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2019/11/28 11:28
瀏覽251
迴響1
推薦12
引用0

代與代之間,成長不同,想法各異,有人愛寫信,有人只簡訊。父子對談,「老爸,你有微信嗎?」「我有啥威信,都是你媽説了算。」古今中外,代溝一直都有,肯定也都永遠存在

男女有別,《男人來自火星,女人來自金星》,約翰·格瑞(John Gray)如 是定論。牛郎織女,一年一度鵲橋相會,或許是最完美的愛情結局。

占星術專家認為,星座影響個性。個性不同也是道隱形的溝渠,獅子、金牛遇見射手,肯定要走避吧?急驚風遇上慢郎中,兩人都有壓力。

不同職業的人也有相異的思維模式,感性的文學家與理性的科學家,難共識、尤難共事。文人與軍人,合寫「秀才遇到兵,有理講不清」的至理名言。

時間,是一個無形的魔術師,對於溝也貢獻良多。韋莊的〈關河道中作〉詩:「往來千里路長在,聚散十年人不同。」參加畢業四十年同學聚會,肯定令人感觸良多。

溝,有形或無形地存在著。看不清,想不開,在溝內來來回回,生活會很累

十月底韓秀在華府作家協會演講,講題是「文學與藝術的寫實精神」,出席滿座。在演講尾聲的問答時間,不少人提問,問與答皆精彩!席間有一問,「文學家的寫實精神與歷史學家的寫實精神是不同的。您怎麼看待這一說法?」韓秀同意兩者是不同的,她的答覆很文學。

文學描寫人生、述說人性,常常配以入情入理的虛構情節、可歌可泣的淒美故事。文學的要旨與藝術,在以少寫多,在誇張手法,在浪漫氣氛,在奇美夢幻。文學若真的寫實,或是只剩下寫實,它就成了科學報導,文學也就死也。

李白的詩〈秋浦歌〉:「白髮三千丈,緣愁似個長。不知明鏡裡,何處得秋霜?」採用了唯美誇張的手法,抒發了詩人懷才不遇的苦衷與憂愁。科學家或會調侃、歷史學家或會說嘴,人七尺身軀,豈能有三千丈髮絲,根本不是真實。文學家會說,白髮三千丈,都是愁出來的呀!更有好事者語出驚人,辯稱李白此詩是實寫、不是誇張,理由是古人認為人髮萬根,髮長三尺。李白愁白了頭,萬根長髮連起來正好三千丈,是不折不扣的紀實手法。狡辯欸!

文學家龍應台的《大江大海一九四九》以文學的筆法描述歷史事件,歷史學家李敖以《大江大海騙了你》一書明擺著直批《大江大海一九四九》而來。兩書互看對照,文學家的寫實與歷史學家的寫實,明顯展現。

說,文史是一家的,文學家與歷史學家在寫實上,卻有著明顯的差異。文學家與歷史學家都有如此不同的看法與觀點,何況是文人與軍人

不同,可以混搭、跨界;不同,可以激發出「不同凡響」;不同,惟君子可以和而不同。

生活中或是群組裡,遇到「有理講不清」的人或事,一哂就好。遇到溝,可以跳過,可以搭橋,可以溝通,可以「長溝流月去無聲⋯⋯古今多少事,漁唱起三更。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雜七雜八
上一則: 黑五麻將記
下一則: 我的女朋友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迴響(1) :
1樓. 老魔王
2019/12/03 22:49
這道溝, 在台灣, 一到選舉就更明顯, 彼此都聽不懂人話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