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側寫畫者— 為母親的畫冊作序
2018/08/10 21:59
瀏覽1,046
迴響9
推薦39
引用0

懂畫的朋友說:母親的山水畫壯麗遼闊,花鳥作品細緻靈秀。

我是她的女兒,沒有遺傳到她畫畫的天份,僅能就我的感覺來說說:

我喜歡媽媽畫中的高山峻嶺,被雲層環繞,意境幽靜出塵;我也鍾愛她畫中的鳥兒,結伴成雙,十分親暱,還有些是「母雞帶小雞們」,他們的羽翼豐滿亮麗,昂首闊步,十分討喜!

不認識她的人,以為她是一位不食人間煙火,飄逸浪漫的藝術家;但事實不是這樣的;相反的,她為現實生活拼搏一生,是一位迎難而上的生命勇士。

母親身為長媳,在李家責任繁重,年輕時便協助父親創業,之後數十年,積極管理家族事業;她也為我們四個孩子操了一輩子的心;如今年紀大了,更常與身上的疾病奮鬥。 現實中的忙碌和擔憂,常常壓得她喘不過氣來。

只有在畫室中的母親,是寧靜喜悅的。

母親的畫冊開始規劃出版時,我曾希望她為每一幅畫寫一些文字註解,紀錄創作當時的心情。母親不置可否,但似乎提不起勁兒來。

後來我想:也許那些高山雲海的瀟灑開闊,氣宇軒昂的鳥兒,都只是她「心中的嚮往」,在現實中不可多得..... 

於是,她「逃離現實」,唯有在畫室中獨處的時光,她的內心才能享受那份寧靜愉悅,能無拘無束地將自己心中的渴望,盡情地在作品中表現出來,

「畫作本身已經做了說明.....」她也許覺得無需再多說些什麼了。

 

父親欣賞,並為母親的才華感到驕傲。但他顯然也沒有藝術方面的細胞;即使如此,他一直是最支持她的人,數十年在身旁默默守候和陪伴。

 

父親將公司往年足夠給16人開會的長型桌,千方百計地吊上家中三樓,放置在母親的畫室中。讓她有一個肆意揮灑的大畫桌,平日再拉開百葉窗,陽光和一覽無遺的山景便進入畫室,加上蟬鳴鳥叫聲不斷,如此,母親彷彿置身於大自然中作畫。

  

母親創作靈感最豐富的那幾年,簡直廢寢忘食。不但三餐常常遲到或缺席,爸爸有時深夜裏醒來,要上三樓去找尋正專心作畫的母親,提醒她記得睡覺;這對一向重視「定食定眠」的金牛座父親,實在是很大的考驗和妥協。

年輕時,父親與母親結伴遊遍千山萬水,拜訪過世界許多奇山異石,他倆鍾愛大自然。

如今年紀大了,週末時父親就自己開車,載著她往埔里溪頭的山林裏去。

 

南投六號公路上,他們望著青山綠水,母親感嘆說:美麗的寶島早在數十年前,就應該栽種品種優良的美觀大樹,留予後代子孫;她也指出沿途何處早些年該興建水壩,為中部旱季做準備。

母親不讓鬚眉的性格,與丈夫談的都是國家大事,並不兒女情長,兩人對話十分奇特。

對於早年喪母,一向沈默寡言的父親,母親是他一生的光,指引他人生的每一段路途。 他摯愛她。

 

二姐是紀錄母親畫作資歷的好伴兒,無論是母親的個人特展,九九畫會的聯展,中師大的傑出校友,以及這次的畫冊出版等,二姐都貼心地為母親做各種策劃和紀錄,更難得的,是拍攝了許多珍貴的照片,今日畫冊出版時得以完整呈現。

 

前年呂佛庭先生的「長江萬里圖」畫作和書法在台北展出時,我特別帶爸爸媽媽北上看展。在會場中,母親與我談及許多她少女時期的往事,那時先生在台中師範大學任教,國畫是必修,是她的啟蒙老師先生曾對她說:「妳很有天份,值得栽培」,帶給她莫大的鼓勵。但因個性羞怯,她從不敢主動趨前向呂先生親自請益。

之後的數十年,便埋首與現實奮鬥,轉眼過去。


六十歲時母親,終於放下人生的諸多責任與重擔而重拾畫筆,此時我攙扶的母親已年近八十,與我談起她的少女往事,當年她正像我女兒今日的年紀....

   

歲月如斯,人事更迭,唯有美好的作品長存不朽。 

媽媽又對我說,記憶中呂佛庭老師吃完晚餐,常常獨自在月光下的校園裏沈吟散步,思念遙遠,回不去的故鄉。「徘徊在他自己的內心世界裡吧...」媽媽說。

母親作畫時也是這般,只屬於自己,不為他人所了解的心情吧。

 

----------------

幾個禮拜前與母親一起選畫入冊,她說有些畫,雖是早期的作品,今日看來,技術顯然仍不成熟,但自己看了很有感覺。畢竟是成長的印記.....我鼓勵她盡量多選,我相信這本畫冊對我們家人的意義,遠超過外人的觀感。

我們都很高興母親擁有畫畫這個嗜好和寄託,讓她以自身的才華,讚頌出天地之大美與靈氣,也讓她在苦悶與煩憂時,有一個心情的出口。  


距離母親15年前出版的自傳,這算是母親的第二本「自傳」,祝福她的畫冊的出版成果讓她滿意,更祝願母親在未來的歲月裡健康無憂,擁有更多的身心能量,創作出更多滿意的畫作!

有誰推薦more
迴響(9) :
9樓. My Daughter, my Love
2018/08/16 18:51
伯母的山水畫感覺壯麗寬闊,彷彿無窮無盡。不過我更喜歡她的鳥,成雙成對,永不寂寥。活到老年,千錘百鍊,還能夠忘我地作畫,真不簡單,我好生羨慕她的才情啊!

謝謝MDML這一路的相惜與陪伴。

這兒送你一幅媽媽畫的這幅 “相互愛惜”

Siena 2018/08/17 16:13回覆
8樓. 賈媽 - 走,逛街去
2018/08/16 12:42
看到妳發文太高興了

還沒想好要說什麼 ....

   

賈媽:

妳慢慢想,我快發下一篇文章了。 

Siena 2018/08/17 16:07回覆
7樓. Lansing
2018/08/16 11:41

長軸的”春巖雲深”勾勒了一幅仙境

有緣客居於此山巒雲樹湍川水瀑之處

萬物無不渺小

無事堪足掛齒

畫,反映畫家內心的境界

謝謝Lansing的回覆。這的確是媽媽內心的想望。

記得我們小時候,媽媽還在國小教書,她管我們四個小孩很嚴,課業,才藝,道德....各方面。又把爸爸當小孩來管。 當她很累很累的時候,她就會說:“我要把你們都放下,一個人去南投霧社教書”,媽媽很迷那個高山峻嶺間的水潭,在那兒感到很愉快。  

但“霧社”就變成我們孩子間,恐懼即將被拋棄的代名詞了。  

Siena 2018/08/17 16:00回覆
6樓. Celine (好想去運動、、、)
2018/08/16 10:09

我絕非專家,不過小時跟著父親(美術老師)欣賞過不少畫作;我的淺見是您母親的畫作(特別是禽鳥)躍然紙上,毫無匠氣。

父親當時跟我解說許多技術性原則(例如留白),反而讓我對國畫敬而遠之。後來才知道那是父親的苦心 ─ 他因為美術專業賺不了錢,身兼三職才能養家;因此希望孩子們不要朝此專業發展。反之您的母親藉做畫怡情,隱然傳遞出那種自由不羈的精神。好

Celine:

很喜歡妳為曹先生“以房養老”的試算表,真有趣,以為2000萬退休金不少,原來也只夠每個月五萬元,活上35年。

我覺得“人如其畫”,媽媽做人很滿,除了化療後最痛苦的4-7天,她基本上每天能做我三天做事的量。

我喜歡張大千和齊白石先生(ps 不知他為何愛畫蝦)的作品,他們畫作中的留白都比“畫物”來的多。  媽媽則更喜歡黃君璧溥心畬先生的作品。  

Siena 2018/08/17 15:54回覆
不知為何取名為“月光下談心”

Siena 2018/08/17 16:14回覆
5樓. 非玉
2018/08/15 22:18
有妳們這樣地支持和鼓勵,「畫者」必也感受到滿滿地幸福和欣慰。

非常喜歡伯母畫的禽鳥,靈秀之氣躍然紙上!^^

謝謝玉兒的喜歡。

媽媽的禽鳥的確有意思,總是精神奕奕的, 頭頂的皇冠絢麗,眼神熠熠。這兒再來一隻長尾鳥.  

Siena 2018/08/17 15:44回覆
4樓. 幸福☆Anita_新單眼。初體驗
2018/08/13 17:05

我對畫畫完全沒有概念,也畫不出個所以然來

看您分享您母親的畫作,我只有欣賞的份兒

還有發自內心的讚嘆與驚豔.......

謝謝Anita

妳有愛心,會寫新詩。媽媽用畫筆記錄下她心中的風景,妳開始學單眼相機....都是令人驚艷,那麼美!

就是妳說的: 最珍貴的是擁有三個親愛媽咪的好孩子,這是千金不換,幸福滿溢的人生。  

Siena 2018/08/15 15:52回覆
3樓. RA ﺴ
2018/08/13 16:35
很希望  誠摯祝願:  這般的 畫療  ,  在身心上的轉變  能強過那個化療千百倍 !!

謝謝RA的祝福,你真是特別靈透聰慧的,這個“畫療”用的真好,是我未來鼓勵她的好“方向”。

我母親已經survive 過五次Cancers. 我想如果她不是一生吃這麼多苦,有父執輩的長久指導與庇護,她今日的性格也許不會如此堅強嚴格,會像我一樣平易近人和溫暖。

這可從一些她為畫的取名,看出端倪。非常Siena啊。

上面這一幅是“竹下兩相惜”,下頭這幅是“甜甜蜜蜜”

Siena 2018/08/14 17:58回覆

Siena 2018/08/15 15:37回覆
2樓. 紅袂
2018/08/13 09:43

很喜歡妳母親在山水裡尋自在的畫風意境,能在艱辛的生活裡清透著畫布中的仙境,這心境的切換,不容易。

 

山是水的知音,水是樹的和音,樹是雲的紅顏,妳母親是山水樹雲的精靈,在裊裊中自有出塵無擾的寧靜。

 

有這裡一位可敬又浪漫的母親,任何人都值得驕傲。

 

謝謝紅袂這般用心和美好的留言。

我母親一生好強,身為第11個孩子,又是女孩,父母親嚴格管教,卻未曾重視過。初戀被拆散,後與爸爸本都是公務員,經濟最困難時硬是出來闖蕩創業,凡事都要做到最好。她與我父親一生為了家庭和孩子們,真的是 無役不與,她有大格局和遠見,待我父親像自己弟弟

她的確將許多心事寄託在畫作中。大自然是她生命的力量和靈感的源泉,我常常覺得她的山水畫構圖 太滿,應該多留白。 後來我懂了,她所有參展和出版都是我們家人在催促和起哄,她自己不曾計劃過,她只當每一次創作都是心情抒發和練習。

Siena 2018/08/14 17:46回覆
1樓. ellen chou 雨僧Marvel
2018/08/11 15:48

伯母的山水恰是將平日遊歷觀察融入胸中筆下,

嶺上白雲如絮,真實寫照,在國畫作品中多屬雲海,雲絮卻難得ㄧ見。


謝謝姐姐的細心和知心。 對,是“雲絮”,不是“雲層”

媽媽的畫作一向顏色明朗,反映她性格樂觀好強。 她不喜歡黑嗚嗚的一片,也從來沒有想過要出版,所以當她不喜歡某一塊,她就用另一張宣紙貼上去,重新畫過。

她為畫取的名字也很好玩,譬如 “玫瑰多刺人人愛” “相偕偷閒”。在夏天裡,她畫“寒山深居”, 不能想像,她老來要為疾病受這麼多次苦和折磨。  

Siena 2018/08/14 17:07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