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責任倫理下的中國民族主義
2010/04/24 22:39
瀏覽805
迴響1
推薦4
引用0

有網友似乎視我為中國國民黨的成員,向我質問說:中國國民黨在救中國嗎?中國國民黨是在繼承國父的遺志嗎?

對於他的質問,我有複雜的感想,容我先從簡略回應他的質問開始。

我無意故意詆毀孫文先生,但是我也不希望讓自己成為一個被製造出來的民族英雄的盲目崇拜者。有些相關事實,我的認知與楊先生的說法有出入,甚至與一般的描述也有出入。

我們一般所謂的總理遺囑,其實不是孫文先生親筆或親口所擬,而主要是出於汪精衛的手筆,當時孫文先生其實不太願意擬遺囑。理由為何?據說是為了維護孫的追隨者(免於被政敵政治迫害?)。但是有沒有其他理由,不能確定。

「和平、奮鬥、救中國!」一語,應該也是汪所杜撰,為了塑造一個偉人。

如果我們大家都崇拜孫文先生及他的思想,並因此能維護一個統一的、進步的、理性的中國,我願意讓事態這樣發展下去。但是,一則,我不願意以製造假相的方式來營造這種共識。再則,我更不希望製造教條以營造假共識。

三民主義是一個有心的中國人的努力的心血成果,我絕不輕視這樣的思想。但是,我們也不宜將之視為教條。只有在一種情形下,我們或許可以考慮格外去宣導它:我們處於內部有巨大思想混亂,且因此使我們陷入緊急危難之中。從而,我們迫切需要獲得思想上的共識。在這種情形下,三民主義或者值得大家以特別的強調方式來宣導,鼓吹大多數人接受。

但是,如果不是在這樣的處境下,那麼為了讓我們能找到最理性的共同抉擇,我倒不願意勉強接受思想教條,而要強調思想突破的重要意義。

網友質問說:國民黨是否在救中國?我雖然並不是國民黨員,不適合回答這個問題。但我認為,要處理這個問題還是要回到一個詮釋的問題上。如何界定什麼是「救中國」?而要處理這個問題,必須先處理中國民族主義這個概念。

我自認為是個中國民族主義者,但我的民族主義思想與許多人看來是有出入的。

我認為中國民族主義最基本的意義應該是關注全體中國人的最長遠的、總體最大的福祉。而我曾說過,這樣的福祉很可能不是循著義和團式的民族主義情感能得到的。義和團式的民族主義情感很可能帶來的反而是更多的災難。

不過,顯然有些人對我所持的這種「中國民族主義」的說法不以為然。不以為然有三種模式,一是直接反對民族主義,或是反對中國民族主義。綠營的人士一般就是採取這種立場。不過,在此我並不常遭遇到這樣的反駁聲音。

另外也有些人則表示:義和團式的民族主義有什麼不對?他們的意思大約是說,使中國受到傷害的,並不是義和團,而是列強。歸咎於義和團,根本就是找錯對象。

對於義和團,我且不說他們其實是盜匪行徑,是直接傷害中國社會的行徑,就說他們完全是出於民族主義情感的「滅洋」、「抗敵」行動吧。我們也不去談「滅洋是應該的嗎」這種問題。以當時的實際情形來說,滅洋既不可能,而且很可能會傷及自身。如果是基於理性的抉擇,顯然不應該如義和團那樣去殺洋人。袁世凱就不允許義和團的行徑。是慈禧在絕望下才會接受這種舉動的正當性。就算是要抗敵吧,也應該要有更審慎的態度。

社會學先驅大師韋伯強調政治人的「責任倫理」,如果預計行動會帶來集體的損害,就不應該如此行動。義和團的行動顯然不符合責任倫理的標準原則。同樣的,今天如果還有人要為義和團式的行動辯護,我也要從責任倫理的標準表示不以為然。

另外也有人表示抗議,說:誰說我們這是義和團式的民族主義。言下之意,是在強調他們的態度有充分的理性,他們是以很理性的態度來主張民族主義。

嚴格說來,我自己也是追求這樣的一種態度。但是,這裡仍然有許多可能的陷阱。我們究竟有多理性?我們究竟會不會在什麼地方盲目了,以致選擇了可能危害中國的路?

這是很難回答的問題。因為,到了這裡,只能是摸著石頭過河。沒有人真正知道,我們是否會掉入陷阱?陷阱會在哪裡呢?

在這裡,或許有個參考點。一個理性的人,應該是不輕易動怒的,不僅理性訓練本身使他不易動怒,也因為他不必靠虛張聲勢來獲得自我肯定。

不過,作為理性的判準,不輕易動怒是不夠的。理性同時要求一種全局的思考。我們未必能時時擁有對全局訊息的完全掌握,但是理性的態度要求我們,基於對全局的關心,隨時將新、舊訊息進行邏輯整合。能在各種訊息間建立合邏輯性的關係,是重要的理性判準。所以,我們可能為了要接受新訊息、整合新舊訊息,而必須認錯、改正。

但是,我覺得比較遺憾的是,我們的傳統文化並不常訓練我們誠懇認錯。這樣,也就妨礙了訊息的邏輯整合的可能。為此,我們可能已經付出了慘重代價。

為了達到邏輯整合,詳盡而清晰的討論是必要的手段。也就是說,我認為詳盡而清晰的討論是理性的另一重要判準。

但是,我懷疑是否因為論語的表現形式影響了中國人,使大家在討論時都偏愛簡約的形式,追求詳盡而清晰的討論常反而被譏貶為「又臭又長(又愛轉彎)」的文字。總之,我認為我們的討論形式常不能充分反映我們應有的理性。這也是我覺得遺憾的一點。

真正為了中國人的福祉,我們要盡量預計可能後果,並為此負責任。從而,我們大家必須耐煩,必須理性,必須使討論詳盡而有嚴密的邏輯性。這樣,才最可能為中國人帶來福祉。否則,即使我們被「愛」中國的感覺淹沒,我們的實質行動也並不保證能為中國人帶來福祉。

以上是我的淺見,還請大家指教。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公共議題
自訂分類:時事評論
迴響(1) :
1樓. 摸 象 或 (不?) 著 木目
2010/04/25 05:17
事實上中國有56個民族,
若再加上台灣十來個高山族,談的民族主義 ?

http://blog.udn.com/mbr8879576/3950840


老朽在大陸出生,1949 大江大海,被同為炎黃子孫的茅煮蓆,追殺趕到台灣,又不見容於本省深綠土流氓,反而在民族大熔爐的新大陸,地廣人稀,如魚得水,感受最少岐視。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