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是「省籍情結」還是「國家認同」問題?
2013/12/11 00:06
瀏覽1,703
迴響9
推薦11
引用0

之前拋出省籍情結的議題,回應不多,但是極少數的回應意見聲音仍然頗為分歧。有人強調,其實是外省人比較有省籍情結,有人則說根本不存在省籍情結問題,只有國家認同問題。原先與我就此對話的朋友則只是強調他沒有省籍情結。

 

現在的台灣究竟還有沒有省籍情結問題?很遺憾,我還是認為有。有人說現在只有國家認同問題,而沒有省籍情結問題。對這種說法,我並不能完全同意。我認為,省籍情結與國家認同問題並不互斥,反而是彼此互為因果,兩者在經驗上高度重疊,所以難以清楚區隔。但是,國家認同似乎比較是顯性問題,而省籍情結問題則比較是隱性的、深層的問題。

 

大約是十二年前,高雄市七一一水災,次年高雄市議會追究人為疏失,工務局長吳孟德回答:台灣不允許住那麼多人。某議員追問,是高雄不適合人住?還是台灣不適合人住?還是民眾生育過多?吳說是因「外省人來太多」,台灣國土負載過重,水患難以根治。

 

大約是四年前,郭冠英以筆名范蘭欽在網路撰文,自稱是「高級外省人」,引發爭議(強烈批評他的聲音主要是來自獨派本省人,而不是外省人),結果郭被迫從公職下台。

 

關於吳孟德局長的說法,事後有人替他緩頰,表示他原本是要說外來人口太多,一時口誤而說成「外省人」。我們不知道是否是一時口誤,即使是口誤,也可能像佛洛伊德的解釋,那可能是潛意識的流露。

 

范蘭欽事件,爭議焦點未必是省籍問題,而更多是國家認同問題,范顯然是統派,而他對台灣的獨派主張極端不滿。這個事件或許也反映國家認同問題比較是當前爭議的重點。但是,省籍問題顯然並未完全與統獨議題脫鉤,所以他才會在討論中經常提到本省人、外省人的區別。他所謂「高級外省人」一詞,我認為主要不是指社會地位或階級的高低,而是暗指統獨心態:能堅持中國統一立場的外省人才堪稱是高級(或正統)外省人。(另外,一種未被明示的意思可能是:外省人也因為較能堅持統一立場,所以外省人比較是正統中國人,也是較少被他指摘的一群。)

 

當然,以上是比較被大家注意到的有關省籍的事件。至於在私人場合或是在特定媒體上,與省籍情結有關的言行其實更不鮮見。譬如本省人記憶起二二八、白色恐怖、強迫說國語,以及早年外省人在就業、升遷、補助等相關政策上所獲得的各種優惠,還是常抱不滿,甚至苦大仇深。雖然抱怨的主要是過去,但是不滿甚至仇恨的情緒卻猶在當下。在自由時報等綠營媒體上,這樣的意見幾乎隨時可見。反之,外省人則可能抱怨本省人的國家、民族認同,好比郭冠英等人的言詞。不過,像後者這種批判言詞似乎已經逐漸退居私人場合或小眾傳媒(個人的部落格),而少見於大眾傳媒,而且極易遭到多數批判而消聲。

 

我無意強調省籍情結在當下仍然是個顯著的問題,省籍情結在台灣的確逐漸隱沒,不再是個顯著的問題。這一點或可從通婚的頻繁情形顯現。年輕一代在擇偶的時候,已經很少會考慮省籍的差異。通婚與否常是族群隔閡最重要的指標。另外,國、台語的混用,也反映了一種接受異族群文化的心態。

 

不過,如上所述,某種程度的省籍情結終究並未完全消除。而這種情形在年齡比較大的人口中較常見,但是,年輕人未必不會在某種場合下也激起省籍情結,好比政治參與的場合。

 

相對於省籍情結,國家認同的問題現在比較常浮出媒體檯面。但是,省籍情結與國家認同究竟何者問題更嚴重,其實並不容易確定。後者之所以比較容易浮出檯面,有可能是因為後一種議題的爭議雙方都比較覺得有宣告立場的正當性。而省籍情結則缺少正當性,不管是哪一方。

 

為什麼說國家認同歧異的問題未必比較嚴重,因為台灣目前主流聲音是維持現狀,而不是主張統一或獨立。即使是在綠營執政的期間,阿扁也明白表示:(正式宣告台灣獨立)做不到就是做不到。反之,被標定為統派的馬政府也都宣告「不統」(加不獨)。所以,統獨爭議目前在台灣內部其實並沒有急迫爭議性。而且,外省人主張台灣獨立的傾向也逐漸加強。極少數旗幟較鮮明的統派(未必急統)明顯被邊緣化、被壓抑,就像范蘭欽這種聲音與處境。

 

撇開統獨,對中華民國的認同倒比較是個爭議問題,因為有些人強烈主張建立台灣國,甚至連台灣國國旗都有了,他們中有些人甚且宣告中華民國早已經亡國。不過,這種聲音雖然有一定的影響力,特別是在綠營中,但是倒也並非主流。中華民國作為國家的身分的確尷尬,但是,台灣內部卻也沒有太多爭議,至少不算很激烈。事實上是,想追求台灣法理獨立的人也知道事情極度困難。

 

重要的是,即使是統獨或國家認同,理論上皆可以更理性的態度來討論,來尋求解決問題途徑的共識、確定手段與目標。台灣處境的最大難處既然來自外部,內部何必為此情緒化對立,互相抵制,爭議、衝突不斷?理性尋找最佳共識性選擇,有什麼不好呢?理性共識為什麼會難產呢?藍綠對立為什麼如此嚴重呢?

 

我以為,主要問題正是在於:推動統獨的力量,或承認中華民國與否的力量,本身主要是非理性的因素,其中,省籍情結仍然是最關鍵的推力。

 

我以為,堅持主張台灣法理獨立,主要不是出於可行性的考慮。坦白說,法理獨立的可行性是微乎其微。當然,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崛起及其對國際間影響力的增長,對達成此目標更是不利。如果強行追求法理獨立,將使台灣陷入險境。

 

堅持主張台灣法理獨立很可能也不是出於經濟利益的理性考慮。譬如綠營拒絕ECFA及服貿協議,只有使台灣的經濟走向封閉,壓抑台灣的對外貿易機會(當然主要是兩岸貿易,但是顯然還會牽連其他外貿機會)。兩岸關係愈是敵對,台灣的經濟就愈難發展,因為對岸極可能通過其對國際的影響力盡力阻撓台灣的外交與對外貿易。

 

台灣法理獨立或許有利於避免台灣因為受到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政治干擾而壓縮台灣的民主與法治。但是,這種獲利的前提條件是台灣能夠實現法理獨立的目標。但是後者的可能性卻是微乎其微。反之,現狀下的台灣已經能夠享有相當程度的民主、法治,並不以獨立為必要。力求獨立的結果反而可能因為促使兩岸關係實際惡化而使一切積極發展都告不可能。

 

也有些人是基於追求「國家尊嚴」的理由或說是「正常化國家」的理由而主張獨立。但是,如果所謂國家尊嚴是意指國際間對台灣的尊重,那是外部的狀態,並非能操之在我,最多是取決於我們對外部的影響實力。我們無法通過內部的爭議來改變外國對待我們的態度。反之,如果所謂尊嚴是指我們自己國民對國家的尊重,大家又為什麼不能尊重中華民國呢?非要是台灣國才願意去尊重呢?真換了台灣國,就能得到全體台灣人民的尊重嗎?再者,台灣國的可行性是台灣內部可以完全決定的嗎?總之,不論是說國家尊嚴或國家正常化,問題其實主要都是牽連對岸的效應,而非台灣內部的問題,那在台灣內部如此爭議、對立,意義究竟何在呢?

那麼,究竟為什麼有許多人還要堅持主張台灣法理獨立呢?我以為那是對於「中國」的整體負面評價與敵意、甚至仇恨所促成,其中包括因為二二八與白色恐怖等過去的悲劇所帶來的對整體中國的極度負面印象與仇恨。也就是說,主張台獨與省籍情結至少部分是相同的心理因素的結果。一種極度負面的中國印象、記憶或仇恨心理既構成省籍情結的難以消除的內核,並且延伸成為主張台獨的心理背景。或者也可以說,主張台獨部分是廣義省籍情結的心理延伸。只是,這種情感因素所推導出的台獨主張恐怕是出於非理性的思考(也或者是直覺心理傾向)。

 

部分人不承認中華民國,其實主要也是過去仇恨記憶的心理產物。中華民國不但被某些人視為是外來的勢力,而且帶來的是恐怖、嚴酷、痛苦的統治,所以,對他們來說,中華民國不具有主觀的統治正當性。但是,不承認中華民國,實際上有可能等於是附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立場。而且,如果不能同時使台灣獲得法理獨立,則將使台灣陷入自我否定主權的窘境。

 

總之,我認為非理性的統獨爭議與國家認同,其實要嘛是與省籍情結有共同核心因素,要嘛可以說是廣義省籍情結的產物。而既出於非理性的心理,它對台灣整體的作用很可能是傷害性的。

 

最後,我想再度表示遺憾,2000年的時候,如果能讓國民黨再多執政一段時間,現在的台灣,很可能仍然處於繼續的發展榮景之中,而不是這十餘年來的慘澹狀況。但是,主要因為省籍仇恨情結,李登輝壓制宋楚瑜、虛挺連戰,而李遠哲強力支持阿扁,最後讓阿扁當選,並讓國民黨分裂。民進黨提早執政,當然讓綠營格外歡欣鼓舞,這對台灣的民主化或許也有好處。但是,民進黨實際上還並沒有準備好執政,而阿扁也不是民進黨裡真正最優秀的政治人物。民進黨過早執政,使得許多可能延續的發展中斷或陷入遲滯,並且使整體的結構轉型方向走向過激,特別是鼓勵了藍綠的對立態勢,使台灣陷入困境。

 

藝人徐乃麟在被問及是否參選的時候回應說:台灣的環境,鬼神都難救。這是非常氣餒的判斷,而這種判斷很可能還很普遍。他的評價也許包括對馬政府的否定。但是,我以為重要的問題其實還在「結構」,主要是藍綠對立的結構。我以為台灣的確結構不合理,因為非理性的、對立性的力量太強,而理性溝通又嚴重不足。主要是這種藍綠對立結構造成困境。當然,我並不如此悲觀。只是我們必須把真正的問題病灶找出來。

 

我以為省籍情結問題至少是台灣的主要病灶之一,過去是,現在也還是。藍綠對立的結構性困境,就與省籍情結密切相關。省籍情結之於藍綠對立,就好比佛洛伊德所講的一些人在幼年期的痛苦經驗對其成年期人格的影響,雖然影響猶在,當事人卻未必能意識到影響之源。也可以說,主要的病灶變成是隱性的,難以被查知的。省籍情結甚至是以潛意識的形式影響我們的思考架構或認知基模。並且因為無意識,所以我們難以注意到自己思考架構或認知基模的偏差、扭曲,從而也難以有意識地去改善問題根源。而如果我們能再理性面對幼年的痛苦經驗,或許可改善其成年期的人格狀態。

 

但是,省籍情結問題卻又被「善意地」隱諱,或是忽略,而避免被檢視。因為去檢視、討論省籍情結,很容易再度陷入激動情緒,並激起新爭端、衝突。然而,避諱觸及卻又使得藉重新理性審視問題源頭而調整思維與行動的可能性也因而失去。然而,省籍情結真的消失了嗎?真的不再起作用嗎?忽視它的問題作用,對台灣的發展真的有利嗎?我們大家不妨捫心自問。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政治
迴響(9) :
9樓. 莎拉
2014/02/05 04:40

省籍、國籍、膚色、宗教、政黨,都可能成為人們畫分異己差異的標準。

這些區分客觀上存在,但若是因此產生XX情結,就會導致非理性,這是應當避免的。

8樓. zgr
2014/01/16 09:56

獨派都知道法理台獨絕無可能,但何以還是有人推動?唯一的解釋是有人借台獨訴求撈錢和撈權,因台獨訴求在中下流社會還是有市場的,此市場是台獨和民進黨多年教育所得。

借台獨撈錢,阿扁不就是如此嗎。

 

7樓. 攔主莫名其妙的邏輯
2013/12/20 10:05
李遠哲不挺國民黨就是有省籍情節,那欄主不挺民進黨就沒有省籍情節?依欄主的邏輯,絕大多數的外省人都有省籍情節,因為他們從不挺民進黨。

其實我也不反對你的推論:外省人也可能有省籍情結。總之,省籍情結事實上仍然是台灣社會的問題

。我不認為我們該假定它不存在。自欺並不能真正解決問題。

出岫閒雲2013/12/20 23:52回覆
6樓. 台灣只有本國人或外國人
2013/12/18 21:24
台灣沒有本省人或外省人。台灣只有本國人或外國人。
5樓. 303101
2013/12/12 10:44
「我記得小時候從新竹上來,我們是高級的外省人哦,不知那次怎會是一個本省伯伯帶我來台北。我來台北就想來圓環,那時東區還是稻田,101是敲敲打打、做槍炮反攻大陸的兵工廠,根本是野外。到台北來不是去西門町就是去圓環吃。那位長輩給我叫了蚵仔煎,加了蛋,人間美味,那時。他看我吃得樂,很滿意。」(Google)

>

A 高級的外省人哦   B 本省伯伯  C 那位長輩

A 這句話不是真對本省人說的, 反而至少是居住在新竹的外省籍同胞鄰居同學。
   - 他竟然能吃得到(外省籍同胞)嚮往已久的臺北西門町圓環的臺灣小吃。

B C  文中 敬稱伯伯 尊稱長輩 怎麼會是省籍情結?? 意思是帶他去享用臺灣小吃的
     可是一位本省籍伯伯那位長輩。 有點向新竹鄰居同學炫耀他吃的可是真正的
     臺灣小吃。
4樓. 老賊
2013/12/11 11:58
其實到處都有省籍問題!
但是問題嚴重嗎?還好吧!也許始作庸者是外省人。蔣經國特意將領導交給台灣人李登輝(還選錯了原來他是日本種)他自己高居上位但天天強調要在地化,你覺得選公務員與省籍何關?用一定的標準升遷任用這才是正道。搞得全台都在強調國防部也優先升台灣將軍。你說對嗎?馬英九又好到那裡?據說吳孟得是外省人。外省人被外省人厭我看外省人也無語。所以目前的問題應該是為官者的觀念錯誤而造成此錯誤的──沒錯台灣幾代的領導人。而不是老百姓。
3樓. 303101
2013/12/11 11:09

省籍是平等平行的

(間或有落差 有意無意)

國家認同是縱深的

(省籍情結與國家認同 不是一回事)

2樓. 多硯坊 (休)
2013/12/11 10:50

臺灣社會當下存在的

是更嚴重的國籍情結

1樓. 303101
2013/12/11 10:18

他所謂「高級外省人」一詞,我認為主要不是指社會地位或階級的高低,而是暗指統獨心態:能堅持中國統一立場的外省人才堪稱是高級(或正統)外省人。(另外,一種未被明示的意思可能是:外省人也因為較能堅持統一立場,所以外省人比較是正統中國人,也是較少被他指摘的一群。)

>>



能否說明為什麼你認為我的解釋是錯的呢?我確實是依據有限的文本,加上自己的邏輯推論而產生解釋,不一定對。但是,你是怎麼解釋的呢? 出岫閒雲2013/12/11 12:00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