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憐鳥更築房
2009/01/25 15:29
瀏覽633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冬天來了,鳥雀南飛,十二月還可看到人字形的雁群飛過小團山的上空,到了春節前後,留下來的鳥雀就所剩無幾了。

 小團山上荒草凋零,樹木也只剩了枯枝,卻還是有些鳥雀上下高低,伴在我們的身邊。我們既高興和感激有他們的伴隨,使得身處寒冬的我們不致孤單,但是想到去年的大雪中有不少凍斃的鳥雀,又擔心牠們的食宿問題。

 回想我們從事建設的第一年裡,可能是因為建築翻出了許多蟲蟻,再加上燈光的吸引,夏夜紗窗上佈滿了各類昆蟲,非常嚇人。青蠅亂舞,粉蛾撲翅,蝗蟲踔趒,螽斯競唱,熱鬧得緊。但是到得第二年裡,建築物周遭卻出現了許多鳥雀,蟲類時見,但遠不如前。鳥雀們或在草地上踱步,或是在枝頭挺胸遠眺,或穿梭於枝蔭間,總在人前人後,但是牠們最是知曉「君子之交淡如水」的道理,人的腳步近了,就撲翅飛起,到山上他處巡遊去了。

 看著牠們優游自在,只覺得天地之寬。這裡花木自榮自枯,鳥雀從容上下,蜂蝶迷花曼舞,心齋坐忘,豈宜斗室?

 然而冬來風雪瀰漫間,看到牠們伶仃的身影,怯怯地在檐下來去,總覺得要想個辦法。我於是要工作人員做幾個鳥屋,並且給了他們幾個國外的圖樣做參考。他們嘻嘻哈哈而去,我心中總有些疑問,想到鄉人捕食鳥雀,成串叫賣,他們真能夠了解我的意思嗎?

 幾日後,他們要我看是否合意,我驚異地發現,他們居然也運用了我剛教他們的上網查找資料的方法,自行找了一些簡易可愛的樣式,在木柱上搭了小屋子,還髹漆上鮮明的色彩。鳥屋子已經放置了幾天,好讓油漆的氣味散掉,可見他們手腳之快。

 大家於是抬著鳥屋,向著崖壁邊走去,這裡離人們常來往的路徑有段距離,下面又有草叢,或有蟲蟻,應該是合適的生活空間。大家有扶柱的、有鑿穴的、有搬石塊的,一群老小,七手八腳就將鳥宅建了起來。我兜裡正好有些騙孩子的蛋糕,就扯了幾塊放在裡邊。眾人看著前後錯落的鳥房,連稱「得味」—在合肥話裡意指「有趣」,笑說:「新居落成,就等吉客入住了。」

 小鳥的「宅邸」建成後,大家總是抱著期望,不時張望是否有鳥雀進入。幾天裡,鳥雀卻好像突然少了,即使出現,也異於往昔,偏不造訪我們為牠們造的宅邸。

 一天清晨,有隻棕紅胸脯的鳥雀棲息在屋頂,遠望像是伯勞,卻並不進入。待得片時,又展翅他飛。大家頗覺失望。孩子卻冒出這句:「一定是因為經濟不景氣,小鳥付不起頭期款,又擔心以後的分期付款(大陸稱「按揭」),所以不敢入住。」

 大家都笑了,在這個經濟寒冬裡,大家相濡以沫,我們自己避不開這個災禍,總可以為小鳥們提供個庇蔭吧! 


後記:
 合肥中國科技大學鳥類學家曹壘教授來訪,告我以鳥房顏色太鮮豔,對鳥類是種警戒,反而不會吸引鳥類。此外,會入住的鳥類應屬岩棲類的鳥種,對此種鳥類則入口太大,產卵容易被喜鵲銜出掠食,並非安全處所。
 友人楊勇、舒翎夫妻來訪,對鳥房特感興趣,問我有無鳥隻入住,我告以其故。楊先生大笑,稱此為「理想主意者的鳥房」,「意思到了就好了,是否實用並非關鍵」。

注:

鄭板橋《不得籠中養鳥》:

所云不得籠中養鳥,而予又未嘗不愛鳥,但養之有道耳。欲養鳥,使繞屋樹百株,扶疏茂密,為鳥國鳥家。將旦時,夢初醒,尚展轉在被,聽一片啁啾,如雲門、咸池之奏.及披衣而起,頮面、漱口、啜茗,見其揚翬振羽,焂往焂來,目不暇給,固非一籠一羽之樂而已。大率平生樂趣,欲以天地為囿,江漢為池,各適其天,斯為大快。比之盆魚籠鳥,其鉅細仁忍何如。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旅人手札
自訂分類:閒情
上一則: 空氣
下一則: 菊花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