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本份與界限
2018/10/01 00:00
瀏覽1,519
迴響0
推薦117
引用0

   

是每月一次志工會議的日子;我在開會前半個鐘頭就抵達安寧院。看到可麗已經把大部分的事情準備妥當,正在燒水,以便沖茶。看看沒什麼我可以幫得上忙的,乃與她聊起天來。

可麗四十來歲,是安寧院的行政主任,其職責包括與志工工作有關的事宜,因此,她跟所有志工都非常熟稔。她不僅待人和藹,辦事認真,志工若有事找她,她更都傾力相助,因此,非常得到志工們的信任與愛戴。記得我也曾經幾次與她分享、交換陪伴的心得和經驗。她可算是我工作上的好上司、也是好夥伴。

我們有一句、沒一句地閒談了一陣子後,突然,可麗說:「我想和你談個人。」她臉上還堆著原有的笑容,聲音卻變得有些嚴肅。我隨口答道:「當然了;是我們的病人嗎?」她點點頭,接著說:「你昨天去看了五號房的莎雅嗎?」

莎雅是我將她稱為「我的陽光」的女病人:五十出頭的年紀,食道癌末期且癌細胞已四處擴散的患者。她一個多月前入住於在總醫院的安寧病房,處理疼痛問題時,我就見過。經過幾次接觸,發現她和川流不息的訪客交談時,臉上永遠掛著微笑,一點也看不出她是已經走到人生盡頭的病人,讓我不捨、又敬佩。

後來她的症狀得到緩解之後出院,剛好轉住到我也服務的這個安寧院來。她照樣有那麼多的訪客,她的微笑也從未在她臉上消失過;而且,她的神情中,更有著一份超世的淡然與從容。

然而,有一天我正要下班時,護理師安妮像是有些憂心地對我說:「你知道嗎?五號房的病人莎雅申請了MAID(安樂死),而且已經批准。她卻有些不安;剛才和我說她這兩天沒睡好,因為想到她只剩下幾天好活了。」我心裡一陣刺痛。自己願意先行離開,免受病痛的折磨,這是她的選擇;我為她難過的是她無法自在、安心地離開。

看到五號房門開著,我毫不猶豫地敲門而入。我和坐在床上的莎雅打了個招呼,得到她允許後,便拉了張椅子,坐近她的床邊。一陣寒暄後,我開門見山地問說:「聽說妳申請了MAID?是因為疼痛難當嗎?」莎雅臉上閃過一絲黯然,卻馬上鎮靜地說:「嗯,我申請、而且已經批准了,不過,這與疼痛的問題無關。」說著,她話鋒一轉說道:「你知道我已是病入膏肓的人,來日無多;反正終究都得離開,乾脆來個長痛不如短痛。」說完後,淡定如昔。「可是,聽說你又因為離世在即而感到有些不安?」我小心翼翼地探索著。哪知,莎雅笑著說:「啊,怎麼人們都喜歡用自己的想法來揣度別人的心思呢?」沒等我的反應,她接著道:「其實,我內心非常平安,靜靜等待安樂死的到來。」她的心情沒有受到這事影響,那就好,我心裡想著,嘴裡隨著問她先生及家人是否都同意。她有些不捨地說:「他們雖不贊同,但卻都尊重我的決定。」聽她這麼一說,我在起身告辭前,先謝謝她給我為她服務、向她學習的機會,並祝福她一路平安、好走

                        

這就是我前一天離開莎雅之前與她的對答;可麗要與我談她的什麼?我心中有些納悶。我的疑問一定清楚地寫在我臉上,可麗開口了:「莎雅對於你和她談安樂死,有些訝異,並且感到有些不開心。」怎麼會呢?我在心裡暗暗地問。可麗接著說:「我完全同理她的感受,因為這是她與她主治醫師之間的事。除非她自己主動提起;否則,別人是不應該知道的。」我想我當時的表情一定又尷尬、又慚愧,可麗馬上安慰我說:「當然,你絕對是一番好意;我知道你不捨得病人帶著不安離開的心理

聽了可麗的這番話,我一面為自己當了這麼久的安寧志工,卻還犯這個錯誤而羞愧,更多的是為增加莎雅離世前的心理負擔而感到不安。

於是,我麻煩可麗為我向莎雅道歉;請她原諒我無心的過失。可麗不愧為是經驗豐富的安寧人,她不疾不徐地說:「我想現在我們應該讓她集中精力,與家人把握光陰,共度溫馨、難忘的最後時日,而不需要再為這事去干擾她了;畢竟,你和她互動不少,她絕對了解你那份不忍心她受苦的用意的。」說完,給了我一個擁抱,要我別再擔心,就轉身去招呼幾位剛進門來,準備參加開會的志工了。

看看腕錶,離開會還有十分鐘。我快步走向外頭的花園,找了張椅子坐了下來。

秋日的花園裡,雖然繁花似錦的季節已經過去,一些不知名的小花卻仍開懷地怒放,企圖把這個讓病人賞心悅目的處所點綴得更有生氣。我無心賞花;只輕輕閉上眼睛,努力把心靈安頓下來 記得以前受訓時,授課的老師就曾一再叮嚀我們要謹守自己的本分,不要越過界線的。志工最主要的工作是聆聽病人與家屬的傾訴,同理他們所受的苦痛;除非他們自動談起,否則絕口不提其他與談話內容無關的任何事情。

又是自己過分熱心闖的禍!衝過頭,就容易沖昏腦袋而越界把一些基本規則置之度外,而去做些自以為是的蠢事。被別人說蠢其實不重要,最怕的是傷害了病人或家屬。我這次自作聰明地試圖為莎雅開解,就是典型的好例子。

在安寧照護的領域裡,摸索了將近十年,雖然累積了些許經驗,卻仍犯此錯誤,我羞愧之餘,不禁勉勵自己要更加謙虛,時時、處處都要戰戰兢兢,和初入門的「新人」一般,謹記所學努力以赴;尤其要抑制超出界線的「過度熱衷」,才能對瀕死病人和他們的家屬提供實質的幫助

準備進到屋裡開會前,我先在心裏向莎雅至最誠摯的歉意,希望她能夠原諒我無心的過失安心自在地準備,以迎接她即將到來的選擇;也滿心感謝她以身教我這門重要的功課。       

                                                                                           陪伴,在離別前     天主教羅東聖母醫院編輯; 光啟文化事業出版 

          羅東天主教聖母醫院, 博客來,誠品等書局, 以及光啟文化事業均有售

          定價: NT $300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上一則: 人生憾事
下一則: 親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