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看「維也納少年合唱團」表演的聯想
2009/11/02 02:10
瀏覽577
迴響1
推薦3
引用0
晚上,帶著小歐去文化中心看維也納少年合唱團的表演。維也納少年合唱團盛名已久,這是我第一次聽他們的演唱。

開場之後,指揮兼伴奏老師和一群孩子上場。甫開口,我心中即暗自感到驚訝。不是驚訝於他們的美聲,而是訝異於他們的演出其實遠不如我所預期。

念國中時,我整整三年都是合唱團團員,我們的團當年還曾數次得到全台灣的合唱比賽大獎,台灣南區第一名更是輕而易舉。第二名,對大家等於是恥辱。當年的嚴格訓練仍歷歷在目。從上場、鞠躬、隊形,到每一個音的修飾,起音的完美,落音時的整齊、、、、,無一不是要求再要求,幾乎是不容有絲毫差錯的。表演或比賽曲目,那就更不用講了,絕對的完美是唯一目標。所以,當我乍聽到維也納少年合唱團的演出時,驟然間的感受是,這個享譽國際的表演團體,比起我青少年時的合唱團遜色許多。

慢慢的,我開始觀察、體會這個團體。他們的排站方式,和我們很不一樣。當時,我們是被要求以分毫不差、整齊的隊伍,行列都要對準;而維也納合唱團則是老師和鋼琴在舞台正中央,演唱團員分站兩側,團員間的距離有些參差;和我們的嚴謹相比,顯得有些隨性。

演唱過程偶有些走音、有些小小的節拍混亂,特別是節奏快的歌曲,其實唱來是有點凌亂的。

唱完每首歌曲觀眾鼓掌時,伴奏老師站起,退到舞台旁邊,以手勢引導,將觀眾的掌聲引到團員的方向,團員是舞台的主角。不同於我們,老師是舞台的中央。

逐漸地,我開始看出興趣來了。從種種細節,慢慢品味出我們與他們的不同。

兩個小時的演唱裡,兒童團員似乎越唱越起勁。從開始時的拘謹,到後來還會調皮地邊唱、邊對著其他團員擠眉弄眼,聲音越來越宏亮,仍有些不整齊的起音;但我開始感受到他們的演唱情緒,也居然開始不太注意這些小缺點,偶而意會到時,倒也覺得,孩子嘛,難免不整齊,這有什麼?、、、、

孩子嘛!、、這有什麼?、、、、、、倏然,我被自己無意間浮現的想法吸引住了。對了,就是這個差別。這是兒童唱歌的兒童合唱團;我們當年呢,其實是扮演成人的兒童合唱團。

接下來一個曲目,四個孩子換上吊帶褲,邊跳邊走的從場邊走進來,配合其他團員演唱的奧地利民謠。他們跳的舞的步伐不太整齊,可是很可愛,有時不小心,還有點碰撞到彼此。觀眾都笑了,似乎沒有人在乎步伐的不整齊,反而被孩子們的認真與可愛逗笑了。對嘛,是孩子啊,又不是軍隊踢正步。

另一個曲目,老師在琴上按了幾個音,提示音階之後,就退出舞台了。一個孩子站出來,擔任指揮的角色,他看來仍很害羞、很緊張。就在他害羞但盡責的指揮下,合唱團團員小心翼翼地唱完這首歌。

整個團裡,看得出來有幾位較常擔任主唱的孩子,但是許多曲目,似乎又各有不同的孩子領唱,主角不是只有一兩個人,而是好幾個,或者應該說,似乎每個人都有機會擔任主角。

慢慢看著、聽著,我越來越領悟,這叫做「培育」。我彷彿看到一株株小樹,正在被培育著。

培育和淘汰的教育,乍看來其實頗為相似,細看,卻大有不同。培育,是帶著孩子,讓他們在教育過程中成長茁壯,一邊鞭策愛玩的童心,一邊也等著讓他們吸收養分,逐漸成型。培育型的教育,有如種樹,施肥灑水,讓小樹一年一年長大。菁英教育強調的則是訓練與淘汰,在教育過程中,一步一步的汰去,撿出最早熟、早慧與最快被訓練成型的孩子。

這兩天與一位外籍生談話。他和我聊了在台灣唸書一年多的感受。這名學生提到,他的台灣同學雖然從小努力過關斬將,但是他感覺不到台灣同學的能力有因此而較他家鄉的同學們出色;反而似乎家鄉的同學還比較有想法。

減法與加法的教育。雖然以前就曾聽過、讀過也想過這件事,但今天,我的體會格外不同。我們所面對的絕大多數孩童都不是菁英教育的第一梯次選民,所以,要怎麼面對孩子們呢?───感受很深。

─────────────
附記:小歐說,「這些外國小朋友唱中文歌,像是在講英文(德文?);我講英文,像是在說中文。」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其他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轉載「走出非庶民經濟」
下一則: 再返英國
迴響(1) :
1樓. 麥蠻
2009/11/04 13:26
一點想法

讀老師您大作,突然很多想法出來。不過總覺得寫得有點偏激,不夠中性,不夠冷靜。

http://www.wretch.cc/blog/MiloMan/20911853

承儒

有一個階段,我也有那樣的想法;現在的階段,又有不同體會。工具人vs 價值人慢慢又找到些並存的平衡空間。
奧利佛2009/11/16 23:49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