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再見了, 新娘子!
2014/02/15 19:38
瀏覽2,041
迴響0
推薦140
引用0

                                   

在護理站拿到了最新的床位分配表後,我照例先快速瀏覽了一遍;發現300病房的主人已換了人,我心頭馬上湧起一陣不祥的感覺。看到護理師凱利正走了過來,我急急地問道:「我們的新娘子呢?她」我話沒說完,凱利黯然神傷地點點頭:「是昨天清晨的事。」我心中有像是喪失至親一般的不捨與失落。

 

在病房裡服務,本來就應該對所有病人一視同仁,不分親疏的。但是,對於其中與團隊成員互動比較多,或有其特別原因的,自然就會有較多的感情;他們情況的好壞也會大大地牽動大家的情緒。或許這就是「緣分」使然吧?

 

第一次看到薇薇(非真名)是兩個多月以前的事。那時她剛由腫瘤科轉過來,調理因為卵巢癌而引起的疼痛問題。

 

薇薇是本地出生的廣東裔華人,會說一點廣東話,才三十出頭的年紀。她長得不算非常漂亮、卻有著很甜且「容易感染他人的笑容」(”She has a contagious smile”是所有與她接觸過的人一致公認的看法)第一天,我注意到她用粵語拼出的姓,漢字與我的相同;告訴她後,她說:「那我們幾百年前是一家喔!」說著,那討人喜歡的笑容隨著在她病懨懨的臉龐展了開來。

 

常來陪薇薇的是她母親瑪麗,與一位白人男子保羅。薇薇是瑪麗的獨生女,也是掌上珠;英裔的保羅則是薇薇的新婚夫婿 他們兩人交往已有五年,在薇薇被診斷出患有末期卵巢癌、且已開始轉移之後,馬上在腫瘤科病房成婚。知道這個故事的人莫不為這對愛侶甫成佳偶、卻就要硬生生被迫死別而嘆息造物之弄人。

 

            

薇薇討人喜歡之處,除了那「會感染人的微笑」之外,主要是她那份隨時感恩的心。對於護理人員以及志工,她不只嘴裡說著感謝的語言,內心的那份真誠更是溢於言表;就算到她生命末期,說話吃力時,她也會以微笑與點頭示意。

 

我沒有使用英文名字;根據中文發音拼出的,不好叫,更不容易記住,很多初次見面的朋友經常為了怕念錯我的名字而傷腦筋,但是,我總告訴他們:我知道他們叫的是我,那就得了。然而,令我感動的,薇薇在我第二次值班時,就清楚地叫出了我的名字;而且,連帶地,保羅也被她「教」得很好,我的名字由他嘴裡叫出,一樣順口。

 

保羅對薇薇的照顧與關愛真是無微不至,叫大家感動。他留職停薪,專心全職照顧、陪伴愛妻,希望在她可以數得出來的有限時日裡,給她更多的照拂與疼愛:不只一天二十四小時都待在病房,連餐點也在醫院的餐廳解決,或者靠瑪麗由家裡帶來;而且親侍湯藥,也為她按摩。

 

薇薇對夫婿的愛意與感激也由一些細微的動作和言語、甚至默默的含情注視中表現出來,不過,她也為自己「拖累」他、卻又無法「報答」而常常感到歉疚。瑪麗信奉天主教,但是薇薇卻傾向佛教,而相信來生與輪迴。因此,她常告訴保羅說下一輩子要輪到她好好加倍照拂他。

 

他們原先的計劃是住進病房、把疼痛調理妥善之後,就要出院,去辦理冠夫姓的手續。本來,根據這裡的法律,結婚時,女方可以有所選擇:可以保留原姓、可以用夫姓、可以冠夫姓、也可以另創兩人同意的「新姓」。也許當初在腫瘤科病房結婚時,太過倉促,沒想到這些細節,因此,薇薇的病例用的還是她娘家的本姓,也才有讓我「認宗」的機會。另外,保羅也想帶薇薇到英國去旅行、看看他成長的地方,一了薇薇一直藏在心頭的夙願。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就在單位預備讓薇薇出院的前一天,她的疼痛加劇,而且轉移部位;電腦斷層掃描證實癌細胞已經大量侵入骨骼。就這樣,她再也沒離開過病房。

 

                            

薇薇走之前我值班那天,她已經很衰弱,時睡時醒,額頭也冒著汗,而且因為咳嗽咳不出來,感到相當難受。保羅用護理師教他的方法,幫薇薇由腹胸處往上推。我也在旁為她做能量調整,希望宇宙的能量能夠在她體內產生作用,使她得到舒適與平安。由搭在她手腕脈博處的手,我可以感到她呼吸的短促與不規則,知道其生命力已逐漸、卻快速地流失。我必須一而再、再而三地克制自己的感傷,才能繼續下去。

 

我做完之後,她努力擠出笑容,也用嘴形傳遞她的感恩。我覺得她笑得依然真誠、有感染性,卻多了一份淒苦與無奈;莫非她也在向我道別?那天我下班前再去探視她時,她睡得酣熟,保羅也累得躺在陪伴床休息。我一邊為薇薇運作「自他交換法」,希望我的生命力能夠協助她平安地上路,一邊也為這一對愛侶祝福,期待他們來生續緣、再結連理。那是我最後一次看到薇薇。

 

根據宣告薇薇死亡的護理師珍妮的記載:薇薇走前,夫婿保羅和母親瑪麗都在她身邊陪伴;待呼吸停止之後,珍妮為薇薇淨身、洗頭,幫她擦上她平時最喜歡的乳液,又幫她換上新娘服,耳邊也插上一朵花。珍妮說:薇薇平靜、滿足得像個剛行完婚禮的新嫁娘,更像個正飛上天上的小天使。

 

看完珍妮的報告,我心中的不捨與失落猶存,卻有更多的祝福 為我們的新娘子,也為保羅與瑪麗。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