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斷香刀 (1)
2020/03/16 01:30
瀏覽51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劉瀟肩上扛著他自己那把有名的斷香刀,拖著疲憊的步伐,在初春泥濘的路上往開封城走著。他身著的衣服已經有好幾處破了口,身上唯一值錢的東西,也就是那把斷香刀了。時近中午,他更加感覺飢渴難耐,好在城門就在眼前了。

「進城幹啥哪?通行證有沒有?」城門口的衙役問道,打量了一眼劉瀟窮酸相問道。

「投親戚。」劉瀟面色略帶羞赧答道,不敢抬頭看衙役一眼,滿心以為會被為難,沒想到一下下就被讓入城了。

進了開封城,只見眼前一片繁華,喧來熙攘,和之前自己苦修的小山頭是天壤之別。劉瀟也沒忙著逗留,趕緊找些看起來便宜的客棧歇歇腳。無奈,找了三五家,都被客棧老闆們嫌付不出錢,轟了出來。劉瀟剛從第五家客棧步出,只覺得天旋地轉,趕緊靠著牆蹲了下來。客棧老闆恰巧也走出門外來透透氣,正好看見劉瀟蹲著那兒,便滿臉不屑的啐了一口,罵咧兩聲就進門了。劉瀟強忍羞辱,繼續蹲著休息。過了一小會兒,他感覺有人輕拍他的肩膀,抬頭一看,是一個年輕小伙子,約莫十五六歲,面容清秀,手中遞了幾個饅頭過來。他羞赧地笑了謝過,接過饅頭狼吞虎嚥起來。小伙子笑咪咪地看著他吃,等他吃的差不多以後便問:「我說好漢,貴姓大名?」

「我叫劉瀟,也算不得什麼好漢。」劉瀟低聲說道,繼續啃著饅頭,心裡為自己潦倒的樣子感到羞愧。

「我看人看得準,你肯定是號人物,只不過現在時運不濟罷了。你是外地來的吧?哪兒來的?」

「滄州。今天剛進城。」

「你大老遠跑來開封做啥呢?找人吧?」小伙子問道,忙加了句:「都忘了說我的名字。我姓楊,叫我楊小弟就好了。」

「楊小弟,多謝你的好心。」劉瀟答道:「我來開封是來找個舊相識。」他頓了頓,「算是投靠吧。」

「那你可知道你朋友住哪兒?開封城我熟,我能給你帶路。」小伙子興趣勃勃,熱心地說道。

「多謝你好意,我和我朋友失聯已久,我還得細細打聽。楊小弟,你可知道哪兒有便宜的客棧可以讓我歇腳?」

「我知道一個蘇大姐,就在這附近開茶館,雖然她沒有房間讓人留宿,但是她是老好人,一定能通容。再加上他做得一手好菜,肯定讓你待得開心。」小伙子站起身,對劉瀟說道:「若你現在不累,我就帶路帶你去。」

劉瀟心懷感激謝過,就和小伙子走了。一陣七拐八彎,一間不起眼的小茶館出現在眼前。劉瀟看了半天,卻沒看見一塊牌匾,一面旗,疑惑地問道:「這就是你說的茶館?怎麼連個招牌沒有?」小伙子笑嘻嘻說道:「蘇大姐向來不愛出鋒頭,打從一開始,她就不想要什麼招牌。她曾說:『要是他人喜歡我燒的菜,不用大張旗鼓,自然來的。否則,我跟那些巴結上面的狗官的德性有什麼兩樣?』她的菜是一絕,人又好,一定通融你的。」邊說邊打起帘子,一個正忙著張羅的小二看見了,忙過來招呼:「楊公子,今日可得空啦?」

劉瀟四處掃了一眼,小小一間茶館只兩張桌子,一張坐滿了人,人聲嘈嘈,碗盞響碰,菜香飯香。又觀看了小二和小伙子,看樣子熟得很。小二招呼著他們往最後一張空桌坐下,斟了茶。

劉瀟又往牆上掃了一眼,卻沒看見貼什麼點菜單子。小伙子見狀,猜著他在想什麼,笑道:「蘇姐姐是沒有單子的,你想吃什麼,她都能盡量給你做出來。今天你想吃什麼就說,我請客,算是結識一位兄弟。」

劉瀟不好意思地笑了,卻也沒有拒絕,回道:「小兄弟的盛情,愚兄就領受了。等來日小兄弟有什麼需要,我必定兩肋插刀。」小伙子直說好,爽快地哈哈笑。

兩人喝著茶,聊著碴,不一會兒,一位美少婦翩翩然來到他們桌邊,而兩人渾然不覺。直到美少婦稍稍清了嗓子,他們才發現她在旁邊。小伙子連忙向劉瀟介紹道:「劉瀟兄,這就是蘇姐姐。蘇姐姐,這位是劉瀟大哥,一時運氣不好,想先找個落腳的地方,再謀打算。我想說姐姐是個大好人,或許能想想法子幫幫劉大哥吧?」

美少婦聽了不禁一笑,那一笑,百媚千嬌,眼角風流,戳了小伙子額頭一眼,笑道:「你就是這麼亂認個甚麼大哥,拉來找我給想法子,我這個小店哪能這麼折騰?我說小妹,你不是有個好哥哥在開封府當差,認識的人多得很,求他不就得了?」

劉瀟一怔,看著小伙子問道:「楊小弟,怎麼蘇娘子喊你小妹?」

蘇娘子聽了,忍俊不住,道:「這是個假小子,難道你沒瞧出來?她小小年紀,本事不小,活脫脫是個雌的齊天大聖,淨找人麻煩。」

劉瀟趕緊一揖:「眼拙眼拙,在下竟沒瞧出你是個姑娘,還請見諒在下有什麼不禮之處。」

小妹嗔道:「蘇姊姊,你老愛拆穿我,這有什麼有趣的。」又向劉瀟道:「大哥是個禮數周到之人,我知道。」

蘇娘子杏眼含笑道:「小妹,你可說說,這位劉大哥一身破爛,怎麼你就伯樂識千里馬,將來輝煌成就?」

「就因他那把刀。我不認識寶劍寶刀,雖然他的刀裹得好,但那刀柄還是露了點出來,那刀柄的做工和我哥的劍柄相似。我哥用的是好劍,大哥用的便是好刀了。普通的刀的刀柄可沒這麼講究,所以滑手。大哥,我可沒說錯吧?」

「不如你拿出來給我們一瞧?」蘇娘子說道。

劉瀟遲疑了一會兒,還是拿出了刀。出了刀鞘,擺在桌上,小妹和蘇娘子湊過去細瞧。這件刀光森森,刀光逼人。刀刃上有些花紋,不易察覺。

「這是斷香刀,」蘇娘子立刻說道,目光灼灼地看向劉瀟:「你是探香客齊雲生的什麼人?」

劉瀟一驚,一時無語,四處看了看,過了好一會子才說:「齊雲生是我的大師兄,我是他的三師弟。」他想了想,問道:「蘇娘子是怎麼認出這把刀?」

蘇娘子冷笑道:「我這店雖小,但來往的客人都是走江湖的,我多少也聽說一些奇聞軼事。這刀刃上有梅花暗紋,不仔細,還聞不出一股淡淡的梅花香。光憑這兩點,就能知道這是斷香刀。」

「梅花香?」 小妹湊近斷香刀猛嗅,卻還嗅不出什麼。

「別聞啦,你還聞不到花香味。」蘇娘子笑道。「行啦,你們要吃些什麼?」

小妹看看劉瀟,道:「劉大哥吃什麼,我就跟著吃什麼。」

劉瀟瞧了一眼蘇娘子臉色,只覺得笑吟吟地下面一陣寒氣,厚著臉皮說道:「一碗湯麵就成。」又想想說:「如果有些雪菜,想加一些兒。若能漂個雞蛋,那就更好了。」

蘇娘子忍不住詫異地打量他一眼,面色和緩許多。她看著劉瀟把刀裹起來收好,道:「這不是難事。我這裡有一間乾淨客房,甚少有人住著。五天一吊錢。不過,如果你替我每天打點下手,我就不收你錢。」

「多謝娘子!」劉瀟忙站起來作揖謝道。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連載小說
自訂分類:中短篇小說
下一則: 睡美人 (2)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