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鳳和阿耀
2018/07/01 00:00
瀏覽1,775
迴響0
推薦94
引用0

大致說來,溫哥華的夏天大概是最舒服的季節:處處綠意盎然,充滿生機;空萬里,帶來喜悅;二十來度的氣溫,爽身宜人。

然而,正如所有世事一樣,凡事都有例外;這天就是個熱浪來襲的日子 溫哥華難得一見的大熱天;攝氏三十度的溫度高踞不下,讓大多家中沒有空調的溫哥華人叫苦連天。

大清早,炙熱的艷陽就釋出威力,把大地熱成蒸籠一般。我冒著溽暑在幾乎可燙人的路上急行;好不容易帶著一身臭汗,抵達醫院。才一腳踏進派德遜大樓的大門,迎面而來的冷氣,使我不禁打了個冷顫,卻感到渾身舒暢,像是有冰淇淋下肚那般痛快。

到了十六樓,護理長瑪麗露正在護理站查看資料。向她打了個招呼,在志工辦公室做完探訪前的例行公事之後,在前往紀念牌位向最近往生的病人致意的途中,我注意到有位陌生的中年東方男士,正忙著一一收集走廊上的垃圾袋,再集中放到廚房外的大垃圾桶裡。

單位的幾位清潔員我都認得,而且他們都穿著深藍色的制服;怎麼今天有這位沒穿制服的陌生人?雖然心中納悶,我還是上前向他打招呼、並自我介紹一番;預防閒雜人士亂闖病房,也是志工的工作之一。

這位身材魁偉、留著落腮鬍的人,自稱叫阿耀」(非真名),是300病房病人的丈夫。我拿起手上的床位分配表一看,300病房入住的是「小鳳」(非真名),名字看來是越南裔;才46歲,罹患的是乳癌末期。

我一邊問他小鳳的狀況,一邊也笑著說怎麼變成他幫病房做清潔工作。

他說:小鳳還是有疼痛問題,不過,他不擔心,因為醫療團隊會處理,而他本人閒來無事,正好可以幫單位做點事;接著,他有些嚴肅地說:「你們幫小鳳,我幫你們做點小事也是應該的;反正我有的是時間。」非常純正、流利的英語,不仔細聽,難以聽得出是越裔人士的口音。我暗暗佩服,告訴他我等一下會去探訪小鳳;就先去煮咖啡、整理廚房

300 病房的門半開著,我輕輕敲了兩下,並說「志工」之後,阿耀就迎了出來。一手撩開窗簾,床上的小鳳,也面帶微笑地和我打招呼說:「謝謝你來;阿耀剛剛有提到你。」稍帶越南腔的英語,也表達自如。我看她床頭的牆上有三寶的像,她手上拿著長串的佛珠,知道她篤信佛教。

請我坐下來後,阿耀告訴我他們是二十年前先後移民來加拿大之後,才相識、結婚的;「可是,我們一開始就都同意不計劃有小孩,」講這句話時,阿耀表情嚴肅,我看到小鳳微笑地兩眼望著夫婿,像是完全附和他所說的,「因為我們要做的事忒多,老實說:我們沒有時間生、養小孩。」說完,阿耀俯身在小鳳額頭親了親,表示愛憐與疼惜,卻也好像有感謝太太配合他似的成分在內。

                                    我沒說話,靜靜地等待阿耀繼續說下去。果然,他開口了:原來,他們兩人都感到必須一面自己多工作、賺錢,一面定期策劃籌款活動,以便集資援助越南鄉下的公共建設。

我有些不解地問道:「公共設施是政府的責任,不是嗎?」阿耀笑著說:「沒錯,那是『正常國家』的做法,但是越南可不是這樣的;更別說鄉下了!」說著,他去翻動手機裡的相簿,找出幾張照片给我看,以證明他所言不假。

有一張照片是一條水量豐沛、湍急的河流,上面有通到兩岸的高低兩條鋼索。「那是以前鄉下人過橋的唯一工具;不知有多少人因之喪命!」說完,阿耀低下頭,顯得非常不捨。「不過,政府才不管呢;他們只會把國際人士看得到的地方弄得漂漂亮亮的,贏得虛偽的讚賞。」他的眼光露出不屑與憤怒。

接著,他又讓我看一張照片:是同一條河流,不同的是鋼索被一座簡單卻實用的水泥橋給代替了。「這是大溫地區越南僑民的功勞!我們都感到自豪。」說完,阿耀和小鳳兩人拉著手,開心地相視微笑著。

我為他們感到驕傲,也這麼告訴他們。想不到,阿耀說:這只是我們努力的一小部分呢。你看,還有這些」說著,又找出了幾張照片

阿耀說他在一家工廠已經做了將近二十年,由於他忠厚、勤奮,也常自動加班,老闆對他信任有加,薪資自是不薄。小鳳在一間會計公司有固定的全職工作。兩人每月收入算是相當不錯,他們卻除了留一部分家用之外,其餘的都捐到那個幫助家鄉的基金裡。

將來養老呢?我還沒開口,聰明的阿耀馬上為我解答了:我們兩人將來都會有退休、養老金的」說著,看了小鳳一眼,臉色黯淡了下來了。我明白他想到正在步向人生終點的愛妻;知道她大概享受不到自己辛苦一生的成果了。想到這,我不禁也為馬上就要生離死別的兩人感到難過。

心思細膩的小鳳想必是察覺到了她夫婿和我心中的難受,趕快轉了個話題說:對於加拿大,他們更是非常感恩,因此,也用不少時間在社區中心以及老人照護機構當義工。

第一代移民最辛苦、難為了要在新家鄉打拼、植根,並貢獻、付出,對於過去難以忘懷,時時想著如何為那生於斯、長於斯的故鄉繼續盡點棉力大多數人都顧此失彼,手忙腳亂。阿耀和小鳳兩夫婦卻做得面面俱到,兩邊顧及。犧牲、奉獻的精神,讓我非常佩服;心裡這麼想法,話也就隨口而出。阿耀和小鳳聽了,竟然異口同聲回答說:「我們只不過是在實踐佛陀要我們普愛眾生的教誨罷了!」不管信的是哪個宗教,在生活中活出信仰,也正是我努力的目標;他們的一番話更讓我覺得心有戚戚焉…。

那天下班前我經過300病房時,阿耀正走了出來。他說小鳳剛剛睡醒,正在念佛,一方面為自己準備即將到來的不歸路,一方面也可以迴向給受苦的大眾。不只自己視死如歸,又時時以眾生的福祉為念…。我才正滿心佩服著,阿耀說他要去清理廚房的垃圾,就擺擺手,快步離開了。望著他的背影,我心中更加讚嘆這對夫婦令人折服的典範!

小鳳與阿耀,我人生功課的導師,願上天賜給你們應有的恩惠!祝福小鳳妳往生淨土;也祝福阿耀你多多珍重! 

                       ***

後記:  三個星期後,當阿耀告訴剛上班的我,他的愛妻已經陷入昏迷時,我趕忙到她病房去探視。只見一臉平靜的小鳳沉穩地睡著;我俯身輕輕叫了她的名字,她竟然張開眼睛,看到是我,她微微地笑了一下。我祝福她平安、好走之後,她又繼續睡去…。根據紀錄,她那天晚上七點多放下塵世的一切,安然前往西方極樂世界。                                                                               

                                                                       陪伴,在 離別前   由天主教羅東聖母醫院編輯;

                                     光啟文化事業出版 

         羅東天主教聖母醫院, 博客來, 誠品等書局, 以及光啟文化事業均有售

         定價: NT $300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上一則: 感恩的緣遇
下一則: 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