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祖宗賞的板栗
2009/10/27 17:06
瀏覽509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有朋自遠方來,蕙瑛端出板栗饗客,配著早餐的南瓜稀飯,真是充腸適口,快意極了。

 蕙瑛告訴我們說是板栗是自己炒的,板栗和南瓜則都是曾祖父墓上撿得的。我想起當日情景,不覺笑了,邊剝著板栗,邊說道:「這是祖宗賞的板栗。」朋友卻不知所謂。

 前些時,父母從台灣來,一個陽春天的下午,難得大家都得閒無事,父親便倡議去曾祖父的墳上看看。我和蕙瑛就帶著鐸、極兩子,由生長在當地的姪子引路。

 墳地就在劉銘傳舊居門前的一個小路進入,直到山腳邊上。我們先在劉銘傳舊居門前的雜貨店買了鞭炮燭紙,店家知道我們是台灣來的,對於我們不在清明、大寒兩個節氣還上墳,也就不以為怪。

 穿過民宅、農地,到了大潛山山腳下,姪子指著長滿雜草隆起的土堆說:「這就是了。」

 兩岸開放探親已有數十年,拜墳已無以往的激動,我們一家三代能夠一齊上墳,已經不是第一次,氣氛肅穆,但是不像初次上墳的落淚哽咽或是嚎啕大哭。父親原本豁達,任由兒孫處理燒化的紙錢,卻瞥見了墓上草叢間的南瓜。南瓜長得歪扭而不周正,卻還是不小。父親說:「這是我們家祖父墳上長的,就是我們的啦。」蕙瑛說:「這不是人家的田地嗎?」 父親說:「這在過去其實都是我們家的地,老百姓來種,我們家裡都不計較,他們要繳租,也都沒要。」 母親就大聲地說:「那當然就大大方方地收起來啦。」

 大家順藤摸瓜,在草叢中又找了好幾個成熟的南瓜。母親卻又發現地上有不少板栗,仰頭發現原來頂上是棵大板栗樹。大家於是又開始新一波的搜尋,滿地撿起板栗來了。板栗外頭滿布芒刺,如果落地時間未久,外殻尚未乾裂,要取果子還甚為棘手。我們在枝葉間篩下的陽光綴片間翻檢,有時拿起板栗丟人,還要避著頭上不時會落下的蒺藜般的骨朵兒。找到碩大的果實粒,就會炫示他人,歡笑洋溢在所有人的臉上。

 鐸兒生性較為謹肅,低聲問我:「我們好像不是上墳,而是快快樂樂地郊遊。祖先會不會不高興?」我說:「要是爸爸那天死了,倒還希望你們能帶著孩子快快樂樂地來看我,不希望你們哭哭啼啼。重要的是你的心意,和全家人聚在一起懷念祖先的活動。」我又想到:「爺爺的祖父,是我的曾祖,也就是你們的重祖,以前就曾經住過小團山,我們雖然沒看過怹老人家,但是站在小團山上,可以懷想他們往日的生活。」

 「那是什麼時候?」「我的重祖就住過小團山,那個時候恐怕北邊的捻軍,南邊的太平天國才平定沒多久呢。怹在劉銘傳家擔任家塾先生。我們現在祭拜的我的曾祖處的時間就在民國前後。至於你們的曾祖還參加過北伐呢!」「啊!那不是很久以前的事嗎?」「其實這一百多年來,中國的變化非常劇烈,小團山依舊,但是人事變換,難以逆料。爸爸也不知道未來幾年會有什麼變化,所以我們就只能珍重眼前。」

 「享受南瓜和板栗?」 「對啦!」我們步出小徑,看到正在整理玉米的農戶,問他南瓜和板栗要收多少錢,他笑著搖搖頭。姪子說他歷代居此,清楚知道我們是誰,不會收錢的。

 回到小團山上,板栗自家略微炒炒,就甜糯滿口,南瓜除了煮了稀飯,蕙瑛還別出巧思包了水餃,人人贊不絕口。祖宗賞的甘甜在口,但是下午在和煦的陽光下,陽世、陰間家人歡聚的記憶,卻更是甘甜。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旅人手札
自訂分類:閒情
上一則: 三不管的小團山
下一則: 黃鼠狼買門票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