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悼《自由》向環保署妥協,處理不公今辭職
2007/09/27 10:43
瀏覽3,905
迴響7
推薦16
引用0

悼《自由》向環保署妥協,處理不公今辭職 

  環保署於96919致函報社,在未援引任何法條與未經法律裁定確認的情況下,單方面指稱,我於810917兩度要求環保署環評大會資訊公開的行為,「已嚴重妨礙公務,請  貴報迅行處理,同時本署不同意該記者再至本署進行採訪」。社方於925週二晚間晚間931分,在未經詢問我環評大會事件始末的情況下,片面以電話口頭告知,926起將我調至內勤,且無任何申訴管道 

  本人行為是否為妨礙公務,應經由檢察官偵查,法院公開審理判決始能定論,政府行政單位環保署未審先判,點名我妨礙公務之不實指控,已涉及對我造成名譽誹謗,並指名拒絕我進入環保署採訪,且發函報社要求迅行處理。對此,台灣大學新聞所教授張錦華日前接受《蘋果日報》訪問時曾表示,環署片面拒絕個別記者採訪,嚴重戕害新聞自由」,台灣師範大學大傳所教授胡幼偉也提及,記者基於社會責任與新聞自由,有權利報導政策,「環署此舉非常不恰當,違反新聞自由」;政治大學新聞系教授馮建三則指出,環署此舉是「錯上加錯」,「妨礙媒體揭露事實的權利」是違反民主。台灣新聞記者協會會長陳曉宜也說,基於新聞自由,政府機關應尊重記者採訪權,不應限制或行文拒絕個別記者採訪。 

   詎料《自由》向環保署妥協,將我調至內勤,我於925當天立即表示拒絕社方不當調動,並於926返回報社,提出恢復原職之要求,但社方拖延迄今,依舊不予理會。 

  台灣是個民主國家,政府向來強調以人權立國、新聞採訪自由對國際發聲並引以為傲,豈料身為政府公家機關的環保署,竟有如此強大力量擔任法律仲裁者,並任意左右媒體,身為台灣第一大報的《自由》,非但沒有捍衛媒體第四權監督報導之社會公器角色,反而配合環保署之要求行事,今天在提出申訴並請求恢復原職未果的情況下,除了對《自由》向環保署妥協表示沉痛哀悼之意,並於今天正式辭職。 

  近來遭逢許多壓力與關切,但心存公義,雖憂不懼,在此期間,感謝台灣大學新聞所教授張錦華、台灣師範大學大傳所教授胡幼偉、政治大學新聞系教授馮建三、台灣新聞記者協會、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台灣環保聯盟、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勵馨基金會、苦勞網等團體與民眾,對於要求政府落實資訊公開,以及新聞採訪自由的支持與鼓勵。

                         自由時報記者周富美啟   2007.09.27

有誰推薦more
迴響(7) :
7樓. da0
2009/04/03 13:55
周富美小姐 加 油
周富美小姐
 

送一首詩
http://gem.win.co.nz/mb/publish/poem/frost/road_not_taken/road_not_taken70.jpeg
6樓.
2007/09/28 21:19
喜歡詩的你,請務必光臨我的網誌嘿!
喜歡詩的你,請務必光臨我的網誌嘿!
5樓. kaowoei
2007/09/28 09:42
冰山一角
向來就覺得「自由」是傾向「目前執政黨」的報紙。不過卻也沒想到竟然是如此的向執政黨搖尾?政府的公共事務未涉於機密應揭諸櫫於大眾受人民的監督,這是人民知的權利。今天環保署使出此招,實在令人所不齒,環保署長應請辭下台!!不過想必是不太可能....
4樓. 周小美
2007/09/28 08:30
烏鴉慢飛.....
 

對不起,有一篇sorties(是這樣拼音嗎?)寫的回應不小心被刪除了,我的回應如下:

報社長官們常說,我們《自由》是第一大報,我認為,報社要捍衛自己記者的採訪權,才會有報格,受到讀者尊敬,當然,也要有肚量採納不同員工的建議,才會進步!

我曾告訴過自己,報社請我來,不是要說甜膩膩的場面話來伺候對方的耳朵,不要逢迎拍馬,領報社一天薪水,就要說一天真話,那怕因說真話惹惱高層失去工作,都對得起自己,若報社長官還沒有足夠的勇氣與智慧,正視目前面臨的內部危機,那才真是可怕。

盡責的烏鴉,正慢飛..........

3樓. 秋天
2007/09/28 07:58
學姐挺你

富美:

最近看到一連串你的事情,有點為你憂慮,我的同學.你的學長鮑,在剛事發時就很擔心,

在同報社工作,對於報社不挺記者的作法不認同,但這似乎是自由文化....

二十六日處理一則爆料,感觸更深:

台北長官說:「你不能問到當事人、拍到當事人的照片嗎?應該再處理深入一點」;我回答:「這樣恐怕會逼當事人自殺,且也違反不得曝露當事人身分的法律規定」,長官說:「你都弄來就對了,報社自然會篩選」,我質疑說:「如果像蘋果日報逼老師去自殺死亡一樣的事發生,罪是算你的、還是我的?」長官生氣了、口氣更急了,應該覺得我不是負責任、勇於挖掘真相的好記者。是呀!這樣看來我不是好記者。

心裡更感慨的是,這個長官曾經在十二年半前,在我念大學到報社實習時帶過我,還記得他曾告訴我:做記者要有為有守、有良知,沒想到,命令我做違背良心、良知事情的人,竟是那一個以前輩身分給我警語的人。

有機會到自由部落裡我的部落格[我來自桐花村落]逛逛     學姐

學姊:感謝妳的真情問候,大學時期被馬驥伸老師教過之後,我對台灣民主、新聞自由的信仰很堅定,「心存公義,雖憂不懼」,雖然被環保署和《自由》打倒了,但對我而言只是失去工作,還沒有失去最珍貴的靈魂,正義不死,只是蒙塵。

   我相信,民眾的眼睛是雪亮的!如果我寫的新聞,只能向報社長官交代,無法對廣大讀者與受訪者負責,那麼又有何意義?

   勇氣,是最好的禮物,感謝您的分享與支持,我會再站起來的。

   

周小美2007/09/28 08:08回覆
2樓. 雪梨情
2007/09/27 20:29
台灣還有什麼有理想有骨氣的報紙嗎

Good Night. And, Good Luck!

有,我推薦立報、破報、苦勞網。

周小美2007/09/28 08:18回覆
1樓. 有骨氣
2007/09/27 18:03
早該辭了

這家媒體跟你理想差這麼遠,根本不適合妳,妳早該辭職了,幹嘛領這份薪水過活,沒啥好戀棧的,恭喜與祝福!

我相信,《自由時報》草創之初,應該也是有理想的!說真的,我很懷念老社長,他對記者的工作比較有概念,也很懷念民生報醫藥版曾經指導過我的前輩們,現在的社長應該是很優秀的商人,但我不懂商業,不能評論。

我告訴老爸,我要遞離職函了,我家老爹很開心地告訴我,「老爸支持妳!」再怎麼沒有工作,回到麥當勞打工,一小時九十五元,也是賺得心安理得。

我不是有骨氣,只是盡自己的責任而已。再次感謝你的問候與鼓勵。銘記在心。

周小美2007/09/28 08:23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