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長著沙僧面孔的唐僧
2010/06/12 14:14
瀏覽470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或許是我們做的事業愚不可及,令人難解,小團山上常有媒體來往,拍攝我們的故事。我們在台灣就經常接觸媒體,深知媒體所造成的知名度是雙面刃,「有不虞之譽者,必有不虞之毀」,所以即使周邊朋友以我們名聲日噪為喜,我們卻戰戰兢兢,如非必要,總是推辭各種採訪。

某日報紙刊出了一篇報導,說是「長得有點像沙僧,紅臉膛,一頭卷髮,說起話來卻慢條斯理,頗似唐僧的口吻。」啼笑皆非之餘,以示家中領導,領導深以為然,說道:「過去還像個白面書生,現下是個鋤地的大老粗。」我驀然想起童年時讀到俄國文豪托爾斯泰晚年出走,寧可過著「虛其心,實其腹」的無知無慾的生活,才瞭解了長久以來自己雖然熱愛物理研究,卻對身處學界惴惴不安的莫名心態。

紅臉膛,當然是因為在農地裡工作,日曬既久,自然形成。父親每謔我以日漸趨向鄉賢包拯膚色,果然不愧是合肥人。只是每以膚色曬成古銅色為標榜的歐美時髦人士,必然不解中國之崇尚東亞病夫蒼白面色的道理。而膚色深,為何與西遊記中挑擔的沙僧聯繫起來,恐更為彼等所不解。其中實在藏著我們長久以來心底對勞動者的鄙視,而細皮嫩肉,只曉念經的唐僧,則是中國所有父母教育子女的原型和典範。

在小團山的踐履工夫,其實就是要打破近數百年來中國「偽讀書人」的虛矯身段,徹底洗滌自家的肺腸,去除自身的病徵。其尤要者,當效法西方的企業精神,所謂「企業」,並非如今日漢語中淺義地僅指公司或商業貿易,而是西方enterprise一字,含有創新、冒險、籌劃、實行等精神和步驟,取義高遠,但又實事求是。西方人物自達文西以降,多有此等精神。中國知識分子疏闊,肩不能挑,手不能提,能高不能下,徒託空言。簡言之,不過是清談誤國的餘緒罷了。「昔之清談談老莊,今之清談談孔孟」,所不變者,清談耳。

取得真經,渡得人心,最為要事,至於身為唐僧或是沙僧,皆不足掛心了。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旅人手札
自訂分類:閒情
上一則: 會場現醜記
下一則: 厚待自然,才能享受自然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