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最近讀三本書(之一):流浪者之歌
2016/06/24 02:04
瀏覽2,824
迴響12
推薦70
引用1

減少寫文後,回到安靜閱讀的日子。

近日讀了三本好書,今日做摘要,不是閱讀心得,因為這三本書都是必須透過讀者自身獨特的人生經驗而有所呼應和感悟的,他人的心得並不重要

第一本是重讀《流浪者之歌》,這是年少Siena很喜歡的一本書,但當時沒有真正讀懂過。

 

這是赫曼.赫塞中年時,回顧自己前半生,以主角悉達塔自述,一位「求道者」(Seeker)探尋生命意義和追求信仰的心路歷程。

 

書中一段,是記述悉達塔在聽完佛陀開示「四聖諦,八正道」的次日,雖然他相信遇見了世間絕無僅有的微妙之法,仍決定不皈依,獨自踏上自我追尋的旅程;離去前,他在精舍裡散步時遇見佛陀,向他敞開心扉,他們之間的知遇與對話。

他這樣形容眼前的 佛陀:

世尊的一舉手,一投足,眼神和微笑,「是如此自由與莊嚴,安定和坦然,像個孩子般又充滿神秘」,悉達塔心想:「只有真正深入自性的人,才能擁有這般的眼神和步伐吧」

他說此人:「全身無一處不真摯」,就是這般令人如沐春風,沁入心扉的清涼感受。

他對 佛陀誠實說出心中的想法:「世尊:你的法一切都十分清楚,如此無可辯駁的法,我未曾片刻感到懷疑....您將它示現成一條息息相關,無間相連,因果相循的永恆鎖鏈….」

但我仍不願皈依:原因是:...我相信您之所以得道,解脫生死,並不是經由您此時講述的任何《法》,因為「它並沒有揭示世尊您親身經歷的秘密,那是經由您自己的追尋,從自己的道路,藉著思考,藉著冥想,體悟,開悟而得…」

佛陀泰然自若地微笑,全無震動地靜靜傾聽。

悉達塔繼續說:若我今日皈依您,信仰這個《圓滿的法》,只是「虛假地平息我執」,但我想我必須有自己的人生去經歷,去找出自己的醒覺,他想忠於真理,唯有「離一切法,一切上師,只求達到我的目標,或者死去」

佛陀始終保持真誠,溫和的笑容,他祝福悉達塔,和善並清楚地對他說:「你這樣深入思考是非常好的....但是要注意啊,渴求知識的人,不要落入識見的叢林和文字之爭……法的目標不在解釋,而是另有目的….是為了解脫困苦和生死輪迴」

無論如何,悉達塔決定踏上自我追尋的旅程,遇上世尊之前,悉達塔曾經是婆羅門之子,是貴族,他讓每個人都因見到他而快樂,而他卻無法讓自己感覺喜悅,對於探尋生命的真理,他所聽到的《法》「每一滴都滿載希望,也每一滴都是無限懷疑」,他始終因「渴望而苦」。

他曾經加入苦行憎的沙門行列三年,以「自我摧毀」的無情方式,期待能破除我執,「再也無我」,期望得到自心空明的平靜,但是最終徒勞無功。發現那是遠離「真智」,一場迂迴。

世尊的真摯和明心見性「掠奪了」悉達塔,也把他「還給了自己」,他不想再逃離自我,從今起他要誠實面對自我,回歸,探討自我,以自己為師,向自己重新學習。

他隨著身體和心靈的經驗,體會到他想「隨波逐流」去感受世界本來的樣子,他嘗試肉慾,追求財富,體驗罪,虛榮和受輕視,這絕望的一切,他願意去「學會去愛這樣的世界,樂於成為其中一部分,學會放棄抗爭……」從成為其一分子,不再堅持和自己所構想的圓滿形式比較,再從中去體驗和面對,期盼終能找回自我。

與佛陀的對話是年少時輕淺的往事了,許多當時說出的話是如此的張狂;他畢竟高估了自己對世俗享受的抗拒力,自以為可以克服天生好逸惡勞的惰性,也不明白在俗世的灰塵中,人是多麼容易迷失和沉淪。直到有一天,他拖著一身疲憊的臭皮囊,滿身的罪,厭惡自己到了極點,覺得除去一死,再無法解脫這滿身的罪。  

而此時他是否想起,佛陀曾真誠地問他:「你認為回歸世間和慾望的生活,是否對大多數跟隨我的人更有益呢?」佛陀自有他的用心的。

有人的生命如星辰,沿著他們的軌道恆久運行,而有些人的生命卻只是樹葉,隨風擺盪和飄散而已。

他在絕望時刻回到當初立志的河流邊,睡了一個長長的覺,放下了身心的一切,回到最初的「無所有」,「當下,一瞬間」有了開悟..

悉達塔覺得自己終於覺醒,得到開悟,已破除我執;然而妻子臨死前,卻將他不知道已經存在的兒子帶回他的身旁,這是生命的另一場「轉折」和「試煉」,將他拉回「愛的迷失中」,讓他更明白身為人的軟弱。

Siena讀這本《流浪者之歌》,心想其中有三位佛陀,他們是:佛陀戈塔瑪,名妓卡瑪拉,以及河邊的船夫瓦蘇得瓦,他們都已是「得道者」,都曾以「身. 語. 意」向悉達塔直接或間接開示。

在兒子出現以前,悉達塔不會,也不懂真正愛任何人,直到此時他才體會到「 寧可因愛而受苦擔憂,也不要沒有這孩子的快樂與平靜」。

這樣為「另一個人受苦」的罣礙,卻眼睜睜地看著兒子的諸多壞習慣和缺點,悉達塔煩憂這孩子將來要吃盡苦頭,他想教育和改變他;悉達塔的摯友瓦蘇得瓦一路靜靜陪伴和傾聽他,提點他:「即使你願意為他死十次,也不能為他省略一點命運的道路」讓兒子回到屬於他的世界去生活吧。

這時悉達塔想起了自己的父親,也曾為自己如此擔憂和不捨,這世代連結,永不止息,盲目的愛啊。「是一種激情,非常人性,是種輪迴,是混沌的根源,黑暗的水泉…..」

他再一次陷入痛苦的嘗試,深刻的沉思。「在灰塵中傾聽自己的心,哀傷地等待一個聲音,誠實地面對自己內心的傷痛」逆來順受地內觀和感知自己的軟弱和傷口,完全馴服,直至逐漸醒覺和平復。

《流浪者之歌》的作者赫曼.赫塞生於德國南方的一個小鎮,外祖父是長居印度的傳教士,更是研究印度文化的學者,母親也在印度出生,通曉十多種印度方言,印度教經文的流傳,很多不經過文字記載,而是出現在民間習俗的祭典中,或經由庶民口語流傳而傳承下來。

赫塞對這樣貼近生活的宗教觀自小十分熟悉,並且喜歡。

年少時迫於父母,赫塞曾就讀於教會神學院,後因精神疾病而休學,他自小嚮往印度教,後來因印度的窮困和落後而放棄了;很長時間,他信奉「佛教」,之後覺得「佛教」是一種「絕對理性的哲學」,越近老年,他的思想,愈接近「老,莊」。

在這本書的最後,他這樣描寫一位「悟道者」的心靈,是「萬物一體」的悲憫感受。

 

在這一刻,悉達塔停止對抗命運,停止受苦,他的臉上綻放出領悟後的明朗,再也沒有意志與之對立,認識到圓滿,認同諸事之河,認同生命巨流,充滿悲憫,充滿同喜,同流沉浮,融入一體之中。

《流浪者之歌》是一本深刻,真摯的好書,此書與《金剛經》呼應。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2) :
12樓. 淘氣麗莎
2016/08/19 09:49
這讓我想到倪柝聲弟兄的禱告詞
11樓. 大海(穿新衣)
2016/06/30 02:50
很巧合。 大海最近也是少寫文,多讀書。 剛剛讀完兩本。

10樓. Siena
2016/06/29 16:09

也是流浪者之歌

引用文章淡水值得(二)流浪雲門

9樓. 雁~《寓言三則》~黔之驢
2016/06/28 10:29

「花紅酒綠,放浪形骸」可能是作者借悉達塔來演述自己。
赫曼。赫塞寫悉達塔求道得道軼事,不經意流露自身影子。

經濟環境富裕了,很多事不願意親力親為~文明的後遺症。
學君子安貧樂道,求隨遇而安~大隱隱於市〈經濟艙〉也。

 悉達塔:「唵如弓,心是箭,梵為鵠,矢志必中。」~觀想唵,心如箭,向梵而去觀照般若。

 長者瓦蘇代瓦,容光煥發:「我要去森林裡,我要融入統一〈與天地萬物融合為一〉。」天人合一。

 悉達塔輕聲...:「朝我彎下腰!這樣,再近些,湊近嘛!親吻我的額頭,戈文達!」渡脫生死/究竟涅槃。

上述,對照《金剛經》,正是~「凡所有相,皆是虛妄。」「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兩相。

 一、佛告須菩提:「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如理實見分第五〉

 二、「是故,須菩提!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生清淨心,不應住色生心,不應住聲、香、味、觸、法生心,應無所住,而生其心。」〈莊嚴淨土分第十〉

大隱隱於市,這是對的。

基督徒裡的禱告詞裡也這樣說《大意》,請賜予我足夠的物質,讓我不會犯下偷竊的罪;也不要給我太多,讓我因此遠離上帝.....

大俠請等我幾天,昨晚我這去寫了另一篇有關母親和生活的文章,回不來探討靈性的層面,非常謝謝你的豐富資訊和研究補充,也許過陣子再回來思索和回覆。  

最主要的,可能是我沒有以做學問的態度去讀這本書,而純粹是以個人的生活經驗去感悟和共鳴而已。  

另外,我認為最新出版的德文直譯版本《流浪者之歌,文字更優美流暢。

Siena 2016/06/29 16:04回覆
8樓. 賈媽
2016/06/27 16:36

如是我聞

謝謝 Siena 的心得分享

如來是“悉知悉見”的。

Siena 2016/06/29 16:06回覆
7樓. 雁~《寓言三則》~黔之驢
2016/06/27 12:05

Siena 格主本文是一種深入佛學文化之旅,感謝分享!

盹龜雞格主的回應貼題中肯,讚! 讚 文後金言~「不需要非經過花紅酒綠的試煉 上天下地的衝擊 才能修練得道啊」~深表同感。

〈我另兩則非典回應因倉促貼出,若有離題,謹致歉。〉

參閱《流浪者之歌》全文:

 http://www.osho.tw/ebook/book78_00.htm

這一則留言我先回覆。 

先說:悉達塔在此書中尚未到達“花紅酒綠,放浪形骸”之境,但因其本質是“修行人”,已經讓自己的潛意識日復一日,愈來愈難忍受。

盹姐姐和雁大俠都是“高潔”之人,做學問認真,對藝術,自然以及人性至善,有堅持和敬重。對您們二位也許不是....  

但對大多數人,生活在這世間,是否很難抵抗誘惑,容易沉淪,甚至墮落到底呢?我覺得是的,至少我自己的經驗是這樣的

飛機坐過幾次商務艙,就很難再能回經濟艙。覺得那兒群眾嘈雜,文明有待提升,偶爾遭到空服員白眼就怒火中燒,心生嗔恨;成日滑手機,看FB, Line, 部落格,實體好書不再閱讀;習慣了資本市場的運作,連醫療服務也一樣,日久對於粗燥簡陋的平民醫療處境適應不來,甚至懷疑起醫護人員的專業和素質,眾生不再平等,成了特權分子。  經濟環境富裕了,很多事不願意親力親為,總是指使別人去做,變成生活低能兒; 手中管理的財富增加了,對前來提供服務的人頤指氣使,甚至猜忌其居心,又不能體恤他人對金錢的著緊和失去時的痛心;身為受喜愛的格主,自認學識與人緣不凡,講話日漸主觀又大聲....

人的“初心“,就是這樣漸漸被消磨殆盡的,最後弄得一身是軟弱和罪。

皆是虛妄矣…..若有一天不小心被“打回原型”,可能完全適應不良,說不定會做出許多恐怖的行徑來哩。

這也是悉達塔日漸墮落的狀態吧....

ps.  雁大俠不必拘泥,盡量暢所欲言吧,謝謝您幫我做的research和補充。  

Siena 2016/06/27 16:39回覆
6樓. 雁~《寓言三則》~黔之驢
2016/06/26 20:05

以下均摘錄自各相關佛理文章,便於了解赫曼。赫塞〈海斯〉所作《流浪者之歌》之背景:

 ①釋尊名譯音:

  悉達塔=悉達多=席特哈爾塔=?...。

 ②出生:[節略]

  釋尊姓瞿曇,名悉達多,誕生於嵐毘尼園。

  迦毘羅衛淨飯王之王子,生母名摩訶摩耶。

  誕生七日生母去世,由姨母摩訶波闍波提撫育。
 
 ③受到天人祝福:

 「若當出家,成一切種智;若在家者,成轉輪王」。

  轉輪王~以十善教化,使世間趨向著和平繁榮、安樂統一之仁王。

  一切種智=佛,乃徹悟人生實相,闡揚正法之教化,使人實踐大智慧=真平等+大自在。

 ④福慧雙修:

  空我執而斷除一切的煩惱~自求解脫。

  空法執而廣度一切的眾生~使入解脫。  

參閱《原始佛教~釋尊略傳》全文:

 http://www2.budaedu.org/newGhosa/C037/T033H/ref/T033H_08.pdf

5樓. 雁~《寓言三則》~黔之驢
2016/06/26 20:02

赫曼。赫塞的佛陀的故事「悉達塔」:

 [因對《流浪者之歌》所知鮮少,以下純個人淺見。]

 ①文體:

  具佛陀史詩形式的人生哲理~散文化小說。

 ②主角:

  第一主角為釋尊〈佛陀〉之化身。

  作者心中隱藏主角,即赫曼‧赫塞本人之求道自述。

 ③要旨:

  婆羅門之子悉達塔,雲遊苦行、求道得道之路。

  「貴族子弟/集寵愛於一身」→「婉拒皈依佛法/沉緬世俗酒色財氣/戀戀迷途人生不快活」→

  「跳脫紅塵/幻擺渡人」→「重拾悟道人生目標」→「信仰撐住了流浪者『止不住的墜落』」→

  「流浪到大樹下,終獲解脫」→「唵是弓,心靈是箭,婆羅門便是箭之靶,始終不渝射向它」→

  「我要去森林裏,融入統一」→「悉達塔:快樂若是有/傷心若是有/眼淚灌溉/不枉愛過」→

  「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

 ④結局:

  書中主角~佛陀證道成佛。隱藏主角~作者流露遺憾,終究無法成為「悉達塔」。

  詩人赫曼。赫塞,雖未能成道,卻能以詩文手法細膩表達佛陀求道、成道之經歷,精采!

4樓. PeterNJ(棒球季後賽)
2016/06/26 19:41
一個人一開始總是"見山是山", 要經過"見山不是山"的階段, 才能夠達到"見山又是山"的圓滿!

Peter,

您說的對,這樣一本書,這三句,也就涵蓋了。  

Siena 2016/06/29 11:19回覆
3樓. 盹龜雞~ 擎天崗還行步道賞芒去
2016/06/25 00:01

關於宗教我是個大外行, 又是完全沒接觸過的 印度教 ,如果胡言亂語了, 還請包容 。

從百科上找資料 才知道印度教是佛陀出家以前所奉行的婆羅門教。 這婆羅門教義裡 優先保障著種性制度最高的三層級, 這就和普羅大眾有距離。 雖然王子身分悟道的佛陀 並不贊成天生身分的歧視 ,提出"四性平等 "的主張  , 也為印度教平民帶來光明。所以少年悉達多 沒有馬上接受全盤的印度教也是對的 。

印度教起源早,其修行是從自身的體驗經歷出發 。 經過人生的種種試煉淬鍊 感悟而得道 成為得道者 ; 佛教出現的晚, 見到印度教的瑕疵, 有比較成熟的哲學斯想 解決之道。 既然知道人間眾生必經種種悲苦, (其中最困擾的是個人執著), 便以經典和說法  試圖打破個人制式思想, 引導轉念 生出空間, 解救痛苦的桎錮, 帶領修道者脫離苦海 。

年輕的悉達多 既然未經世事, 只有從入世 在紅塵翻騰過 才能發現自己人生中最重視的至愛是甚麼。

多年流浪 年長的悉達多才知道他有兒子, 心靈清明後甘心為他牽腸掛肚 (這其實和我們所有的凡人都一樣, 情之所至 身不由己 )。偏偏因為自己流浪多年 失去和兒子相處教導的機會, 無法出手幫助兒子的昧誤, 眼睜睜瞧著兒子必須面對的苦, 必須忍受著 一旁觀望的心靈折磨 。

這樣的苦惱 若不順服時勢,承認自己早年沒有擔負責任作應當作的事; 接受凡人是愚蠢脆弱又軟弱的 ,  對抗命運的挑戰, 只有徒增痛苦 。 順服天意, 與萬物同悲, 悲苦會釋放得多 。

最順天意的 還是我們中國的黃老思想啦, 平淡天真 返樸歸真,謹慎修持過日子, 直到享天年 。 不需要非經過花紅酒綠的試煉 上天下地的衝擊 才能修練得道啊。

謝謝盹姐姐的疼愛,不論Siena寫什麼主題,您總是願意去了解和思考,並與我互動,守護著我!這次還特別去查了百科全書,大致沿革都是正確的。

盹姐姐雖自稱在宗教上是大外行,但對「真,美與善」的靈性很高,這些就是宗教的本質啊。

回到「流浪者之歌」,流浪者是「受到召喚的人」。  

其實這本書在敘述的,可能正是 佛陀成佛前的少年往事。

悉達塔,在他青年時,曾經經歷並堅持過「那種高遠,明亮的清醒」狀態,他的以「思考,等待和齋戒(自律)」主導著他每一天的生活,所以即使過了很長一段時間,他重新過上世俗和情慾的日子,他的內心仍能隨時回到平靜和歸屬的狀態。  

因為不像個商人,願意對人敞開胸懷,產生關注和好奇,他反而成為一位傑出的商人;他與愛人彼此知悉,並分享身體的秘密,互相讚歎,因此也深深享受情愛的樂趣.....起初這些感官上的享樂他都置身其中,但並不由衷關心,漸漸地,他變得更富有,更肉慾,以及更多人來到他身旁,有求于他,他的道路變得「平坦卻貧瘠」,也愈來愈迷失,我相信我們每個人都有類似的經驗,整個人也變得更自私,驕傲和軟弱。

終於他不再有崇高的目標,飢渴,或昇華的急迫性,他只每天追求生活中「小小的樂趣」,那微弱的聲音,日復一日,聲音越來越大,告訴自己,「我已經死亡」,他比一般人更可悲,因為「他們的目標,不是他的追求,反而是他原始的煩惱」,終於他對自己再也忍無可忍。  

而悉塔達的兒子從小隨著母親過著富裕,有僕役的生活,母親逝去後,不願受教於父親,這不是悟道後的父親所能影響或扭轉的,他只能眼睜眼地看著他走入世俗和物質的萬丈深淵。

作者赫塞曾經說:「上帝的反面並不是魔鬼,真實的另一面亦是真實」是的,這更接近道家。對自然以及發生的一切,完全的臣服。 

很多人對佛教念經持咒語有誤解,以為目的只是為了「求神保佑,消災免難」,其實對求道者來說,最重要是「自我管理」,因為我們大多數人,只是隨風四散的「落葉」,不是擁有軌道的「星辰」

真正得法的人,並不需要皈依於任何法了。

謝謝盹姐姐。

Siena 2016/06/26 11:29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