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對南方碩「恐懼販子」說的商榷
2012/01/14 01:00
瀏覽774
迴響1
推薦10
引用0

南方碩再度為文批馬,以〈堂堂領導人成了「恐懼販子」〉一文,對馬做了諸多的嚴厲指控,並表示他此次大選將會挺蔡。

 

南方碩個人是否挺蔡,我並無意見。但是他用來解釋他所以挺蔡的一些論點,我卻要表示異議。

 

南方碩一開始就說:「他(馬英九)自己有如此的「天命」(Mandate),又有四分之三立法院相對多數,如果他有信念、有個性,絕對可以為台灣的政治改革和經濟發展打開新局。」這話我就不表同意。

 

我首先就不相信什麼「天命」之說。根本沒有什麼天命。馬英九上次的勝選,以及國會席次的增加,固然好像帶來機會,但是這個機會本來也就充滿隱然的張力。歷史上多次的以少勝多的戰爭,都告訴我們數量多只是事情的表面,裡面的緊張關係不是數量所能充分呈現。

 

我曾對大陸網友強調共軍如何神勇擊潰國軍的說法提出辯駁。當年國軍人數雖眾,奈何從來就不曾齊心、從來就缺少真正的認同感,因為當初的「統一」,本來就是非常勉強的過程。同樣的,本屆的國民黨立委雖然號稱擁有四分之三的席次,但是國民黨卻並不是鐵板一塊。特別在中國認同上、在統獨立場上,以及在如何與綠營共處上,國民黨或藍營內部就有極大的內在歧異性。事實上,國民黨或藍營裡從來不乏像李登輝這樣的離心者與權謀家。說馬沒有藉著天命而做出重大改革,就像說老蔣沒能在北伐「統一」後快速建設中國的說法類似,其實對情勢做了過度樂觀的估計,而低估了真實情勢的緊張、凶險。

 

要知道,一些深藍人士認為,馬既然在「我們」的支持下當選,自應該好好壓制綠營氣焰,讓深藍受傷的心靈得到安撫。但是,還有一些中間派人士卻可能想:我們支持你,可不是要你去修理誰,是要你理性治國,是要你消除對立。

 

問題是,同樣是過去曾經支持過馬總統的人,背後各自的理念卻可能南轅北轍。請問馬總統究竟應該要怎麼做?真的依照深藍人士的想法做嗎?沒有照做就是錯了嗎?

 

更奇怪的是,南方碩既然不滿馬英九要做全民總統、去與綠營握手,怎麼結果自己最後卻跑去支持綠營候選人呢?

 

南方碩說:「特別是二十一世紀的此刻,全世界都已知道轉型的重要,台灣也一定展開了轉型的偉業。」這話也太嫌激越。

 

嚴格說來,並不是「全世界都已知道轉型的重要」。這話其實又是太把主觀的期望當成了真實。的確有些人覺悟到轉型的重要,但絕不是全世界都知道。這個世界沒有這麼美好,世人也沒有這麼容易全體覺悟。

 

再者,馬英九確實有做出轉型的努力啊。拋棄地方派系,冷待國民黨耆老,不再在官邸接見各路人馬,這都是轉型的努力。不是嗎?

 

南方碩說馬英九是「缺乏核心價值的領導人」、「不是個對社會有深切關懷、對知識有博雅認知的領導人」、「他祇是懂得在既有結構中鑽縫隙搞點小權謀的普通靈巧型政治人物。他缺乏一個政治領導人最重要的核心價值。」這些話說得非常重。

 

如果馬英九的確是這樣的人,那麼,我們就不值得為馬再做什麼辯護。但是,這裡涉及到對人格特質的判斷。我曾經在另文中批評南方碩,說他先前的批馬,一是違反「比例」原則,一是引喻失義,也可以說是對問題性質拿捏不準確。

我所謂違反比例原則,意思是說,他批馬比批扁還嚴厲,而且他這兩年來一貫批藍不批綠,難道馬還不如扁?難道只有藍營與馬政府有值得批評之處?

 

我說南方碩引喻失義,特別是之前南方碩暗示馬總統連崇禎皇帝都不如。如果是這樣,南方碩早該發起倒馬運動,怎麼可以任令一個會導致亡國的昏庸君主繼續在位?問題是總統是皇帝嗎?民主時代的皇帝不是人民大眾嗎?民主時代難道不是遵循「(人民)自作自受」的原則嗎?怎麼南方碩卻好像還活在君主專制的時代裡?人民一切依賴君主、有問題全怪罪君主?

馬總統的確有時候是沒有堅決貫徹某些政策。我認為這點是可以批評,但還是要依個案來認定事情的是非對錯。未必改變政策方向一定是錯。我認為,領導者應該有自己的主張,但如果人民大眾確另有強烈的共識性主張,領導者放棄自己的主張,依循人民大眾的共識性主張,這是符合民主精神的做法,並不可非議。

 

而且,事情其實往往並沒有終極的是非可言,人民大眾的共識性主張往往就是是非的終極標準。這個說法的但書有二。一是這種共識性主張也許只是關於手段的主張,而人民大眾真正想要的是通過這個手段達到另一目的。但是,人民大眾卻可能誤判,以為該手段可達到目的,而最後卻失望。這時候,英明的領導者也許應該指出明路,以免大眾做出錯誤抉擇。另外,也許有更具超越性的價值標準,大眾的共識性主張違反超越性價值。譬如部落的共識是要出草殺人,但是這違反普世性的人道原則。這時候英明的領導者應該堅持那個普世價值原則,而不應該依循大眾的共識性主張。但是,像國光石化的設廠,很難說堅持設立是符合普世性價值。在經濟與環保間的平衡點究竟在哪裡,我認為它可以是由大眾共識來決定的事。而從我的觀點來看,這時候馬總統依循大眾共識做決定,並沒有錯。反之,如果馬總統一味堅持原訂政策,那是冥頑不靈。

 

但是,馬總統都沒有堅持原則嗎?如果他沒有堅持原則,他大可拉攏地方派系,這次的大選應該就不會這麼辛苦。不是嗎?他也可能暗地影響司法,更快地對一些綠營人士定罪。也免得讓許多藍營人士為此對他多所抱怨。不是嗎?他每年向二二八遺屬致歉,也讓許多深藍人士不滿,但是,這難道不也是在堅持某種原則嗎?他的官邸沒有富商出入,這不是堅持原則嗎?

 

在我來看,馬總統是有為有守,在南方碩看來,那卻是缺乏核心價值。至少,南方碩應該做更嚴謹的論證來確定某些改變確實是放棄原則的做法。

 

南方碩說到馬總統先是反對老農年金加一千元,最後卻又大幅加碼,因此認為馬總統「缺乏核心價值判斷準則」。我的看法就不相同。

 

究竟應不應該增加社會福利支出,對我來說,這事不直接涉及普世價值,而又是一種多重價值間的平衡問題。因為如果片面增加老農年金,一則會有對其他老人不公平的問題,再則這是國庫的支出,也意味著全民的支出,會增加全民的負擔。重要的還是:多數人要或不要這麼抉擇?如果多數人願意抉擇增加社福支出,那就不妨增加。但是,多數人必須承擔增加社福支出的(痛苦)後果。所以,這需要由民意來決定。當然,全面增加,也比只片面增加老農年金要符合公平原則,這點也很重要。但是,這將意味著更重的全民負擔。全民或多數人民要不要呢?

 

這時候,如果由總統個人意志來決定,並且堅持不改變,那是不合理的,因為痛苦並不能由總統一人來承受。

 

「從善如流」與「擇善固執」是兩個不同的原則,但是什麼時候適用哪一種原則,並沒有清楚的規範性交代。而批評者往往依主觀好惡,對自己喜歡的對象,當他會做改變的時候,就說他從善如流,當他堅持的時候就說他「擇善固執」,但是對於不喜歡的對象呢?恐怕評價就完全相反,對其堅持稱為頑固,對其改變,則稱之為沒有原則。

 

但是,事情恐怕不應該是如此。什麼時候應該擇善固執,什麼時候應該從善如流,要看該事物的相關價值標準是否是本來就應該由多數共識來決定的,還是有更超越性的、普世的價值。或者,如果是手段,則要從理性角度來看,是否確能體現終極價值。

 

南方碩最主要的批評還是關於九二共識。他說:「任何人都知道北京說的九二共識和馬團隊說的九二共識完全不一樣,因此馬用九二共識來嚇唬台灣人民,乃是一種非常不道德也不應該的態度。馬政府有個伎倆,那就是用中共來嚇台灣人,用台獨來嚇北京」。

 

九二共識的有無,的確是可以爭議的話題。但是,很明顯,我們只要與對岸都說有這個共識,它就等於是有,沒有也有。重要的是,有了這個「共識」以後,我們才有經濟的生機,甚至才有外交生機。

 

如果我們否認了九二共識,是否會有危機呢?

 

南方碩強調那是馬政府在恐嚇大家。但是,請注意,這次許多企業人士出來挺九二共識,那是為什麼?是因為馬先恐嚇他們,他們被馬恐嚇,所以不得不站出來挺九二共識嗎?馬有能耐恐嚇這麼多企業人士嗎?這中間還有很多人本來是深綠的企業人士。馬政府能恐嚇得了這些人嗎?

 

AIT處長包道格也趕來台灣表示挺九二共識,並表示蔡當選難讓美方放心。他也是因為接受馬政府恐嚇而說這番話嗎?

 

這裡面,不論是南方碩或是李登輝,都存有一種認知,就是將中共視為紙老虎,或者認為中共會因為經濟利益的考慮而對台獨妥協。

 

這裡,我的判斷與他們存在著基本的差異。我的確相信一般中國人不好戰,而現在的中共統治者也極不願意開戰。但是,我認為南方碩與李登輝還是嚴重低估了廣大中國人追求兩岸統一的集體意志。

 

我認為,當中共不得不以武力進行兩岸統一的時候,他們終究還是會做的。而這並不必然意味將全中國捲入戰爭中。對台灣動武其實只需要動用少數的精兵即可。而那些精兵卻可能是並不畏戰、不厭戰的一群。多數的中國人並不需要捲入直接的戰爭中,他們只需要表態支持統一戰爭,而他們多數也會支持的(在台灣一味要獨的情形下)。我們決不要低估中國人這種追求統一的情懷,因為這裡面還有民族恥辱的遺恨。

 

總之,台灣不接受九二共識,其實沒有任何理性理由,只有「獨」的理由。而這個理由不是中國大陸所能接受的。所以這會有嚴重的後果。對此,我的判斷與多數人相同,而與南方碩、李登輝等人不同。他們低估了廣大中國人(包括部分在台灣的中國人)反對台灣獨立的集體意志。

 

「否認九二共識將會帶來嚴重的後果」,這是不是只出於馬政府的危言恐嚇?這是個關鍵的判斷。錯誤判斷影響重大。我們不能誤判,我們承擔不起誤判的後果。朋友們,請再想想:中國大陸的集體意志是願意接受台灣獨立的嗎?或者他們雖然不願看到台灣獨立,卻仍然會堅持用和平態度接受台灣獨立的事實嗎?

 

所以,對南方碩將馬總統說成是「恐懼販子」的說法,我表示完全不能同意。我認為南方碩誤判情勢,也誤解馬總統。而他的主張則可能誤導大眾。所以,我覺得有必要把事理再做闡明。

(待續)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政治
迴響(1) :
1樓. 吶吶溪
2012/01/14 01:42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實在不知道南方朔在說些什麼東西;在台灣要當個什麼「家」真是容易得不行。
指控別人會「傾中賣台」不知多少年,那不是販賣恐懼是什麼?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