲20,成為世界上第三個具備研制與裝備第四代戰鬥機的國家。同時,中國運20的首飛,航母平臺的入列,都表明中國戰略空軍與遠洋海軍慢慢成型。未來10年到20年,大陸將擁有遠東最大的,最先進的三代機,四代機機群,並且擁有兩到三個航母戰鬥群。這將在極大程度上,永遠的改變亞洲的力量對比,迫使美國在第一島鏈後退,並且決定性的使得中日力量對比失衡。

6.我們可以注意到,目前大陸無論是產業地位上,還是國家實力上,都還處於一個“方生方死”的過渡期——日本依然是占有產業鏈的上遊,而中國的軍事力量還未完全成型。而大陸在國內經濟與政治,國際安全與地緣,開始比較集中的在這一段大國崛起的摩擦期體現出種種矛盾與現象。時間對於日本來說,並不是朋友。但是現實對於日本來說,卻存在一個可以被運用的空間。

五、

要說明這個博弈空間我們就必要引入一個太平洋彼岸的強大國家——美國。只有在中美日大三角角度下,我們才能比較清楚的看到釣魚島問題在其中發揮的杠杆和釣魚的作用。

美國的亞太戰略,簡單來說就是吃一個,夾一個,圍一個,看一個。吃一個就是吃日本,夾一個就是夾住東南亞,圍一個就是圍堵中國,看一個就是看住俄羅斯。

美國在中東與阿富汗發泄了十年精力後,開始將戰略重心返回亞太。這也是基於中國大陸崛起的速度與強度超出了美國的戰略預期。美國開始了“重返亞太”的再平衡戰略。

美國強勢重返亞太,勢必加劇中美間地緣政治與安全領域的摩擦,同時也必然在經濟角度構成一定程度上的摩擦。在世界經濟危機背景下,中美間的戰略再平衡顯然深刻影響了中美經濟大循環的發展,中美矛盾在一定時期內將越來越被人們議論——中國開始不借錢給美國了,要構建國內市場;美國要重新工業化,制造業回歸美國,推行排斥中國的TPP。這自然不會不被日本戰略界所注意到。

於是,存在這麼一種邏輯與時間窗口:如果在將來大陸的經濟發展中,找不到日本在全球經濟大循環下的角色定位,那麼日本可以期待在中國這裏獲得什麼呢?如果美國的亞洲戰略與中美戰略再平衡是未來一段時間裏,中美地緣政治的主要議題,日本可以在其中采取什麼戰略來獲得日本國家利益的最大化呢?

於是,日本人發現在某種情況下,釣魚島真的是可以來釣魚的!小小釣魚島,一下子調動了兩大強權。

讓我們來代替日本戰略家做一個心理分析吧:中國的發展對於日本來說,日益成為一個威脅而不是機會。因為日本是一個以制造業立國而高度依賴國際貿易大循環的外向型經濟體。中國也是一個以制造業立國,深刻參與全球自由貿易的巨大行為者。中日在全球貿易中的角色長期來看是沖突性的,而非互補性的。但是,以美國為代表的金融資本主義國家,對於日本這樣的經濟體來說,廣場協議後更多是作為市場存在而不是作為對手存在。事實上,日元本身都是美元一個強有力的支撐貨幣,東京也是美國全球兩大海外結算中心之一。日本經濟的頹勢,需要海外市場,特別是美國市場對於日本產品的擁抱,也需要美國對於日本在金融與貨幣政策上的強有力支撐。

日本的未來在於多大程度上可以保持其對於中國,韓國等國在產業鏈高度上的優勢。而維持這個優勢盡可能久就必須最大限度的增加大陸在現代化上的困難,並且更深刻的贏得與美國關系的實質性改變。

所以,自日本經濟陷入結構性陷阱以來,隨著中國經濟的迅速提升,中日關系反而越來越壞,日本越來越右傾。這個戰略預判是早以有之的:敏銳的人在十來年前就會很清楚的看到這一點(所以,個人當年看見大陸有人提對日新思維的時候,真是啞然失笑)。事實上我個人判斷,隨著大陸經濟的持續發展,大陸未來十年將在外交與地緣上陷入更加“緊張”的摩擦期(特別是周邊國家)。任何樂觀預期未來十年中國外交形式會因為經濟與實力的增長而越來越好的想法,目前都是不合時宜的。

現在,隨著美國的亞太戰略的調整,菲律賓在黃岩島首先挑起了爭議。美國在一定程度上,是樂見出現這樣的爭議來為美國亞洲戰略提供落地的政治理由的。

日本覺得,是需要在這個問題上做出勇敢而痛苦的冒險了。於是,雖然上述所有的背景與原因都不足以與釣魚島構成直接的因果線性關系,但是綜合起來卻在釣魚島上觸發了一個足夠有曆史標志性事件的危機!

另外,好死不死,日本又發生了福島大地震。這個地震強烈的加速了日本國內政治與經濟的困難,打破了日本心理與戰略上的安定。正如當年關東大地震使得日本右傾冒險主義達到高潮,從而誘發了全面侵華戰爭與後續的一聯系軍事冒險一樣,這次大地理又把日本帶到了曆史慣性的岔路口上。日本試圖利用釣魚島,以及釣魚島危機所代表的意涵,來下一個走鋼絲般的戰略手筋,試圖為日本這個殘局做活。我們應該承認,日本的戰略企圖是非常具備想象力與壯士斷腕般的勇氣的。

六、

在中國因為換屆時期,比較重視內部整合的時候,日本試圖利用這個戰術有利時期,以極大程度的犧牲與北京的雙邊關系以及在大陸重大的經濟利益為代價,達到下面幾個目的:

1.在較好的判研北京無意在關鍵的戰略機遇期裏面對一場重大的邊界戰爭的前提下,在美國加強在亞洲軍事存在而北京尚未建立起全面的海空一體戰能力的背景下,日本持續的,積極的,可控的制造與北京的沖突與矛盾,服務於美國的亞洲戰略,從而獲得美日同盟的強化。這在將來中國大陸軍事力量必然增長的預期下,這可以有效加強日本的國家安全與增加對於既有地緣戰略談判上日本的籌碼。

2.日本長期以來有一個戰略憂慮。就是當大陸持續發展,美國從第一島鏈後退,日本的戰略地位與角色怎麼安排。日本較為孤獨的面對中國大陸的戰略壓力,日本還能夠多大程度上的保有現在的地緣利益與國家安定(一個簡單的例子就是怎麼在未來還可以占據釣魚島)?目前情況下,在自己占據戰術優勢的地方與大陸進行持續沖突,可以“養匪自重”,使得日本在美國亞洲戰略中的作用更加凸顯與吃重。日本與北京的熱點沖突,將使得美國必須基於其國家信用與戰略利益加強其與日本的雙邊關系,對於日本進行更多實質上的支持。進而將美國拖入日本設置的戰略軌道,將美國捆綁在日本的國家利益需要的方向上。

3.與大陸的持續沖突,日本希望獲得一個較為有利的與美國談判的情境,從而獲得一些正常情況下不太容易獲得的戰略與經濟利益。這種利益包含下面三個方面:其一,軍事政治上的支持,其中包括加強對於日本自衛隊的武裝,默許日本修改其國內法,松綁其對與日本正常國家化構成障礙的法律與政治環境;其二,金融與貨幣政策上的支持。日本期望美國可以在金融與貨幣政策上,支持日本的要求。基於“共同抗中”的原因,允許日元與美元的匯率變動,日元兌美元貶值,加強日本經濟的競爭力。日本也期望美國在剪羊毛服務其國內經濟的時候,對於日本下手要輕一些。畢竟是“共同抗中”時期嘛。皇帝不差餓兵。其三,日本希望美國加大進口日本產品,並且更大限度的放松對於日本的市場控制,扭轉美國因為重新工業化對於“日本制造”在美國市場上面對的不友善環境。同時,有可能的話,加強對於中國產品的市場壁壘。

4.日本與大陸的沖突長期化,在地緣節點上的摩擦持久化,將會不斷強化美國在亞洲日本方向上的戰略投入。如果隨著中國大陸實力的強化,其對於日本壓力的逐步加大,長期來看日本期望這種壓力將傳遞到美國身上,從而使得美國在成本與效率之間,選擇放松對於日本的控制,重新考慮加強日本自身的能力來分擔來自中國的戰略壓力。也就是說,日本期望利用與中國的有限沖突來實現與美國雙邊關系的某種“平等化”,從而誘導美國實質上的允許日本正常國家化。

5.同時,日本也希望借由這種沖突,誘導中國大陸扭轉其國家戰略的偏向,增加中國大陸現代化道路上的不確定性。如果這種沖突能夠誘導起大陸的國內極端民族主義情緒,進而幹擾到北京的政治穩定與戰略清晰的話,這將嚴重惡化大陸現代化進程的步伐,使得中國在全球外交與地緣政治上的選擇變得困難。日本當然希望可以在某個程度上打斷中國的現代化進程,但是這個概率太小,並且也可能使得日本首當其沖的付出過於高昂的代價。但是,嚴重幹擾到中國大陸的發展,特別是內部社會環境與商業環境的發展,卻是日本樂見的。

與一般的解讀相反的是,我認為日本引發釣魚島危機的主要戰略目標不是中國大陸,因為其在中國大陸是得不到任何好處的,只能是付出代價(典型的例子是,北京啟動了迄今為止針對日本在華經濟利益的最大規模清洗。其中比較標志性的是鼓勵中國制造在汽車產業鏈上形成對於在華日本車零件的替代,以及在寶鋼全面的淘汰基於日本技術的生產線),其正收益的來源其實是美國。也就是說,日本的戰略其實看上去是針對中國大陸的,其實本質上是試圖捆綁與誘導美國。

日本試圖用釣魚島做魚竿,中國大陸做魚餌,來吊美國這條大鯊魚。日本希望美國與北京是兩只西班牙牛,日本揮舞釣魚島這塊紅布來獲得兩強對撞帶來的紅利。日本付出在中國大陸的重大經濟代價,付出其在釣魚島實質控制能力減弱的代價,希望“吊上來”的是日本經濟的再啟動,美國與日本關系的再平衡與日本的正常國家化這三條大魚。

日本很清楚,他在釣魚島的動作下的是命令手。日本投子後,北京不得不應,美國也不得不應。雙方的反應都是可以預期的。日本也根本不害怕在整體上惡化其與周邊國家的關系,這種惡化雖然是日本的麻煩,但是更是美國的麻煩。日本使得自己在火線上的時候,日本就處於美國亞洲戰略舞臺的中心,成為一個美國當下必須處理的重要的“一眼”。所以我們看到,日本幾乎同時與韓國和俄國發生了一連串的矛盾。這兩個個國家都是與日本在經濟結構上,交集不多的。不能不說,這是日本非常敢於進行豬突性戰略賭博的民族性格的反應。日本是在走鋼絲的。要點是:第一,不能真正的與中國打起來。第二,不能使得危機看上去不“引入注目”。日本這棋極大的限制了北京的反應——北京不得不強硬,但是也不希望真失控;美國雖然保持了三方中最大的戰略自由度,但是也不得不“下場”。

日本目前確實付出了看上去很慘烈的代價,但是總得來看還是短期並且可控的。因為中國在很多地方,還是需要日本的東西,日本還有短暫的產業鏈優勢可以運用。雖然日本付出了“現在”,但是“現在”對日本不值錢,日本真正需要的是未來!但是日本沒有未來!

所以,日本再次冒險,日本再次開始再賭國運了!日本在賭美國不會拋棄日本,賭中美結構性矛盾不會消失並且會更加激烈! 只要這個前提是對的,日本的賭不能說是毫無理性的。

我們知道,日本成為現代國家是因為日本賭贏了甲午海戰,並且充分利用了英國當時在亞洲需要平衡其他列強與俄國的地緣戰略需要。我們也知道,日本二戰中再次進行了戰略賭博,輸掉了國家的獨立性。我們更知道,日本戰後的經濟再崛起,一個重要的戰略契機是冷戰的需要與朝鮮戰爭的爆發,這使得美國整體上暫停了對於日本的社會改造,重新定義了日本的戰略地位,進而全面扶持日本。現在就看美國是會怎麼處理了。美國還是主動的一方。日本入戲已深了。

日本希望在21世紀的今天,在面對中國大陸越來越大的戰略壓力面前,將釣魚島變成一個“新朝鮮戰爭”,然後希望北京來扮演蘇聯,美國來扮演交易對手,釣魚島是“朝鮮”,而日本還是扮演過去的“日本”——美國在亞洲最重要的地緣戰略支撐點,美國在亞洲的代理人,美國全面支持的日本再崛起與亞洲的領導者。日本賭贏了,就是亞洲的英國。賭輸了,就徹底的悲劇了。

因此,釣魚島只是一個序曲,即使釣魚島問題起伏不定,中日之間的戰略與地緣對抗將在未來成為一個常態性的東西。中日地緣戰略的矛盾將會長期化,潰瘍化與持久化。特別的,偶需要再強調下,雖然本文是在講釣魚島,但是在本文邏輯下展開來看,我們必須在未來習慣面對一個,甚至一群充滿角色扮演欲望的,帶有惡意的鄰居。

但是我必須說的是,任何戰略賭博都是不得已的無奈之舉,這點對於日本尤其如此。既然日本的期待是自己想做漁翁,那麼北京與華盛頓真的會甘願扮演魚餌與魚嗎?國王只與國王一起散步,交易只存在於平等的雙方之間。

釣魚島上釣魚忙,但是誰才是魚呢?這是場好戲!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七、

在本文思路形成之時,還是釣魚島危機剛剛發生的時候。當時還看不出有什麼實質性的東西發生。最近的幾個新聞可以羅列下,作為一個注腳,也可作為釣魚島事件發生後的戲碼看待。

1.日本公開呼籲美元與日元的匯率要變革為100日元比1美元。

2.日本政府計劃邁出前所未有的一步,動用納稅人基金直接購買工廠和機器。安倍晉三計劃斥資1萬億日元(71億美元)購買電子、機械設備以及碳纖維工廠,刺激工業加速投資。此前,其誓言振興日本核工業,增加新一代核反應堆。

3.日本財務省公布30年期國債拍賣結果:認購額僅為計劃量的29.47%,收益率飆升至1.99%...

4.安倍將量化寬松10-110萬億日元,希望利用日元大幅度貶值和制造通脹來刺激出口,重振經濟(說明一下,這是非常有賭博性質的民粹式經濟政策,非常可能帶來全球範圍裏的貨幣及匯率沖突並在通脹上帶來影響。此外,這將帶來日本債務問題的嚴重惡化,日本國民能夠承受的債務極限就是債券實際收益率不能為負值。如果今年日本經濟的增速達不到2%,日本就離債務危機不遠了)。

5.美國宣布將在日本部署一個中隊的F22,並且部署魚鷹。

6.日本與美國的聯合軍事演戲強化了奪島內容。

7.日本現在在推20萬億日元經濟刺激計劃。這是背水一戰。這個經濟刺激計劃相當於他們去年經濟規模的40% 。

8.中國常態化巡航釣魚島,公布領海基線,而日本出動軍機進行攔截。並且警告可能會使用“警告性射擊”。

9.美國釋放出模糊的信號,一方面有安保適應釣魚島的聲音,一方面又警告日本要求克制,不要“開火”。

10.北京進行了一次新的陸基中段反導攔截技術試驗。

.........等等........不再羅列了。

後面應該還會發生很多新聞,........慢慢看吧。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2) :
2樓. steven5408
2013/01/31 17:13
不過論壇就是得抬槓,不抬槓只捧馬黨意見的就是神壇了

不過論壇就是得抬槓,不抬槓只捧馬黨意見的就是神壇了

紫氣這篇分析有理,但是我還是得抬槓

釣魚島爭端的發展與升級是一直為日本所主導或者主動的。這個特點是非常明顯而需要被強調的。

----------- 這個見解我不太同意

我認為日本人沒明治維新時那麼精了,他們現在根本就是抓瞎,根本就是病急亂投醫。

否則它們也不會在福島核災裡表現得亂七八糟,更不會對日本"消失的二十年"一籌莫展。

不過同意樓下的意見,日本人如果結合了美國在台總督的個人利益,這個布局就可怕了.....

1樓. 核力量
2013/01/31 17:01
钓鱼岛问题之大国博弈要防一手

台湾蓝绿政客违反台湾人民利益、撕裂民族感情、为虎作伥这一手,不能不及早预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