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感恩的緣遇
2018/08/01 00:00
瀏覽1,453
迴響0
推薦102
引用0

               

又是前往總醫院值班的清晨。頭頂上一片天藍,宜人的氣溫使得已然升起的艷陽,給大地帶來溫暖而非炎熱。一路走來,徐徐涼風拂面,沿途各種花卉競相怒放,許多人家初割草坪青草的清香瀰漫空中,洋溢著生命的禮讚溫哥華典型的夏日最是迷人!

也許是受到沿路美景的感染與陶冶,雖然照例地,等電梯還是等了大半天,我卻心裡輕鬆地哼著歌,不以為忤地悠哉、隨緣,讓姍姍來遲的電梯把我帶到十六樓的安寧病房。

取得床位分配表後,我發現430病房入住的病人,名字派蒂雖很普通的,她的姓氏魏克菲爾可是不多見;兩者的結合,讓我好奇心大增。難道…..

把探訪前的例行工作先丟在一邊,我迫不及待地大步先行前往430病房,心中有些矛盾;一方面希望她不是那位我幾十年不見的恩人,另一方面卻又希望是她,以便有機會讓我表達我的感恩之忱。

430病房的門開著,裡面沒有開燈;是病人睡覺的表示。我輕敲了一下門框,就躡足而入。床簾後面,睡得很沉穩的,是一位有一頭銀髮的老婦人。在由百葉窗簾透入的陽光裡,我依稀可以看到她堅毅的輪廓。沒錯,是她!百感交集的同時,我的記憶也飛快地將我拉回到四十幾年前

1974年,卑詩省林業工人的罷工,粉碎了我原先到溫哥華打工、存些錢,再回明州大學專心寫論文的計畫。有些感到窮途末路的我,只好硬著頭皮,到溫哥華社區學院求職。那時,我的英語雖然講得結結巴巴地拗口異常,卻因為當時亟需英語教學人才,教務長和我談了一個鐘頭之後,就錄用了我,並派我到華埠的一個中心去報到。

時位於華埠的中心主任對我很好:和我相談、明白我的困境之後,馬上把一些包含教學內容的課程計畫借給我之外,也提供了她個人的經驗之談給我做參考;同時,為我安排每周授課六個鐘頭。於是,我就像被趕鴨子上架般,開始我邊學邊教、也是現買現賣的英語教學生涯。在對於教學還沒完全進入狀況之前,每堂課為我都是一項挑戰。

有一天,當我還是如履薄冰地進入教室時,我發現有一位陌生的中年白人婦人坐在教室後面。一看到我進去,她馬上起身和我打了個招呼,並自我介紹說她叫派蒂.魏克菲爾,擔任相當於院長的職位。我心裡正在猜測她的來意時,她主動為我提供了答案:她是來聽我的課,以便做將來是否繼續錄用的評估的。

雖然我緊張得一顆心臟幾乎跳出嘴巴,不過,我還是依照原定的教學計畫,教完了兩個鐘頭的課。

就在我戰戰兢兢坐在她面前,聽她講評時,派蒂先客氣的恭喜我教了一堂精彩的課;接著,她糾正了我幾個字的發音,並指出幾點我教學上的缺失,同時,也教授了幾樣實用的技巧。最後,她鼓勵我繼續充實自己,也參考他人的經驗;她說她相信我在英語教學上,將會得心應手的。

我不知道她是否對每個新老師都如此客氣,也百般鼓勵,但是她的一番話給了我諸多啟示與勇氣,也讓我有信心在這領域上一走就是一輩子。                                                             

             

我第二年轉到校本部時,才知道派蒂已經離開學院,前往卑詩大學,專司訓練英語教學人才之職。我們也就失去聯絡了,雖然我心裡一直有不曾向她表達謝意的遺憾,卻也一直拖著,沒有積極地嘗試補救,直到這一天令我感恩的緣遇

經過她的護理師說我可以叫醒她後,我走到她床邊,我一邊端詳著她佈滿皺紋的臉龐,一邊輕聲地叫了她的名字。她慢慢張開眼睛,先是四顧盼望著;看到我,她有著在記憶中思索的表情。我趕快報了自己的姓名後,突然,她眼睛一亮,嘴露微笑,同時,伸手來回撫摸著我于思的面頰,嘴裡喃喃說道:「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趕快回答說我是這個病房的志工,剛銷假回來值班的;她聽得點了一下頭說:「啊,你度假去了;怪不得今天第一次看到你。我來這裡都已經快一個月了!」一問之下,知道原來她是我開始度假後的第三天入住的。雖然有些病人一住住了幾個月,大部分的病人卻都是兩、三個星期,甚至幾天就離開人世、或者出院的。這麼一想,我的感恩之心情頓時充滿心中!莫非這是冥冥中註定讓我有機會向她表達我的謝忱的?!啊,上天待我何其優厚!

我不知道她是否真記得我是誰,就把當年她來聽我的課的往事告訴了她。她又點點頭說:「是啊,那是好久以前的事了!」接著,她清楚提到幾件與當年有關的事…,我對於她頭腦之清晰,與記憶力之強感到特別驚訝;畢竟她已屆九十七高齡,而又病入膏肓,更重要的,當年我只是一個剛剛受到僱用的無名小卒而已!也許她看穿了我心中所想,她說:「我記得你,因為那時候亞裔的英語老師寥寥無幾,何況…」我沒等她說完,就笑著替她接下去:「何況我又是個本身英語有待加強的外國人!」我一說完,連她也笑了起來;不過,她立即收起笑容,臉色嚴謹地說:「有時候,由自己的學習過程反而可以領悟到語言的真髓的。」於是,我把握這機會,謝謝她當年的支持;告訴她就是她的鼓勵讓我有信心,在這領域整整走過三十多年,也從學習者的角度,寫了一本文法書,對於英語語法有些不同於傳統的解釋。

聽我這麼說,派蒂動容地說她為我高興,也替我感到驕傲。說完,她的疲倦清楚地寫在臉上;再聊了兩句,我說將再來看她,就起身告辭。

看到她的羸弱,深怕她時日不多,我沒敢等到一星期後的值班;第二天,我又去探望她。這次,她精神比前一天好;她讓我看她的家庭照,和我分享了許多她子女的事,並說她正在等她最鍾愛的孫子再過兩天從多倫多趕回來看她。說完,她有些憂心地說:「我不知道能不能等得到呢?」我雖然嘴裡安慰她說:兩天很快就會到了,心裡面卻暗暗地祈求她能夠如願。

過了兩天,我再去看她時,雖然她知道我的到來,卻異常虛弱地半昏睡著。我除了告訴她她的孫子當晚就會趕到,要她加油之外,也再次感謝她當年的提拔之恩,更代替她一生造就的眾多英語教學人才向她致謝。聽我說了這些,她嘴角微微動了動,算是回答吧?請她珍重、好走之後,我依依不捨地離開病房,心中充滿對她的祝福,與對此次緣遇的感恩。

   ***

後記:第二天上午,我打電話到病房去,得知派蒂見到前一個晚上抵達的孫子後,已於當日清晨安然離世

                                                                              陪伴,在離別前   由天主教羅東聖母醫院編輯; 

                                        光啟文化事業出版 

           羅東天主教聖母醫院, 博客來, 誠品等書局, 以及光啟文化事業均有售

           定價: NT $300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上一則: 親情
下一則: 小鳳和阿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