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爆竹柳
2008/12/27 20:59
瀏覽359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劉銘傳所居住的大潛山腳啟明村,位於安徽合肥市之西的肥西縣,離合肥市區不過一小時的車程。劉銘傳身為李鴻章手下推動洋務的大將,將北京附近居民都不要的鐵路帶到了台灣,他對新事物的理解接受是非常開放的。




 合肥東北是山東,西北是黃土高原。東邊鬧捻亂,西邊鬧飢荒,都要南下就食,合肥附近就成了搶掠的對象。所以,大戶人家多半築起「圩子」,四面深溝高壘,四角建有瞭望台,內裡建築也常有壕溝槍眼以為掩護,劉銘傳的故居就是合肥周邊最大的「劉老圩」。 劉老圩內建築多半循規矩建築,但是其中卻有一棟全不搭調,竟是現代的水泥洋房,原來還是小姐的繡樓,當初頗為驚世駭俗。




 我們來到距劉老圩不到一公里遠的小團山,建立依憑自己的理念、知識建構的生態保育環境,當地居民多以怪異的眼光睨視。監工個性率直,見到他無法接受的事物或做法,就會向我表示,也會把別人的意見告訴我。我逐漸發現,由於他們將信將疑,所以我交代的工作有的時候就會被他們有意無意地遺忘或延遲。




 我們在活動中心旁,就著原有的地勢,挖了個淨水池,池邊原有野生柳樹數棵。如果能夠移栽到其他水池邊上,將來水邊柳絲低垂,窈嬝婀娜,豈不美哉?於是吩咐了幾名工人移栽些柳枝過去。




 過了幾天,這件事好像沒發生過,我就找了監工來問。監工說:「哪有人在夏末秋初的時候種樹的?雨季又過了,樹是絕對不得活的。」多言無益,我於是折起了柳枝,沒想到柳枝不似我想的柔韌,應手而折,迸脆清響。旁觀的幾位當地農人說這叫做「爆竹柳」,果然名符其實。




 不顧周圍旁觀的人,我抱著大把的柳枝,走到隄邊一一植下。眾人隨著我走,嘴邊帶著微笑,卻都不來幫忙。我說:「你們不信,我打賭三天內必定下雨,一週內柳樹過半成活。」眾人相視嘻笑,我繼續說:「你們可知道赤壁戰前,諸葛孔明設壇祭東風,才能火燒曹營百萬大軍。我使個法,三天之內必降大雨。」眾人大笑鬨散。


 第二天,萬里無雲的天空突然飄來烏雲,起了傾盆大雨,一週後柳枝過半出芽長葉。我又到了山上,眾人圍著我說:「你真神了!怎麼就能召喚大雨?」還告訴我,他們已經在我到來之前又補插了好些爆竹柳枝。




 此後,我交代的工作似乎延擱的次數較少了。幾週後,監工問我:「我不相信你會作法召雨,但是你是如何辦到的?」我說:「這些農夫根據的經驗都是農作物的習性,但是柳樹卻極易成活;而我說三日內必雨,其實是瞎矇,如果沒下雨,你們笑笑就忘了,但是如果矇中,我以後就會令出必行,這是一般人的心理。」監工說:「真有你的。」兩人相視大笑。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旅人手札
自訂分類:生態農業
上一則: 荸薺、美人蕉
下一則: 千年矮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