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老阿伯
2011/10/01 08:43
瀏覽864
迴響0
推薦136
引用0
每次回到台灣中部老家,我總喜歡一大早就到附近的一個小公園去運動。

那個小公園位於婦女會會館和長青會中心旁邊。除了有濃蔭遮陽的大樹,讓人乘涼談天,也有各種花草,供人怡神養性之外,還有個大約三百公尺長舖磚的環園小道,讓眾人作為走路或晨跑之用。

在那裡作晨間運動的,男女都有,年齡則以四十來歲的中年人居多。他們或做體操,或繞園走路;卻鮮少有人跑步。我是個沒有耐性的人,不懂得體會走路的樂趣,因此,只得選擇跑步做為健身的工具。

到了公園之後,我通常會一邊和晨運的眾人打招呼,一邊循著自己既定的速度,不急不徐,吸兩口氣、吐兩口氣地,繞著園子跑步。一般說來,我會不停地跑上十五至二十圈,才慢下來,調理呼吸。如此,四、五公里下來,一定大汗淋漓,卻覺得週身舒暢。    

 

今年五月在台期間某日,我照例到那個小公園晨跑。有個在樹蔭下做體操的年輕女子問我說:老阿伯,你是不是體育教練?跑起來,連我們年輕人都趕不上。 老阿伯叫得我有些不自在,不過,我還得裝出笑臉回答說:怎麼敢當教練啊?我還欠別人教我呢。我只不過是從小就喜歡跑步罷了。 她聽了還是對我伸出大拇指。

又跑了兩圈,有個中年太太遠遠就叫住了我:老阿伯! 又是老阿伯!不過,這次聽得自在了些。想不到她接著說:哇! 你實在有夠勇!都七十多歲的人了,還這麼硬朗! 都七十多歲的人了!這句話她說得輕鬆,卻讓我聽得有些不是滋味呢。

我正一邊搔著頭,一邊想著怎麼回答時,看來喜歡講話的她又開腔了:您到底幾歲啊?還要幾年才八十吧?!竟然這麼個打破沙鍋問到底。我只好據實說:再過幾年就七十囉! 說著擺擺手離開,不敢回頭看她會有什麼尷尬的表情。

回到家裏,顧不得滿身臭汗,先去攬鏡自照。看看是什麼德行讓大家以為我是個七老八十的老阿伯?只見那個鏡中人,頭髮稀疏,滿臉皺紋,眼角下垂,鬍鬚全白…一副龍鍾老態…怪不得!

雖然英語的諺語說:Age only exists in your mind(年齡只存在於你自己的心裏),或Age is only a number(年齡只不過是一個數目字而已),只要自己認為還是有顆年輕的心(young at heart),哪怕別人怎麼說。但是,這兩個人一先一後的話,卻讓我不由興起時不我予、垂垂老矣的慨歎!

 

回到溫哥華後,我依然定時運動。

天氣不好時,家裏樓上、樓下、地下室的空間和樓梯就是我跑步的場所。上下、來回跑個三十來分鐘,就會滿身是汗、氣喘噓噓。在天氣許可時,附近小公園的環園步道,以及室外籃球場,則是我健身的地方;打上一個鐘頭的籃球、跑個三、四公里,運動量就足夠了。

在公園,平時晨走、溜狗者依樣準時前來晨走、溜狗;只是,不知是否因為在台灣被叫了幾次老阿伯、而頓時覺得老了的關係,我覺得這些平日身手還算矯健的同儕,忽然都變老了。是自己心中的錯覺?還是以前不知老之已至,現在卻需讓別人點醒了之後方才驚覺了的?

學了幾年佛,就自以為已經有了些了悟,因此,常常自忖道:我不害怕死亡,因為那不是終結,而只是一種轉變而已。並經常以之安慰安寧病房的病友,希望他們能夠心平氣和地面對人生無可避免的路。

然而,前些日子,做了一個夢。在夢中,似乎是我陽壽將盡,正被抬上一個擔架。躺在上面,本來平安鎮靜的我忽然想起來還有好多尚待完成的事,於是掙扎著想要坐起來。但是,即使使盡全身氣力,也是徒勞無功;而且,心中越急,越使不上力,而抬擔架的人越要我稍安勿躁。就在心中又著急、又悔恨沒及早把事情辦好的時候,我驚醒了過來,發現自己一身冷汗…。

 

平常,在安寧病房探訪病友時,常會聽到他們說:I wish I could have …使用的是和過去事實相反的虛擬語氣。他們會說:但願我過去多照顧身體些但願我沒染上抽煙的惡習但願我多花些時間陪陪家人」...等等其實已經與事無補的話。

他們心中有的是極端的無奈和無限的懊悔,但是,一切都遲了,事實已無可改變,時間已無法倒流,人生更不能重來。每每聽到這樣的話,我都無法想像自己若身在那個情景時,將會如何自處。

常聽到已過耳順之年的朋友們說:年紀越大,時間過得越快!這也許是直覺的慨歎,但是,璀璨的夕陽的確是轉瞬間就馬上西沉。這是無可否認的事實。

我願意在彌留時刻,無怨無悔,自由自在。

但是種瓜得瓜,種豆得豆 -- 要怎麼收穫,就要怎麼播種。這個道理人人都懂;如何將它澈底實踐,卻才是最重要的課題。

在秋風襲襲的黃昏,看著逐漸西下的夕陽,想到許多未了的計畫,我突然不寒而慄,感到無比的惶恐。

  

(感謝 a.y.t.)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生活小品
上一則: 恭祝 感恩節快樂
下一則: 勇者的畫像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