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我們要什麼樣的统一?!
2010/06/25 16:38
瀏覽1,325
迴響4
推薦14
引用0

小弟留悄悄話給中州楚佩副市長,談到了大陸一些兄弟姐妹在UDN的說話過于激烈,希望在中國城市裏能夠達成些談話的基本禮儀與規範。少俠兄不棄而在中国城市寫了《我們要什麼样的掘起? 》文,並且刪除了些網友的談話。對此,小弟感謝少俠兄的擔當與付出,也對因爲小弟建議而被刪掉留言的網友表示歉意。

少俠兄的文章是個很大很厚重的主題,中國無法也不能複制西方過去的道路。我們不能成爲個新帝國主義國家!我們不能爲資本利益所驅使在付出自己的勞動後,又把自己的子孫後代推向爲資本利益而流血的,可恥的新殖民主義戰場——如同今日的美國樣!這不是中國的未來!我們要有個新的道路,正如我在描繪中國非洲戰略與人民幣國際化的文章裏說的:“雙贏而不強迫”,這是我們中國今天能夠在整個西方敵視的眼光下,還能夠不斷前進的個重要基礎!今天的我們要是像西方過去樣,我們就無立身之階——中國已經錯過了19世紀了!

借少俠兄的這個文章的東風,小弟也來談談“談話禮貌問題”的別外的壹個層面,也是中國興這個題目下面的個子集——我們要什麼样的統?!

我們要什麼样的統?!每個大陸人都應該在戰略與哲學面上去思考的!僅僅是要台灣這個小島嗎?僅僅是狹隘的軍事與地緣優勢嗎?僅僅是突破第島鏈嗎?或者僅僅是滿足自己的民族心理或者是政治功績?!台灣島最可寶貴的,能夠爲全體中國人帶來福利的除了其地理的重要外,還有什麽不得了的資源嗎?台灣沒有石油,也沒有什麽礦産,但是台灣有比石油與礦産更重要的資源在等待我們去運作——那就是人!不通過解決台灣問題建立與全球華人牢固的共同利益,光靠大義名分與武力的統,其實是下策。

美國作爲個移民國家,個現在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他維持其帝國地位的個重要能力就是整合全球精英爲我所用的能力——這包括制度,經濟,文化心理與其獨特歷史的影響。這是我們應該注意到的!那麽中國要復興,國家要統,我們爲何不能上升到更高層面去謀求個百年大計與全球布局呢?!

在台灣問題上,認爲簡單的統台灣本島就好,僅僅滿足地理上的,政治上的統就好的思維是低級的。那種認爲統不統都無所謂的思維更是極端的錯誤!台灣必須統,這是民族巨大利益之所在!

個人認爲,台灣最理想的回歸方式是成爲中國整合全球華人人力資源的個機會,並且是成爲我們帶給全球個政治與文化新論述的個契機,我們要把這個經營成爲構建中國軟實力的個重要砝碼。

前者的戰略意義在于通過整合全球華人資源,中國可以低成本的獲得良好的商業通路與資本,以及無窮盡的智力資源,積累巨大的善意儲備。後者的戰略價值是可以爲中國復興提供個良好地緣政治環境與政治形象,最大限度的降低因中國統與強大而帶來的潛在敵對情緒與相應反應。這樣,起碼在亞洲的東盟與儒家文化圈裏可以保障中國的戰略利益被廣泛的,平滑的承認——這可以有效抑制亞洲版“北約”的出現。

因此,通過“和平統”整合台灣,大陸與全球華人的人心,盡最大努力去避免武力統帶來的仇視與心理隔閡是很重要的個戰略思考。這不但是統後治理與穩定台灣的個政治優勢與需要,更是全體中國人未來發展與壯大的需要!這是共和國極大的戰略利益所在,絕非是種怯懦!這會有益于我們每個中國人的生活,做過生意的更清楚。

我們要做的是使得全球的華人資源通過“統台灣”而實現思想與情感的大統合!功夫在台灣之外!這樣,全球華人的意識形態可以在最基礎的問題上實現統並在利益上實現“猶太人效應”。台灣和平統,全球華人實現中國復興的理念就可以有個好的政治基礎而不會被歷史恩怨與外國人所糾纏。

至于“民主問題”,“國共恩怨”,“反共情節”等等,在這個基礎上,實際上就已經相對邊緣化了,也不重要了!

我們的整合不是要去統所有人的所有思想,或者是把所有人心統在某一個政黨之下。我們要做的是使得全球華人的利益與未來不但與他們所在地的未來息息相關,也要使得他們的利益與中國的未來息息相關!如果他們的利益是成爲中國全球商業與政治利益鏈條上的壹環,那麽我們就有了極好的海外擴張經濟利益與維護共和國戰略利益的,無形的“中國版本的東印度公司”!這也是ECFA在戰略上應該起到的作用!

換言之,海外華人與台灣人可以保持對中共的些輿論壓力或者不認同,但是又可以在中國興理念與共同利益下與大陸人或者大陸政府携手合作,彼此有基本的信任與共同的情感——這就是我們應該追求的最優解:以虛換實,利莫大焉!!!

我們追求這個最優解是可以做到的,不是憑空亂想,緣木求魚!

中國有套非常穩固的意識形態,這個就是“中華”的意識!實際上,海外華人與台灣同胞清楚——即使自己就算離開中國,命運也和中國緊緊聯系在起的。中國如果衰落了,沒有中國人在心靈深處會是快樂的。而中國衰落所帶來的複雜影響,將把各種拳頭、羞辱、歧視和害怕引向這個衰弱中的巨人,以及她散布到全世界的子民——無人可逃!歷史本身就教會了我們這點。

因此,我們中國人對于國家與民族的責任感與歸屬感是很強的,海外華人在中國危亡與中國發展中起到的歷史作用在辛亥革命,在抗日戰爭,在共和國建立,在改革開放的各個歷史時期都有目共睹。印度人無法與我們競爭的個重要原因是印度缺少這樣對于故土有責任感的海外群體!這是我們寶貴的文化財富與戰略資源。

但是謾罵的語言或者不理性的政策都會損害這個財富與資源,也不利于我們利用這些資源——這些資源與文化的紐帶是需要代代傳承與維護的!身爲放眼全球,肩負使命的大陸人,豈可如此低級?!我們要學習的是猶太人在這個方面傑出的技巧與榜樣!

也許也有台灣同胞說,我願意成爲中國的“東印度公司的”環,但是維持現狀不可以嗎?

其實成爲東印度公司的個素質,也是最重要的素質不是海外人脈與商業才華,而是政治過硬——也就是要“效忠女皇”。也就是說台灣人的核心利益必須是站在中國利益基礎上的,好比“東印度公司”的利益必須是英國的利益。但是,“維持現狀”的台灣真的可以取信于大陸嗎?我們怎麽相信台灣作爲中國的“東印度公司”,不會是別外個詐欺集團呢?不在政治上讓大陸人放心,這個“東印度公司”就還是虛假的願景。那麽政治上要讓大陸人放心,莫過于統個旗幟下。只有統,大陸13億人才是台灣“東印度公司”的肩膀——我不能想象個英國政府不能“控股”的“東印度公司”如何去運作。

因此統是有內涵的,和平也是有意義的,這些是台灣進入中國版本的“東印度公司”必須要有的政治內核與基礎。全球華人與台灣同胞的海外人脈與商業才華,只有在“效忠女皇”的情況下,才是對于全民族有意義的!不然就是種浪費與內耗!這是我關注“和平統一”的個重要原因!

有人耿耿于懷于台灣人與海外華人普遍的“反共恩怨”。其實這個不必過于在意。

在哲學面說,有些海外華人或者台灣人的政治壓力,也是對維持大陸政治健康有利的,也是对中共保持清醒有利的——貪食蛇遊戲的精華需要反複的體會。何必關注于這些部分呢?我的看法,組織的競爭力都是交叉影響的。內部當然是主導的因素,但是外部的壓力與競爭本身就可以通過反饋路徑在內部形成作用——迫使組織汰弱扶強!國無敵國外患者恒亡,政治也是如此。美國就善于尋找敵人來整合內部,發展自己。中共就是在罵聲中成長,我們大陸難道不也是如此嗎?!何況,我們大陸的進步與開放,民族的獨立與自由本身也在影響海外的華人。

那種把“反共”與“反華”勾結起來的僞民主蠢貨派,倒是不妨調戲下。不過這樣的貨色不但在大陸不可能有什麽影響,即使在海外華人與台灣同胞間最終也是過街老鼠!因爲他們損害的是全體中國人的未來與我們的生活!這些蠢貨派本身就是些LOSER,又有什麽值得我們投入情緒的?我們又如何能夠被他們的情緒所綁架呢?!把這些貨色的愚蠢,擴張到全體海外華人與台灣人頭上,這難道不是恰恰在幫助美國人分裂自己的國家與制造自己人之間的厭惡與仇恨嗎?!把台獨,把反華與特定族群或者地域的人聯繫起來再“標簽化”,這恰恰是在幫助敵人——這是英國殖民主義者的故計——正如他們在印度與非洲國家獨立時做的那樣。我們應該極爲警惕這樣的些言論。UDN網上網特與假貨太多了,某城市可能就是個!

有人念念不忘于台灣人與海外華人普遍的“民主情節”與對于“愛國主義”的懷疑。其實這個也不必過于在意。

我們也可以與任何人討論“愛國”與“民主”,因爲這本身也是我們所珍視的。對于真正懂的,“愛國”與“民主”絕對不是口號而是自己的利益。那些不懂的才以爲“愛國”與“民主”只是政治或者情感。我相信的是:“愛國有好報,愛國有錢賺”。民主與愛國是自洽的,民主本身就是個整合內部向外競爭的個“戰爭制度”。古典希臘與羅馬的民主是要用戰爭與奴隸來維持的——“公民權”就是羅馬軍團戰無不勝的核心秘密——正如商鞅變法後的秦軍樣!今天的民主難道有不同嗎?!

我認爲拉美化下的民主都是在有限的資源下做出的無奈選擇,是向內剝削的民主。而美國佬的民主就是真正的侵略性的民主,是向外獲取資源的種“做大蛋糕”的民主——這樣的民主才真正是民主。這樣的民主才會有“國民生活”與“民主制度”共生共榮的“文化論述能力”。美國民主有道德優勢與效率的原因,本質上是以世界其他地方倒霉爲參照系與經濟基礎的——這就是“新羅馬帝國的霸權”——貨幣霸權!沒有這個,就沒有“民主是最不壞的制度”。美國民主下的,對于戰爭,對于愛國主義,對于軍事力量的崇拜還少嗎?!好萊塢電影就是美國老百姓的心思!

在美國,愛國是有錢賺的;在拉美,愛國只是如何止血而已。我希望中國的民主是“有錢賺”的民主,而不是在內部爭奪美國留下的些“小錢”的民主。台灣的“民主”對于大陸人就沒有美國的民主那樣強的“文化魅力”——因爲台灣的經濟與政治始終在美國的體系之下而難以“獨立”。馬英九的什麽“台灣民主定贏大陸”,在我看來真是不知道他在想什麽。

因此,這些問題完全可以用我們大陸的建設發展與政治改革,用改善我們自己的生活與提升我們國家的世界地位去證明!事實勝于雄辯!難道這些問題是可以用偏執與辱罵去說服對方的嗎?!這些永恒的問題難道是靠嘴巴去證明的嗎?!我們開放的借鑒世界切先進的文化與意見,將其與我們自己的實踐相結合,這就夠了。海外華人與台灣同胞在這個方面不但不是負擔,反而是寶貴的資源與智力!

有人擔心談論和平統就是愚蠢的綏靖政策,就是排斥切武力,就是磕頭政治。其實這個也是多慮的。

我們追求和平統一是基于全體民族的利益與國家的整體戰略。軍事力量本身就是維持我們這個戰略的一個重要支柱。面對國內外分裂勢力的挑釁與台灣政治的變幻,毛澤東的話說的很透徹:“以鬥爭求團結則團結存,以退讓求團結則團結亡”!這是包含了深刻辯證法的指導性語言!我們是要追求和平的,但是我們保持使用武力來維護民族根本利益的能力與決心,恰恰是對于和平最好的保護。我們已經有了《反分裂國家法》並且我們有解釋《反分裂國家法》的權力,這就是底牌朝上。那麽,用嘴巴辱罵能夠比《反分裂國家法》更有力嗎?!

台灣問題的危險不在于是否能夠和平統,我相信大陸的發展本身是主導這個問題的力量。這個不必急。大陸不會簡單的,無緣故的挑起戰爭。台灣真正的危險在于台灣有一些政治勢力與美國勾結,有可能在某些條件下挑起危機來沖擊大陸的發展,服務于美國的利益!這是未來10到20年間最有可能的台海戰爭爆發的原因了。大陸絕對不會在這個問題上後退一步,大陸軍事力量發展的爆發期就在眼前!人民幣的本身就是理由,台灣的情況與人民幣的利益是關聯的!小弟過去的文章長篇論述過了。不必不自信的擔心大陸政府連這個思維都沒有!我们要用武力的時候,就会堅定而勇敢的使用!

但是不必要把“槍炮”挂在嘴上,因爲敵人不在眼前!

我要強調的是,即使是這樣的武力統一,也要做到最大限度的收拾人心。我們在這個方面做的越好,對于海外華人與台灣島上的同胞來說,對于大陸不得已使用武力的抵觸就越小。甚至阻止這樣的戰爭的可能性也越大!我們通過這個“神聖戰爭”同樣可以去整合全球的中華兒女的資源——因爲台灣的一些“美國人”背棄了所有的正義與公理!台灣一些政治勢力在道德與政治上的破産,本身就爲華人的大團結提供了別樣的機會與基礎!

天道恒常,庇佑善人!!!

有人也許認爲自己在UDN上網很長時間了,很了解台灣了。其實這是過于自信了。

事實上,我們在UND的大陸網友,沒有多少在台灣生活過,也沒有真正在台灣民間考察過,交流過。我們得到的信息很多是二手,三手的,甚至是扭曲的。UDN網上的很多政治城市多半是有特定目的的人把持,台灣電視上的新聞多半是政黨選舉的行銷機器。

毛澤東爲了知道湖南農民運動的真相,親自考察與走訪,穿一身乞丐裝回來才知道真相。我們通過媒體與網上的交談能夠在多大程度上把握住台灣真正的民間脈搏呢?保持謙虛謹慎的態度是必要的。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何況是辱罵與下結論?!

我們大陸網友在UDN展現大陸的風采,談論大陸人的思維與對世界的看法,以及對于台灣的觀察就好。有心的台灣人會默默觀看,獲得他們的收獲與理解。其實這本身就是破除台灣特定政治勢力與西方對大陸妖魔化的一個重要方式!但是我敢肯定,辱罵絕對不會有任何效果,只能是自己爽。

總而言之,我們對于台灣問題要有戰略的思維。我們的“和平統戰略”要的是下面的果實:

1.培養全球華人交流的理性平台,互信文化與自由風氣;

2.整合全球華人資源,建立牢固的共同利益(包括政治與經濟利益),在全球範圍裏服務于全民族的發展;

3.團結在中國復興旗幟的統一戰線下,爲全體中國人的未來與國家的最終統一而奮鬥;

4.孤立與打擊在台灣的“美國代理人”階層!

最後,我願意用魯迅先生的名言做結,再論述下UDN發言與論述的“禮貌”問題——“辱罵與恐嚇絕不是戰鬥”!與諸君共勉!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4) :
4樓.
2010/07/12 08:58

我的立场和你是不一样,但我说你的文章写的好这样很可笑吗?

我觉得文章的好坏取决于客观的文采和内容,难道这个不是理由吗。

我很可笑!因为跟你观点不同还会赞扬你。

我说民主不能谈,是因为那是“别人”的生活价值和意识形态,您经历过吗。或许书本和知识告诉一套一套的理论故事去辩证解析,你可以谈你自己的身边的民主,论你所在的那个社会里的民主,说你祖国的那套民主。但你不要去评价你没吃过的葡萄,无论它是酸还是甜。

我是一个大陆的普通学生,自然是没有您这么渊博和精妙的见解。我也希望两岸和平最好是统一。但我深深地觉得只要那些握着按钮的将军们有权利说“我们有权利决定统一”。那帮台独的SB就有权利说“我们有权利决定独立”。

我很可耻:因为我没有SB的权利。

我为我国家的历史感到可耻,我为我国家的局面感到可耻,我为我自己感到可耻而感到可耻。因为我爱我的国家就必须说她好。

哈哈哈,你是应该感到可耻! 紫气东来2010/07/12 10:38回覆

坦白说我说你可笑不是因为你支持什么或者反对什么,或者对于社会现实感觉不忿。

我比你对于大陆社会的丑恶与黑暗的一面体会的更多,但同样我也对于大陆充满生命力的一面体会更多。我正因为了解,正因为我思考,所以我自信,冷静,思辨而乐观。

我说你可笑是你没有科学精神与人文精神。

你的思维自相矛盾,情绪错乱,毫无理性。

你如果觉得我的话很粗鲁而伤害了你的自尊,我可以告诉你我虽然感到抱歉也必须这样说。

因为我不想温文尔雅的欺骗你,或者装作赞赏你。

你做为一个应该有独立人格与思辨能力的人,你表现出来的却是虚无主义的自言自语,是一种自我封闭与偏执的认知结构。你并无真正的自信与骄傲,你并不懂得“权力”与“责任”,更不懂得民主的精神。你不懂什么是政治,也不懂什么是战略,你也不懂得如何去尽自己努力去改变社会。

你对于台独所谓“权力”的描述,只证明了你只是情绪型的“泛道德”,是自我放逐性的自暴自弃。

你有关“台独权力“的描述没有一个符合事实与逻辑。你树立一个虚假的道德性的对立面,然而这个议题里面恰恰只有法律,历史与政治原理。其中没有任何道德性的存在。

我之前恰恰就在政治原理与历史上详细论述了原因,与止善兄的对话恰恰回答了“民主”与“主权”的关系。

你需要的是调整自己的情绪,开放心灵,先去把书读好!

没有理性与科学精神的愤怒是无力的!没有人文精神与责任感的愤怒是可耻的!

紫气东来2010/07/12 11:11回覆

唉,我再多说几句。看到你谈到评价民主的“资格”问题的说法,很难相信你也支持民主。你知不知道民主需要的是理性?是冷静的计算利益而不是一种道德?!民主的道德意识是附加的一种引申,而不是民主的本质!

其实,当你宣布“资格”这个概念的时候,其实关键不在于评价本身而是在于一种限制性的表述:即你有没有权力或你的权力被不被承认。难道不是这样吗?但是你如何具备这个权力或者“资格”这样去说呢?因为民主与自由?

当人们评价一个事物或者政治的时候,当然是不必要完全经历一遍才可以有“资格”。这是起码的认识论,也是最简单的生活经验与哲学。

我想一个人获取经验和知识无非两种:其一曰直接经验;其二曰间接经验;除此二者外人类别无取得经验和知识的途径。在现在这个时代里,间接经验获取的知识是越来越多,越来越容易了。你说狐狸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这很好。但还有句话你也应该晓得: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路。

人如果凡事一定要自己吃一口才能评价或者推理,那么我们也不必在这里用PC讨论问题了。我想我们人类现在还在非洲用猿人的形态“吃葡萄”;运用“间接经验”评价一个事物是我们必须有的“天赋人权”。西方也没有经历过大陆的与很多世界其他国家的历史,他们有“资格”来指指点点吗?按照你的逻辑,“民主的西方”同样没有资格。但是,我认为西方当然可以去评论。不过我们清楚这种评价除了必要的科学性缺少外,很多时候无不充满了算计与利益的“政治正确”。这个不特异,也不值得大惊小怪:大陆在同样的情形下看西方也是如此——这就是现实世界!

也许你会认为间接经验和直接经验之间还是有差别的。在获取经验的过程中,会存在种种成见或者局限性。这是“狭隘的经验主义”。

不错,这是非常有趣的地方。

其一,此“经验”不等同于“间接经验”这个哲学概念。在“认识论”里,间接经验不是通常人们狭义理解的那样只是“经验”,它其实是指“从书本或别人那里得来的知识”。而所谓知识在哲学上看,就它反映的内容而言:是客观事物的属性与联系的反映,或是客观世界在人脑中的主观映象;就它的反映活动形式而言:有时表现为主体对事物的感性知觉或表象,属于感性知识;有时表现为关于事物的概念或规律,属于理性知识。因此很多时侯,对一个人而言间接经验得到的就是真理本身,这点在自然科学领域最明显。

其二,如果我们考察“经验”这个说法的含义就会发现——这个问题只是关乎于评价结果的科学性与正确与否,根本不涉及资格问题。何况“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人们在面对这个困境的时候,有很多技术方法可以尽量克服这个问题。比如实验与重复。我在观察台湾民主制度的时候,恰恰就是直接用一些办法一一询问过几十个台湾同胞,搜集了他们的直接经验再来形成我的一种间接体会。即使如此,我也没有过多的公开谈论过台湾省这个具体的民主形态,这是我的谨慎。

你也许会说:有些事情单单是调查是不行的,应该是没有实践就没有发言权。确实,有些事情也确实非得有直接经验才可以谈,特别在自然科学与工科领域。但是民主恰恰不是属于这一类别。而我借用“认识论”的视角就是要说明“民主”这种社会科学范畴的东西在理论上是人人可谈的,没有一定要“吃过”这个前提条件。“民主制度”是属于社会学政治学范畴嘛,是事物的概念或规律,属于理性知识。它可不是“吃葡萄”是酸是甜的那种经验。

实际上,社会学,人类学,政治学,历史学,哲学等等人文学科那个不是如此?!如果用你的“葡萄论”,我们根本不要研究了!事实上,恰恰是因为人们理性而科学的认识到了这个问题,我们才解决了或者解释了很多现实问题,并推动了历史的进步。

你最为错乱的地方在于——如果你认同民主,支持民主你就应该支持谈论与评价民主。而不是用“资格论”来限制别人“千万不要去评价"民主"”。因为这样的说法不但违背了科学精神,同时也违背了民主本身引申出来的,基于议事程序所必要的“思想与言论自由”的精神!

你可笑的地方还在于——如果你认为大陆需要学习西方民主,那么你更应该去了解西方民主,学习它,思辨它,改善它并与大陆的社会发展阶段与文化心理去做结合。这就是“理论与实际相结合”的必须!你更应该支持人们谈论民主,思辨民主,评价民主与改善民主。你连人们评价民主的“资格”都要去质疑,那么如何建立与发扬大陆的民主?!除了西方发达国家民主制度的种种,难道印度,泰国,非洲与菲利宾的教训不值得大陆去借鉴吗?你要知道民主制度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工程,它不是完美自洽的上帝制度,其内在逻辑得以成立是需要很多条件的。我之前的文章谈论过很多。谈论与评价“民主”——这些不但不是反对民主,而恰恰是有益于中国人实践与发展自己的民主!

难道大陆人需要跪下仰望民主?要在人格与道德上仰望西方?西方民主怎样大陆人就必须怎样?你知不知道西方民主也有很多种不同形态与组织架构?!我们要“仰望”那一种?!如果是如此,这是什么民主精神与独立人格?这不是一种虚无的逆向种族主义吗?!这还是民主,自由与科学吗?!

这难道是支持民主的人应该有的精神气质吗?这难道不无聊且可笑吗?

请你注意:民主制度是一种利益分配模式,是一种基于“战争需要”而来的制度。它的有效是需要检验的,而不是什么先验性的东西!民主无关乎道德与高尚,民主存在的唯一价值就是利益!


紫气东来2010/07/12 12:32回覆
3樓.
2010/06/30 22:22

写的太好了,

但只说了最好的局面。

千万不要去评价“民主”。
毕竟在别人花园里长出了我们未曾收获的果实。
而我们的历史 改变的只是国旗和上面的颜色。

台湾人绝对有权利决定自己是否独立,

只是独立之后没有权利叫中华民国。

哈哈哈,真是好笑!我不知道按照你的立场,你有什么理由为我这个文章叫好!

你既然认为“台湾人绝对有权利决定自己是否独立”,只要不叫“中华民国”就好——这恰恰是标准支持台独的人的主张:台独者没有一个不是认为自己有权决定独立,而且他们也没有一个认为独立之后的“国家”是“中华民国”——他们一直叫“台湾共和国”好吧!

这样你是不是就有高举双手支持台独了啊!?!可是本人可以告诉你,这样的论述可笑又愚蠢!我部落格谈苏格兰的文章已经说明的很清楚了。

至于民主不能谈,那这是什么破“民主”?根本是笑话!

我们中国人的奋斗改变的是全民族的命运,而不是什么“旗帜上面的颜色”——玩这种白目的文艺腔,毫无理性,逻辑与人文情怀,只能让人耻笑!

紫气东来2010/07/01 19:24回覆
2樓. 筍子
2010/06/26 22:41
兩岸進行政治(統一)談判,你我都可及身看到。

1.兩岸永遠和平、兩岸共同發展、兩岸最終統一。這是我一慣的主張。

2.美國的民主是全世界最沒有效率的制度。因為以5%的人口,卻消耗全世界25%的能源。

3.毛澤東是3/7開,或5/5開,尚須以長時間的跨距來評價,唯目前我認為毛對中國人整體大一統的意識,是正面的。但是他對中國現代文明的倒退,特別是為了奪權,驅使無知青少年,發起文化大革命,也有其相當負面的評價。

4.當中國人均GDP達到8000美元時,我認為兩岸就可進行政治(統一)談判。我估計約在2020年左右。你我都可及身看到。

我也相信国家的统一必然在不远的将来! 紫气东来2010/07/01 19:26回覆
1樓. Lingzi
2010/06/25 22:37
雙贏而不強迫...以虛換實,利莫大焉

非常好的一篇文!!

遠大坦蕩的胸懷, 放眼天下, 小隙小利焉足掛齒...辱罵與恐嚇絕不是戰鬥....

可以謄一篇紫才子語錄了:

"台灣最理想的回歸方式是成爲中國整合全球華人人力資源的壹個機會,並且是成爲我們帶給全球壹個政治與文化新論述的壹個契機,我們要把這個經營成爲構建中國軟實力的壹個重要砝碼。"

"迫使組織汰弱扶強!國無敵國外患者恒亡,政治也是如此。"

 "我們開放的借鑒世界壹切先進的文化與意見,將其與我們自己的實踐相結合,"

过奖,过奖,哈哈。 紫气东来2010/07/01 19:25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