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王者香
2008/12/27 16:04
瀏覽476
迴響1
推薦1
引用0

 2007年初,初到小團山,荒蕪一片,沒有道路,所以也很難探索,覺得這150畝地真是大的不得了,到了春季用人力闢了些小徑,才能夠對當地的植被做些記錄和理解。




 負責整理土地的大堂哥是位老農,告訴我荒煙蔓草無足可觀,山地貧瘠,栽植困難,我卻是對身邊的小花小草頗感興趣。多半人認為的旅遊就是要看些人為栽植的大片花花草草,而且對所謂的「大氣」特別講究。所以才會出現知名導演電影裡頭一片黃花、千人搗藥、萬人齊射的畫面,這還不算,更把這一套拿到了旅遊去,在桂林等地搞了些大而無當、外強中乾的場面。




 我始終的態度是: 小團山的建設,不是破壞自然生態,將她建成人工的大花園,而是就著原有生態,保留動植物的多樣性,在適當地點,做畫龍點睛的栽植、建設而已。原有生物,可能看似卑賤不起眼,但是細心觀察探求,不難發現她的美麗和功用。要改變的是我們的態度,不是原生態。




 走著說著,在路邊看到一棵植物,感覺到莫名的熟悉,於是叫住了堂哥,請教他植物的名稱,他認不出,還笑我野花野草也拿來當寶。我卻不服輸,腦筋一轉,摘下葉片略做搓揉,湊到鼻端,竟真的聞到幽香一縷。我讓堂哥聞了聞,他笑說:「有香味的野草」。




 回到市區的車程中,我努力尋思,似乎摸著了頭緒,回到家中翻檢書籍後,認定這就是澤蘭。古人所稱的蘭花就是澤蘭,並非今日的國蘭,當然更非洋蘭。憶起《孔子家語》上的記載:孔子自衛返魯,見幽谷之中,薌蘭獨茂, 喟然嘆曰:「夫蘭當為王者香,今乃獨茂與眾草為伍,闢猶賢者不逢時與鄙夫為倫。」其後因感而作《猗蘭操》曲,素所聽聞,今天在這窮谷荒山不期而遇,興奮莫名,也感傷莫名。




 澤蘭因為她的幽香,常為古人用於佩戴或薰衣,因為運用的廣泛,所以屈原曾經有「余既滋蘭之九畹兮,又樹蕙之百畝」的句子,既是比喻自己務德修身,也可得知當時種植澤蘭的普遍。今天蘭草還作為中藥用於化淤解鬱,但覩而不識,誤為野草,恐怕已是常態了。澤蘭生長之處不遠就是艾草叢生,屈原曾經這樣悲歎質疑:「何昔日之芳草兮,今直為此蕭艾?」今日鄉間知道艾草的人所在多有,蘭草在旁,反而常被作為雜草殳除。


 我反覆思量,若能萃取蘭草精油,作為香膏,足為山間特產,不也是美事一件?精油其中成份作用頗有類似薰衣草者,今日薰衣草獨茂,忍令蘭草幽居空谷?




 這樣的興奮不幾日後似乎幻滅了,表妹告訴我讀中醫相關科系的外甥女來過,從旁人那裡聽了我的故事,要母親務必轉告我山上所見植物似乎並非澤蘭,恐是佩蘭。我心中頓時一空,好像那些感嘆唏噓都投向了虛空。但是,那一縷幽香又是那麼真實,牽繫著我的思古幽情。




 反覆翻查書中圖示與文字說明,我大概可以確定,山上所見植物的確不是澤蘭,而是佩蘭,植物學上分在菊科澤蘭屬,所以非常相近,而且《毛詩傳》就直稱之為蘭草,《本草綱目》稱之為香草。一般圖片所見的澤蘭或佩蘭雖然都是紫紅色花,但是也說明有白花一種,如我山上所見。




 想起高中一年級時候,為楚辭中的感情抒發癡迷,尤其對蘭草在屈原的生活中所佔地位驚異,曾經指著王逸的註解向瞋目結舌的同學們說著春藍秋紫的蘭草,他們詫異我居然去讀那老古板的書,也詫異我還要頂真在植物學上去推求。但是,那畢竟是青澀年代的書中世界,今天居然真實地出現在眼前,少年時那真摯沸騰的熱誠畢竟未曾投向虛空。





佩蘭學名:


Herba Eupatorii


Fortune Eupatorium Herb




佩蘭別名:


大澤蘭、小澤蘭、雞骨香、香草、蘭草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旅人手札
自訂分類:閒情
上一則: 拐棗
下一則: 芡實和菱角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