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上有天堂,下有書房
2013/08/31 12:39
瀏覽2,840
迴響3
推薦47
引用0

 

 

對莊信正的印象最早來自1998年世界副刊的「展卷」專欄,短短一千字,篇首引經典作品或名家之言,內容博古通今,涵蓋中西,充滿書卷氣,讀之餘味無窮,油然而生閱讀西洋經典之心。

看《展卷》的自序卻大吃一驚,學富五車的作者竟然說,「平生的一大憾事是讀書不夠多,愧悔無及,希望時光倒流,能再度青春年少,把古今典籍重新細讀」,真是愧煞吾等閒閒看書之人。

2006年在台北,名作家蘇偉貞作東請吃飯,我第一次見到了莊信正。當時他在花蓮東華大學擔任駐校作家,一頭黑白相間的頭髮,背書包,穿球鞋,一派美國校園裡的灑脫裝束。背書包出門乃書生本色,無論到哪裡,他總愛去書店尋寶,一有斬獲,當即買下,背包之用大矣!

當晚的話題集中在張愛玲,蘇偉貞的博士論文寫張愛玲,莊信正是少數和張愛玲通信的人,兩人談得十分投契。莊信正透露,「印刻文學生活誌」即將連載張愛玲和他的通信,大陸的文學雜誌也會跟進,他即將去上海洽談此事。

那年秋天,這些信件在兩岸發表了,迴響熱烈,學術界咸認是研究張愛玲北美生活的第一手珍貴資料。2008年《張愛玲來信箋註》在台灣問世,2012年簡體字版《張愛玲莊信正通信集》在大陸出版,立即躋身中國新浪網好書排行榜。

多年前,我曾和張讓、焦明去紐約上州拜訪莊信正。那天春雨綿綿,門開處,莊信正身穿藍上衣,外罩黃背心,親切地迎我們入內。客廳佈置素雅,書牆上擺滿了中西經典書籍,這只是他的藏書之冰山一角。他另有一間藏書室,一排排的書架,全是中西書籍,好像一間小型的圖書館。

他和張讓都愛書成癖,暢談書,作家,彼此提問,交換看法,如遇知音。談起南美作家波赫士,他滿臉發光,立即起身去藏書室, 捧出一套法文版的波赫士全集,連聲說道:“這是最好的版本,法國「七星叢刊」出的,註解詳盡,我不惜血本買回來!”他買福克納字典是為了看懂福克納的南方口語;勤學俄文,是為了看懂俄國文學,難怪他的門聯是「上有天堂,下有書房」了!

臨別前,我們每人獲贈一本剛出版的《張愛玲來信箋註》,細讀此書,不但增加了對張愛玲北美生活的瞭解,也進一步認識了作者其人。

近年來莊信正不時應東華大學之擔任客座教授,講授張愛玲專題,喬伊斯專題,散文創作和英漢翻譯,將滿腹學問傾囊相授,回饋台灣。

  執弟子之禮

莊信正從小愛看課外書,高中和大學時,常去他敬佩的師長家中請益,如附中的申斯聰,台大的方東美教授和夏濟安教授。這些導師對他日後的求學有深遠影響。

高中時,讀了方東美的成名作「科學哲學與人生」,大為折服,立志主修哲學。1954年因現實考慮,進入台大外文系求學,大一的「哲學概論」由方東美講授,令他喜出望外。其後他常翹課去哲學系旁聽,也曾到方東美家中拜訪數次。方教授推薦的中英文好書,他立即設法購買,保存至今。他喜愛尼采哲學,也是受到方東美的啟發。

他翹的課之一是夏濟安的「英國文學史」,後來聽申斯聰老師的勸告回去上課,發現夏濟安學問之淵博,英文之好,從此常去登門請益。他逐漸體會,自己喜愛的只是哲學中的文學和藝術部分,決定走文學之路,夏濟安對他的求學方向有關鍵性的影響。

1960年莊信正赴美到印地安那大學主修比較文學,當時夏濟安已離開台大,在柏克萊加州大學中國研究中心任職。1965年夏濟安遽然離世,莊信正寫 <才情,見解,學問> 一文,介紹恩師的文學修養與精闢見解。

年後他接任夏濟安的遺缺,到柏克萊加大中國研究中心任職。1982年再寫 <追憶夏濟安先生>,描寫夏濟安的言談笑貌,道出他鮮為人知的一面。如夏濟安有項絕技,邊談話邊點煙斗,把火柴從小透風窗中丟出去,幾乎百發百中。他愛看武俠小說和電影,曾發表英文中篇小說和中文短篇小說。 

深獲張愛玲信任

1966年莊信正初見張愛玲,當時他在堪薩斯大學任教,暑假回母校印第安那大學趕寫博士論文。正逢印大召開「東西文學關係討論會」,張愛玲應邀參加,因而結識,開始了長達二十八年的通信。他搬過六次家,張愛玲的信件一封也沒遺失。張愛玲曾對他說,可以發表這些信件,他到 2006年才公諸於世,因為這些信件有助於世人了解張愛玲。

1969年莊信正應聘到南加大教,柏克萊中國研究中心的職位由張愛玲接任。1974年莊信正回印大客座,次年進入聯合國工作。

1983年他寫 <重讀張愛玲> 一文,分析張愛玲小說的精神與特色,1995年張愛玲過世, 他寫 <初識張愛玲> ,追憶她的一生。《張愛玲來信箋註》一書,以學者的嚴謹客觀, 對兩人的通信詳加註解,有助於世人了解張愛玲在北美的生活、工作、寫作和為人。

早期通信大多與求職有關,申請哈佛大學 Radcliff 女子學院的獎助金,柏克萊加大中國研究中心的工作,莊信正都居中替她和陳世驤教授轉信。他對張愛玲執弟子之禮,寄書、訂報、提供研究資料、找住處,搬家,討論寫作出版,如《海上花列傳》的英譯、《紅樓夢魘》的寫作、<色戒> 的爭議,等等。

常聽人說張愛玲孤高傲世,讀了此書,我看到的却是一個非常客氣,非常不願意,卻不得不麻煩他人的張愛玲。內向羞怯,為了生存,勉強參加社交,向人求助。我也看到了在上海成名,寫出顛峰之作的張愛玲,越過國境之後,未能實現夢想,打入美國主流文壇,一步步地走向孤絕。不見訪客,不接電話,卻與莊信正有兩次數小時的長談,足見信賴之深。

為普通讀者而寫

80年代起,莊信正常為台灣大報副刊寫專欄,結集出版《異鄉人語》、《海天集》、《流光拋影》、《展卷》、《文學風流》與《忘憂草》等書。寫作的宗旨是將西方經典介紹給一般讀者,「談些大大小小的中外文學題目,為讀者助長一點閱讀經典作品的興趣」。

他的文章特色是徵引閎富,言之有物,題材都與書有關 -- 介紹經典作品、作家軼聞、書店、版本、字典、翻譯。早期長短文都有,後來寫專欄,字數有限,短小精幹,點到為止,讀來有意猶未盡之感。

論文則有更多的空間,可以深入淺出地導讀,詳盡客觀地箴註。最具代表性的是為一般讀者導讀喬伊斯名著《尤利西斯》。莊信正研究這部以艱深枯澀聞名的經典十餘年,發表許多論文,出版兩本專著《尤力息斯評介》和《面對尤利西斯》。《面對尤利西斯》內容有喬伊斯年譜、著作概說、每章簡介,並提供入門秘笈,讓讀者克服困難,登堂入室閱讀這部經典,可謂苦心孤詣。

旁徵博引,注重情趣

經典如此之多,他如何挑選題材? 對莊信正而言並不難, 平日看書他喜歡夾入紙條,寫上頁數,主題,看完書後,謄到卡片上。動筆前,先翻看卡片找題目,重讀相關資料,寫時盡量有情趣,有自己的意見,避免過於學術性。他笑道,沒人像我這樣寫專欄的,不時走野馬,看到別處去了。但我樂此不疲,可以逼自己讀書。

文章題目頗引人,如 <始作勇者><因病得閒><><怪癖>。寫時旁徵博引,常是一般人不熟悉的趣事軼聞,如<> 談到作家的長相,蘇格拉底是凸眼珠,厚嘴唇,塌鼻子,愛默森長身長頸小頭,沙特像癩蛤蟆,斯湯達爾像義大利屠夫。他發掘中西異曲同工之處,羅馬詩人賀拉斯與陶淵明的詩,都有掙脫樊籬的渴望; 凱撒有文豪之才,卻因武功蓋世而步入政壇,中國的文豪陸游,最大的夢想是揮師北定中原,卻苦無施展機會。

馬克吐溫說,「經典是人人稱讚卻不願去讀的書」,莊信正鼓勵大家還是要多讀經典,因為那是基本,看了才能衡量現在的作家。

他的經典書單包括莎士比亞四大悲劇、喜劇、歷史劇、聖經、希臘悲劇,俄國文學、喬伊斯、福婁拜和福克納。俄國文學重視道德倫理,講究大靈魂,杜思妥也夫斯基的作品,他讀了無數遍,每次都深受感動。他讚美喬伊斯,二十歲寫出風格迷人的代表作,和張愛玲一樣,是天才!”

一生沉浸書海,鑽研經典,撰文介紹,樂此不疲,莊信正的文學志趣一以貫之,始終是執弟子之禮,向大師致敬。

(原載北美世界日報副刊  8/17/2013)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名作家剪影
上一則: 書寫我城 -- 底特律的故事
下一則: 從北美發亮, 發聲!
迴響(3) :
3樓. HummingBird
2013/09/04 20:45
蜂鳥多讀傳記少碰經典,莊老之提點,虛心領受!

經典常不易讀, 曲高和寡, 真的需要下定決心, 靜下心來讀,馬克吐溫真是一針見血!

 

姚嘉為2013/09/07 10:14回覆
2樓. ~大邱~
2013/09/03 05:41

謝謝您的好文分享

書海無涯

他的視力肯定好才能如此悠遊其間


視力很重要,現在買書, 字小的一律放棄! 姚嘉為2013/09/07 10:16回覆
1樓. Steiff Bear
2013/09/01 11:18
謝謝您介紹莊信正。有這樣子的書房,確如天堂。
他還有藏書室,真是愛書成癡! 姚嘉為2013/09/07 10:18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