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除毛簡史:神力女超人的腋毛
2017/11/08 13:05
瀏覽403
迴響0
推薦7
引用0



(原載新加坡《品》雜誌中文版第53/馬來西亞《品》雜誌第26期【 ODD/別  】輯,201710月號)

文:方傑


與幾位老朋友聚餐,話匣子一打開,不知不覺聊到前一陣子的賣座電影
《神力女超人》(wonder women)。

朋友是現代職業女性的表率,有固定情人,卻無意被套上婚姻的枷鎖,她欣見《神力女超人》為女人平反,電影中女主角黛安娜對男主角說的話觸動了她:「男人的功能只是在於繁衍後代,但女人若想要讓肉體感到歡愉,男人並非是必要的。」

她忿忿不平地說,同樣是經濟獨立,獨身女人叫敗犬或剩女,單身男人卻叫鑽石王老五,全世界都在灌輸女人--沒有男人不行的偏見。

另一個朋友似乎也隱忍許久,馬上附和說:小時候看粤語殘片,一個女人在做愛後,總是要哭得稀哩嘩啦才顯貞節,像無脊椎動物般靠在男人肩上,要男人為他們負責。

他不解何以兩情相悅的事,要搞得讓人如此心煩意亂?連享受美好的性愛都要背負著人類興亡的重責大任。

我猛點頭如摀蒜,電影有太多性別歧視,在傳統英雄電影中,女人千篇一律地負責喊救命,在小朋友的童話故事裡,被詛咒的公主永遠在昏睡,或被困在城堡裡,等待白馬王子的親吻。這潛移默化了小女孩們,暗示她們只要找個人負責,就不必再為自己的人生負責了,她們的人生唯一可做的,就是喊救命,等待王子降臨。

在我的教學生涯中,我見過太多失戀或失婚後患憂鬱症的女人,病源往往是她們一輩子都不為自己負責,一旦失去依靠,她們的人生就垮了。

在茹毛飲血的年代,女人確實需要孔武有力的男人,然而,在現代生活中,大多男人的工作女人也可以勝任,那些想法早不合時宜了。

很慶幸我們活在一個可以讓女人更自由展現自己的年代,要是我有女兒,我也會要她當個獨立自主的女人。


除毛簡史

隨著話題的深入,我們聊到神力女超人的腋毛,朋友不解何以國外有許多人會針對《神力女超人》的毛髮做文章。

我雖稱不上毛髮研究權威,但毛髮向來是藝術家的戰場,其實黛安娜剃不剃腋毛,涉及了一個很嚴肅的話題。

我們印象中的美女總是完美無毛的,這其實要拜西方藝術所賜,有機會你不妨留意,在西方裸體畫中的女人,除了頭髮與眉毛外,身上幾乎沒有別的毛髮了。

你仔細想想,文明人對毛髮似乎帶有敵意,它一直都被視為不雅的,好比說陰毛被稱為恥毛,如果有人鼻孔長了一撮鼻毛,你會覺得有礙觀瞻,我自己就曾因夢到鼻毛長到下巴而嚇醒,有時想想,從健康的角度來看,鼻毛愈濃密愈好,它可以為我們擋住污染的空氣與灰塵,可見文明有時是扼殺人性的。

何以會如此呢?那是因為,毛髮是人類與其他靈長類動物得以區別的象徵,毛髮愈茂密,愈容易讓人想到人的動物本性,無法節制的欲望與衝動。修飾毛髮其實帶有修掉自己身上的動物本性的意涵,古代的羅馬人還以此做為文明人與野蠻人的區分。

傳統的西方繪畫大都是受宗教團體委託製作,畫中人物大都是宗教中的聖人、女神天使,因此藝術家習慣了把畫中女人美化得超凡脫俗。倘若藝術家在神聖殿堂裡把聖人仙女畫得毛茸茸,作品輕則退貨,嚴重的話,可能被冠上亵瀆神明的罪名。因此,西方繪畫中的女人除了頭部以外,幾乎是光滑無毛的。

你也許覺得無所謂,事實上美化人體的繪畫帶來了許多壞影響。英國著名的藝術理論家拉斯金(John Ruskin)堪稱史上被誤導得最嚴重的悲劇人物,在還沒有照片與AV(adult video)的年代,人們對人體的認識都來自繪畫,他在新婚之夜見到太太身上的陰毛後大為震驚,自此對女性感到極其厭惡。他太太在7年後訴請離婚,結束了這段無性婚姻。

說來我本人也是受害者,我第一次發現美麗的女孩也會長腿毛時,童年幻想就崩壞了,雖然還不至於要出家,但一想到女人的美腿毛茸茸的樣子,就覺得生無可戀。

陰毛的陰謀

我一時得意忘形,不小心誤觸地雷,引來朋友不滿,她細數女人花費許多時間除毛的痛苦,男人偶爾忘了刮鬍子會贏來男人味的讚譽,女人忘了除毛則被視為邋遢,她受夠了這種不公平待遇。

無法否認,我們的文化對男人與女人的體毛的容忍度是有差別的,男人身上長毛叫性感,女人身上長毛,會被視為笑話。周星馳電影常會以女人的鬍子或濃密腋毛來戲謔女人,可見大眾文化如何主導著眾人的審美觀。

雖然這都不是我害的,但身為男性,我不禁暗自懺悔,父權社會確實做了許多迫害女人的惡行。

我們可以從男女毛髮的寛容度中,看見父權社會的偏見,強迫女人除掉毛髮其實是一種象徵性的行為,毛與動物性有關,它也象徵一種強大的原始力量,一直以來,男人害怕女人擁有強烈的欲望,女人一旦擁有欲望,她們就不好控制了。

一直到今天,我們的社會對男人的性欲是比較寬容的,女人要守貞才是好女人,只要女人對性感到熱衷,男人都會感到被威脅,並冠以淫蕩不守婦道之名。

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父權社會為了掌控女人,制訂了許多限制女人的規範。古代西方社會的女人會穿上壓迫身體的束身馬甲與貞操帶;古代東方女人則要裹小腳,走路需要攙扶;非洲有些部落會割掉女人的陰蒂。即使是現代女人,依然受到高跟鞋與胸罩的束縛。

女人愈無法獨自站立(獨立),愈有氣無力,男人就愈心癢難耐,因為這樣的女人才得以襯托出男人的雄偉。

父權社會的另一個偉大工程,就是把女人身上的毛髮逐一去掉。光滑無毛的女人會讓人想起純真無邪的小女孩,她們最好小鳥依人,溫柔無主見,這樣的女人最容易掌控,對男人才會從一而終。說穿了都是男人要限制女人行動,剝奪女人原有的生命力,因此藝術史家約翰伯格(john berger)發現,西洋名畫裡的女人很少在行動,她們最常見的姿勢就是躺著,等待男人來享用。



上/中/下圖:傳統西洋名畫中的無毛女人

解放腋毛

1860年代,法國藝壇掀起了女性解放運動,叛逆的法國藝術家庫爾培(courbet)畫了一幅只有下半身,露出濃密陰毛的油畫來挑戰這個傳統,畫名叫《世界的起源》(L’Origine du monde)。藝術家強迫我們直視畫中的陰毛與陰戶,提醒文明人不應遺忘孕育我們的身體,也不應以它為敵。陰毛與生殖器並不猥褻,女人的陰道本就是人類的起源。

雖然庫爾培早顛覆了這傳統,然而女人無毛的形象太根深蒂固了,這個傳統繼續被流行時尚圈與大眾文化中繼承了下來,我們每天一打開電視,電影與廣告中的女人幾乎遵循著這個無毛傳統。

持平而論,東方人對毛髮相對寬容得多,然而隨著西方文化的傳播,我們對毛髮的禁忌也變得愈來愈多,八卦雜誌的記者推波助瀾,努力地搜尋女星露出腋毛的特寫照片,放大特寫,然後宣告她們的崩壞。

沒有腋毛正是神力女超人解放得還不夠徹底的地方,說穿了,那是為了迎合男性審美標準而剃的,也許片商擔心腋毛嚇跑了付錢買票的男性觀眾。如果真要說徹底的話,李安拍《色戒》時要湯唯不剃腋毛,其實更徹底,因為東方人在強勢的西方文化影響之前,一直都是不剃腋毛的。

在場的女性朋友聽完我一席話,深受啟發,她們約好一起留腋毛。然而我的男性友人卻面面相覷,臉色鐵青,紛紛責怪我唯恐天下不亂。

萬萬沒想到,胳肢窩上的腋毛,原來也是兩性的戰場,一旦解放了女人的腋毛,男人就被惹毛了。


上圖:庫爾培,《世界的起源》(L’Origine du monde)

方傑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