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雙十國慶,自由獻上「報魂」大禮!
2007/10/09 16:47
瀏覽2,791
迴響15
推薦9
引用0

雙十國慶,《自由》獻上「報魂」大禮

從否認到突然辭職生效,致《自由》求仁得仁「感謝」函

  本人於九月二十七日透過電子郵件對《自由》寄出辭職信之後,社方對外宣稱並未收到,並以「保護」記者為由暫調內勤,期間本人返社上班,社方均未表示任何意見。

  豈料我於昨日十月八日發出感謝各界關心,靜待勞資爭議調解信函之後,今日十月九日下午三時許返社執內勤時,突然接到醫療環保組長蔡以倫以口頭告知,「社長已經批准妳的辭呈,即日起生效,薪水算到今天」,並拒絕給予任何書面批示公文及相關資料。《自由》從起初對外否認接到本人辭職函,到今日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毫不留情地告知辭呈立即生效,並在完全沒有給予任何說明,與業務移交的情況下遭逼退,離開本人工作五年半的自由時報與鍾愛的記者工作,對於報社暫時調離採訪路線的「保護」厚愛,本人已然「領受」,在此致上由衷「感謝」。

  《自由》告知即日起辭呈生效,明日已無須再返回報社,對於社方片面且獨斷違反勞動契約之舉,本人完全無法接受,至於先前提出的勞資爭議調解,後續處理情形如何?對其結果依舊靜待調解,最終盼能守獲遲來的正義。

    明日欣逢一年一度的雙十國慶,從對外否認收到辭呈「保護」記者,到本人申請勞資調解爭議之後,速批辭呈即日生效,且無任何書面文件以資證明,向來標榜「台灣優先」、「台灣第一大報」的《自由》,在舉國歡騰之際,主動向環保署獻上「報魂已死」的大禮,求仁得仁,嗚呼哀哉。

                                               周富美敬啟  2007.10.09

附註:醫療環保組長蔡以倫今天下午原本告知,報社會將社長批准的通知寄到我的通訊地址,等我把致《自由》「感謝」函po上部落格之後,卻於今天九日晚間七點十九分,突然拿了一個信封給我說「這個給妳」,裡面裝著一份通知,內文如下,我再趨前詢問有關九月份採訪立即獎的事情時,他又冷冷說「妳現在可以把內容改一下了吧!」,我問「什麼?」蔡組長接著又說:「妳還裝?」

    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組長今天下午三點多時才親口告知,社方會將通知寄到我的通訊地址,卻又在晚間突然親自將只有人事室蓋章的「通知」遞給我。

通知」內文如下:「醫療環保組記者周富美君於96年9月27日向公司自請離職,社方已於10月8日核准同意辭職,並自次日起生效,請依社規辦理離職手續。特此通知。」

 

                                                                 人 事 室  啟

                                                                 96年10月9日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5) :
15樓. 呆丸哈哈哈
2017/05/28 21:11

從自由時報「曾韋禎事件」看ABC的「個人使用社群媒體守則」 (下)

那麼,曾韋禎事件與周富美事件為何有著不同調的處理機制?兩者處理態度落差之大,將讓人有諸多揣測空間—過去報社的縱放,是否因其政治立場、利益糾葛?若不說明,其所影響的不只是自由時報的問題,而更涉及社會大眾對於「媒體」的信任的問題。乃至於影響其他於自由時報服務的記者,會因曾韋禎的個人專業道德敗壞,而使基層工作者遭遇採訪上的困難處境。
多年前,ABC即提出「個人使用社群媒體守則」,規範包括:「不得混淆ABC官方帳號和私人帳號而造成ABC聲譽受損。」「不得因為使用社群媒體造成工作效率低落。」「不得暗示ABC贊同員工的個人觀點。」「不得揭露工作上得知的機密資訊。」在這份守則裡提及,如果員工仔細檢視自己,可以清楚明白自己的發言界線,例如:ABC的會計人員對政府教育政策預算發表意見,不至於危及ABC新聞內容的公正性。但倘若身份換成是記者,ABC新聞的公正性便會遭受外界質疑,而相同的觀點若是出自廣播或新聞製作人則會相當有爭議性。同時,ABC也明確表示:「任何員工皆不得利用社群媒體霸凌其他職員。」
ABC也提醒,倘若社群媒體是以分享公共時事觀點或探討爭議性議題為目的,ABC涉入這些議題程度將會成為這類社群媒體所關注的焦點。因此,「員工如果僅是與家人朋友分享個人心得(即限私領域使用),員工的工作狀態則不會因社群媒體的運作產生太大的影響。倘若員工的帳號資訊已公佈職業狀態(如公司名稱、部門、職稱等),員工便應當審視自己發言的限度。一般來說,社群媒體的使用者,通常會因為對方的工作狀態而成為追隨者。」
在此情況下,國外媒體針對社群媒體的規範核心,在於新聞從業者必須在此新的媒介上認知,什麼樣的發言會造成別人不必要的損害,以及模糊個人與記者身份的發言對專業信度的損傷。但國外媒體的生態環境,與台灣仍有落差。首先,是台灣的媒體因市場小造成的惡性競爭,使得媒體自律幾乎無效。其次,是即便公共電視,迄今仍脫離不了政治力或多或少的介入。在這雙重因素的干擾下,除自律條款,是否需有一明確的法律制度予以限制,成為一可思考的方向。而為避免資方因其立場、個人喜好的隨意懲戒,工會組織協助擬定相關規範或許是一能獲取平衡的方式。
無論從哪一層面來看,曾韋禎事件都應被予以細緻且嚴謹地討論。這並非要附和部份輿論要求的立即「開除曾韋禎」,儘管其行徑幾乎是媒體圈內外都撻伐、否定的事;若僅因其個人負面形象而輕率地加以剔除,社會集體就很難共同思索,在社群媒體早已蓬勃十數年的台灣,為何媒體組織仍未發展出一套倫理規範的缺漏。此外,台灣媒體企業主多半與政界關係綿密,除了對記者的倫理規範外,台灣社會亦必須清楚界定媒體與受僱記者間不同的責任與義務;如此,才能在不損及勞動權與言論自由的前提下,面對並反制記者的失格。

14樓. 呆丸哈哈哈
2017/05/28 21:05

從自由時報「曾韋禎事件」看ABC的「個人使用社群媒體守則」 (上)
2016-10-12 上報 胡慕情

日前民進黨發動甲動,在爭議中強制通過仍有爭議的一例一休《勞動基準法》修正草案初審。民進黨立委林淑芬因對法案意見不同,於簽到後即離席。法案通過後,主跑國會線的自由時報記者曾韋禎卻於臉書貼文批評攻擊,並公開林淑芬未成年子女姓名,引發社會各界抨擊。曾韋禎隨後刪除該則貼文並於臉書道歉,其長官邱燕玲公開在臉書貼文「譴責」,自由時報隔日也發聲明道歉。但因曾韋禎的謾罵行徑已非初犯,自由時報知情卻放任不理,道歉很難平息眾怒,要求「處理」曾韋禎也成為輿論關注焦點。
面對外界要求自由時報處理曾韋禎的不適任,自由時報總編胡文輝說:「記者在工作外的言論,當然要有分際,無論是法律上、工作倫理上都有不能逾越的分寸,太超過就要承擔一切後果,甚至有外溢負面效應要收拾。但是,為了被批判縱容並威脅報復,就設類似網路警察的東西,隨時在網路上巡邏及查報舉發記者及所有部屬在網上發表的言論,並評斷其是否適當,做為告誡、管制、處分等的依據,這種事我做不出來、也不會做,因為這種搞法就是習近平的搞法。」
胡文輝的說法被一部分人視為迴避責任、繼續放縱,這樣的質疑並非沒有道理。首先,今天曾韋禎的事件並非要求自由時報「隨時在網路上巡邏及查報舉發記者及所有部屬在網上發表的言論」,此次事件早是一公開事件,無須自由時報「巡邏、查報、舉發」。其次,先不論曾韋禎其他可怕言論,光就林淑芬事件來看,於情於理都不該是道歉就能解決的事—立委如此私密的個人資料,若非「記者」的職務之便,是否能輕易得到?其次,曾韋禎的行徑是否能夠以「不慎」為由進行開脫?若一記者對保護未成年人個資毫無敏感度,若一記者對不涉及事件相關人不宜牽連的分寸都沒有敏感度,此一記者的專業何在?第三,若這次曾韋禎踩到的地雷不是立委、而是「一般平民百姓」,自由時報是否就輕易縱放?
曾韋禎平日的言行舉止,已不只是張狂、激憤,而更近於政治狂熱的病入膏肓,諸如叫高教工會成員林柏儀自焚、叫反對台南鐵路東移案的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去自殺」,很難讓一般大眾認為此人的狀態適任記者。曾韋禎雖以「個人臉書」發言,而未在自由時報這個媒介上進行攻詰,但因其記者身份明確,一般人很難具有相同的媒體發言權與其抗衡,並且不免擔心:與其對抗,會否因曾韋禎之媒體近用權力之便利而被報復、或因此使得自己捍衛的議題被噤聲與扭曲。
在曾韋禎的長官邱燕玲的文章中,可以明確看見:「即使社內長官曾多次對你當面嚴聲斥責,也無助於你從中得到教訓,學習進步成長,你的言行依舊,卻也代表了報社的縱容。」以此可見,自由時報自己也坦承有所缺失。照理,自由時報該對缺失做出相對應的行為。但在邱燕玲道歉過後,不見自由時報的明確反應,反而只有胡文輝畫出「道歉即可」的底線。
對照多年前,民進黨執政,曾任職於自由時報的周富美因抗議環保署不公開環評而被架走。環保署當時去函自由時報,要求自由時報召開評議小組處理周富美「妨礙公務」的問題。而周富美即在中秋夜臨時被通知將調往內勤組工作,隔日生效。周富美當時是否「妨礙公務」,仍有相當大的爭議空間。但自由時報當時在未釐清爭議的情況下,即進行周富美的職務調動。

13樓. 呆丸哈哈哈
2017/05/28 20:55

【‪投書】台灣的記者總是太溫馴
2015-11-10 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 張智

周玉蔻事件,總讓我聯想到2007年環保署的周富美事件。
周富美當時在自由時報跑環保。當時,環評會議新換了一輪委員。先前,環評會議好不容易在前任署長任內,從閉門會議改為開放旁聽。但那次會議,環保署卻又改回不開放旁聽,多數記者乖乖遵循。
唯獨小美,硬是進入會議現場。新任署長陳重信要求她離開。她不肯,質疑環評會議淪為黑箱。政風室主任試圖強行將她拉走,爆發衝突。
事後,環保署更發了一紙公文給自由時報,指周富美妨礙公務,表示未來環保署將不再同意周富美至環保署採訪。自由時報也買帳,周富美被調職。
環保署和自由時報的離譜行為,引發許多社運團體聲援周富美。有意思的是,唯獨環保署的線上記者,反倒多認為周富美「手段過當」,認為「周富美為什麼不能好好跟環保署溝通呢,為何一定要用這麼激進的手段?」
我能理解線上記者的看法,因為當時我是台灣新聞記者協會的執委,周富美也是,和她開過會的執委都見過她與會時的剽悍風格。因此雖然我與富美是朋友,我也聲援她,私下卻難免認為富美的溝通方式若能更「理性溫和」些就好了。
但後來的這些年,每回想起此事,我都非常後悔當年出席某次座談會時,沒有以更高強度的力道聲援富美。
原因很簡單。隨著對新聞工作的反思,我終於漸漸明白,那或許是我們的問題,而非她的問題。台灣的記者被採訪單位圈養慣了,太溫和。當有人採訪手段強悍些,便被視為不被容忍的異類。但,自古任何制度的進步不都是由剽悍者衝撞出一道縫隙的嗎?溫馴者總是優雅地享受進步成果,然後私下議論著「衝撞者怎麼這麼激進呢?沒有更好的方法嗎?」
後來,富美幾乎是為此被迫離開自由時報。
周玉蔻在馬習會的行為當然可被議論。但若撇開她過去的個人爭議,單論此次事件,在我看來,她的爭議在於模糊了記者的角色,她應該以質問來取代近乎個人立場表態的發言。但除此之外,我不知道還能奚落她什麼。在那當下,比起守規矩,我更認同她的剽悍。台灣的記者一直都太溫馴有禮了,不管在採訪現場或撰稿時都是如此。
或者持平一點的說法,記者可以有各式各樣的採訪方式,但面對那些不遵循既有潛規則、強悍的潑辣的記者,同業們即使不必個個如此,也該給予尊重、而非訕笑甚至排擠。
還有,懷念那些年雖總是吵吵鬧鬧卻能大鳴大放的記協。

12樓. 呆丸哈哈哈
2016/09/11 21:10

環保署大搞戒嚴

2007/09/23 蘋果日報 方儉(綠色消費者基金會董事長)

日前環保署第七任環境影響評估委員會開會,規定一系列的環評資訊「管制」措施,引起環保團體和記者一陣譁然,有人批評環保署長陳重信在「搞戒嚴」。沒想到後續發展更令人驚恐。環保署發函《自由時報》,以該報周富美「嚴重妨害公務」為由,不同意她採訪。環保署對新聞自由的基本尊重都沒有,較諸陳水扁總統、呂秀蓮副總統以至其他政壇人士,雖對不同立場媒體、記者冷言相向,還沒有禁止記者採訪的。解嚴20年,環保署竟行戒嚴之實,實在不是一個「正常國家」應有的作為。
筆者23年前在《民生報》曾跑環保線,當時還沒有環保署,而是「衛生署環保局」,當時的環保局長是莊進源先生。莊進源雖受日本教育,作風保守,但我們仍認為莊進源確是對環保資訊最公開的環保首長。衛生署環保局設於敦化北路台塑大樓的後棟,有人笑稱環保局「深入敵營」。當時並沒有「環保記者」而是「衛生記者」,跑環保局的記者可以自由出入局內各項會議,除了人事和招標等密級會議,包括每周的主管會議,記者大大方方走進去坐下來聽,寫什麼也沒有公關人員囉嗦。我對環保的知識、法令、政策、人脈等方面的知識,都是那時候建立的。我對莊進源的資訊公開政策十分感佩。
後來環保局升格環保署,簡又新擔任署長,我和其他記者「依例」坐在主管會議中,簡又新就宣布未來記者不可旁聽主管會議。從此環保資訊不再透明,記者和閱聽人無法與聞環保政策的形成。個人認為,這是解嚴前後最大的新聞自由的退步;但和今天相比,是小巫見大巫。周富美小姐也不必生氣,上了環保署的「黑名單」應該高興。想當年陳重信署長也是台灣海外黑名單,想回台灣也歸不得也,30年風水輪流轉,如今可以當立委、環保署長。環保署「黑名單」上的周富美,未來前途應該不可限量。然而《自由時報》長期以來是和執政黨同色系的,自家記者被修理,報紙隻字未提,令人懷念當年的《中央日報》。一個沒有牙齒維護自己報社和記者尊嚴的媒體,會有好下場嗎?環保署不要忘了,如果不是當年記者配合當報憂的烏鴉,不可能成立環保署的。如果環保署都把污染「消音」,今年立法院可以把環保預算刪光算了,反正已經沒有污染問題了。
陳重信也不要忘了,當年白色恐怖使您有家歸不得,今天卻把「黑名單」加諸爭取採訪權的記者身上,是錯估了形勢?還是受迫害者把痛苦轉移給別人的本能?或許一葉知秋,反映出許多執政官員對未來的焦慮,以及官僚系統復辟戒嚴時期的開端。

11樓. 呆丸哈哈哈
2016/09/11 21:03

辱中天記者比狗不如 《自由》記者吃官司

2016-09-06 中國時報 李文正/台北報導

前國民黨立委張慶忠兒子毆打中天電視台郭姓攝影記者後,《自由時報》記者曾韋禎卻在臉書PO文指「中天在自己的場子被打,就是爽!被自己的主子打,還要遮遮掩掩,比狗還不如」,遭郭提告。士林地檢署認為,臉書內容已損及郭個人及媒體信譽,昨依妨害名譽罪將曾韋禎提起公訴。

起訴指出,去年11月22日,郭姓記者在板橋市立體育館採訪國民黨120周年黨慶,而時任國民黨立委張慶忠的小兒子不滿記者撞到他,突然大聲叫囂,拉扯郭姓記者的攝影機,將鏡頭遮光罩打落地面,還辱罵三字經,勒住記者脖子。直到其他記者將張拉開,張情緒才慢慢平復。

自由時報政治組記者曾韋禎,隨後將整個過程貼在臉書上,並加註自己的看法,指「中天在自己的場子被打,就是爽!被自己的主子打,還要遮遮掩掩,比狗還不如。科科~」。曾並在臉書貼了段影片,標題是「中天郭姓攝影記者被打」。引起郭姓攝影記者不滿,控告曾韋禎妨害名譽。

檢察官認為,曾在文字提及國民黨的「場子」,而國民黨是中天電視的「主子」,在開庭時,要求曾韋禎提出相關證據,譬如資金往來或是關係密切的證據。但曾辯稱「大家都知道」,並沒有提出相關資料。

檢方指出,單憑一段影片無法證明中天、國民黨間關係密切,認定其所說並非事實,況且內容已損及中天電視的媒體信譽。曾所寫的「比狗還不如」,帶有嘲笑的意思,而且將攝影記者比做畜生,已經明顯觸法,依妨害名譽罪將曾韋禎提起公訴。

10樓. IdiotBallanOut
2011/03/11 11:21
自由曾韋禎,耀武揚威
2010/8/7 hanchi(=陳漢墀)
自由時報記者曾韋禎,今天晚上六時許在內政部記者室碰到本報記者陳漢墀,態度很不友善,將本人座位前內政部訂閱報紙全部拿走,而且出言不遜,說「部落格」非記者,要內政部取消發給本人的出入証,不要讓我進內政部記者室;說是大家對我很不爽。
臨走前,還將公用的「自由時報」、「蘋果日報」私自帶走。
現在是什麼時代了,居然還有這樣的「記者」存在?
我已立刻打電話給自由總編輯陳進榮,請他多注意記者在外的所作所為。
------
2010/8/9 hanchi
號稱台灣第一大報的自由,有這種記者,實在令人震驚和遺憾,完全不知先烈先賢所爭來的開放報禁是什麼?
現在要辦報當記者,還要去哪裡登記?
------
2010/8/11 hanchi
據說,曾某還是一名基督徒,每周都到台北東門教會作禮拜。揆諸他的行為,為人處世都不懂,還自稱什麼基督徒?牧師實應好好的對他講述聖經的道理,才不會讓他再丟人。
現在很多所謂「大報」的記者,常常出現一些脫線的行為,以為自己真是「無冕之王」,到處橫行。應該有人好好教育一番才是!
------
2010/8/16 hanchi
這個事件,讓我下定決心,要將一些大報如陳明旺聯合報蘋果日報的各種事情,全部毫無保留的寫出來,讓大家看到他們發表作品後的另一面;也將揭發一名高官溜班冒充國會記者的乖張怪事。
------
2010/8/21 hanchi
今天中午用完餐約1時許,到內政部打開電腦要打稿,突然聽到電視機開得鎮天價響。注意看,只看到自由曾韋禎躺在記者室兩個椅子上睡覺,卻手按電視機開關,故意開很大聲。請他小聲點,別吵到別人;他卻很不高興的說:不要我管;如我不能忍受,就到立法院去。最後我只好將插頭拔掉,才暫時解圍。
這樣惡劣的記者,實在讓人受不了:老是以為記者室是自家的房間,想盡辦法要趕走別的記者。
------
2010/8/23 hanchi
曾韋禎在blog上標明自己是基督徒。
看了他的這些行為,大家可以判斷:他是否是基督徒?
------
2010/9/3 hanchi
台中角頭槍擊案的少年殺手廖國豪;
清大學生不讓座給長者,甚至揮拳揍人;
自由時報曾韋禎,在內政部記者室的種種荒謬行為;
這些都是現在社會中令人痛心的事。
------
2010/9/12 hanchi
內政部記者室嚴重的鬧劇:
今天(9/12)下午快3時,自由記者曾韋禎,看到數位網路報記者陳漢墀桌前有一堆報紙,也不打聲招呼,又硬生生的搶走;經陳記者厲聲說這是他自己帶來的昨日報紙,曾某才不甘不願的歸返報紙;但是惱羞成怒,要拿那裡健身用的啞鈴,作勢要打;後來自知可能出入命,改拿一支掃把在空中比劃。經一名女伴制止,才沒有作出瘋狂的行為,安靜好一陣子,自認無趣才離開記者室;臨走前,故意將電燈關掉,讓室內一陣漆黑,藉此來羞辱同行。
曾某這種第一大報記者的不智之舉,實在不配在新聞圈立足。
------
2010/9/29 hanchi
自由時報一直沒有任何消息,內政部本來也是不理不睬;後來經陳記者向部次長反應,部長室終於請人告誡他不可亂來。
這件事讓我想起台中的警察:穿著警察制服,但是私下卻偷偷的和黑道掛鉤,被人諷刺為「有牌流氓」。
曾某雖是自由的記者,但是他的種種行為早已非記者所應為;報社不教育,總有人會教訓他。這種人每禮拜還出入教會,自稱基督徒,真是笑話。
------
2010/12/1 hanchi
今天下午,我到內政部記者室用電腦,只自由記者曾韋禎在。
看到我沒多久,他突然弄出很大的聲音,又將整間電燈關熄,讓我陷入在黑暗中,他則快步離開。
竟然有這樣的記者,橫行霸道。
------
2010/12/23 hanchi(=陳漢墀)
今天看到桃園八德國中霸凌事件,我在內政部的遭遇就是另外一作霸凌案。但是對於內政部的懦弱無能,還會搞好治安,令人不能無疑。
真的是感慨萬千,這是什麼內政部?
----------
2010/12/30 hanchi
曾韋禎的惡行已經在新聞圈內傳開了。
一件事的是非對錯,大家還是知道的。
最近他被調線了,相信此事會有告一段落了。
----------
2011/1/11 hanchi
今天下午,監察院為高捷前董事長周禮良彈劾案舉行記者會,已經調線跑立法院的自由曾韋禎突然又來參加。由於聯合報記者李順德搶發周禮良要被彈劾,曾韋禎在提問時當場責問監委消息透露給「特定媒體」,監委說會調查誰洩密。
不過記者同業認為,自由漏新聞,曾某不應在此「追究」。記者們各憑本事跑新聞,應該在新聞上表現;在記者會上抱怨,根本無法解決問題。
9樓. 路人甲
2007/10/16 22:02
自己辦個報吧

財團的報紙,沒啥,自己辦個報吧!

8樓.
2007/10/13 11:00
小美姐加油
昨天才知道小美姐意外被批准辭呈的消息。
感到意外。

假如報社不力挺他們記者的話,那怎麼要求記者對報社有向心力呢?
難以理解的是媒體居然跟政府機關沆瀣一氣,這是哪門子的第四權。

特別是標榜台灣優先的報社。怎麼對環保議題如此偏袒資方和官僚體系?
我是長期閱讀自由時報的讀者,坦白說,該報的內容品質實在有下降的趨勢,特別是副刊方面。

很遺憾,不能在報紙上看到小美姐的報導了。

不過還是請你繼續努力加油。

世偉
7樓. 阿菊
2007/10/12 11:46
心疼小美
唉,小美,心疼你啦..唉
只能一句,小美加油!


溫度在變化,你的心,也在變化嗎?
6樓. 佳蓉學妹~
2007/10/12 00:59
學姊~加油~
很難接受的報社回應~這陣子學姊心情一定很難熬吧~   不管學姊做怎樣的決定~ 學妹挺妳夠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