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翁山蘇姬與洛興雅人難民
2017/12/07 18:24
瀏覽840
迴響1
推薦12
引用0

緬甸洛興雅人因為遭到政府軍殺戮而逃亡,據稱約有二十萬至五十萬洛興雅人逃至孟加拉。

在落後國家,遭遇這種悲慘命運並不那麼讓人覺得不可思議。但是,比較引人注意的是,此刻的緬甸政府至少在理論上是由著名人權鬥士、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翁山蘇姬所掌控。由人權鬥士所掌控的政府卻出現這樣的悲劇,就很難不受議論。

如果悲劇是因為翁山蘇姬控制不了政府軍的這項殺戮舉動,那麼她至少應該要表態譴責,甚至應該下台、退出政壇,以示為悲劇負責。但是,並沒有這種情事發生,可見政府軍的此項行動是她所認可的,至少是能容忍的。

我其實不是要藉討論來撻伐翁山蘇姬,譬如譴責她名不符實。她有沒有錯,我不知道,無從評論。

我比較想說的,是"貧賤人家百事哀"這樣的感慨。貧困、落後,就幾乎注定了悲劇的發生。不發生才奇怪。

不過,我更想指出的是結構矛盾的沉重性。結構矛盾常注定悲劇的發生,不因為個人的悲憫心的有無而能免,即使這個人是國家領導者亦然。

其實類似的意思我說過數次,不過,我的悲觀說法估計沒幾個人能聽得進去。

會發生屠殺悲劇,並不能反映領導者缺少善意;反之,即使領導者並無善意,也未必會發生屠殺悲劇。這種說法,其實是很簡單的邏輯。抽象陳述,很少人會質疑。但是,人們同時也極可能潛藏著如下的深沉信念:只要領導者有充足的善意(慈悲),政府軍屠殺人民的悲劇都是可避免的。所以,會發生政府軍屠殺人民的悲劇,必是出於領導者/群的惡意或殘暴。當然,有可能有人將問題根源推到專制制度。但是,也就到此為止了。也就是說,矛盾都是可解決的,如果沒有惡意、沒有與惡意相連的專制。

我的悲觀則在於:我無法樂觀相信結構矛盾都有合理解決之道。就像我們眼看兩個星系即將相撞,主觀上不捨,卻無法使之免除。

我之所以特別挑選翁山蘇姬的案例來談,正因為她的正面形象,大家比較相信她的個人人品、作風。所以,人們大概不會立即將悲劇連結到翁山蘇姬的惡意或殘暴作風上。大家相信她不是那樣的人。那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悲劇?

悲劇的發生原因當然複雜。至少涉及少數民族的被歧視處境與尖銳的經濟困難。但是,顯然也涉及伊斯蘭教與佛教間的不合。此刻,世人可能較偏向認為是多數佛教欺壓少數伊斯蘭教。但是,當年伊斯蘭教進入印度半島(及其周邊)之際,可能是以泛伊斯蘭的強大勢力壓迫土著與本土宗教的。究竟誰對不起誰,絕不是簡單能有答案。但是,當下要解決矛盾衝突,更缺乏合理、公正途徑。雙方矛盾長在,怎麼做都難讓雙方都滿意。悲劇於焉而生。

西方社會當然可批評緬甸政府軍的作法。但是,我完全相信,能符合西方人道標準的做法,同樣無法消除雙方矛盾,甚至更不為緬甸多數人民接受。

緬甸佛教與伊斯蘭教間的矛盾,其深刻程度絕對遠超過當年國共間的矛盾。國共矛盾,馬歇爾無法解開,佛伊矛盾,西方也將同樣無法解開,即使西方曾經推崇的翁山蘇姬出馬亦然。所以,結果只能是悲劇。除非有遠更強大的勢力能長期壓住兩方。不過,這顯然是不可能的事(即使有也可能釀成另一種族群悲劇)。

我並不嘗試在本文中討論找出消解結構矛盾之道。我此處想強調的是,那些因為面對結構矛盾而以看似拙劣或惡劣手法應對的做法,旁觀者宜多給些諒解。我以為,以批判代替否定、以諒解替代攻擊,會使世界更快從悲劇歷史中復原。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 :
1樓. 狐禪
2017/12/09 14:33
針對單一人、事、時、地、物來論對錯很容易,名嘴都會。但歷史不是這樣論的。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