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江湖小女兒 第一章(1)
2018/02/12 11:54
瀏覽213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天際一抹魚肚白,空氣猶涼,昆英山裡一片鬱鬱總總。春末的氣息繚繞在山裡的林中草間。山裏一處清泉,傳來長劍劃破空中的聲響,一聲接著一聲。一名小姑娘身著蔚藍衣裳,身手矯健的比劃著招式。只見她長劍指空,一團幽微的劍氣從他的大陵穴發出,沿著劍刃而上,只是竄到劍尖之處,無論小姑娘怎麼運著內力,劍氣又緩緩地回到大陵穴。小姑娘懊惱極了,索性把劍扔到地上,又踹了一腳,一屁股坐在大樹底下。

天又更亮了,小鳥歌聲漸漸響起,小姑娘雙手掩面,長嘆了一聲。

「十八妹,你又在這邊練劍啦?」一個年輕的男聲自樹後響起,接著一個年輕男子從大樹後轉了出來。

小姑娘把頭從手中抬起,轉頭一瞧,嗔道:「七師兄又在這邊偷窺我練劍了。」他站起,折了一朵春末的白色小花,把玩著,看著七師兄凌雲說道:「早跟你說過別跟著我,我要怎麼練就怎麼練。」說著,又嘆了一口氣:「我就是不明白,師父為什麼就是不願意點撥我?都兩年了,師父對我總是不理不睬,這套梅鶴劍法再怎麼苦練,我就是不得竅門,而每次問師傅,他總是說我已經夠好了,便不肯再點撥。

七師兄,如今你是師傅手下最資長的徒弟,功夫高出我許多,師傅都還繼續教你呢!」

凌雲凝睇著十八妹的清秀臉龐,淺笑著說:「師傅不會不教你的,他或許只是覺得時機未到,磨磨你罷了。」

「那可不公平,你看每一個師兄師姐,師弟師妹,師傅都還是教的,不像對我這樣不理不睬。莫非是因為我是我哥的妹妹,所以他不想教?」說完,她又嘟著嘴道:「不可能,沒道理呀!難不成我比我哥笨,所以他不想教我?」

凌雲聽了,哈哈大笑:「十八妹怎麼可能笨呢?師父所收過的二十四個弟子裡,你並非資質愚鈍的,么師弟才是愚鈍的,師傅都願意教的。師傅自有他的道理。你若真想精進劍藝,我來教你如何?」

說罷,便抽出佩劍,演了一套梅鶴劍法,只見行雲流水,劍氣收發自如。十八妹在旁看了,艷羨不已,卻又懊惱自己,說道:「你自然是懂得奧妙的,你一套一套的使給我看,我早就能依樣葫蘆畫了出來,可是還是不解內力的收放。你還是給我講講吧。」

「劍訣就在師父的劍譜裡,就是四個字,渾然天成。」凌雲仍舊微笑地看著眼前的小師妹。

「你跟其他幾個師兄一樣,都一起欺負我,就是不肯跟我解釋什麼是渾然天成。罷了罷了,我到別處去練劍吧!」說完轉身就要走。

凌雲不想十八妹動了氣,忙上前拉住他的手,只覺十八妹肌膚滑膩,不禁心神一盪,愣愣地站在那兒看著十八妹姣好的容顏出神。十八妹自小跟凌雲打鬧慣了,也以為這次如往常的打鬧,使勁扯自己的手卻動彈不得,抬頭發現凌雲望自己的眼神熱辣辣的,不覺得臉上一紅,急著嗔道:「凌雲大哥,你好意思這樣看人家!當心我不理你了!」凌雲聞言,忙撒開手,十八妹就要拔腳跑,凌雲喊著他:「十八妹,別走!」

十八妹聽見凌雲的聲音,停下了腳步,回身說道:「為什麼我不能走?」

凌雲忙賠罪道:「我給你賠不是,好十八妹,你要我做牛做馬都行,就是別,別這樣。」

見凌雲急得手足無措,十八妹心裡也過不去,只好說:「你先回去,我等會兒就回去跟大家一起練功,還有幫師母做刺繡。」

「當真?你不惱我?」

「凌雲,我可食言過?」十八妹想了想,又說:「等會兒早飯的時候,幫我留一碗蓮羹就是了,咱們恩怨一筆勾消。」

凌雲聽說,也搞不清自己為何喜出望外,一邊回望著十八妹一邊先回去了。

十八妹見凌雲走遠了,卻也沒再練劍,一個翻身,隱入山林中。他一邊在林中小路走著,一邊止不住地想著剛剛凌雲握住她的手的情景,臉上又不禁一熱,可是心中卻有一種說不出的懊惱。

「凌雲一直對我很好,照理說他那樣拉著我的手,我該開心,怎麼卻這麼惱呢?」他嘴裡咕噥著,也沒注意腳下,不知不覺來到山裡從未曾來過的一處山坡。此處平坦,有十來株青松環繞,抬頭往上一看,只見頭上一片青天無雲,心裏不禁開闊起來,興致一來,  便又抽出劍一遍遍的練著。

一下子便日當中天了,十八妹肚子餓極了,卻也還沒得到梅鶴劍法的訣竅,氣得回劍入鞘,見一顆石子便踢一顆解氣,此時卻聽到近處一個爽朗的笑聲。十八妹覺得笑聲特別刺耳,便拾起一顆石子往笑聲處擲去,沒聽見哎喲聲,卻聽到那個爽朗帶點揶揄的聲音說道:「練不成劍法就對我扔石頭,那你劍法變好了沒有?」

「你是誰?出來!別鬼鬼祟祟的!」

那人影靠近十八妹,是一位有點文人打扮得男子,一表人才,神情機靈,眉目清秀帶著幾分英氣。那人走近後,手裡拿著一枝樹枝道:「小姑娘,你已經練得不錯了。剛才你練的是梅鶴劍法,敢問你師父可是江南鶴?」

「是又如何?你竟在那裡輕蔑我,在那兒一個勁地笑。對,我蠢,我笨,你要笑儘管笑好了。」

「不敢不敢。在下雖然技不如人,但是小姑娘有幾處地方我倒是可以試著教教你。」那一身靛青色的男子說道:「那一路下來,渾然天成是其中要領,只要你領會了,自然就理解劍法的奧妙,便可以更上層樓。」

十八妹心下奇怪,問:「你又不是我師父的弟子,又怎麼知道其中的關鍵就是渾然天成。」

「我雖非你的同門,但是劍法卻是萬派同宗。渾然天成講究的是自然,順勢而為,不拘泥形式。」



**江湖小女兒將不定期更新,並且我會把它寫完。這是我醞釀很久很久的夢,詩一般的夢,從我少年時代就開始做的夢。在我自己的心被摧練的完全世故之前,留下一筆詩的情懷,一簾青澀的夢*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